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丈夫当时看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性格也和顺了,所以非常支持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当局突然对法轮功发动疯狂迫害,我丈夫很害怕,怕我也像其他同修那样被警察抓走,逼我放弃修炼。后来丈夫去外地打工,还时常来电话查问我在干什么,和谁接触。

去年一月二日丈夫提前放年假回来,口腔里长了好几个大疙瘩,吃饭、呼吸都很困难,说话都听不清,瘦的皮包骨,体重不到一百斤,整个人都脱像了,腿、胳膊就剩骨头棒子了。原先丈夫的记忆力非常强,是活电话本,谁家的电话号都在脑子里记着。这次他有两次都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在小区转了半个多小时找不到家门。嘴疼,身体哪都难受,脾气暴躁,不愿说话,跟他说什么都烦,老发火。

我陪丈夫去本地医院检查,CT科主任背着我丈夫,告诉我说:是口腔癌,一周内是危险期。当时我就懵了,丈夫紧着问我,大夫说什么了。我只得说:大夫把我说了,怎么这么重才来看病。

回家后我跟他一起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晚上坐在他身边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用亲人的病干扰我做证实大法的事。当时正在做真相年历,非常忙。我心里对师父说: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正面洪扬大法。

后来家人们又带丈夫去市里第二医院、肿瘤医院检查。肿瘤医院的主治医生告诉说:病人病很重,让我准备后事。丈夫的兄弟、姐妹及家人都知道了他的病情,怕误诊,又联系去天津肿瘤医院及南开医院检查,全都确诊为口腔癌晚期,做不了手术。期间表嫂直接告诉我要心里有数,无论花多少钱怎么治,人可能都没有任何希望了,最后也许人财两空。当时女儿在外地刚找了一个新工作,还在试用期。

记得没修大法的时候,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当时在一个凉亭中好象是古代人的装束,丈夫和我打架。他要杀了我,我“灵机”一动,指着山下说:你看那是谁。趁他不注意用刀把他的头砍下来滚到山下。我悟到上辈子我可能欠了他一条命,今生旧势力用这种办法来报复我,用亲情干扰我做大法的事,让我人财两空。我想: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师父和大法无所不能,一定能善解怨缘。

我告诉丈夫他的病情,对丈夫说:只有师父和大法能救你,你跟我炼法轮功。丈夫为了自己的病答应先看书,可并不真心修炼,只是看书应付,而且怕修炼了我就不给他看病了。我当时想就当让丈夫解心疑了,拿出所有积蓄和亲朋好友凑的钱,连家里存钱罐里的硬币都拿了出来。我们回到当地做化疗、放疗。肿瘤医院的主任说:死马当活马医。

在治疗期间,他的两个脚脖子换着班的肿,痛了两个月,吃药和贴藏药都无济于事,我让他看大法书,慢慢脚脖子不肿了,病情也慢慢好转。他跟我女儿说:我吃了四、五样药也不好使,不吃药却好了。我跟丈夫说:医院也就这点能力了。咱别让他们拿咱当试验品了。只有师父才能救你。他一想也是:回家吧。

回家没几天,他自己主动看《转法轮》,我又给他找《绝处逢生》、《明白》等一些真相期刊给他看。后来他跟我一起炼功,师父给他進一步调理身体,他有病灶的部位一蹦一蹦的。他做放疗时嘴只张开一条小缝,吃饭得一点点往里塞,炼功到第三套功法冲灌时不停的打哈欠,嘴现在好了,能张开了。而且小时淘气打仗头上落的疤痕上都长出头发了,有病时脸色铁青,现在面色红润,也细嫩了。

二零一九三月去医院复查,几项指标都已正常了。主治医生笑着说:挺好,恢复的挺好。丈夫现在心情好了,也不爱生气了。我女儿说:我爸病好了,表情都变了,每天乐呵呵的,原先总板个脸。我说:他捡了条命,烟酒都戒了,还得了大法,他这是因祸得福了,能不乐吗?

现在我丈夫体重七十二公斤了。丈夫看我忙做大法的事,每天能给我做饭吃了。女儿看爸爸相信大法,身体好了,也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儿工作生活都很快乐,工资翻了两番。她身边有两个朋友的父亲发现癌症后只三两个月就去世了,她对大法更信服了。

感恩师尊和大法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我娘家、婆家的所有亲戚和朋友也感到了大法的神奇、超常,有的走入大法修炼。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