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河北衡水公安局长程蔚青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程蔚青(Cheng,Weiqing),男,汉族,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出生,山西省介休市人,现任河北省衡水市政府副市长、衡水市公安局局长。程蔚青一直奉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政策,直接参与领导、指令、组织对衡水市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长期的骚扰、关押、抄家、判刑甚至是酷刑迫害。

程蔚青任职履历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六月任河北省委政法委研究室干部、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期间二零零一年四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挂职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副局长;

二零零三年六月至二零零八年五月任河北省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零九年九月任河北省制止非法宗教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正处级)(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二零零九年九月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任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委委员(正处级);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任衡水市政府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副厅级);

二零一三年三月至今任衡水市公安局局长(副厅级),以及二零一三年八月,兼任衡水市政府副市长。


程蔚青

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许艳香,衡水市深州市棉麻公司职工,因坚持修炼,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抄家、关押、洗脑,她和丈夫许瑞峰双双被单位无理开除,许艳香被非法劳教两次,在石家庄劳教所抵制“攻坚组”转化,在高阳劳教所被封闭单间,三次上绳、多次打毒针,还被活埋过,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许艳香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岁。

袁树辰,衡水市故城县人,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清晨,衡水市故城县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袁树辰当天被恶警酷刑折磨致死。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葛秀丽,衡水市景县刘集乡向庄村人,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衡水市公安局、景县公安局、刘集派出所开着四辆车,大概二十余人突然包围了葛秀丽家,翻墙进入院内,不出示任何证据,强行把葛秀丽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现金六千七百元、打印机等大量私人财物。景县法院在四月十八日对葛秀丽非法判刑八年,

崔荣芬,女,在衡水市景县县城居住,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被跟踪绑架至衡水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一六年二月四日,她家属接到景县法院审判长刘俊杰的电话,得知崔永芬被非法判刑两年。

李玉想,衡水市深州市东安庄乡西安庄村人,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深州市国保和衡水市国保开四辆车非法抄了法轮功学员李玉想的家,抄走大法书籍一百五十多本,《九评》若干,电脑主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两个,EVD一台,现金若干。李玉想被衡水市和深州市警察绑架到衡水看守所。深州市法院于四月二十三日非法庭审,李玉想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申新,女,衡水市桃城区何庄乡马村人。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刘申新因为贴控告江泽民的不干胶,被衡水市河沿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衡水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在没有通知家人、律师的情况下,她被衡水桃城区法院非法判一年。

李凌霄,女,安平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被安平公安局警察绑架,送往衡水看守所,经检查身体血压高,看守所强行把她扣留。李凌霄曾两次遭非法庭审,被冤判七年。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上诉到衡水中级法院,在律师强烈要求从新审理的情况下,非法维持原判(并威胁律师),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将法轮功学员李凌霄劫持入狱。

尚玉申,女,桃城区人,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恶意构陷,遭深州高古庄镇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十二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四年。

周运璞、邢香蕊,深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在贴大法真相不干胶时被大堤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深州公安局国保捏造材料报检察院非法批捕,法院对两人非法判刑六个月。两人在衡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后回家。

三、两起大规模绑架和判刑案例

(一)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凌晨,在衡水市“六一零办公室”的操纵下,衡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联合景县、故城县和枣强县公安局统一行动,绑架了衡水市景县、故城县和枣强县的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未修炼法轮功的常人也遭警察毒打,致一孕妇流产,一房东被抓,一老人被送医救治。警察还恶狠狠地叫嚣“抓恐怖分子”。

警察绑架了在枣强县开店的法轮功学员刘西卫和儿子刘兵,刘兵遭到酷刑折磨。刘西卫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孙素英和七旬老母亲同日也在老家景县广川镇董古庄被绑架,家中的十一万元人民币及贵重个人财物被抄走。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景县法院非法庭审孙素英、刘西卫,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景县法院对这夫妇俩分别非法判刑七年、一年。

