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打营救同修的真相电话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七日】我以前是做卖面小生意的,一天总是需要工作十四个小时,讲真相方面就得争分夺秒,还好有手机一点通。但身为大法弟子,学法、发正念都落下怎么办?为了让自己做好三件事,内心总有想换环境的念头。

慈悲的师父知道了弟子的愿望,短短三个月后,我顺利离开工作了二十年的岗位,现在换了个环境,在老家照顾高龄母亲,这让我起了很大的欢喜心、安逸心,想着自家人照顾自家人,简单的很,三件事一定能做好。万万没想到,竟然是由一天工作十四个小时变成二十四个小时的备战状态,打电话讲真相更要分秒必争了,更别说要学法、发正念,幸好手边有手机一点通。

乡下人情味浓厚,常有亲朋、左邻右舍造访寒暄、关心,加上早晚推着母亲散步,乡间的一草一花和朴实纯净的生活,这些都让我开始乐不思蜀。再之高龄母亲凡事都需亲力照料,也因胆小、依赖心重,时时都得陪伴在旁,所以连电脑都无法使用。

突然一天,我冒出“独修”的念头,这一念让我呆了一下,拿起电话找同修交流,同修马上引用师父的一段话:“因为大法弟子不是过去的那些僧人,只求个人圆满。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才称为“大法弟子”,不是个人圆满为目地的,是你要带领一大批生命圆满的,所以必须得去做。”[1]这有如当头棒喝,师父教导我们:“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2]。我怎能有这种为私的念头?当初离开面店工作,不就是为了多学法吗?怎么现在反倒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几乎落下,也偏离了法。我摆正心态发出强大的一念,我一定要多学法。随着坚定意志且坚持学法后,学法量增加了,来自母亲及周遭的干扰突然变少了,时间也就宽松许多。

有了些许时间,心想可以再继续拨打案例了,这一想,同修就帮我解决无法使用电脑的困境。同修帮我领案再传到手机给我,让我得以继续拨打。在空当时间,要拨打案例时,我会明确的告诉母亲:“我要打电话!”母亲会问:“要打去哪里?”我老实回答:“大陆!”母亲会再问:“打去大陆做啥?”我说:“救人!”但过程中母亲还是或叫或吵不断干扰。一个案例很费时才能打完,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在干扰我救人,我内心发出强大一念:“所有一切都不能干扰动摇大法弟子打电话讲清真相的决心。”我秉持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坚持做对的事情,仍然持续不间断的拨打。

一次在拨打电话时母亲看我拿起手机,就先发问:“你要做啥?”我说:“打电话!”接着问:“打去哪里?”我说:“大陆!”没想到母亲马上接口说:“救人喔!”我愣了一下,从此母亲几乎不再干扰,每次都能顺利拨打电话,真正创造了证实法的修炼环境,谢谢师父加持!

每次在收到案例后,我会先静下来,仔细依照电话号码及单位如座机、手机、派出所、看守所、法院……等做分类,再分时段拨打。因为有些是电话铃响了许久才来接的,因此每个号码我都会坚持拨打五通以上,耐心等到铃声自动结束,但如果还是长响未接或正在通话中,就会在不同时段再拨打看看,有时对方不但接了,还能讲清真相,心想着就是尽量不落下一个可救度的生命,不错过任何可讲清真相的机会。

以下分享在拨打营救电话过程中的一点体会。以前,当遇到电话铃响很久对方不接时,常会在枯燥的等候中出现急躁、不耐烦等心态不稳的现象;现在收到案例时,都附上一段文字:平台建议在拨打电话前,请认真学习师父写的两篇经文:《保持清醒》和《精進要旨三》〈讲真相的根本目地〉,以法为师,谢谢!

我用心恭读这两篇经文,不禁想起以前在景点讲真相时,看到展板上写的一行大字:“不信良知唤不回”[3],再次仔细读这两篇经文后体悟更深。也让我在接下来拨打电话时,能依循师父的法理,更加坚定、坚持一次次、一次次的拨打。即使是嘟嘟不通声、已关机、接通立即挂、长响不接、暂时无法接通,我都不厌其烦一再拨打;甚至对方听完真相挂了电话,我还是再拨一次告诉他:谢谢他听真相或称赞对方是一个善良的人。现在,在一次次拨打等待对方接通中,发现自己已不再产生不耐烦、急躁等不正的念头,反倒能平静的在等候对方接通的过程中生出一念:“彻底铲除干扰大法弟子打电话讲清真相的邪恶因素。灭!”如此的变化让我觉的不可思议,也感受到法的神奇与威力。

拨打中有时也会遇到骂人的。有一次电话刚一拨通,对方马上冲出一句不堪入耳的话,就挂了;再拨打还是那句骂人的话又挂了,我耐心再拨打。当接通后,我马上以一种非常温和缓慢的语气说:“您好,我们都是可贵的中国人,善良的百姓,您可知咱们中华民族有五千年历史悠久的文化,是个礼仪之邦,很久以前,连外国人士都远道来中国学习礼仪,其丰富的文化内涵教导我们仁义礼智信、善恶有报是天理、如何做个好人、如何向善等道德规范;而共产党是外来文化,崇尚的是假恶斗、无神论的党文化,让你们可以随便骂人,欺负老百姓,不重视伦理,道德滑落。好歹你也是个干部,也算是个有德有福的人,怎么能随便骂人呢?中共的党文化就教你们如此对待善良的百姓吗?”

