明慧法会|经商中修心救人(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借大陆网上法会之机,我想谈一点自己在做生意中如何放下钱财心走好证实法路的体会。

修炼前我是做生意的,那时我三十几岁,一年能赚三、四十万元。三十年前这个数,在我们县城能买十多处二手楼房。由于受“白猫论”的影响,加上没有心法约束,我赚钱是不择手段的。举两个例子说明我当时的人品:一次我提货时,付货人误把别人的货混在我的货里,我不吱声,拿回家偷偷卖掉。又一次,跟一个同行老板有矛盾,我整不过他,使暗招写匿名信给商业部,诬告他经营假冒伪劣产品,他的店被查封。一个亲戚评价我说:“你走过的地方草都不长。”(注:俗语,通常用来形容一个人心太贪或狠毒)我妻子说:“你这人胆子太大,啥钱都敢赚,有原子弹都敢卖。”

可是那时的我却一直认为自己聪明,有本事,赚钱容易。结果,在生意场上拼来拼去,脾气越来越暴,病渐多,身体垮了,近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不到一百斤,脸灰色,三十几岁就成了药篓子。

归正生意路

一九九六年夏天,我喜得法轮大法,顿开茅塞,明白我生意火不是因为有啥本事,是命里的安排。随后,我身体出现消业状态,所有病一扫而光。在调整身体中,出现一个多月大量便血现象,一个是医院院长的邻居说:“你得上医院,很危险,这症状要死人的。”我知道师父管我了,我没有害怕。让人惊奇的是:越便血气色越好,体重越增加,能吃能睡。这种大量便血现象共出现过四次,每次都一、两个月,这是科学永远都解释不了的现象。

我喜欢探讨人生,修炼前许多天文、地理、人类奥秘解不开时,我会思索和探讨,朦胧中感觉科学之外还有更超常的东西存在。修大法后我什么都明白了,大法书《转法轮》是一本天书,是超常的科学。

我悟到,我在大法中修炼又做生意,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是给未来留下参照,我一定要用大法指导自己,提高心性,走正路,不能象常人那样了,要做一个实修的人。在做生意中,我听师父的话。师父说:“你的本事再大,你没有德,你可能这一生啥都没有。你看他啥也不行,他德大,当大官,发大财。”[1]

修炼初期,我一直犹豫:我视钱如命,争斗、怨恨、色欲、妒嫉、强势、显示、自我等人心都很强,是奸诈奸猾的“奸商”,人心那么强,我能从这片沼泽里爬出去吗?能修成神吗?虽这么想,我学《转法轮》如饥似渴,最多一天学四讲。打坐时腿是紫黑色,十多分钟就冒汗,我用石头压,用带子绑。近几年我每天打坐两次(另一次半小时)。

得法前,我经营产品多是假冒伪劣货,价低、暴利。修大法后,我首先想到的是要断掉假货源。那时市场都这样,不卖假货等于断了财路,这对于生意人来说是致命的。但是这一步必须得迈出去。我跟厂家打电话说:“我现在学炼法轮功了,你们不要再发这种产品了。”(那时还没有迫害)厂家不理解,业务员疑惑的说:“学啥功你也得吃饭呀?哪有跟钱过不去的?”我有时会犹豫:“我是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呢?我是不是偏激了?”其实是在掩盖利益心。心性处在这种状态时,断掉假货是不可能的。我心里也急,不能老徘徊在一个境界上,后来我坚定的给厂家说:“再发这样货,我一件不卖,都存库里,你们来人处理。”这一招很灵,假货渐渐少了,我心里也感到轻松了。

我妻子不修炼,知道后气得不行,跟我吵:“凭啥不卖?哪家不这样?你装什么高尚?你不卖我卖。”她翻我账本找电话,直接跟厂家联系。我耐心劝她,讲大法“不失不得”[1]之理。她说:“你别说这个,我就认钱。”当守不住心性时我也嚷:“只怕这钱到手你不敢花,要遭报的!”她说:“你不用吓唬我!哪家不卖?报谁啦?我没偷没抢,有啥不行的?”不管妻子咋闹,我是老板,厂家得听我的。