同时,衡水市国保支队警察王斌和枣强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杨新双带队,围堵了枣强县法轮功学员张洪国家,恶人如同劫匪翻越张洪国家的墙头,砸碎房屋的玻璃,闯入屋内,意图抓捕张洪国。张洪国不在,只有他的儿子和儿媳在此居住,张洪国的儿子据理力争,遭到了警察的殴打。警察非法抄家后,随即扑倒在枣强县南关裕华小区的张洪国的另一处居所。据说警察调动三批人马、十多辆车包围张洪国所住裕华小区,第一批是消防兵,第二批是救护车及医护人员,第三批是警察,绑架了张洪国及妻子张喜珍、女儿张明慧,并抢走家中电脑、打印机、现金等物及张洪国的汽车。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枣强县法院对刘兵、张洪国与张喜珍进行了非法庭审,张洪国被非法判刑四年,张喜珍七年,刘兵三年。

当时,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陈玉英家中,因陈玉英不在家,绑架阴谋未得逞,警察之后又多次骚扰、恐吓她的家人,年近六十岁的陈玉英被逼得有家难回。

同日凌晨,被中共警察非法通缉、被迫离家多年的山东省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谈凤玲夫妇,在衡水市故城县郑口镇租住的居所被绑架,他们的儿媳(未修炼法轮功)及三个小孙子(最大的五、六岁,最小的才七、八个月大)也一同被劫持,张恒玉抵制绑架,当场遭警察毒打,最后被戴上黑头套塞入车中。张恒玉被判刑四年。

(二)

在衡水公安长期监听监控下,组织大批警力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底至十一月相继绑架了桃城区的毛雅宁、庞立涛、王永昌、董华新、赵小梅和冀州区的刘千里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并关押到衡水市看守所。随后,衡水市公安局长程蔚青向衡水市委、市政府递交报告,声称“查获法轮功大型资料点要案”,试图显示自己的所谓“政绩”。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衡水市董华新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桃城区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十二月十五日第二次非法庭审。在法庭上,董华新依法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他说,在中国没有任何一部现行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并要求公诉人拿出法律依据,公诉人无言以对。二零一七年九月六位法轮功学员被桃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其中董华新被冤判九年,并勒索罚金三万元,庞立涛被判刑六年半、王永昌被判刑四年半、毛雅宁和赵小梅被判刑四年、刘千里被判刑一年半,并勒索罚金数万元。

四、非法庭审、拘留案例

杨七星,女,七十二岁,桃城区大麻森乡侯刘马村人。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杨七星在邻村贴法轮大法好真相不干胶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恶意构陷绑架到麻森乡派出所,后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衡水市桃城区法院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对杨七星非法庭审。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杨七星被迫害得身体虚弱,右大腿骨被摔成骨折,生活不能自理。桃城区法院这才让她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上午,衡水市桃城区公安分局和麻森乡派出所四个警察开着公务车,闯到杨老太家中,他们不由分说,强行架着身体虚弱的老人往外走,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

王宝玲,女,六十九岁,桃城区彭杜乡人。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敲门行动”中,由于不配合不法警察对她进行骚扰,拒绝让他们进入家中。彭杜乡派出所的四、五个警察强行进入王宝玲家中,非法抄家,将家中存有的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等非法抄走,并将王宝玲绑架到衡水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后王宝玲被非法批捕。

王宝玲被送看守所非法关押时,血压就高达一百八十,被勉强收下。她在被关押期间,突发高血压三次,每次都昏过去。第一次是九月份,被紧急灌药控制;第二次是十月份,此次更为严重,高血压昏厥被救醒后,被喂食降压药后血压仍高达一百九十;第三次是十一月份,又突发高血压昏厥,紧急大量吃药后,血压才降下来。由于屡受摧残,她身体严重虚弱,浑身浮肿,而且由于药物刺激,胃部严重损伤,只勉强进食一点点,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在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腊月二十七),王宝玲被非法庭审一次。衡水市桃城区法院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再对法轮功学员王宝玲非法庭审。

刘荣梅,女,桃城区人,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下午五点左右,衡水桃城区东门口派出所两个恶警在“敲门行动”中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刘荣梅家,看到屋里有《九评》,就给国保大队恶警打电话,结果来了几个警察,进门后大肆抢掠,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二个,切刀一台,粘皮机、塑封机各一台,还抢走了全套的大法书、师父法像和六七十本《九评》。恶警们去刘荣梅单位,把她叫出来后抓捕了她,并抢走了公公婆婆刚给她为孩子治病的三千元钱(刘荣梅的儿子因病正在河北省石家庄住院)和手机一部。衡水市桃城区法院在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星期五)非法庭审了法轮功学员刘荣梅。

