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暴、進化论中堕落 在大法修炼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我经营着网络赌球及百家乐的博彩生意,有着非常稳定的下线代理和赌徒会员,也拥有专门为我算账、收账、放高利贷平账的团队,这为我带来了每月好几十万的收入。更多的时间,我都是在吃喝玩乐中结交和拓展更多的人脉,为新的生意创造合作机会。

要知道,对于我一个没有依靠,而且又是生活在这样一个无比现实,没有任何社会福利待遇做保障的社会,是很难放下这种金钱所带来的安全感的,但是大法让我做到了。大法让我清楚的看到我在这赚取着别人的辛苦钱的贪念中,输掉的却是自己的人性与良知;除了看不见的魔鬼,没有人是赢家。所以,我放弃了这个缺德的生意,同时对所有人欠下的债务我都不再進行追讨索要。

在家暴中长大

我从小在非常邪恶的环境下长大,从小被父亲虐待。在我刚学会说话的时候,他就开始教我用脏话骂我母亲,我也经常看到我母亲被他殴打辱骂。家里的亲人也都是被邪党文化毒害较深的。我的父母和亲人之间总是争吵不断,喜欢相互算计、埋怨,无休无止,没有安宁。作为孩子,我丝毫没有感受到过家庭的温暖和童年的快乐。

年幼的我常常被父亲打的遍体鳞伤、淤青淤血随处可见,我是被打的跪地求饶,哭肿了眼睛、喊哑了嗓子,他也不放过我。家庭的暴力使我内心充满了恐惧和怨恨。对当时的我来说,活着的意义就是能和我外婆见面,因为在这世上,她是唯一一个关心和心疼我的人,我也格外的珍惜每次和外婆在一起的时光。

上小学那时,我无论怎么努力读书学习,也都无法逃脱父亲毫无理由、甚至是蛮不讲理的体罚和虐待。于是我开始变的厌学,由于学习成绩下滑,引来了老师对我的不满与憎恶。老师经常会让同学去叫我父亲来学校,当着我父亲的面鼓动同学检举揭发我,举手数落我的不是。父亲也从不会顾及我的自尊,经常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抽我耳光,将我从课桌椅上打倒在地,对我拳脚相向,拿椅子砸我。因此,我时常遭到同学的排挤、嘲讽、歧视和侮辱。

所有的委屈和不公,让我感到备受煎熬,心灵极度扭曲,对人生我充满着困惑和无奈,对家庭和学校我充满了仇恨和抱怨,我看不到存在的希望和生命未来的方向。

在无神论、進化论中堕落

因为活的很辛苦,所以我对生命从何而来,活着为了什么,将来会去哪里,存在着这样一种追问。记得在七、八岁时,我问母亲:我从哪里来,将来到哪里去?母亲给我的回答是我从她肚子里来,将来老了就会死,死后化成灰,什么都没有。我听了后内心感到无比的绝望和失落,抱怨着母亲为何要生我出来承受这种痛苦。后来学校老师带我们去电影院观看了人类的起源是从猿猴進化而来的科教片后,我便开始接受了“人死如灯灭”这个说法了。

我从这不幸的遭遇和无神论、進化论的宣传教育中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适者生存,要想不受欺负和压迫,那就必须强大自己,狠过别人。”为了保护自己不再受到伤害,于是,我从中学开始就开始结交社会上比我年长的混混做朋友。

我开始抽烟、喝酒、逃夜,开始拉帮结派打群架,在同龄人中我成了问题少年,但当时的我却觉的很开心,因为至少我不会再象以前那样被人欺负了。相反那些曾经欺负、伤害我的人开始变的害怕我和敬畏我。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在这世上终于能有站脚的地方了。到了初二的下半学期,我就被送進了工读学校,而在学校,同学们交流的话题充斥着暴力、色情、黑社会等内容,观念被污染的很严重。

从初中毕业后,我就开始辍学,進入了社会。我本着“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态度经营着生活。我开始打工,从事过许多行业,碰到过形形色色的朋友、同事,所有人的价值观几乎都是一样,除了多赚钱、赚更多的钱,就是想着吃喝嫖赌,用更多、更大欲望的满足来充实精神世界,我也毫不例外。

我从十八岁开始嗑药吸毒,那时在上海,许多夜场吸毒完全是公开的,所以我并没有认为这有什么不对,反倒认为是一种时尚和享受。我的生活也在这种恶性循环中变的糟糕和堕落。

看到《九评》如梦初醒

我是在二零一零年通过朋友转发给我的一条手机短信获得的一个直连网站而了解到法轮大法的真相。当我第一次看到《九评共产党》时,我便很快被里面的内容所吸引、震撼到。我当时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在一个所谓信息爆炸的时代,和一个号称信息发达的国家,我却从来没能听到、看到过类似这样的报道呢?

当我继续了解真相后,我才知道,原来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我们通过新闻报刊和网络媒体所了解到的信息竟然都是被统治者层层审核、过滤、封锁过的。这不恰好说明了统治者有不可告人的事实真相需要隐藏吗?那我们对客观事物的了解、认知、观察、分析,以致作出独立思考和正确判断的对比渠道和权利岂不是被中共侵犯剥夺了吗?偌大的一个政权竟在言论自由面前脆弱的如此不堪一击。这也就更证实了《九评》在还原历史、揭露真相中无可辩驳的真实性和可靠性。

