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寻道 得法回升(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日】(明慧记者站莫斯科采访报道)斯维特兰娜(Svetlana),生活在莫斯科,今年四十八岁。她有一份新的工作,幼教。也许她从没想到她会做这样一份工作,又或许是命运里的一次必然,让她从生命的复杂走向纯真。

她是一个执著于精神追求的人,为寻法求道走的曲曲折折。她曾进过修道院,又去研读了心理学,后来又去了印度,她所做的一切都只为一个目的,寻找生命的答案。她不断地学习、寻找,她做过企业培训师,还做了瑜伽师,甚至她的身后还有一些追随者。可她自己呢?内心深处依旧没有归处,也没有人知道她。焦躁、迷茫如影随形。

直到二零零九年,她遇到了法轮大法,她终于找到生命回归的地方,恍然大悟,她惊叹:“这就是我要找的!我为寻找心灵升华的修行方法,整整寻觅了十七年!”

'图:斯维特兰娜(Svetlana)寻寻觅觅,终于找到生命回归之路。'
图:斯维特兰娜(Svetlana)寻寻觅觅,终于找到生命回归之路。

生命因大法而改变,从此她脱胎换骨了。她彻底走出了阴霾,面向太阳,一下活的快乐、轻松了,她说:“现在,大法是我内心最大的精神支柱!”

她的寻法之路到底经历了什么?

逆境中寻法

斯维特兰娜出生在俄罗斯,母亲是工程师,父亲是做建筑工作的,生活在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里。她是个传统女孩,热爱生活,热爱家庭,十九岁就成家了。可她的第一次婚姻却很不幸。丈夫是退役军人,因为赴阿富汗参加过战争,落下了战后军人后遗症,性情暴烈,脾气经常爆发,紧张的家庭气氛让斯维特兰娜如履薄冰。尽管她努力地去帮助丈夫工作,缓解他的压力,做他的会计师、做他的秘书,最终还帮助他成为了一家小企业的经理,但依旧没有得到好的结果。年轻的她无时无刻不在挣扎中,无论她怎么付出,丈夫依旧象家庭的暴君。在痛苦和失落中,她不得不开始思考命运,寻找精神寄托。

“那时我感觉婚姻不成功,就开始考虑去修道院了。我有意识地接受了基督教,开始认真研究《圣经》。”斯维特兰娜提到了她婚姻挫败后采取的自救方法。她走入了宗教圈,期望得到神的救赎,解脱精神痛苦,冲出魔障。

斯维特兰娜进了修道院,开始研读《圣经》。她每个周末都去教堂忏悔,并试图按照自己所理解的遵守基督教戒律。她的学习是认真的,遗憾的是她的心境没有在宗教的教化中得到改善。

“那时我非常胆小和焦虑。在教堂里,有时我也能感到某种善良和仁慈的状态,但我看到宗教仪式的背后没有任何东西。”

她学习宗教,但心没有进入。她不断在思考,试图找到产生她痛苦的原因,这是根本问题。她没有得到答案,于是决定研读心理学。她的丈夫坚决反对她求学。为了求学,斯维特兰娜离开了他,这段婚姻终结了。

斯维特兰娜进入了俄罗斯教育学院,白天工作,晚上自费上学。

九十年代初期的莫斯科与欧美同步,东方哲学思想的引进激发了人们对灵性的探索,打坐、瑜伽、太极拳、气功等等东方元素让西方人着迷。人们对信仰的认识已不再局限在某一种传统的宗教形式之内。这种开放的思想,也被称作“新时代思想”。这期间,她大量阅读了哲学书籍。

“我开始了解瑜伽,还读了很多书,又开始研读《摩诃婆罗多》……”

在阅读中,斯维特兰娜迷上了东方文化。《摩诃婆罗多》是印度著名史诗,对于印度的哲学和宗教影响极大。从这里,她开始了东方哲学思想的研究与实践,放下了原来的宗教探索。

“我去了很多修道院后,决定不再去了。我看到许多宗教都不好,败坏了。在我的梦中,我看到教会中的牧师们如何计算仪式和出售教堂用具的收入。我还看到了地球充满了有毒的气体,为避免弄脏和中毒,人几乎没有地方可以下脚。我看到在人群中还行走着非人类……”

