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难中师父扶我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法开始修炼的。由于从小被病魔缠身,痛苦不堪。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中旬,亲人同修A给我邮寄来一本《转法轮》,叫我先看看。

打开书,看到作者的照片,感到很面熟,就继续往下看。这一看,可不得了了:这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人生真谛吗?一遍书还没看完,身体就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从此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至今二十年了,没吃过一分钱的药!

可就在二零一七年三月以来,我陆续遭受了较为严重的持续的病业假相干扰。下面就与同修交流一下,在巨难中,我是怎样在师父的慈悲点化和扶持下,前行的。

(一)坚决抵制企图拖走我肉身的外来信息干扰:“反正你也没有什么用”

由于我处在一个相对封闭的修炼环境中,周围没有其他同修可以交流。丈夫因害怕,由迫害之前的支持我修炼,变为了迫害之后的反对,这也使我感到了极大的压力,常常觉的自己很孤单。虽然很想做讲真相救人的事,但感觉自己一个人力量太小,做的范围也很小,好象没起什么大的作用。还好,我可以上明慧网,看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孤单感就没有那么强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因邪恶封网加剧,我也上不去明慧网了,感到自己好象掉進了一个巨大的黑窝中。身体的不正确状态也到了极点,头昏头晕得很厉害,好象随时都会死掉。很多过去背过的法都记不起来了。这时一个信息打过来:反正你也没有什么用……没等它反映完,我就给它立即否定了:我一定要跟师父走到底!虽然很多背过的法都记不起来了,但“师父”两个字在头脑中还清晰存在。睡觉前我就在心里默默的念着:“师父、师父、我一定要跟师父走到底!我一定要跟师父走到底!……”

那时压力大得真的怕自己一睡觉就醒不过来了。过程中,师父点化了我四个字“将计就计”。我知道这是旧势力设置的索命大关,但我相信在师父的保护下能闯过去。就这样,通过学法(那时只要一合上书,刚学的法马上就忘了)、向内找,慢慢的、慢慢的能记起一点点法了。

一天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你的存在就在起着正面的作用。”我知道师父讲过与此相关的话,但这个不是原话。后来去查找,终于找到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1]对呀,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活着。我活着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

(二)贺卡的鼓励

邪恶不甘心,一天,又一个信息打过来:“你一个人在这里,你师父都不知道你。”那意思是师父不知道我,没管我。我立即对它说:“不可能,我给师父发的中秋贺卡在明慧网上都发表了,师父肯定知道我。”在我的认识中,在明慧网上发表的,师父都知道。因为明慧网的首页有师父的照片,就坐那儿看着呢,什么不知道啊?

我想我一定要继续给师父发贺卡。二零一八年元旦,我给师父发了元旦贺卡,结果发表在元旦的当天;快过年了,我又给师父发了新年贺卡,结果发表在正月初一当天,我知道是师父在告诉我他知道我。二零一八年“五?一三”快到了,我给师父发了生日贺卡,当看到自己的贺卡就发表在五月十三日当天时,眼泪顿时流了下来,明白了师父似乎在告诉我:“我什么都知道!你尽管放心去修吧。”

今年听了师父讲的:“共产邪党说我躲在美国,我天天都在中国!”[2]更坚信师父时时都在身边看护着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我们只管用心去做好三件事就行了。

(三)为一个三退人员而坚挺

二零一七年十月,一个常人朋友W来找我,说她劝退了一个人,叫我给办理。那时由于封网,我已经上不了大纪元退党网站了,就只能搁那儿。那段时间,邪恶不断的往我脑子里反映索命信息,同时自己的正念也不是很足。但我想:还有一个三退名单没有发到退党网站,又不方便找A同修帮忙发。所以我想:就是死,也要先把这个名单发上去再说,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于是就这样坚挺着、挺着、挺着……

十一月下旬的一天中午,睡梦中梦见我房间窗户外边的树被砍掉了,明亮的光照了進来。醒后想:是不是师父点化我可以上明慧网了?打开电脑,真的能上明慧网了。我首先把三退名单发到了退党网站,终于松了一口气。

