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讲真相 坦坦荡荡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我是中国大陆一位年过七旬的大学教授,一九九七年开始走入大法修炼。现借明慧一角,说说自己在师尊的保护下,走过这二十多个春秋的几个修炼故事。

“真善忍同在”鼓励我闯出魔窟

其实早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邪恶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只是没有在中共控制的媒体上公开罢了。当了解了这些情况后,对我这个得法不久、长期受党文化毒害的知识分子来说,有点不知所措。一方面,大法使我的多年沉疴不翼而飞,大法使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我决不能背离大法,但重重的压力与威逼,使我意识到:如果坚持,教授身份可能被取消,公职和党籍可能被开除。我该如何表态?坚持了一个月,在怕心和名利心的驱使下,违心的妥协了!我以常人的心理和方式口头上答应不炼了,实际在家悄悄炼。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虽然外部的压力和干扰减少了,但内心的痛苦和压力却越来越重。深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我,想到师父普度众生的洪恩,想到自己在师尊和大法遭到诽谤时不敢说句真心话、表个公正的态度,连一个秉持正义的常人都不如,负罪感使我不敢正视师尊的法像。师尊早就教导:“修炼嘛,应该堂堂正正的着眼于大处去修炼。”[1]而自己却偷偷摸摸的在家学法炼功,真是羞愧难当!

虽然我也曾想从新表态,但太多的人心执著使我鼓不起勇气。直到师尊的新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发表,无比痛悔的我,看到了师尊的慈悲召唤,经过慎重思考,才决心堂堂正正的站出来。我给本地“六一零”送去一份长篇声明。用自己的修炼获益说明大法的美好,用宪法和法律的条款说明这场打压的非法,表明了自己坚修大法的态度与决心。

当地教委副书记(教育系统“六一零”头子)气急败坏的来到学校,冲我大发雷霆,我据理相告。他说:“你竟然说自己虽然是个共产党员,但更是一个大法弟子。好像这大法弟子比共产党员还神圣、高尚!”我说:“当然!共产党员贪污腐败的比比皆是,而大法弟子却个个清正廉洁!”“你反党!”他歇斯底里的拍桌吼叫。就这样,我就成为了给法轮功鸣冤叫屈的典型、全地区通报。虽然被开除党籍、提前退休,但此时的我,却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感到无比愉悦和轻松!

三年以后,我被当地公安警察绑架和抄家。一开始我还平静,似乎都在预料之中(此念不正)。我不停的背诵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但是到了公安局,一个警察阴阳怪气的对着我说:“昔日人上人,今日阶下囚!”一下子勾起了我的人心,气愤、怨恨,随之而来的就是沮丧、怕心。我竭力控制着自己,坚持炼功、发正念。在当晚打坐时,忽然面前显现出五个巴掌大的银色大字:“真善忍同在”。这是我的天目第一次看到东西,是慈悲的师尊在鼓励我: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感激的淌下热泪!

静下心来,找找自己被绑架的主观原因:近三年来自己忙于做事,学法没有跟上;争斗心、仇恨心、怕心没有修去,又出现了欢喜心、显示心、求安逸心;更错误的是心里老有迟早会被邪恶绑架的观念,没通过学法、发正念去掉,这些执著心和不正的念头被邪恶钻了空子,使自己遭到迫害,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和不良影响。

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没有责怪,而且用“真善忍同在”给我以鼓励。我告诫自己:必须信师信法,闯出魔窟,用加倍的努力弥补损失。

“真善忍同在”!鼓励我以法为师,修去怕、修出坚定,面对长时关押的折磨、洗脑班的精神摧残,我没有屈服;鼓励我修去恨,修出慈悲,善待周围所有的人,包括警察和帮教。经过绝食抗争,在师尊的保护下,一年后,我平安回家。

去人心 走出家门

我的被绑架,成了当时全校的特大新闻,也是我家族的晴天霹雳。我深知修炼环境被破坏了,回家后心里很纠结。明知修大法没有错,应该走出去,重建修炼环境,但一想到自己是有身份的人,受到如此侮辱,太丢人,怎么面对世人的不理解?所以,迟迟走不出家门。