斯维特兰能感受到普通人感受不到的事情。她很敏感,很有灵性。这让她越发想找到提升的方法,让精神升华。她开始进入了心理学训练。

这个心理学训练是私人授课。在这里,她切身感受到了东方信仰的真实感。她也恰好在这个时节赶上了一股“新潮”……她一心想找到精神提升的方法。经过七年的实践,结果并不乐观。她发现这条路根本走不通。

斯维特兰娜身上有种韧性,仿佛生来就要吃这份苦的,为了寻找精神上的东西,她可以放弃所有的生活享受。

那时她已有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是专业企业教练,就是职业培训师。培训企业员工和管理人员,工作不错,收入也不少。但对灵性的追求一直占据着她心。

“我经常在想,我还没有找到最高的修炼法门和最高的师父,但我内心充满了希望,我知道我一定能找到。”

二零零七年,她去了印度。

在印度

“我继续寻找老师和法,又开始学习昆达利尼瑜伽,参加昆达利尼瑜伽有名教师的讲习班。最后我自己成了昆达利尼瑜伽的老师。”

在印度学习瑜伽,同时她也在研究宗教。她执著在宗教研究当中,也参与组织名家大师和瑜伽教师的各种讲习班。可再深入下去,她又失望了。

“我看到他们对名利和金钱的关注,这让我感到虚假。在我看来,精神的追求是不能看重金钱的。在那里,我感到迷茫、失落和沮丧。”

印度,佛教诞生地,吸引着世界各方的寻道者。斯维特兰娜在那里没有找到她想要的,她想寻找一个宁静的地方呆下,她意识到自己可能在逃避什么。结果,就在她感觉落魄的时候,她又被抢劫了,钱、护照和返回的机票被抢劫一空。这是一个什么暗示呢?那天,她空空一身回到新德里,偶然去了附近的中央公园,她看到了一个军乐团,是来自台湾的,她被他们的音乐吸引了。她又看到乐团的人在炼一种功法,带着一种平静、慈悲的场。她看到了他们的横幅,上面写着“天国乐团”。这个场景一直留在她脑中。

得大法

斯维特兰娜寻道求法之心是执着的。她前后两年去印度学习,她成了瑜伽老师。她在埃及、土耳其举办了实地研讨会,并在瑜伽联合会上进行了授课。

参加昆达利尼瑜伽学习班是收费的,这在圈内是必须的规矩。但作为瑜伽老师,她很明白自己的状况,她自己都还没有找到答案,又怎么能引领这些学生?她常常感觉自己在欺骗学生。

“我那时内心一团混乱,一个功法干扰另一个功法,我的个人生活也很不顺利。”

那一年她过得很糟糕,总是哭,内心充满痛苦和悲伤。想了很多很多,却无处诉说,只能向天空祈祷、诉求。为什么自己就遇不到一位真正的老师呢?后来她遇到一位带有功能的修道士,她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正直,带着干净的场。斯维特兰娜的第六感官总是很灵。

“我看到从他身上散发出蓝色的辉光。我一下感兴趣了。他邀请我去谈话。”

他是僧人,人们称他们吠陀僧侣(Vedic monk)。他所在的这所修道院距离下诺夫哥罗德不远。斯维特兰娜去了他那里。他给她介绍自己的寺院和上师,但斯维特兰娜对那些都不感兴趣。

“你知不知道地球上真正的上师?”斯维特兰娜直截了当地问他。

他很谨慎,看看她,点点头,悄声说道:“我知道一位,没人比他高,他是一位真正的老师,他的水平是不为我所知的,是无边的上师。”

“他是谁?”

李洪志!”

李洪志?这个名字斯维特兰娜从来没有听说过,对她来讲这个名字太新、太陌生,她在一小块儿纸上写下了这个名字。

“还有一本书《转法轮》。”

斯维特兰娜万万没有想到,这位修道士正在秘密修炼法轮大法,他的上师都不知道他的秘密。他还告诉斯维特兰娜,在修道院里,僧侣们混合许多印度功法修炼,阅读不同的书籍。他虽然学了很多印度修炼方法和道家的方法,但现在那些东西都不好用了,哪一个宗教也不救人,只有一条路,就是法轮大法!他的话语言很深刻,印入她心。

回到家后,斯维特兰娜照着纸条上的记录上网查找,她找到了《转法轮》。这本书已经被翻译近四十种语言文字,并且免费供读者阅读。所有一切都是公开的,不收费的,网上还有公开的教功录像!

