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断指接活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我只读了几年小学课程,不太会写文章,但是我也想借这次法会的机会把自己在修炼中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和保护下出现的奇迹写出来,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证实师父的伟大与大法的威力。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婶婆家的弟妹找我帮她打玉米去,因为几家的男人都在外面打工,只有我们姐妹三人干活。因没有找到合适工具,我就用手掐玉米往机子上扔,干着干着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下,摔了一跤,起来继续干,可是怎么也拿不起玉米来,我仔细看:“哎呀!我的左大拇指怎么没了?”原来我在摔跤时,手碰到传送带上了,大拇指被打掉了,中指和无名指也被打掉一截。

她们听我一喊,就把机子停住了,跑过来一看,大拇指真的没了,把她俩吓坏了。弟妹说:“赶紧找车上医院!”当时我也没有害怕,也没感觉到疼,只是想:没有拇指打坐炼功发正念也结不了印了,这样不但炼不好功,也不符合法的要求。我心里很焦急,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因流血过多,心里开始难受,汗水就象大雨淋过一样,棉衣都湿了,心里难受到了极限,眼看就不行了,我大声喊:“师父救我,师父快救我。”不一会身上的汗没了,心里也不难受了。这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那是感激的泪,我激动的喊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请师父加持我,我要赶快接上我的手指头。”

这样弟妹陪我到医院,做完各种检查之后,弟妹问医生说:“我二姐这手指能不能接上?”医生说:“接是能接,就是一万个人中也不一定有一个能接活的。”我心里着急,就请求医生:“您一定要想方设法把这拇指给我接上,它对我很重要,不能少。”我心里请师父加持弟子,我要闯这个关,过这个难。

医生问我有多大岁数了,我说四十七岁了。医生说如果五十岁就说什么也不给接了。医生又问我手指呢?我“哎呀”一声,说:“还在家呢!”他急忙说:“都啥时候了,你还不把手指给拿来我们怎么接?”听说能接,我就赶紧给家人打电话找手指头。最后家人在传送带底下找到了,又凑够了押金。当断指被送到医院时,已经过去四个多小时了。

医生赶紧安排手术,做完手术已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做完手术别人都走了,只有弟妹在医院陪我。医生对弟妹说:“你今晚可别睡觉,盯着这只手指头,只要一发黑就叫我们去,因为一发黑,就是没接活,还得弄下去。”第二天医生查房时问我弟妹:怎么样?弟妹说:“这一宿动了四次。”医生说:“你没事动它干什么?”弟妹说:“是手指自己动的。”医生惊了一下,看了看手指,没说什么就走了。这时我丈夫从外地回来了,他接替弟妹陪我,弟妹就回家了。

到第四天早上查房的时候,护士长过来摸了一下我的手指,因为我的脸是朝向床内躺着,当手指有感觉时猛一回头,护士长说:“吓我一跳,以为你睡着了。”又过两天,护士长又去摸我的手指,我正似睡非睡时,猛一睁眼,护士长说:“哎呀,又吓我一跳,手指有感觉吗?”我“嗯”了一声。她一边向外走,一边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这时我丈夫从外边進来,问护士长什么不可能呀?她说:“手术这么短的时间内手指就有感觉了,真想不到能接活,不可思议!”我丈夫说:“我们家人就可能,因为人和人不一样。”护士长说:“我当护士几十年了,从来都没有经过这事,岁数这么大,指头又脱离身体这么长时间,又这么快接活了,这真是奇迹呀!”

她又说:“前几年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用绳子刹车,勒掉了手指,因为他及时到医院就治,接指较快,同时,医生还在他肚子拉开了个小口子,将手指头放到肚子里养着,那还两个多月才接活。你们这大婶手指这么快就接活了,真是太神奇了。”我丈夫也说:“那当然是神奇了!”

我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要出院了,医生对我说:“你太坚强了,都伤成那样了,可一点都看不出你有多痛苦,好象与你没关系一样。”我告诉医生,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大法中有神迹。他面带疑问的愣了一下,接着又说:“虽说是接活了,但最快还得等到一年半以后才能有知觉,才能真正恢复功能。”

医生又说:“大拇指伤了可以参加评残,三个月后你来医院我给你开个证明,办个残疾证吧,到时候国家给钱,你经济上也能宽裕一些。”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等到三个来月的时候我想,我这手指头都好了,我为什么还要那个残疾证呢?我要了那不就是承认自己是残疾人了吗?我不能要那个证,给我多少钱我也不要,否则,我得失去多少德呀!

这是白天这样想的,到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师父给我安上了一个金光闪闪的手指头,那个好看哇!我对师父说:师父这手指头太好了,我喜欢要!第二天,我摸热水杯时感觉烫了一下,我知道手指有知觉了,功能恢复了,是师父救活了我的拇指,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三个月后,我带着真相资料与真相光盘来到医院找到医生,对他说:“你看我这手指好了,有知觉了,我不要残疾证了。”他问我怎么好的这么快,我如实的说了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所以好的这么快。我把资料、光盘拿出来说:“谢谢你对我的付出,我把我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你,希望你能认真看完,看完后再给别人看,这样会对你有好处。”他说:“行,我一定做到。”

还有一件事,在我五十一、二岁那两年,例假量特别多,而且还有严重的腹痛,疼起来吃不下饭,也干不了活。我想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着,不会有问题的,都是假相。但是家人不放心。儿媳强拉硬拽非得要带我到医院检查,我想反正也没事,去就去吧,查完了没事她就放心了。

结果检查出来两个子宫瘤,一个6.2厘米,一个是2.7厘米。这下家人非得要我做手术,我不去,我说没事,那是假相。可他们不相信,看说不动我,就把我娘家人找来劝说。因为娘家人都支持我修炼,我就给他们讲修炼中的神奇故事,他们明白后,谁也不劝说了。最后我儿子说:您说炼功能好,那您说多长时间好,我们心里有个底。我说:一个月保证能好。

我知道这是在考验我对信师信法的心呢,我坚信师父,坚信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否定假相,真修者没有病,只有业力,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通过静心认真学法、炼功和实修,提高了心性。我终于闯过这一关,一个多月以后,例假量也少了,肚子也不疼了,也能吃饭干活了。看到我的变化,家人谁也不再提做手术的事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心性到位了,师父就把那个不好的东西给拿掉了。

神奇的事情在我身上出现了很多很多,就不多写了。总之,从我修炼一开始到现在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和我的家人,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之心,弟子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来报答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