我不停的思索着,象过电影似的回忆着近几年发生的一切。其中有三件往事让我受到启发:第一件事是迫害之初,当央视播出嫁祸法轮功的傅怡彬杀人案、学校老干处组织讨论时,一位老教授高声说道:“杀人、杀亲人,一看就是个疯子!法轮功也是修善的,能杀人吗?你们看,咱们T教授(指我)象那样的人吗?”就这样,诋毁法轮功的事在老干处就没有了市场;第二件事是在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邪党要求学校师生签名诋毁大法,我奔走在各院系、机关,告诉那些管人的领导们:“自焚”是中共导演的一场戏,请他们不要强迫师生去签字,过后许多人没参与签字,没有对大法犯罪,为他们的被救度做了铺垫;第三件事是我在向“六一零”发出声明后,校党委书记曾约我交谈,我给他讲了真相。所以在法轮功的问题上,他巧妙的敷衍着上级,我能顺利回家,其中有他的一份努力。

这些不就是在讲真相证实法吗?在这所学校,一提法轮功,人们不就会立即联想到我这个大法弟子吗?就如师尊教诲的那样:“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3]我怎么能销声匿迹、躲在家里呢?师父讲:“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1]自己现在的状况不就是自己爱面子、怕丢人、好虚荣的人心暴露吗?不正是修去执著、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大法弟子是人得救的唯一希望,想想师尊的教诲,想想“真善忍同在”的鞭策,告诉自己必须堂堂正正的走出家门救人!

刚出楼门,见到的都是迟疑的眼神和避之不及的身影,我督促自己继续前行。突然有人从背后将我抱住,回身一看,原来是校党委书记。他满脸堆笑,与我热情握手,宛如久别的朋友重逢。一会儿,周围的人们都围了上来。一位耳聋的老教授握着我的手大声说道:“您要理直气壮地走出来,谁不知您是好人?炼法轮功怎么了?信仰自由!共产党根本就不讲理!”随后,我又遇到外语学院的书记,她边问候边安慰,真诚的对我说:“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您永远都是我心目中最敬爱的老师!”这些突如其来的热情,使我顿时明白:这一切都是师尊为了弟子的周密安排、良苦用心,我潸然泪下!很快,在校园的修炼环境就恢复正常。我亲身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家人和亲戚为我承受了许多,他们的害怕、担心、失落和埋怨我都能理解。我和他们谈心、讲真相,渐渐的他们知道了大法的美好,也认识了中共的邪恶,态度从对我劝阻变成了对我修炼的支持,不仅都做了“三退”,摆好了自己的位置,而且还帮着洪法和救人。儿子的上级单位在考核时要他对法轮功表态,他就用我修炼的事实告诉对方:“我以父亲修炼法轮功为荣”;女儿的单位动员她入邪党,她就以我给邪党卖命几十年,只因为修“真善忍”就被邪党迫害的实例,表明:“这样的党我不入!”弟弟听说他的一位老同学当了某地的“六一零”头目,就告诉对方:“赶紧离开这个伤天害理的死亡岗位!”

救度更多有缘人

在被绑架期间,我曾给多个警察讲过真相。一天,一个警察从号子里把我叫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从怀里掏出一本《转法轮》问我:“我怎么看不懂呢?”我说:“大法是度化好人的,你迫害大法弟子,造业太多,法就不会显现给你!”他惊恐的问:“我该怎么办?”我告诉他一定要改恶从善,做好人,接着就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真相。

多年来,许多警察到过我家,我都视他们为有缘人,给他们讲真相。五年前,当地派出所一位新任所长带了五、六个警察来我家,说是“拜访”、“认个门”。寒暄之后,他问我有什么想法?我就从自己修炼受益开始讲到这场迫害的非法;媒体宣传的造假及“自焚”伪案的目地是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学员,挑动群众斗群众;讲到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虐杀以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被起诉等等真相。他们都静静的听着,谁也没有插话。最后,所长说:“好的,你给我们上了一课!”他们就是被安排来听真相的!

