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师父赐给你们俩的礼物”

我家四岁小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可儿是我的女儿,刚四岁。她虽然年纪小,已经是个大法小弟子了。

一、小小交流会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可儿每天睡前都主持一家三口的交流会。

昨天晚上学法快结束时,可儿拿着一个积木图,悄悄说:“妈妈,一会儿学完法你帮我搭这个。”我看她刚才在那打哈欠,知道她已经困了,就在她耳边说:“学完法该睡觉了,妈妈答应你明天早上一起玩。”可儿一听就哭了。丈夫在一旁训斥我:“又惹我姑娘干什么!来,过来坐爸爸腿上。”

学完法送走同修,洗漱上床,可儿说:“来,开个交流会!爸爸先说,今天有什么不好的表现和好表现?”我正在脑海里播放丈夫忙碌的一天:上午工作,下午去跟一位长期走不出来的同修交流。回来他又做晚饭,还真没啥不好的表现。可是丈夫说:“刚才我不应该说妈妈,我对可儿情太重,看到可儿哭就心疼,这是不对的。”可儿说:“爸爸找的对!我昨天摔倒,是自己不小心,你也怨妈妈了。”

然后可儿继续主持:“该说我了,妈妈帮我找一下,今天我有什么好表现。”我说:“第一个好表现,学完法主动收玩具,收的很干净;第二个是,放学时我来不及接你,拜托悦妈接你去她家,刚开始你哭了,但是很快调整情绪,高高兴兴的跟悦玩。而且走的时候还礼貌的谢谢悦妈,这点做的好。”可儿开心的说:“妈妈,我帮你找一个你的好表现,就是刚才爸爸说你的时候,你没动心!”嗯,这小家伙,说的还真对。以往遇到丈夫说我的时候我总是要辩解几句,就算强忍住,心里也要翻腾一会儿。今天真的没往心里去,那颗不愿意让人说的心去掉了。我说:“我还有一个好表现:悦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你哭了,我也没着急,而且还动了正念:可儿没事儿,她会控制不高兴的情绪,也理解爸爸妈妈。结果这一念打到你头脑里了。”可儿听了,乐得在床上直打滚:“哈哈,妈妈有正念喽! 妈妈有正念喽!”

交流会结束,丈夫回房间睡觉,可儿让我给她背法,枕着我的胳膊甜甜的睡了。这小小的交流会,对我的修炼提高起了大作用,也促使一家人都能做到修心向内找。

二、证实法 讲真相

我们住在一个大学家属区,可儿的幼儿园就在小区里。老师姓何,原是公办幼儿园园长,如今六十岁了,退休后在自己家开了这个小幼儿园。因为可儿很有爱心,跟小朋友相处总是宽容礼让,何老师非常喜欢她。有一个性格内向的女孩叫竹,刚来幼儿园时一整天都不说话,低头在一边搓衣襟。老师示意两个大一点儿的孩子主动接近她,可是那两个孩子都不愿意。可儿主动陪伴竹,拿玩具给她,跳舞的时候就在她身边做示范,吃饭也坐在竹的身边。因为有了朋友,竹很快就适应了幼儿园的生活。她妈妈看到我感激的说:谢谢可儿,也谢谢你!在可儿的影响下,竹变的乐观开朗,经常请可儿去她家玩。

何老师在公立幼儿园干了一辈子,每个月的教学内容都安排爱国主义教育。三月份的内容是“学雷锋”,还教孩子们唱学雷锋的歌。一天,我去接可儿,听到小朋友们都在高声唱着,可儿在一边画画没唱。回家我问她:“小朋友唱的那首歌你为什么不唱啊?”她认真的说:“歌词儿不好,有邪党!妈妈,你给老师讲真相吧,要不然何老师和小朋友们都不知道。”我说:“好,明天放学妈妈带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送给老师。”第二天一大早,可儿说:“妈妈,咱们上学就带去吧,要不然今天老师还得教我们唱。”我一想,有道理!讲真相宜早不宜迟!

