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我今年八十七岁,是一个得法不久的新学员。以前我也象其他人一样,被中共喉舌媒体的谎言给蒙骗了,曾经仇视过大法,咒骂过修炼人。

我女儿是修炼法轮功的,经常遭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抄家、罚款、非法拘禁,警察有时还到我家来骚扰、威胁,两家人都担惊受怕的,为此我骂她恨她,总之不理解她。

我被电视舆论欺骗,认为“天安门自焚”好恐怖,后来走入大法修炼后才知道,炼功人绝对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真正炼法轮功的人是不会自焚的。

我几岁就开始抽烟,是出了名的老烟筒,要想戒烟不如戒饭,特别是打牌时一杆接一杆的抽,曾经戒过多次也没戒掉。

俗话说人到老年病痛多,年纪大了,身体一天天不行了,就这样让我有机会与大法结缘,有一次我脚扭伤了,晚上痛的无法入睡,女儿叫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不相信。后来我打摆子病发作了,突然感到全身发冷抖得不行,特别难受,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忽然想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着念着果然奇迹发生了,什么难受都没有了。

可我不懂得珍惜,好了伤疤忘了痛,没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放在心上。后来我因肩周炎、感冒咳嗽、打摆子折腾的够呛,住了两次院,回家后有气无力的很累,身体消瘦了许多,女儿把我接到她家,让我躺在床上给我念大法书,我觉得很舒服,身体慢慢恢复了,我就开始看书学法了。

但回家后因儿媳妇反对我炼法轮功,大法书也给扔了,我就放弃了修炼,又开始打牌抽烟了。大概相隔一年,我不小心把腰杆扭伤了到医院治疗,医生说:年纪大了,伤筋动骨一百天。回家后躺在床上动不了,大热天的不能洗漱,也没人照顾。

女儿知道后再次把我接到她家,每天耐心的照顾我,教我炼功,腰杆直不起来我就靠着墙炼,每天再苦我也坚持着和女儿一起学法炼功,腰杆逐渐恢复了,带去的药一粒也没吃过全扔了,就这样我就开始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了。

在不断的学法过程中,我抽了几十年的烟,竟然打心里不想抽了,自然而然就戒了,再抽心里就难受。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八十多岁的人了,只读一年私学,现在我能通读《转法轮》和其他所有大法书籍,而且我从不戴眼镜,看的清清楚楚的,看其它东西就模糊,这大法太神奇,太美好了,他是真正的科学!是超常的科学!

大法给予我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到现在大概六、七年了,我再未吃过一粒药。我处处用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人也变得温和了。因为我的变化,改善了多年不好的婆媳关系,儿子也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默默念,经常看大法真相资料、小册子。

现在我不打牌,不抽烟,每天熔炼在大法中,生活的很开心,很充实,没有烦恼,我今生幸遇法轮大法真幸福。

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开始了,我也向两高递交了控告状,揭露江泽民利用职权践踏中国宪法,强行剥夺公民信仰自由,摧毁人类道德良知。当地政府人员上门骚扰威胁我,问我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我说:它迫害佛法打击善良,逼迫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揭露它没有错。他们说:又没迫害你。我说:我们是一个整体,迫害他就是迫害我。

在救人方面,我总被人的观念障碍着,认为自己不会讲,走路不方便拄着拐杖,看什么都模糊。前几年和同修出去发资料很少讲真相劝三退,通过学习师父讲法,知道了作为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重大,责任也大,我也应该出一份力,不管讲的好不好,救人多少,我只要有这颗心师父一定会帮我,我必须走出去。

通过坚持不懈的锤炼,我现在基本突破了怕心,能坦然的劝三退了,不管年轻老少,只要我碰见我都要讲。我还喜欢给那些年轻人劝三退,而且他们都很认同,我看见马路边车里有人,我就笑呵呵的说:小伙子,我给你送福来了,保你平安!他们都很接受,高兴的说谢谢。也有骂我的,说这么大年纪了找不到事干,说我反对共产党,要举报我。但我不放在心上。

虽然我一天救的人很少,但我有信心,今后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争取多救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