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大山古庙的沉痛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我和老伴同修都是大法老弟子。老伴参加师父在我市的面授班后得法,而我当时是本地气功科研会的业余工作人员,在大法法理的感召下,也于不久后得法。

自走入大法修炼后的这二十四年中,我们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从不和医院打交道,能跑、能吃、能睡,每天沐浴在大法的恩泽中,其乐无穷。

随着正法时间的不断延续和自身年龄的增长,我们在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就没有象前些年那么投入了,救人的事也就随其自然的做,不象前些年中每天从早到晚想的就是如何做好三件事,怎么学好法、怎么多救人。这其实是对正法的结束时间产生了执著,从而造成的懈怠状态,也渐渐的滋生了爱享受的执著心。

今年八月,我们老俩口同女儿一家去一大山避暑。据当地人向我们介绍,此山中有一唐代建造的古庙,周围大树参天,是一个天然氧吧,该庙不收门票,也不用投公德钱。我们就随着女儿一同去了,一般我不去逛庙,这次我也只身去观看周边的古树和风景。老伴和女儿同路游玩该古庙。当我们会面时,女儿对我说,这么老远来,我们给庙里敬了点心意,去点了两盏灯,本来一盏五十元,两盏共收了九十元。老伴说,当时女儿要去点灯时,她说不用,但当女儿一再坚持要去点灯,她碍于情面就默认了。我当时就给老伴指出她做错了,做这事对修炼人没用,而且还牵扯到不二法门的问题。虽然当时想到回庙里把灯灭了,但因已离开古寺很远,最终还是放弃了。

回家两天后的早晨,突然有一个声音打到我头脑里:你们回来两天还没找我。我当时不知是怎么回事,就也没管它。当天下午四点左右,小儿子回家来看我们时,发现他妈妈的嘴歪斜了,马上告诉了我们的女儿。随后儿子把他妈妈送到医院检查,查出了高血压,同时血糖指数为20多,检查中有时数值高出了血糖仪的测量范围,很危险,医生要求马上入院治疗。

我当时觉的这肯定不是病,这么多年修大法,我们的身体一直很好。当我提出我的看法,要老伴向内找时,几个孩子都反对我,老伴也不接受。

老伴住院五、六天后,医生怀疑是肝脏造胰岛素的功能损坏,血糖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一会合格。小儿子在此期间,又在大理给老伴“点灯”,希望他妈妈病好。

那天晚上,当我听到儿子给老伴“点灯”的消息后,一下子想到那天早晨我所听到的另外空间的声音,再联想到之前在古庙点灯的事,惊出了一身冷汗,在脑中响起师父的话:“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1]“你自己想要的,法轮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证是这样的。”[1]

此时,我已明确知道老伴是因为游古庙时随和了女儿在古庙点灯的行为,引来了邪魔对她的身体迫害,就是师父所讲的:“我们炼功人自己由于不能够正确对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烦,也就是心不正招来的麻烦。”[1]

此时我没有睡意,我开始发正念解体古庙邪魔对老伴同修的迫害,刚开始发正念时,我感到身体打了一个寒战,同时思想里冒出了一丝怕的念头,我压住这个念头,继续发出强大的正念。那晚我通宵没睡,频繁的发正念,过程中我感到正念力量很强,直达古庙销毁着邪恶,我想应该是师父看到我站在法上坚定的解体邪恶,在加持我。

之后,通过我和老伴的交流,她认识到自己当时没有阻止女儿在古庙为自己点灯,是上了邪魔的当,不仅使自己吃了不少苦,也让师父失望了,决心以后要实修做好三件事,并请求师父加持自己闯过这一难。

第二天早晨,老伴见面告诉我,师父已经给她调整身体了,血糖、血压都正常了,嘴歪斜的状况也好了很多,她向医生要求出院,医生已经同意。

但当我们向儿女们提出出院的想法时,儿女们都不同意,并把矛头对向了我,认为嘴还没有完全正过来,还需要继续治疗,住院可报销一部份费用。结果老伴再次被亲情所绊,到现在也没出了院,只是每天晚上回家住,回家时抓紧时间学法、背法。

写出以上的经历和教训,目地是警醒存在这方面问题的老年同修,我们是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但决不能因为顾及亲情、儿女情而违背修炼人的原则,那样不仅会使自己受到邪恶的干扰与迫害,也会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同时也给众生得救造成障碍。修炼可是非常严肃的,修炼人对自己要求的放松,就可能导致自己遇到魔难。我身边就有几个以前很精進的老年同修,现在進医院已不当回事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