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会召开 新老学员互相促進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明慧记者德祥德国报道)一月十三日,来自德国、瑞士德语区的法轮功学员们在德国中部巴德基辛根(Bad Kissingen)召开了二零一九年德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二十二位学员交流了修炼心得,与会者并合影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

二零一九年德国法会现场
二零一九年德国法会现场

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法轮功学员交流修炼心得

这次法会的特点是与会者人数增多,发言者使用的语言从以往两种变成了四种,有两位讲越南语的学员也发了言。

会后,不少学员表示参加法会对自己有很大的启发,感到发言的同修实实在在的在修自己;有的学员表示,能在艰苦的环境中长期坚持的学员非常了不起;也有的学员表示自己从其他学员的发言中找到了修炼上的差距,还有的老学员表示,看到有的新学员那么精進,自己感到非常惭愧,时间长了,在修炼上懈怠了,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修炼如初应有的状态。

在校对《转法轮》翻译过程中修炼

Constanze女士是一名高等中学的德文老师,出于职业习惯,本以为她阅读修改被翻译成德文的文章应该没问题。可是当她知道校对小组的工作方式后,觉得很难接受。通过学法和向内找,她悟到自己不再受专业要求的束缚,可以接受校对小组和小组负责人的工作方式了。改变了自己的思维后,她发现自己提出的建议小组成员都愿意接受了。

“在校对小组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发现,这里的工作方式很特别:我们是在一起学法,学法中顺带发现翻译错误。”

为了让文字通俗易懂,有一位同修建议使用容易理解的单词。“他说:我们的原则是过去式要用口语中常见的表达方式,这是最容易读懂的。对我来说,这是个很大的考验。因为写作中用口语形式表达过去式是完全不符合常规的。我和我的社交圈里的人对一篇好文章的评判标准和这个要求正好相反。”

“我们遇到的一切都是为了修炼!当我认识到这点时,我的心也放下了。我们每天集体学法,一般是一个半小时,有时两个小时,一次还学了四个半小时。通过大量学法和溶于法中,我每天明显可以干更多的活,很多工作我都能以更高的效率完成,所以我日常工作用的时间就短了。从没有发生因为学法而导致耽误工作的事。恰恰相反,有时我很难相信,许多工作变得这么简单。”

“通过大量学法,所有的《转法轮》中的章节同时展现出来,书中的内容圆容贯通在一起,那一刻,一切都是紧密相连的。除了校对工作,这个认识也促進了我在其它方面的修炼。我对修炼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经过四个月的努力,他们完成了德语《转法轮》新翻译版本的校对工作。“这四个月的集体学法是一段很美好很融洽的时间,所有的艰辛付出都变成了喜悦。”

在工作中修炼和证实大法

Alexander是二零一五年开始修炼的,他认识到,自己身处于正法时期,那些和他朝夕相处的同事们一定是和他有缘的。于是,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那就是把法轮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

刚开始碍于面子,他感到很难开口和同事们讲真相,后来,他从新审视怕丢面子的执着心,开始正面跟同事讲法轮功的真相,同事也都能够接受。后来,陆续有同事来跟他学炼法轮功。

在工作中他能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他的职位在公司以“极其艰难”出名,前任有的待了几个星期,有的几个月,最长的干了一年。主要原因是有个很难相处的女主管,有的部门甚至拒绝和她合作。而Alexander在她手下已经工作了近三年,这在整个公司都出了名。一次一位同事对他说:“您是活证据,见证了您的哲学(法轮大法)是管用的!”之后,就有同事来找他学炼法轮功。后来,公司制作一批宣传画,将他穿着西服打坐炼功的照片制成了宣传画,在德国所有的分公司都可以看到。

不管命运把我送到哪里 都在那里发传单

来自法兰克福的Dima开始时在自己的熟人圈子里讲真相,包括亲戚朋友和同事。在向人们介绍法轮功时,他感到执着心的阻碍,比方说,他害怕在公共场合露面,害怕被取笑。

“在这之后,就到了我归正我讲真相的动机的时候了。我原来是出于显示心和为了自我满足讲真相,而这些其实都是私心。那时我想的不是那些等着得救的人们。这些心不能阻碍我。我决定加大力度讲真相,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于是我除了做大法项目外,还想自己找讲真相的途径。”

他提到那些来自中国大陆的报道鼓励了他。“中国大陆的同修顶着那么大的压力,在中共运用国家机器迫害的情况下,勇敢的洪法,辛苦的救人。”

“我经常出差,去了很多欧洲的国家和城市。不管命运把我送到哪里,我都在那个地方发传单。”

摆脱忧郁症创奇迹

Johannes是奥地利人,每周开车四个小时到德国Ulm的学法小组学法,他是二零一六年才开始修炼的新学员。

他生长在一个天主教家庭。之前一直在用他的技术、发明以及赐与他的那些灵感来打造一个自己设想出来的更美好的世界。“年过半百以后,很多人开始思考人生意义,何去何从的问题,我也一样。”

他被科学及其有限的看问题的方式限制了。“我自以为比任何人都知道的多,我的这种自我产生了一个后果,我孤独的追随我的思想,而且把所有的精力都浪费在技术上了。二零一二年,我患上了严重的、长期的抑郁症。”

两年前在一次抑郁症病发时,在台湾的朋友发给他德语《转法轮》的链接。“他邮件里的三句话改变了我的生活:一个伟大的梦想开始了,一个期待已久的愿望实现了:我找到了师父。”

“我很意外能够免费在网上找到所有我所需要的。我如饥似渴地在网上阅读着,并开始炼功。几个星期里,我完全变了,一个很大的奇迹发生了,周围的世界也因此改变了。抑郁症和其它疾病都消失了,家人看到了我的巨变,我们之间变得和睦。我从一个只顾自己的自私的人变成了一个为他人着想的人。医治我的医生直到今天还说,这是一个奇迹,她从没在病人身上看到过这个情况,由此她也对法轮大法产生了好奇。”

“对于科学的迷信也深深埋在我心里。我明白,对于科学的迷信总是重于对圣经的相信,两者不能统一。《转法轮》把我的信仰和科学融合为一体,而且还明确展示给我科学所不知的。忽然,多年来困扰我的科学和宗教之间的对立化解了。很多我不理解的问题一下子变得非常清楚,顺理成章了。”

“师父把大法传给我们,我对师父有说不尽的感激。我知道我还是初学者,修炼层次还很低,但大法给了我新生,每天都期待大法带给我新的体悟和任务,我希望自己能做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