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所长黄用良及两副所长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首恶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所长黄用良及副所长丁彩兰、衣金娥,积极参与在劳教所酷刑“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上百种酷刑,在全国范围传播酷刑手段,千余名法轮功学员被致伤、致残或致死,众多的家庭陷入悲苦。

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原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所长黄用良及副所长丁彩兰、衣金娥被民众举报,其材料送美国政府相关部门。

一、黄用良、丁彩兰、衣金娥个人信息

黄用良,HUANG,Yongliang
性别:男
出生日期:一九五一年五月八日
身份证号码:(明慧网已存)
单位:原白马垅女子劳教所所长,湖南省白马垅强制隔离戒毒所离退休,
家庭住址:湖南省长沙市书院南路84号胡凯逸景苑1106号
联系电话:15073378016

丁彩兰,DING,Cailan
性别:女
出生日期:一九六八年十月十一日
身份证号码:(明慧网已存)
单位:原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副所长,湖南省白马垅强制隔离戒毒所政工纪检支部
家庭住址:湖南省白马垅强戒所宿舍东村新1栋305
联系电话:18692283006

衣金娥,YI,Jine
性别:女
出生日期:一九五七年八月三日
身份证号码:(明慧网已存)
单位:原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副所长,湖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离退休,
家庭住址:长沙市雨花区体育路500号3栋304
联系电话:13873137373

同时,参与迫害的还有原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副所长赵桂保,其个人信息如下:

姓名:赵桂保
性别:男
出生日期:一九六三年八月七日
身份证号码:(明慧网已存)
单位:原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副所长,湖南省戒毒管理局
家庭住址:长沙市雨花区湖开小区46栋502号
联系电话:18692280009
固定电话:0731-82275130

以下是其四人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犯罪事实。

二、原劳教所所长黄用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简述

1、黄用良原任劳教所党委书记、所长,一直掌管“党政”大权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积极配合江泽民、罗干在劳教所组织各种大小会议、所内办的“洁灵报”、黑板报、满墙的标语、口号等,简直是无处不在的污蔑法轮大法,煽动全体警察及在押刑事犯仇视法轮功。

2、强制洗脑、“转化”

筹划、主谋授意警察们对千余名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转化”。将“转化率”定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迫使众多法轮功修炼者违心的放弃修炼。对恢复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加倍加长劳教期,昼夜酷刑折磨,扬言无论采取任何手段,必须定期“转化”,要确保“转化率”的稳定。

有些人即使“转化”了,劳教期到了,认为“转化”的不彻底,也不放人,还要有“立功”表现,以防出去后还再炼。这在全国劳教所是很典型的。他们曾多次吹嘘:白马垅的“工作”做的是最扎实过硬的。

被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死里逃生出去了,如怀化的杨有元、益阳的胡月辉,都失踪了,不能说与他们没有关系。

3、私设刑堂 酷刑拷打致伤、致残、致死

对数名坚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私设刑堂、使用多种酷刑拷打致伤、致残、致死。对反迫害绝食者,用劳教所副所长赵桂保发明的竹筒暴力灌食,长沙法轮功学员左淑纯当场窒息死亡。窒息后缓过气来的每天都有数名,长时间被灌食者即使不死,也会造成烂肺、心脏严重缺血、胸积水、高血压、全身浮肿、牙齿松动或脱落。

左淑纯
左淑纯

有的学员被送“攻坚队”,用多种酷刑残酷折磨:用各种姿势铐上,不准睡觉、把人吊起来,腿脚都站在水桶里腐烂了、有的“五马分尸”、穿约束衣、能不死也会伤残,有的恶警甚至公开狂叫“你们不转化,就把你打残、打傻,打死,看你怎么炼。”如长沙市的法轮功学员何应青、蒋德英,湘潭的常南,常德的陈伊兰,均遭残酷迫害。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黄用良是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谋人之一,而且亲自参与杀人,如“攻坚队”恶警朱蓉用减教为诱饵,伙同吸毒犯刘小玉,强行岳阳平江县的法轮功学员陈偶香看抹黑法轮功的电视,遭拒绝,刘小玉强行陈偶香跪下,陈偶香不跪,就将将陈偶香推倒在地,朱蓉掐住了陈偶香的脖子,陈偶香趴着已经不动了,朱蓉讲陈偶香装死,还要她起来跪着。后发现陈偶香死了,马上通知了黄用良。