(四)怕心被严重加强,师父及时点化呵护

由于身体出现的不正确状态一直持续着,时好时坏、起伏不定。虽然我压根儿就没想它是病,我也不是为治病而走入修炼的,也确信自己根本就没病。但看到明慧网上刊登的好多被旧势力利用病业假相拖走肉身的同修,时间长了,心里有点不稳了,对旧势力产生了强烈的怕心,一下子把旧势力摆高了,有点无可奈何。感到自己一下子掉進了旧势力设置的漩涡中,想突破,却找不到突破的着力点,怕心被严重加强,怕被旧势力弄死,给大法抹黑。严重的时候,就会对自己失去信心。

有一次乘车,刚坐下,就看见前排座位靠背套上的广告,是专门治疗头晕头痛的,当时我正处于严重头沉头晕的状态。刚瞟了一眼,师父的法就立即浮现在脑海里:“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3]我知道是师父担心我挺不住而及时点化我。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份,我感到自己好象很难走过二零一七年了,于是想把自己积攒下的属于我个人支配的钱从定期存款中取出来,转为活期,以便我实在挺不住了,好把这笔钱转给同修A,用于做证实大法的事。由于只有两个月就到期了,转活期要损失一些利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去城里办理此事。在车上,头脑里突然冒出一句话:“就让她再破点财。”我知道师父讲过“破点财”相关的话,后来找到了原话:“就让你再破点财吧”[4]。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当天就没再坚持办理。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感到全身发冷,小便时也疼痛难忍,还带有淡淡的血色,整个人很虚弱。睡梦中,梦见我要到一个大厅去开会,大厅里还没有人。我進了大厅的玻璃门,刚走了几步,回头一看,身后跟着一个裸体的中年男人,我立即把他轰了出去,快速用链子锁把大厅玻璃门的两个门把手连起来锁上。可外边又来了好几个大男人一起推门,最后把链子推断了,门开了。大概有八、九个大男人,每人举着一把长长的砍刀,把我围在中间要杀我,情急之下我喊了一声:“师父救我!”只见那八、九个大男人手臂一软,砍刀滑落到了地上。

醒来后,看到窗外的阳光,我知道二零一七年没事了,是师父把我救过来了。

(五)对巨难的反思

师父讲过:“不管那个邪恶怎么疯狂,你如果没有毛病它不敢碰你。”[5]我知道是自己在修炼上存在大问题。

二零一八年三月份的一天,我决定从修炼入门时的一思一念上来个彻底的梳理,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执著自我!并在电脑上把当时能想起来的执著自我的那些表现写了下来,如:

——入门时,是看到师父讲的法理符合了我的某一个观念,用师父的法来证明自己的观念正确,而不是改变升华这个观念,无条件的去同化法,整个倒过来了;

——自己一看书就好病了,认为别人也能行,把自我认识摆在了第一位,看到那些重病的熟人朋友就想叫他们来炼法轮功,严重违背了师父的教诲:“重病人我们是不收的”[6];

——讲真相中不知不觉就讲高了,把自己修炼中的认识摆到常人面前去了,把大学的课程讲给幼儿园的孩子听,他们能听懂吗?讲真相就如同大学的教授如何放低自己去教幼儿园的孩子,而不是带博士生;等等等等。

之后在一次睡梦中,梦见有人说:“她(指我)写了这个(指我写的那些执著自我的事)了,死刑改死缓了。”醒后一惊:啊,终于找对了!

随后,天天都在根据当天发生的事情向内找,虽然找出了很多人心和执著,但对于修去这些人心和执著的力度却不大,同样的错误还会再犯,总是很难忍住。我感觉自己好象被什么东西控制着,而且体内的“火”很重。这种火从小就伴随着我。修炼后,这种火仍然存在,严重时长痘化脓,只是我没太在意它了,把从痘中挤出的脓血当成是黑手烂鬼被化掉了。

近几天,这种火又开始了,头上都长出了痘。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听到的明慧广播“【神传文化】(第三百一十集)寻道”中那个老僧为医生治疗灼疼时的对话:老僧忍着痛,再次微微笑着对他说:“平常的火,药物是可以去除的。如果这火来自神佛,或者来自邪魔,你怎么治都不会好的,除非修炼。”医生很好奇,为什么修炼就可以去掉这火。老僧平静的说:“修炼修的是慈悲呀。人有了慈悲,就不会对痛苦的感受那么的执著;人有了慈悲,就不会对造成你痛苦的那些灵,抱有怨恨;人有了慈悲,就不会用人的苛刻态度,来对待众生;人有了慈悲,就会超越万种痛苦,人心会升起真正的光明和喜悦。这才能真正的解脱,才能救度世人。”