我如梦初醒,原来自己竟然被一个所谓的胜利者和“抗战英雄”欺骗愚弄了这么久。揭开中共“伟、光、正”的画皮,我看到的是一个恶贯满盈,血腥屠戮自己人民,对中华民族犯下了滔天大罪的邪恶政党。中共从一九四九年窃国篡政以来,用西来的马列邪教思想理论,竟在和平年代发动了多次的政治运动,造成了八千万的中国人死于非命。土改杀地主、反右杀知识分子、大跃進引发大饥荒饿死数千万人、文化大革命破坏传统文化、摧毁道德和信仰、六四屠杀学生,九九年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做好人,甚至活摘他们的人体器官牟取暴利,这累累罪行斑斑在册、罄竹难书。

从那时起,我学会了使用翻墙软件浏览客观真实的信息,平时也会将自己所了解到的真相分享给别人,当时就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看到中共的残暴和邪恶,看看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当时也明白了法轮功是被栽赃迫害的,但并未進一步了解。

在修法轮大法中升华

在二零一二年的下半年,我在闲暇之余观看了新唐人电视台“事事关心”的两个专题节目,分别是《优昙婆罗花开》和《未来人的神话故事》,里面都讲到了转轮圣王传法度人的内容,看完后我便产生了一个疑问:这神佛到底是真的假的?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存不存在?说不上什么原因,此刻的心情有一种莫名的喜悦和激动,感觉这件事对我来说好象很重要。我从小接受的无神论、進化论洗脑灌输给我的人生答案是“人是从猿猴進化而来的高级动物,从娘胎里来,将来到坟墓里去。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有”,再加上“封建迷信”这种信息的灌输,使我一直以来都认为神佛是人想象出来的。

所有的这些疑惑和好奇引领我下载《转法轮》这本书去一探究竟。记得我看了没多久,我的眼泪便止不住的开始往下流,书中的字句深深的触动着我的心灵。当我看到书中这一段文字:“因为这个人一想走上修炼的路,这个意念一动,就象金子一样闪光,震动十方世界。”[1]我便动了想要修炼的念头。当我看到第三讲“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1]这一章节时,师父就给我下法轮了,我的腹部明显感到有个圆的东西在动。看到第四讲“灌顶”这一章节时,师父就给我灌顶了,一股热流从头顶到脚底通透全身。

我用了三天看完了《转法轮》,整个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第一次感到生命充满了希望与美好。我开始上网跟着师父的教功录像学炼功法,并下载了炼功音乐开始炼功。

刚得法的心情是无比喜悦的。不过说来惭愧,当时除了刻苦炼功,三件事也会做做,比如学法、上网发真相资料,去街上张贴明慧画报等,但我并没有领悟到向内找的重要。加上自己长年累月在邪党无神论环境下积累的党文化和恶习难以察觉,一方面没有忍受住和身边亲人朋友讲真相换来的冷眼嘲笑所引申出的孤独感;其次是自己在常人中的名利心和色欲心比较重,总有一种想要在常人中出人头地的抱负之心。执著心将我拽回到了世俗的名利情欲之中,脱离了大法。

然而从那以后,我却再也无法使自己的内心恢复平静,因为真、善、忍的种子在我心底深深的扎下了根,给了我无法更改的衡量标准。大法这面道德的镜子将现实中的是非善恶、虚幻虚伪照射的清清楚楚、丝毫不差。我看到了在商场上那种为达目地不择手段、相互取悦、吹捧背后所透露出的虚情假意。看到了当满足利益、获得成就后在他人面前侃侃而谈,显耀自身存在价值和能力的背后无法摆脱的辛酸和空虚寂寞感。

通过反思和对比,我最终决定还是要修炼。我从二零一六年修炼至今,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聆听同修的修炼体会,我越来越能找到自身的不足和缺点,并努力修去这些执著,提升自己;也越来越知道大法的珍贵。

有一次,一个朋友向我介绍了一个急需用钱的客户,那人用房产做抵押,向我借了一百万人民币,说好一个月归还,三分利息,可这笔债务到最后足足拖了我两年多的时间,最终以出售其房屋来偿还债务,我连本带息加违约金得到一百八十万。修炼后,我想到这件事后用大法的标准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做了衡量,于是我就主动打电话联系那个人还了她五十万,那人连声说谢谢。我说:“你不用谢我,你要谢的话就谢谢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我是不会这么做的。”我顺便和她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并帮她做了三退,她也让我转达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感激之意。

我有一个从事金融行业的潘姓朋友,还有一个是买卖不能过户但可以正常行驶的抵押车的张姓朋友。小潘由于业务的需要,想购买一辆实惠且性价比高的车子,于是通过我的介绍,花了十七万向小张买了一辆沪牌的奥迪车。但出人意料的是这辆车的原车主竟然还有别的债主,小潘开了不到一个月就被另一群债主通过GPS定位找到这辆车并开走了。于是小潘和小张双方一个讨要说法,一个推卸责任。由于能够证明这辆车是从小张这里购得的债权转让合同也让小潘放在车里被别人练车一起开走了,事情一直拖着得不到解决。当我向内找时,才发现自己曾经在生意上确实通过不正当手段占过小张便宜,于是我便承担了这十七万给了潘姓朋友。

当我做完这件事后,我翻开《转法轮》第三讲,便伤心的哭了起来,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师父,您把这么好的大法传给我,而我却就是那么不争气,那样执迷不悟,实在愧对师父。”就在这时,我的头、手臂、身体都感受到了无数的法轮在旋转。

去年外婆家房子拆迁,外婆要给我房子和钱,想到自己是修炼人,如果我接受了,可能会引起姨妈的情绪从而对大法的声誉造成影响,我便坦然谢绝了外婆的赠予。

大法让我彻底摆脱了毒品、烟酒和所有不良嗜好,挥别了过去那种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对待矛盾,当我站在法上看问题,试着去理解别人时,我发现自己的心变的宽敞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