不卖假货后,我生意照样火,收入一点不少,而且村、镇头头会来订很多货,新开店客户也一茬茬的来。我心里也踏实了,感到自己象个修炼人样了。

有一次,一个在政府部门的朋友跟我说:“以你现在的条件,完全可以花钱捐个官。”我惊讶:“捐官?咋捐?”他说:“在咱们县郊区捐个名义副镇长,不是挺好吗?二十万左右就能下来。”我说:“我去当副镇长生意不扔了吗?”他笑着说:“不用上班,名义的,开会时参加就行了,有这个头衔,你可以买点地,过几年占地时转手一卖,啥钱都有了。”如果我不修炼,这是美死人的路子。当时我一点都没犹豫:“不用,我现在挺好的。”

他又说:“你可以争取个人大、政协代表头衔呀?这个不用花多少钱的。”我说:“那有啥用?”他说:“你是不懂,有了这个头衔就不一样了,工商、公安、税务不敢随便到店里来查。你看咱县的某公司,还有某某公司,老板不都是人大政协代表吗?这是靠山。”修炼前,遇到这种事我会削尖脑袋去抢这把“伞”,修大法我用这个吗?这是人中好处,得明明白白放下,得到眼前会失去永远,谁能给你好处?只有魔。再说,大法弟子找什么靠山?师父多高的威德?谁的靠山有大法弟子硬?有师在有法在,啥坎过不去?!

修好自己多救人

我性子急,争斗心强,修炼前跟妻子没少打架,每次都是她哭着回娘家。修大法后,她咸鱼翻身,处处管着我,有时当着顾客的面喝五喝六指使我,不随她心时还骂狠话:“你学傻啦?猪脑子呀?”我被弄的灰头土脸,在店员面前一点没有老板的尊严。有时候背地里我劝她:“有事你回家说不行吗?别在店里呼来喊去的,对你不好,也掉你价呀。”她说:“上来火时压不住,事后想你也不易的。”

作为修炼人,我知道她是帮我消业和提高。虽然有怨恨,过程中我一次次忍,一次次提高。再后来,她发脾气时,我心态好多了,能笑着看着她,能找自己哪错了。有个顾客问我:“大哥,我脾气暴,媳妇说我是驴。我怎样才能做到你那样呢?嫂子训你时,我看你还能笑出来,真是个劲。其实我佩服的不是嫂子,是你,你才是汉子。”

去岳母家时,妻妹说我:“看你被我姐管的,跟个小媳妇似的,真没出息,你就给她几巴掌,我在这看着,看她能把你咋的?”

被人安慰时,我心里会生出脆弱感,觉的修炼太不容易了,有约束伸不开腰。但当我怨恨少了,心态好了,能主动为她着想,回头看啥也不是。

印象最深的,是她在店里训我时,员工会瞪着眼睛看着我的反应。我脸上挂不住时会自嘲一句:“不知道底的,还以为我怕你呢,看把你能的?”随后就坡下驴走开。有的员工说:“老板你真行,要我妈对我爸这样,嘴巴子早糊上去了,惯她呢。”我笑了:“哪能那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是大法告诉我的,有一天你走進大法修炼就知道了。”我相信与我有缘的人有一天都会走進大法修炼中来的。

二十年来,我讲真相从没停过,我会利用一切机会去救人。有几次,我险些被警察绑架,当时我就是不配合,听师父的,不听邪恶的。警察走后,我长时间发正念,求师父:“弟子绝不允许旧势力利用警察干扰大法弟子,从而把他们的罪搞得很大,面临淘汰的危险,请师父做主,请师父帮我。”冷静找自己,发现我有偏激的地方,讲真相不分场合见人就讲,让人感觉不理智,有时手机也在身旁。

经常听到有的同修被绑架。不管邪恶怎么猖狂,我都没停过讲真相,感觉有种力量推着我往前走,凡是我认识的人,见一个讲一个,有客户来联系业务,我先就给他们讲真相和三退,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想:你就是不進货走了,也是一个得救的生命。

家人和亲戚都替我担心,劝我说:“你在家炼怎么都行,为啥非得出去讲呢?多危险呀?”有个警察也跟我说:“你在家炼我们不管,出去宣传就不行,让我碰到就抓你。”邪党就是怕人知道大法真相,怕人们认清它的邪恶面目。

