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洗刷了我的身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六日】我从小体弱多病,得过脑炎,还发生过车祸等很多意外,就上了两年学,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一考试就头疼,也就不念了。到了二十多岁,经人介绍与一个居住偏僻而穷困的男人结了婚。他家连电都没有,邻居只有两户。但是丈夫很勤快、能干。

经过几年的拼搏,我家盖了新房子,生活也有所好转。可生活的艰辛使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头痛难忍,一干累活就口吐鲜血,呼吸困难,鼻子流血。但因为家境贫困,我都硬撑着不去医院治疗。幸运的是一次次的病魔没有夺走我的生命。

妈妈是修炼法轮功的。听说了我的病情就带着《转法轮》来到我家,说:“孩子,妈妈炼法轮功,多年的老毛病都好了,你也快炼功吧,有个好身体比什么都强啊!”

我接过《转法轮》随意打开,发现每个字都闪着金光,照的我浑身发热,舒服极了。从此我走入了大法修炼,每天学法炼功,很精進,用大法的法理归正自己,善待他人。那是一九九七年。

丈夫是个个性倔强、暴躁、呆板的人,还耳聋,而我却争强好胜,说话声音大,不祥和,爱和人争辩是非对错。所以常常因为生活琐事与丈夫争吵不休,与亲属、邻居有不如心愿的事也会争辩几句,搞得不愉快。

说来也怪,学法后我的性格象急刹车一样,不和别人吵架了,体贴丈夫,忍让邻居,和邻居也能和睦相处了。丈夫年纪大了,也能应时应晌的给他做点好吃的,不象以前那样饥一顿饱一顿的。

我家的口粮田挨着别人家的小谷地,春天种完地就回家了。等出苗时,去看看苗出齐没有,发现我家的地让别人毁了半根垄,种的苞米都发芽了,都在外边露出来了。我挺生气,就去问他们:“你们怎么把我种的苗都翻出来了?”那个男人不讲理,说占他垄了。我丈夫知道后,又把垄勾回来了。两个男人就这样勾来勾去的。

我想起师父的法,不失不得的道理,心想:也许哪世欠人家的,就还了吧,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我就和丈夫说:“算了吧,别和他争了”。丈夫说:“你学法轮功就叫人熊吧!”我说:“碗边饭吃不饱人,就给他吧。”后来我们把一根垄都给他了。我还和他们主动说话,什么也不斤斤计较了,和别人的关系越来越溶洽了。丈夫看在眼里,也不反对我学法了。

大法不但为我净化了心灵,也为我净化了身体。有一天我躺在炕上,仿佛整个人被水冰冻住了一样,想动也动不了,只知道自己在躺着,这个状态持续到天亮。解冻后,我感到无比的轻松愉快。我想一定是师父用这种方式给我消病业呢!

有一年,年前家里活比较多,帮丈夫整柴火,帮婆婆做豆腐,为自己家过年准备吃的用的。沉重的家务使我难以承受,一天我突然口吐鲜血,我赶紧打坐炼功。孩子看到了,吓得直哭,跑去把他大娘找来了。他大娘一看,吐了这么多鲜血,大哭起来。丈夫也说:“这人完了,没救了。”他们强行把我送到医院,经检查我的肺上有阴影,让我住医院治疗。我急了:“我不住院,我没有病,我回家炼炼功马上就好。”

我起身就往外走。这天正好是赶集,出了医院就是集市。我来到集市就把有病的事给忘了,身体一切正常了,太神奇了。是我的心在法上了,所以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在师尊的保护下,我轻轻松松又闯过了一次病业关。

说句心里话,我的修炼并不精進,而师父却时时刻刻在保护我,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唯有苦心修炼,以报师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