啊?原来是我慈悲心不够,才导致那“来自神佛,或者来自邪魔”的火不能被浇灭。也明白了《西游记》中为什么只有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才能浇灭红孩儿体内的三昧真火。

那么这火来自哪里呢?進一步向内找,发现这火来自执著自我背后的那颗“烦心”。

我深知病业表现是假相。但这个假相为什么会出现呢?自己到底误在哪里呢?学法中,突然有所领悟:“那么也就是说有气就有病。”[6]啊?难道是“气”造成的?修了近二十年了,自己还时不时的对看不惯的事情动气。后来对师父讲的:“你去给别人治病的时候,别人身上也是气,说不定给你治了呢!气与气之间哪有制约作用?气根本就治不了病。”[6]有了新的领悟:这不是说我吗?我经常“动气”去治丈夫的“坏毛病”,结果自己反被气得够呛!因为他根本意识不到,也不在乎。

每个人可能都会对自己看不惯的事情生气,只是程度不同,也觉的自己是对的,尤其是那些公认的不好的事情,生起气来那简直就是愤怒!这对常人来说也很正常,可对修炼人来说是不是太执著于常人的对错了?没意识到背后隐藏的人心:“烦心”正在被邪恶一点点的加强。因为只要心一烦,就会动气,发火,邪魔就得到了滋养,就得逞了。

下面仅举两例公认的不好的事情。正因为是公认的,所以长期认为自己绝对正确,而忽视了向深层去找背后的人心。

我觉的:烟灰不能随意到处抖,这是公认的基本常识吧。可我家的厨房、厕所却成了丈夫随意抖烟灰的地方。刚把厨房打扫干净,不锈钢水槽洗的干干净净,准备第二天洗菜用的,他就到厨房打开换气扇去抽烟,灶台上飘些烟灰,水槽里抖的到处是烟灰。我说:“你看到洗的那么干净的水槽,怎么就忍得下心呢?这洗菜盆都成了你的烟灰缸了。”他毫无歉意且嬉皮笑脸的说:“不是烟灰缸,而是烟灰盆。”

我认为:小便后要冲水,尽量不要便到便池外,便到了便池外,自己把它弄干净。这应该是最基本、最基本的常识了。我家的卫生间经常有一股很浓的尿骚味,是丈夫小便后经常不冲水,当被我说到时,丈夫返回去,用漱口杯接一杯水,倒在便池里,就走了,应付了事,还借口说:要节约水。他还经常把尿撒到了便池外,打开阀门都冲不到,只能舀水来冲便池周围的地面。

刚开始发现他这个毛病时,我真是被他气的心疼、肝疼、胃疼!这连小孩都能做到的,他一个四十多岁的大男人怎么就做不到呢?后来慢慢告诫自己:不要动气!不要动气!自己舀水冲干净就行了。可每次他用完厕所,我都得给他冲,否则,在厕所门口就能闻到尿骚味。提醒他时,他还说:“你什么狗鼻子,那么灵,我怎么没闻到?”

一次,早上起来闻到尿骚味、看到便池和洗手池里的烟灰,心里已经动气了,但强压着,对着洗手池前面的镜子发了一问:怎么就忍不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一会儿,两个字浮现在脑中:共毁!我知道这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的两个字。后来我悟明白了,共产邪灵是想用它灌输给丈夫的种种变异观念和行为长期反复折磨我,不断加强我那个烦心,让我越来越烦,走不出“气”,从而毁了我,也毁了他。好阴险毒辣!

此次写稿过程中,还找到了许多其它人心,因字数限制,就不再叙述了。不管有多少人心,只要我们真正的向内去找,就能找到这些人心。只要有坚决去掉这些人心的决心,真正的想跳出人,师父就会帮我们拿掉这些人心,慈悲心就会越来越大,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师父讲了:“不管怎么样,那个煤渣和钢比不了,但是它在熔炼你,不是你在熔炼它。”[2]希望处于难中的同修都能振作起来,珍惜修炼的机缘!

下面以一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同师行》中的歌词,来鼓励自己和同修坚定的走好自己的修炼路!

《同师行》

乾坤茫,苍穹深,
历尽万劫下凡尘。
誓约在天,誓约在天,
生生盼师尊。
幸得法,重逢亲,
万古圣缘随师行。
忍苦精進,忍苦精進,
风雨见真性。
正念启,败物尽,
众生同向天地明。
师恩浩荡,师恩浩荡,
大穹万古新。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