黄立即布置在场的人将陈偶香抬上了车,马上送医院。车开到了半路,黄指挥司机调转车头,开往火葬场。不管陈偶香是否还有生还的希望,为了尽快灭口,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八点,黄用良亲自把陈偶香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如果经过“攻坚队”酷刑迫害还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送精神病院,打毒针,如岳阳平江县的法轮功学员邹祖香,就是在各种刑具都无效的情况下,被送到精神病院打毒针,后双目失明的。怀化的杨有元、湘潭县的徐少安、祁阳县的郑小华等法轮功学员就是在精神病院被强行注入不明药物后,致疯、致死的。常德的法轮功学员姚周被送到精神病院打毒针后,成了植物人。

对许多坚决不改变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者就直接被拖到劳教所的医务所,在标有葡萄糖的瓶子内,装上大量“冬眠一号”“冬眠灵”和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致使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记忆力丧失,如苏州的夏婷、怀化的陈楚君、曾满秀、岳阳的陈杏桃、长沙市的许碧兰、康瑞奇;有的法轮功学员全身麻木失去知觉,如桃园县的文惠英;有的法轮功学员,一针打下去,就变成了疯子,浏阳县的张运兰;有的在被家人接回的路上,就死了,如永州市的刘彩云。

4、给凶恶的警察升级晋爵、邀功受奖

数年来,黄用良不仅为大量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凶恶的警察升级晋爵,邀功受奖,而且为多名协助他们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减刑。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因迫害法轮功“成绩显赫”,自二零零零年以来,连年被司法部授予“文明劳教所”和“与法轮功作斗争的先进单位”。江泽民流氓集团拨款上千万元作为奖励,供其出国旅游、享乐。黄用良也曾几度被评为全国“与法轮功作斗争的先进个人”,“三八”红旗单位代表,出席了全国代表大会。劳教所在省、市也多次评为先进单位,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大队在省、市集团多次记二等功、三等功。

5、黄用良传播迫害“经验”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黄用良请来了马三家劳教所、全国巡回演讲团、湖南女子监狱等到白马垅劳教所来传播精神上、肉体上迫害的手段和形式;而且又多次组团派员到全国、省市多地传播迫害手段,蛊惑各地的民众仇视法轮功。在省内,还到各地关押法轮功的看守所、拘留所去迷惑,欺骗蒙蔽法轮功学员们放弃修炼,散布抹黑法轮功的谎言流毒,撒遍了三湘四水。

黄用良把劳教所办成了江罗集团在湖南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基地。数年来,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修炼者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灭绝人性的残酷折磨和摧残,这一切都是在黄亲自指挥下实施的。劳教所对修炼者的所有形式的迫害及由此造成的恶果,黄用良这个期间掌管劳教所党、政大权的主要领导人难辞其咎。

三、原劳教所副所长丁彩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简述

丁彩兰,成都大学法律系毕业,在原白马垅劳教所曾任第四中队副队长、七大队队长、白马垅劳教所副所长。

丁彩兰曾于一九八九年参与“六四事件”,到劳教所一度受到歧视冷落,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丁一直在寻找给恶党效力“将功补过”的机会。二零零零年,劳教所筹备成立迫害法轮功大队即七大队,丁彩兰自荐担任七大队大队长。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七大队在劳教所非法成立,丁彩兰正式走马上任。

1、出坏招既多又毒 送法轮功学员到精神病院迫害

丁彩兰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坏招既多又毒,是一个阴险、手辣的女人。她十分惧怕法轮功学员一致的坚定的维护大法。早期在法轮功学员内部采取挑拨离间、分化瓦解的办法,失效后,又抛出“枪打出头鸟”。她伙同副所长赵桂保第一个将60岁的法轮功学员杨有元绑架到株洲精神病院迫害,紧接着就把有的法轮功学员关到禁闭室,有的被下到生产队强制超负荷劳动。伙同衣金娥从长沙女子监狱找来邪悟者蒙蔽欺骗法轮功学员,强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听恶警讲诬蔑法轮功的课,调来吸毒犯来加强监控。

七大队很快成了劳教所人数最多、最大的队,下设三个中队(七一、七二、七三队)、攻坚队。其它搞生产的三个大队都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也都归丁彩兰统一指挥。

法轮功学员的调配、能不能释放,加不加教期、要不要用刑、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都由她最后拍板,劳教所无论哪个部门,如:生产大队、医务所、特警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由丁彩兰提名的,数十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加教一年,都是丁彩兰亲自签发的。她是真正掌握了对法轮功学员的生杀大权的“实权派”、作恶者。