最后,他静静的听到这儿后,急速的挂了电话,我再试着连拨几次都未能接通,放下电话,我顿时内心感到无比激动、难过,眼泪不自觉掉了下来,心想活了一大把年纪,从来没想到自己能这么轻柔缓慢的讲话,也感受到中国人被中共无神论、充满谎言的党文化灌输的非常严重,更加体会师父一直强调讲清真相的重要性、迫切性,众生都等着被救度。

还有一次拨打警察单位时,电话刚一接通,他接起电话用非常高分贝、恶劣的口气质问:“你们不是学真、善、忍的吗?学到哪去了?这样连续不停骚扰,人家这是报案电话,这叫真、善、忍的吗?”噼里啪啦讲了一串后,重重挂了电话。我因怕心重,心跳加速,愣在那儿说不出话来。

师父说:“你要清清楚楚的知道你在干什么,你在救度众生,你做的是最正的事、最伟大的事!”[4]是的,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怕什么呢?之后心态摆正,就是坚持做对的事。

随着不断拨打,不气馁,被骂不动心,打电话的经验多了,加上平台上同修的交流,面对同样的问题,我已懂得心平气和跟他说:“我就是因为修真、善、忍,才会一直打电话给你,因为我珍惜你的生命,今天如果我不把真相告诉你、救你,我才真的是对不起你啊!我一心只想你明白真相,不想你因为被谎言所蒙骗而迫害法轮功,干了坏事,将来面临生命被淘汰的命运,所以即使你对我态度不好,我也不动心,那你说我是不是修真、善、忍呢?”

另外一次拨打一个案例时,连续打了七个号码,五十多通电话,都是号码不存在、关机、接了立刻挂,打到最后一个号码时终于有人接了,对方一开口就说:“从早上到现在这些电话都是你打的呀!”我说:“对啊!怎么都不接呢?”对方又问:“听声音是姑娘?”我说:“不!我五十多岁了。”对方问:“你做什么的?”我说:“做吃的。”又问:“开餐馆啦!就有钱,否则咋打那么多电话,很贵……”我说:“不!我只是做小吃卖面、卖阳春面而已,但是给您打电话不怕花钱……”对方很和善也很迂回,似乎有些怕心的聊了一下,也听一些真相,给他网址也记了,最后对方表明不方便再接听了,勿再打。挂上电话后,能感受到他言语间的怕心,其实明白的那一面都在期盼得救啊!

最近一次是拨打长春地区派出所的电话,因为是派出所一定会有值勤员警接听,但连拨几个号码都是正在通话中或暂时无人接听,等拨到第七个号码连三次也都是正在通话中,心中顿觉的急躁、不耐烦,想休息不打了,负面思维、不正念头一一闪过,但随即脑中浮现曾在明慧网文章中看到:“不接电话是一个考验。好象浪费时间,没有效果,当放下对自我的执着时,就不这样看了。试想在极端邪恶的迫害中,没有反迫害电话,会是什么样?铃声四起,是对邪恶的震慑,是对良知的呼唤,是慈悲的救度。”这交流激励着我要坚持,这时我发出强大一念:彻底铲除干扰大法弟子讲清真相救众生的邪恶因素。

摆正心态再拨打到第五通时,对方接了电话,是个姑娘,口气粗暴:“喂!”就挂了;我再拨,又是“喂!我在休息!”又挂了;再拨又接,很粗暴的说:“我告诉你,我在休息,你不休息,我要休息,不要打了!”又挂了。此时我脑中突然想起同修在平台上对休息应对的交流,于是再拨对方又接听,我马上说:“我知道你在休息,可迫害没休息呀!迫害休息了,我就休息,不打了。”对方竟然静下来,我继续说:“你在派出所工作,应该明白法轮功学员在国内被严重迫害长达十九年,十九年来残酷迫害一个个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的善良百姓,甚至活摘他们的器官牟取暴利,你知道吗?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是天理,举头三尺有神明,他们和你一样都是可贵的中国人,不要再参与迫害,非法抓捕他们。”这时她口气缓和说:“好了,不要再打了。”就挂了,我连续再拨几次都没接听,接下来的案例由于归正念头、内心纯净下,平顺的拨打完毕。

打电话讲清真相需要一份坚持、耐心。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各种问题,但必须明确知道大法弟子是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现在我只为他们不明真相而心急,只希望他们能接起电话,有机会能听到真相,哪怕只听一句也行,一句“法轮大法好”也好,众生就有得救的希望。

一次拨打去一份执着,一次拨打去一份怕心,一次拨打去一次贪功急進的心,这不就是师父给弟子安排的一个修炼去执着的过程吗?一通电话一个真相,一个铃响一个震慑,迫害不停电话不止。把心摆正,拿起电话真的不重也不难,善用真相工具——手机一点通,最方便的讲清真相、证实法、救人的利器就在身边,而这利器就掌握在你我手中!

以上个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