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贺卡过程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最近几年来,在重大传统节日,通过制作和向明慧网发送贺卡,表达对师尊的问候。过程中,也修去了不少的人心执着,从中也有一些体悟。

在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刚开始的几年,每当中国的几个传统节日,慈悲的师尊都会通过明慧网向中国大陆和全世界大法弟子问候,每次看到师尊问候的话,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总是沉甸甸的。

我曾不止一次的扪心自问:师尊为了成就我们,为了救度宇宙众生,真是耗尽了心血,我们用人的思维是无法想象师尊的佛恩浩荡的。那么,我们做弟子的能为师尊做点什么?尊敬师父是做弟子的本份,在常人的层面上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今天,在传统节日向师尊问好,是我们敬师敬法的一个方面,对一个大法修炼人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也要给师尊做贺卡

于是,每到几个传统节日时,我就叫上小学的孙女认真画幅小儿画,给师尊问好,表达一下我们对师尊的敬意,虽然画的不太规范和标准,能上网的同修还是很负责的发给了明慧网。明慧网都发表了,我知道后很高兴。

后来我也学会上明慧网了。当我亲眼目睹“世界法轮大法日”和中国的几个传统节日,明慧网上发表的同修们向师尊问好的一个个精美的贺卡、一条条感动人心的贺词时,我的心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也有了做贺卡向师尊问好的愿望。

我出生于五十年代,只有小学文化,上学期间,正是邪党人为制造出的所谓大饥荒时期,家里兄弟姊妹五人,我是长女,常常忙家务,根本没有条件安心学习,连拼音也识不了几个,对做贺卡的知识更是一无所知。

起初,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把图片写上字就行了,于是就根据自己的想象动手做了起来,但反复做了几次,都不成功。我不放弃,就向同修请教,同修对我说:做贺卡得有做图的软件才可以,但要想学会,那也是很费时的。看到同修做证实大法的工作确实很忙,我也不便打扰同修,但我要学做贺卡的心没有动摇。

女儿从外地回家来了。女儿明白大法真相,支持我们修炼,她曾帮我做过给师尊拜年的贺卡。我满心欢喜的对女儿说:“你快教我做贺卡吧。”女儿听到我的话,看着我很认真的说:“妈,不是我瞧不起你,也不是我不帮你,我在校三年才学会的技术,你这么大岁数了,你说学就能学会了?事情不象你想的那么容易。”听到女儿的这番话,我虽然无言以对,但我学做贺卡的愿望仍然没有改变。

师尊已为我铺垫好

经过几次波折,我冷静下来认真的向内找,找到了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很多人心:急躁心、欢喜心、显示心、依赖别人的心等。师父开示:“看过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网上法会文章,感觉每篇文章中都不再是带有常人心写出来的了,没有了完成任务式的党八股不实的虚假程序与内容,没有了报功式的“不说谁知道”的人心,基本上没有了党文化的思维逻辑。再一个感觉就是修炼中的成熟。”[1]“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就是在常人中修炼,在常人中证实法、救度众生、反迫害。在这样一条前无古人留下修炼形式参照的情况下,完全靠修炼者自己走出一条路来,而且又要求每个人自己证悟自己的路,不树立榜样。自己走的路只能给后人做榜样,没有替代,谁修谁得。”[1]

师尊的法点醒了我: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有伟大的师尊呢!师尊无所不能、大法无所不能啊!我怎么能去依赖别人呢?师尊看到了我的正念和信心就帮了我。一天,孙女突然告诉我,她在网上发现了可以做贺卡的软件,我再一次体验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的一层内涵。我也坚信师尊为我做贺卡已经铺垫好了,就等我正念正行的去做了。

我尽快把软件安装到电脑上,随之我发出一念:一切交给师尊,敬请师尊加持弟子!我一定要用一颗敬师敬法的纯净、虔诚的心,做出向伟大的师尊问好的贺卡。接着,我就和孙女试了几个步骤,我感到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象自己在什么时候用过似的,觉的很奇怪,又说不清楚。我知道一定是师尊在加持和鼓励我。

开始只是给我们学法小组和周围同修以及家族中明真相得福报的世人发贺卡,做的数量不多。贺卡虽然做的不专业,明慧网都发表了,我知道是师尊对我的鼓励。

鼓励更多同修来参与

因为明慧网面对的是世界范围的众多读者,除了大法弟子外,不同层面的世人也有不少人登陆明慧网的,中国大陆的各级政府工作人员及公检法司人员也有很多人阅读明慧文章的。让他们亲眼目睹国内外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那发自肺腑的对师父的真挚感恩,启迪他们心灵深处的那份良知和善念,从而转变观念,对大法有了正念,生命就能得救。所以做贺卡这件事情,我认为意义重大。

我悟到:这不仅仅只是向师尊问好,也是清除邪恶、证实大法救人的事。就单单向师父问好而言,这是每个做弟子应尽的本份。除了我自己认真做好,还及时的把这个软件技术分享给多位同修,让更多的同修都能参与。我又和协调同修提出这个问题,通过在法上交流,我们达成了共识,在这几年里,我地区很多同修,都能自己做贺卡、写贺词,向师尊问好,并且用心做好。

一次,在一个乡村的同修家里交流,在场的几个同修都有些激动的说:几年来,我们真想给师父做贺卡,但做了几回都不成功,我们很焦急,你们能不能帮我们做贺卡问候师父?我听后很感动,满口答应,并让他们当时就把他们的心愿写下来,有以小组的、家庭的、个人形式写好后,她们再次真诚委托我们,一定要把她们对师父的真诚问候传送到明慧网。