斯维特兰娜阅读了《转法轮》,一下就被吸引住了。书中解答了她所有要问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让她感觉如醍醐灌顶一般。

“这就是我要找的!我为寻找心灵升华的修行方法寻觅了十七年!”

她感叹!一路曲曲折折,人生最好的十七年她都在苦苦的寻法觅道,肉体的魔炼,精神的挣扎, 如今终于找到了大法!她明白了痛苦的原因,明白了如何修炼!

对照法轮大法的教导,她找到了自己的问题。

“我发现了我许多的执著和不对的观念。我意识到我很自私,倾向于竞争、易怒、不宽容、敏感,有强烈的色欲执著。有一次,我写下了在自己身上找到的执著,这个数字达到了大约八十个、九十个,有这么多需要修去的执著!”

她明白了修炼就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只有遵循“真、善、忍“的原则才可以修炼到高层次,甚至有超能力的表现。她也明白了“不二法门”的道理,从前她所修炼的东西都要放下了。放下以前的功法不容易,但她还是下了决心,关闭了她的瑜伽班。

“要进入大法,我需要真正抛弃一切,最重要的是对名誉、利益和感情的执着。我认为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步和决定。从那刻起,我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精神上的提升,我的身心非常的轻松了。”

她带着一颗纯净的心坚定地走入了大法修炼,这也让她充分地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

“一开始修炼时,我就清楚地感觉到法轮在我肚子里的旋转,法轮也在其它地方旋转。我看到老师从我肚子里取出黑色的东西。有一次,我听到后背的椎骨如何归位,金色的能量从我的脊椎冲了下来。”

消业,清理身体,在大法修炼中就是净化身体。在她的身体上也真实表现了。修炼一开始,她就出现严重的头痛和呕吐。她明确,师父管她了!开始给她净化身体了。她的脑子,装了太多门派的东西。

“那一整夜我都在呕吐,无法站稳脚跟,我感到非常头晕。我试图起床时,房间模糊不清了,旋转了起来,让我恶心、呕吐。之后,我就陷入了睡眠。我还是继续听老师讲法。一天后我的状态逐渐好转,我可以喝一点、吃一点东西。又过了一天,我感觉如此的轻盈、清明,我觉得师父清理了我的内脏。之后,我感觉到浑身力量充沛,还有不平凡的轻快感。“

一切都是真实的。身体改善了,精神豁达了,她真的变了,周围的亲戚朋友都看出了她的变化。大家都说她变得更亲切、更平静、更有耐心,更关怀他人了。因为她的修炼,亲友也都开始关注法轮功、亲近法轮功,大家纷纷在请愿书上签字,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她的修炼得到完全正面的反应,所有的人都支持她。

“以前的我,经常是不能忍耐,情绪不稳,自私自利,懒惰,带来了家庭矛盾冲突。现在,我主动找自己的不足,并改正。”

二零一零年,也就是她得法九个月后,她前往美国参加纽约国际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那是她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法会,六千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相聚一堂,那次让她终身难忘。

“我记得那次法会,我在听学员交流的过程中,突然感到一种极大的慈悲,眼泪一下从我眼中涌出了,我的心也在扩张。五分钟之后,师父出现了,全场人都站起来……多年来,我终于遇到了伟大的师父和伟大的法。师父在台上为我们讲法,我的眼泪一直就没有停止过……”

“我有幸多次见到师父。点点滴滴我都记得,那是我心中最珍贵的回忆。我感受到了师父无限的慈悲。每一次的见面我都可以写出一个故事,现在都珍藏在我心底。我想说的就是:师父,谢谢您把我从地狱中救出来;谢谢您让我得到了真法,成了您的弟子。我会精進修炼并履行我的誓言。”

斯维特兰娜的心越来越纯净了,她的工作每天都在拥抱纯真,她也在努力的展现自己的忍耐,善良和爱心。幼教工作中,孩子们很爱她,她的温和善良也博得家长们的信赖。她自己的家庭更加和睦了,亲戚朋友也因为她而对法轮大法有了很好的认识。

斯维特兰娜总感到自己是幸运的,真正的在大法中回升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