我给许多同学、同事、学生和路人讲真相、劝“三退”,虽然也遇到过不听、不信的,也有下逐客令的,但更多的是庆幸、感谢。近两年来,有两届三十年前毕业的学生相继在外地举行校友联谊会,邀我参加。这是要我给他们讲真相的,就乘车千里前往。两次我都在三、四十人的座谈会上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的邪恶。会后我到各个房间给他们做“三退”(退出中共邪党及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及少先队),大家都很感激。

二零一四年,一位定居海外的中年教师回国探亲,专程到学校看望我。当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后,他感慨的说:“原来我这次回国的真正目地就是为了听您讲真相!”

二零一五年五月,我以实名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控告江泽民违法、违宪迫害法轮功修炼人,要求立案审查。不久受到骚扰。接着,得知了本地一些参与“诉江”的同修遭到威逼、恐吓、侮辱或绑架的消息。我想应该揭露迫害、制止犯罪,萌生了给本地政府官员写公开信的念头。我把想法告诉一位同修,他很支持,同时提醒我:必须按大法的要求,用修炼人的慈悲、纯净心态,不是争斗、不是发泄,用法律、用事实揭露邪恶、讲真相、劝善、救人!

为了在公开信中揭露本地“六一零”、公检法司所犯的罪行,我从明慧网查阅了十六年来本地同修遭受迫害的大量资料,進行统计归类(被迫害致死,被绑架、抄家、判刑、劳教、洗脑、骚扰的人数及名单),同时查阅了“追查国际”对本地涉嫌“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犯罪的医院及医护人员名单及相关资料(作为公开信的附件)。二零一六年,我以实名向本地官员发出公开信。信中我用大法洪传造福国家、造福世界、造福人类的事实说明大法的美好;用全国、本地同修和自己受迫害的事实及国家宪法、法律和国际法的有关条款,揭露了江泽民滥用职权,违宪、违法犯下的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滔天罪行,来说明我向“两高”控告江泽民的原因。在向他们讲清真相的同时,希望他们立即制止对“诉江”学员的迫害,制止本地“六一零”、公检法司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违法犯罪,为自己选择好的未来。

公开信发出不久,学校领导就受到了上级的施压,连夜召开紧急会议,派人找我谈话,劝我不要再继续发信。我就借此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过后得知,公开信让“六一零”人员十分恼恨。我深知在师父的保护下,他们意欲加害的图谋不能得逞,因为师尊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5]

婆罗花开传福音 告知世人感佛恩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我在向师尊敬献的供果上发现了九朵优昙婆罗花!我们全家人十分惊喜!仙花的开放不只是为鼓励我和家人、更要紧的是鼓励我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第三天,我将开花的苹果送到学校出版社,告诉主编(她明白真相且已声明退党):“优昙婆罗花开,是神在向世人传递转轮圣王正在世上传法救度的福音。”请她将苹果展放在此,让人瞻仰,告诉来往人员其中的意义,让大家相信法轮大法好,也是她在积德行善,她欣然答应。开着小白花的苹果保存了两个多月,许多人目睹了这一奇观。

二零零八年八月的一天,我的儿媳在她居住的楼层电梯间的墙面上发现了十四朵优昙婆罗花。我当即去拍下照片,到附近照相馆冲洗、放大。当照相馆老板明白照片的意义后,告诉工作人员:“给我也加洗一套,我要敬在佛龛里!”在相隔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两次看到这个神迹,是师尊要我把福音传给更多的人。

于是,我在一楼电梯间门口贴了一张请大家瞻仰仙花的告示并附有照片;同时找到小区物业管理员,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和优昙婆罗花开放的意义,请他保护好仙花并给前来瞻仰的人们提供方便。