就这样,我和几个同修自动形成了一个小整体,在和各片同修交流时,我们都重视把这件事情告诉各个学法小组,让每个同修都有机会向师尊表达自己的心愿。现在越来越多的同修都能发自内心的感恩伟大慈悲的师父,在敬师敬法方面使同修们都有了一定的升华。

在做贺卡中实修

在做贺卡的过程中,方方面面都有我修炼、心性提高的因素,例如:在图片选择方面,从法中我们都知道:大法开创了一切,万事万物都是大法造就的,也都等待大法的救度,如果能被选上给师父做贺卡,这个生命简直太幸运了!它们也不知为此等了多长时间了。因此,我很珍惜这些生命。每次对选好的所有图片,我都会发自内心的叮嘱它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做图时,我一般都会根据同修写的贺词内容再选择适合的图片,或者让同修自己挑选。在做贺卡中,我也体会到,不能只为了做卡而做卡,如果不注意向内找,忽视了学法和自身的修炼,就会受到人心的干扰,留下一些遗憾,也会给明慧同修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例如,有一次,因我不懂什么格式,以前发的和后来发的格式明慧网有变动,我就不会了。虽然明慧网提示应该用哪几种格式,可我就是看不明白,师父看到了我真心想做,就点化我,十几张贺卡很快发给了明慧网。但稍后经检查发现:有的贺卡忘了写标题,有的没发上内容,有的没发上贺卡。当时我心里的那份沮丧和自责真是无法言表。为此事,我难过了好几天,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帮忙纠正。后来贺卡都发表了,让我没想到是,我做的那些丢失短缺的地方,都被明慧同修补充完整了。我当时很是感动,发自内心的感谢师尊,感谢明慧同修的无私付出。

因为做贺卡是有时效性的,一年四个节日,而且其中有两个节日正好和明慧网征稿时间赶在了一起。现在精進的同修都在争分夺秒的做着三件事,不少同修每天忙着外出救人,上班族的同修更加繁忙。所以历年来,大部份贺词都集中在节日快到的时间段。

我是个急性子的人,每次都焦急的催同修们早点写贺词,我好早点做贺卡发往明慧。但多数同修还是快过节时才送来。我心里就有点嫌晚。师尊讲:“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 我抓住不舒服的心理赶快向内找。很快就找出了还没有修去的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分别心、妒嫉心、不让人说的心等多种人心,还有从小被邪党灌输的根深蒂固的党文化毒素。这里仅举几个例子。

显示心和欢喜心具体表现在:表面上让同修知道向师尊问好的重要性,让同修看我这个没有多少文化的人能做出这么好看的贺卡,以此来证实自己;同修的夸奖和赞扬,我又生出欢喜心,沾沾自喜,忘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一切智慧来自于法。

妒嫉心具体表现在:我们地区有的同修贺卡被明慧网选在重要位置上,我见后,心里有点不平衡:这还是我教的呢!甚至在个别同修跟前说话不修口。而当我知道她们做的贺卡没在明慧网发表时,不是主动帮同修查找原因,纠正不足,以后做好,反而有点高兴(我知道这不是真我)。因此失去了多次师尊给我安排的珍贵的提高机缘。

分别心表现在:我喜欢和走的近的同修接触,她们可以随便自己选图片,我也能静心听她们的建议。我不愿和那些做事拖拉、没有紧迫感的同修接触。二零一七新年的晚上,将近八点钟的时候,当我把最后一批向师父问好的新年贺卡、贺词发往明慧后,刚关闭了电脑,心想这下可以放松一下了。这时听到了敲门声,我一看,只见甲同修拿着给师父问好的贺词来了,我一见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带着指责埋怨的口气对她说:你怎么才拿来?都什么时候了,这么晚了,明慧网还能发表吗?听了我一通不善的言语,同修说:“我昨晚一夜都没有睡着,我知道我修的不好,尽让师父操心,但我还是觉的作为弟子,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我应该向师父问好。我不会写文章,费了好大劲,写了一天,才写到这样,麻烦你一定给我发上。”听到同修的肺腑之言,我真是后悔莫及,后悔我党文化毒素太多,自我太强,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同修呢?我有什么资格这样对待师父的弟子呢?我极力控制自己,不让自责后悔的泪水流出。当我把她送到门口时,她又很认真的嘱咐“一定给我发上”,我忙回答:“放心吧。”

甲同修刚离开我家,接着又来了一位上班的年轻同修。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因上班太忙,时间比较紧张,今天下班后,我才赶写了贺词,是不是太晚了?”我忙说:“不晚,可以发。”送走同修后,我赶快打开电脑,这看起来很普通的两份贺词,但我看的出她们都是用心写的。特别是甲同修,九九年以前,我们就在一起学法,她没有什么文化,丈夫早年与她离了婚,就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才走到今天。她花了一天的时间,只不过写了不到五十字,但我看到了她那颗金子般的敬师敬法、信师信法的珍贵的心。我快速找出两张盛开的美丽荷花图片,用心做好后发往了明慧,第二天查看,明慧网给发表了。

从这两份晚到同修的贺词中,我认识到:所有发生在身边的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要修炼的因素。

这些年,我还从明真相的世人的一些感恩师父的贺词中,深受感动,在心里真诚的祝福这些觉醒的生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也代表这些得救的生命真诚的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结语

这几年做贺卡,在师尊的一路保护下,我从不会做到会做,再到不断的完善,这是我的偏得,也是我正法修炼中的使命。过程中,慈悲的师尊启悟我不断的明悟法理,使我的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师尊慈悲的选择了我,没有理由做不好。我会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放下自我,用大法给予我的智慧和能力,给师尊献上弟子的一颗真修向善的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成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8/在做贺卡过程中实修-3801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