2、大肆“转化”迫害 提升“转化率”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后,又有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恶党绑架到劳教所,大家整体反迫害,不配合邪恶,又有百余名被强行“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声明在恶党逼迫下写的”三书”作废。丁彩兰魔性大发,调来上百名警察,叫嚣无论采取什么手段,必须定期达到“转化率”,否则警察永远不能离队,不能回家。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在阴冷的雨天日夜吊铐在院子里的铁管晒衣架上,有十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用连环铐铐在一起,其中谁动一下,每个人都会疼痛。有的被特警拖出去电棍电,乱棍打。法轮功学员胡月辉全身被电,连眉毛眼皮都没放过,内衣被血紧紧粘在身上,最后只能用剪刀一点点剪开撕下来。益阳地区沅江县的曹静珍被打断了三根肋骨,口吐鲜血。

丁彩兰叫喊“打死活该,死一个法轮功还不如死一条狗”。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拖到禁闭室残酷折磨,有的被拖到医务室注射不明药物。唆使犹大围攻,谁要张口讲话,就被堵上臭袜子、臭抹布、卫生巾,灌屎尿、拽着头发往地上、墙上、铁床上撞。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下到生产队,要每天二十四小时超负荷劳动,只要不写三书,还要被不停的加教期,有的被加教几年。丁彩兰经常叫嚣:“只要不‘转化’,就关一辈子。”按劳教制度规定,最多加教不能超过一年。

因为在白马垅劳教所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多次向国际社会曝光劳教所的迫害黑幕并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在各种压力下,迫使劳教所只好按规定放人。

3、指挥、唆使、怂恿犯人参与酷刑迫害

丁彩兰经常教唆邪悟者十分肉麻的把恶警们比作星星、月亮、“再生父母”、“救命恩人”等等,并到各地多次巡回演讲。丁彩兰的恶毒行径终于使其赢得二零零一年度“转化”法轮功先进个人,并出席全国代表大会。

二零零二年八月,罗干亲自窜到白马垅劳教所,为恶警加油、打气、下任务,加重迫害。劳教所马上成立了“攻坚队”,丁彩兰亲自监阵,将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拖出去迫害。

炎热的夏天,室内热得象蒸笼,法轮功学员被用各种姿势铐上,不准睡觉,上百种酷刑轮番进行。有的被“五马分尸”式铐上,有的被吊铐,有的被穿约束衣,关禁闭电击、双手吊铐,人站在水桶里使腿脚腐烂、用减教为诱饵唆使犯人毒打法轮功这是司空见惯的事。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八点,在严管队恶警朱蓉伙同吸毒犯刘小玉,将平江的法轮功学员陈偶香打死。吸毒犯刘小玉还因此被减刑一个月。

二零零四年,岳阳的一个小伙子看了白马垅迫害法轮功的材料后,给丁彩兰发了一个短信,劝其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丁彩兰马上伙同当地公安局、610,将这位不修炼法轮功小伙子非法劳教一年。丁彩兰还拿着手机到处让人看短信,炫耀自己。

数年来,丁彩兰不但参与上层策划、密谋,并且亲临一线指挥、唆使,全面具体落实迫害方案,为中共恶党在湖南迫害法轮功效尽了犬马之劳,七大队也连年被评为“全省先进集体”,多次集体立三等功、二等功。凡在七大队迫害法轮功狠毒的恶警,都陆续被提到了不同的领导岗位。丁本人也连年被评为全国“转化”法轮功先进个人,多次获奖立功。

丁彩兰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立下了汗马功劳,恶党不计前嫌,将丁彩兰这个参与“六四事件”的“异己分子”破格重用,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其塞进了恶党邪教组织,而且由一九九九年的普通警察爬上了劳教所副所长的位置。丁彩兰的升迁史,就是上千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血泪史。

四、原劳教所副所长衣金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简述

衣金娥,原任劳教所副所长、政委,现在湖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任政治部主任。

二零零零年任劳教所副所长,曾一度专职分管迫害法轮功。因强制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成绩巨大,二零零零年,衣金娥被评为全国“与法轮功作斗争的先进个人”,同年以“先进个人”和“先进单位”双重代表的身份,受到了六一零头子李岚清的接见。

二零零一年,衣金娥被提为劳教所政委。

衣金娥不遗余力迫害法轮功,多次带着犹大在全省地州市巡回做诬蔑法轮功的演讲。到各地区劳教所、看守所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做“转化”,欺骗蒙蔽了无数法轮功学员放弃了修炼。还对各地区民众做多次专场报告,蛊惑民众仇视法轮功。

劳教所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四年期间,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所有残酷、血腥的迫害,她是主谋之一,而且很多事情也是她点头、布置的。二零零四年,衣金娥调离劳教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