我突然闪出“找媒体报道”的一念。是呀,如果能有媒体报道、让更多的有缘人听到仙花开放的福音该有多好!但是,随之而来却是一连串的担心:找媒体得拿着身份证实名相告,不有危险吗?这是敏感的话题媒体敢报道吗?畏难使我犹豫!经过一番思考,我意识到这都是自己的人心、观念所致。想到师尊“我做事最注重过程”[6]的教诲,告诫自己:悟到了就应去做,去掉怕心,不要执著结果,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第二天,我带着照片,冒雨找了两家报社和省电视台,希望他们前去采访。

第三天一大早,省电视台的两名记者拿着摄像机来到楼前询问,刚巧我的儿媳到楼下倒垃圾,径直把他们带上楼。正好有两位年轻教师正在仙花前瞻仰,记者就对她们开始采访。恰好其中一位教师曾在网上看到过相关介绍,她就领记者到自己房间、从网上查阅了有关优昙婆罗花的资料。

当天中午,省电视台在《都市热线》栏目以《优昙婆罗花现身电梯间》为题,播报了这一新闻。在两分钟的电视节目里,介绍了采访过程,播出了十四朵仙花的画面,还播出了韩国清溪寺开有仙花的佛像的画面。主持人随着字幕念道:“据记载:优昙婆罗花是三千年一开的佛家圣花。优昙婆罗为古印度梵语,意思是灵瑞花。”

那年月,《都市热线》是午饭时千家万户最热衷的电视栏目。看到、听到此消息的有缘人一定会查究“佛家圣花”、“灵瑞花”的含义,就会接受转轮圣王传法救世的福音!

看到《都市热线》的报道,我非常激动!我明白:这一个个的“碰巧”与出乎意料的结果,都是师尊为了救人的精心安排!

张贴对联证实法

多年来,过新年时我都从明慧网下载真相对联贴在家门上。去年我回老家过新年。我老家的堡子在镇政府所在地的大镇子里,有机关、学校、医院、邮电局、银行、商场,人来人往,我想应该在老家门口贴上真相对联。反复琢磨,自己拟了一副对联底稿,就请妹丈(书法家)书写。他低声念道:

真理长春
善赋仁者慈悲怀
忍铸贤人宽容心

他连声说:“好!”然后问我:“真理长春的‘长’要不要改成经常的‘常’?”我答:“不改,因为大法是从长春开传的!”他应了一声,说道:“当然用长久的‘长’也讲得通!”

写好后,弟弟一看,脱口而出:“真善忍好!”大家相视而笑。

大年初一大早,两位连襟Y、Z不约而同来到我家拜年。看到门上的对联,Z有点紧张的对我说:“您怎敢贴这?”没等我开口,Y说:“贴这怎么啦?您说哪儿不好,哪句话不对?”

内弟V从外地回来,我请大家喝酒。大家都说这酒真好,V却感慨道:“好酒易得,好对联难求!”然后,他对门口的对联点赞一番,并说要把这副对联转发给他的朋友圈。下午,一位退休在家的小学教师S先生告诉我:“全堡子各家的对联我都看了,都是些发财、接福的套话,唯独您家的有新意!”

过年后,堡子里一座寺庙过庙会,请来了一僧一道。听家人说那位和尚站在我家门前看了对联很久,走过身又扭回头看看。过后,S先生告诉我:“那位道士说全村的对联都是空话,只有您家的是实话!”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借他们之口在鼓励我!

我让家人把对联维护好。因为每天路过家门的有干部、教师、学生、村民、商贩,有散步的、赶场的、过路的,男女老少上百人,大家都会对对联瞄上几眼,有缘人就能看明白“真善忍好”!认同大法,不就能得到大法救度吗?!

对联完好的在门上张贴了一年。今年过年时,我让妹丈把对联从新书写。S先生看后问道:“内容怎么没改?”我答:“您看那些寺庙门上的对联不都是刻上去的千年不改吗?”他笑着说:“有道理!”

结语

以上汇报了自己在师尊保护下,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的一些情况。十多年来,“真善忍同在”的显现场景一直在激励着我。是师尊给我勇气和智慧,让我做了一点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给了自己修炼提高、建立威德的机会。实际上,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能用努力做好三件事,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各位同修!

不妥之处,敬请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