孙丽,深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在衡水市安平县法院被非法开庭。家人请的律师,在证据方面和办案程序方面,指出公诉人提交证据不足,和办案程序不合法。因此,法院方面以证据不足,将案件退回深县公安局补充材料,孙丽一案,再审另行通知。

尹春梅,衡水市桃城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从石家庄返回衡水时,在石家庄火车站因身份证信息显示出是法轮功学员,当即被带到车站派出所盘查,因内存卡中有法轮功的东西,被康复街派出所警察押回后非法拘留十天。

五、进行“敲门行动”实施迫害

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召开前,中共指令各省市执法机关执行“敲门行动”。“敲门行动”要求地毯式逐个排查所有在一九九九年时炼法轮功的学员,盘查还炼不炼了,人人过筛。恶警到每个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都是开着警车,身穿警服,肩头佩戴摄像头。此次“敲门行动”一直持续到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比如,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早七点三十分,衡水市桃城区新华路派出所三名恶警身穿警服,到法轮功学员刘淑君家骚扰迫害。刘淑君刚打开门,就被两名恶警强行按住胳膊,另一恶警去各屋抄家,抄走师父法像一张,台历二本,法轮功书籍一本,并给刘淑君录像。

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下午,衡水市人民路派出所相关人员再次到法轮功学员刘苹母亲家敲门骚扰。当时刘苹母亲正在熬中药,以为是邻居,就打开了门。他们自我介绍“我们来过”,其中一人不经刘苹母亲同意一只脚踏进家里,另一个在门口站着。他们朝刘苹母亲索要刘苹的电话号码,被刘苹母亲拒绝。又问刘苹何时回家,刘苹母亲回答“不知道”。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下午,一男子又到刘苹的母亲家敲门骚扰。该男子敲开门之后索要刘苹的电话,声称“想跟她联系联系”,遭拒后又想探寻刘苹何时回家探望母亲,也未遂;最后要走了刘苹弟弟的电话号码。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下午四点多,桃城区康复街派出所的四个人来到法轮功学员陈玉家骚扰,其中一人佩戴摄像设备,当时陈玉不在家,他们问陈玉是否还炼法轮功,如果不炼了,就从黑名单中去除,还说知道他儿子在哪里住,知道陈玉在哪里上班。陈玉的家人没让他们进门。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衡水市安平县公安局警察伙同大子文乡派出所警察七、八个人闯入法轮功学员乔娜然家,企图绑架乔娜然,因她不在家,警察就把乔娜然的丈夫、儿子作为人质抓到派出所,说是让乔娜然回来换她的丈夫和儿子。乔娜然的儿媳妇正在月子里,受到重大惊吓。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衡水市冀州区新上任没几天的国保大队队长和市区派出所一警察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刘会兴,问他是否还炼功,还问刘会兴的儿媳妇炼功不?并问在哪住,还说照相是为了人脸识别……吓得刘会兴的八十多岁的老伴腿哆嗦,吃不下饭。

六、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和骚扰主要案例

据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大陆一百八十九个城市绑架分布表显示:衡水市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九人,排第十二位,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大陆一百三十八个城市骚扰分布表显示:衡水市被骚扰法轮功学员为二十八人,排名十一位。比如: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衡水市冀州区冀州镇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路明竹,叫她去派出所一趟。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衡水市饶阳县城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敬好,非法关押到衡水市拘押所。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中午十一点多,王家井镇大徐村张淑合遭绑架与非法抄家。其中恶人非法抄走大法书和大法真相资料。当天下午张淑合被送往衡水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衡水市冀州区法轮功学员任信菊在市区讲真相时,被市区派出所绑架。随后警察又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海革家中,强行将其带走,并抢走一台笔记本电脑。十二日,警察再次闯入法轮功学员李志君家中将她非法带走非法关押。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