有一次,一个亲戚特意告诉我:“你注意点,公安一个朋友跟我说:你被盯上了,你店周围的小商贩警察都用钱收买了,你干啥人家都知道。”亲戚语重心长的说:“你生意好,别人都眼红,你要出事了,别人会笑话死你。现在赚钱多难?好好做你的生意吧。”妻子也急了,说:“你见人就说,见人就说,万一進去,家不完了吗?生意不完了吗?”我笑着说:“你不是很能耐吗?咋也怕啦?”她说:“家里不能没男人,你要出事了,天不塌了吗?你在家,我有个主心骨。”

我想:每一个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都有过这样的家庭阻力;不管家里外面咋难,就是凭着正念往前走。

走出色欲泥沼

修炼前,我每次去厂家進货时,几乎酒桌上没色不成席。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往前走,其难可想而知。旧势力对我人生做了这样肮脏的铺垫,是设下的死局,没想让我修成。

我生意好,名声在外,也格外招风,认识不认识的女人,会经常贴乎我,套近乎。我用大法约束自己,心里不管咋翻腾,守住心性,板住自己。尤其夏天,来進货的女老板和女店员香风粉黛红红绿绿在眼前晃来晃去,开单子时有的贴的很近。我想,一定要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环境里修出我这个“高人”来,不负师父所望。

有个進货女老板,见面就“姐夫、姐夫”叫着,她穿着很艳很露,有时会张开手跟我说:“拥抱一下?”好几次她说:“姐夫你看,小姨子这件衣服漂亮吗?”我一脸正气看着她,心里想着“不可”。虽然想着“不可”,有时会想:“这要不修大法多好?”后来我突然想到,“姐夫”、“小姨子”、“小舅子媳妇”这些名词,为什么能在世间成立?旧势力留下这一串名词是败坏人类道德的垃圾,背后都充满了色魔因素,人在叫时就在诱惑你产生邪念,让你浮想联翩,把肮脏东西变的合理化。如果看透背后因素,啥也不是,观念的转变就会瞬间解体那些色欲因素。

我断欲多年,虽然欲没了,色心还挺重。我也经常为去不掉而烦恼。有种现象值得警惕:比如说:当妻子发脾气、我关过不去时,心里会消沉,这时色魔会乘虚而入,不好念头一下子上来了:去找女人?报复她?解恨?这是旧势力安排的一个毁人细节,在这节骨眼上下手,我碰到几次这样的险情。

我认识的一个女老板,年轻漂亮,聪明能干。以前我曾帮过她,她几次打电话请我吃饭,见面就“哥呀、哥呀”的叫着。她说:“你脾气这么好,事业有成,以后就是我的亲哥哥。”我给她讲大法真相和三退,她非常认可。按说,跟异性接触,明真相后到此就该打住,可我没有。后来她几次打电话请我吃饭,我都去了。不知不觉有了感觉:感觉跟她在一起挺愉快的,唠唠嗑,看着她,心里挺舒服。直到有一天,我忽然警觉:情的温柔绳索已经捆绑我了,我已经在温水煮青蛙的锅里了。接下来情况还真是这样。

有一天,她跟我说:“我老公有外遇了,我心挺烦的。”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我劝她:“你修大法吧,这是人解脱的唯一办法。”不知为啥?这话本是正念,可心里又冒出一念:此刻我该安慰她、哄哄她、关心她、给她擦一下眼泪……我惊愕,这是啥念?哪来的?我已经站在悬崖边了。听一个开天目的同修说:“过这样的大关时,师父都为弟子捏一把汗。”我心里的每个念头都被旧势力邪恶因素看的一清二楚,邪恶在不断加码。她瞅着我,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世咱俩做夫妻吧?”我说:“我修大法了,没来世。”回答很干脆。

事后我想,假如当时我稍有犹豫,或开玩笑点个头,旧势力会抓住把柄给我安排来世,它抓到理了:“生命求什么自己说了算,你求这个?那得满足你呀?”毁了我,也毁了她,真是一招险棋。再后来,她打电话请我吃饭时,我拒绝说:“忙,没空。”

师父说:“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1]我悟到,既然色是人的东西,我是人吗?心里分清了,清除也就容易了,我不断发正念清除色魔。昔日,我色欲心似一棵大树;如今,是个牙签。牙签也得继续去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待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