何老师年轻的时候被迫下过乡,是邪党政治运动的受害者,在下乡期间冒着被检举的危险偷着坚持看书学习,后来返城考上了幼师。我跟她讲邪党破坏传统文化,给中国人洗脑,共产主义在另外空间是一个灵体,歌曲中有邪灵因素,唱这样的歌对她和孩子都不好。我又讲了可儿的爸爸因为修炼大法被判重刑,在监狱中被酷刑折磨致瘫痪,回家后炼功三个月身体恢复正常。何老师听了感到很震惊,她说:“我一直羡慕可儿爸爸年轻,羡慕你们恩爱幸福,哪知道经历了这么多苦难!这回我知道了,这样的歌不唱了。”我说:“您抽空好好看看这本书,对共产主义本质会有更清楚的认识。”何老师连声道谢:“你不告诉我这些我还真不懂,谢谢你!”

可儿的自控力很强,从来不乱吃零食。小雨的妈妈羡慕的说:“可儿的忍耐力太强了,小雨每天放学不是要吃冰淇淋就是要糖果,可儿在旁边看到了也不要。”因为我告诉过可儿总吃零食是一个执著心,大法弟子要修掉执著心。可儿明白,那个想吃的不是自己,是身体里面住着的“馋虫”,小食品的添加剂味道馋虫很喜欢,她不吃零食是要把坏“馋虫”饿死。

因为都在一个小区住,天气不好的时候小朋友们就到我们家里来玩。家里贴的年画上有“真、善、忍”三个字,陪孩子来的家长看到了感到很惊讶,因为电视里的造假宣传,使他们对大法产生过误解,疑惑我们家怎么会贴法轮功的年画。当知道我们一家都修炼大法时,他们更是感到难以置信。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既善良平和,又宽容大度,是高素质的人,跟电视里的宣传怎么也对不上号,尤其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更是宽严适度。通过我们平日的言行和進一步讲真相,几个家长都明白了天安门自焚是造假,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在挽救人。有一个家长感叹的说:以前出国经常看到法轮功的展板都不敢靠近,还以为他们在搞政治,这回明白了。

一次我带可儿坐火车,对面的一位中年男士想用微信订转乘的火车票,自己不会操作,请我帮忙。可儿在旁边大声说:“妈妈,你不告诉叔叔一个好事儿吗?”中年男士笑着问:“什么好事儿呀?”我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三退保平安,给他讲贵州的“藏字石”,天要灭中共,入过党团队要声明退出才能平安。他说入过团,我帮他起了个化名,他高兴的点头同意了。最后他嘱咐可儿注意安全:“这个好事儿可不要大声说哟!”

还有一次在商场,我们偶遇一个朋友。她们一家在餐厅吃饭,朋友的儿子跟爷爷先吃完出来玩,我想跟他爷爷讲真相,可儿就默契的带着小弟弟去一边看小鱼,等我讲完,可儿跑过来问:“妈妈,你讲真相了吗?我刚才帮你发正念呢。”

三、学法背法

同修每天晚上来我家学法。可儿一看同修来了,就把坐垫儿摆一圈,自己的坐垫放中间。有时她也要读,用小手指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一段《论语》,或者读一首《洪吟》,然后就自己玩玩具,一边玩一边听大人读法,偶尔还跟着重复两句,都听進去了。可儿三岁的时候就把《洪吟》中的诗词基本都背下来了,现在每天晚上还要背,有时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我问她:“你缺点啥?”我的意思是问她是不是要喝点奶,她却说:“缺法。”于是我就再给她背,直到她睡着。

有时候我守不住心性生气,可儿就提醒我:“妈妈,那不是你,生气是魔性!”或者在一边背法给我听,一听到法,我马上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要是有几天我没出去讲真相,可儿放学回家就象知道似的,用命令的口气对我说:“妈妈,你明天必须得救人。”偶尔可儿也对她爸爸说:“爸爸,你看到有缘人要给他们讲真相。”丈夫喜欢玩,经常看手机、电脑。可儿说:“爸爸不好好修,等大法弟子都圆满了,他就得坐那儿哭啦。”听到四岁的小弟子说出这样的话,我和丈夫都感到汗颜。

我问可儿:“你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来做我们的女儿?”可儿说:“我是从天上来的,是师父赐给你们俩的礼物!”

感恩师尊的救度!感谢师尊送给我们这么好的礼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