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过去 珍重未来

在真相资料项目中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近二十年来,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路上,我们已经走过了最艰难、最残酷、最黑暗的时期,可是正法修炼的路并没走完,依然任重道远,还有众多的有缘人在等待得救的福音。

一、在最艰难的时刻,接手资料点工作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是我们本地区同修们最难忘的一天,二百多人的大型法会在县城被中共破坏了,当时就有五十多人被非法抓捕。在后续的追查绑架中,上百人被洗脑迫害、非法拘押、劳教、判刑,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在我镇南边另一个城市传递资料的原本地同修找到我,叫我接资料,我答应了。因为我要不答应,这一片讲真相的资料就没有人管了。虽然当时资料量并不很多,接过来容易,要送出去还真有些难度,因为当时恐怖气氛太重,常常是见不到同修,却能接到同修家人送出来的闭门羹或逐客令。在徒劳往返中常常滋生几分无可奈何。两个多月以后,安排给我送资料的同修在路上被非法抓捕了,没人给送了,我就自己去取。接到通知后,立即动身,下车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公用电话亭打传呼,联系上之后,再到指定地点接货。货量多少不定,少则一背包,多则一大编织袋,或三五箱。但凡难以携带时,他们会安排同修用车送货上门。扛一大丝袋资料坐市内公交车也是有风险的,但有师父法身保护,心里坦然,也从未遇上过麻烦。如果要打车到长途站得花十几元,甚至几十元,坐公交一、二元就够了。但有时不带货,又不超过三站地,就步行,一元也不花。

取回来的资料经过分检后,再发送给本镇各村和丙镇一部份,有时量大,还要分别送给周边的另外两个乡镇。这些事全靠自行车完成。直到零二年三月初接到消息,城里和我联系的同修被绑架了,真相资料来源彻底中断了。那时我还没有手机,但家里有一台座机,有业务关系的同修,我们都是单线联系,而一般关系的同修我都不公开电话号。我找到邻镇一位老同修帮我和县城接上关系,我又有了取资料的地方。

零四年初春,乙镇同修调给我一台复印机,使我结束了每周一次跑县城(四十一公里)的麻烦。我可以到乙镇取样版自己复印,但是他也是到外地取文件自己打印。每周往返一次乙镇,得花四个多小时的时间(十八公里),春天风大,冬天路滑,骑不了车,只能走,所以经常要花掉一整天的时间。但是路况好时,早六点之前就已经到位了,不到中午就回来了。

零五年外地同修调给我一台旧笔记本电脑和一台打印机,使资料工作走入了优盘传递文件时期。一年后(零六年),我结束了优盘打印,开始自己独立上网、下载,使资料点实现正规化。

二、独当一面

从零一年七月接管资料至零六年五月可以独当一面,算来时间还不到五年,在这段忙忙碌碌的岁月里,我的项目特点就是:“取回来,送出去。”我的自行车伴随我不知走过了多远的油漆路、水泥路、乡间土路。轮胎也不知换过多少次了,有时从乙镇回到甲镇(自身所在地)已经日近西山,可是想到县城传给丁镇的粘贴还在手中,怎么办?要不要回家吃完饭再说?不能!这是责任。当这一念升起的时候,会精神倍增,疲劳全无,双脚也没怎么努力,却见车轮飞转,耳边风响,十公里的路程,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完了。

这些年中,无论是到乙镇去取,还是到丙镇去送,都恪守一项规则,那就是:取资料须在早六点前赶到目地地。因为这样可以保证发正念互不干扰,也可避开常人活动的干扰。而送完资料则必须在黎明前回到家中,稍有延误,早起闲遛的乡邻能看出你不是刚出来,而是昨夜未归,刚回来。

丙镇直到零九年才建起自己的资料点,在这之前这些年(不少于六年)一直由我给送资料,迫于时间的紧迫、邪恶的疯狂与对同修安全的考虑,我只能占用前一晚的时间来做。这样一来,反倒给我传播真相资料大开方便之门。因为沿途要穿过四、五个自然屯,可以顺手挂条幅、喷字、贴传单、送资料。回来时,还可以多绕几里路穿越更多的村屯。可是总体时间并未多占许多。晚上传真相,无论是三九或四九寒天,无论是三更或五更,你都不必担心会冻坏什么地方,也不用戴手套,根本就没有冷的感觉。但是白天风大时,赶路不小心能冻坏脸。

六、七年的奔波岁月,在风风雨雨中,在日日夜夜中,在师尊的呵护下,在有惊无险中,走过来了。为什么能走过来?因为有责任在心,责任在身,心中装着的只有责任,责任可使人不舍昼夜、不辞辛苦、不顾风雨、不惧监牢。这种为大法负责的责任至高无上,不容你不做,不容你拖延,也从未因邪恶的频繁骚扰和疯狂绑架而暂停、而拖延过。

三、师尊给我智慧

因为是老旧的笔记本电脑,经常死机或瘫痪,我到电脑城买了一张系统盘,一块笔记本用硬盘(40G)准备升级,可是新硬盘插入后,发现装不了,因为没分区,我又不知道分区方法,后来查到一则给外置硬盘分区方法,我就连成外置硬盘,一试便成,接着装系统也成功了。

杀毒软件小红伞手动安装没有中文版,全是英文按钮,我不懂英文,按错一次就前功尽弃,我采用逐个淘汰法,凭着耐心和毅力装成了。

四、钱少不可不做,钱多不可乱做

从取回第一台电脑和打印机(零五年)算起,到现在已经有十三年了,在这期间我们花钱买来的常用设备超百元的只有两件——大切刀和激光打印机各一台。超千元的设备也是两件——笔记本电脑和刻录塔。现在除打印机已易主,其余三件都在使用中。

那么是不是这四件东西即使不买,资料点也能正常运转呢?不是!因为做书没有切刀是不行的,打印经文没有好的激光打印机不行,原先的五层自制刻录塔已经不能胜任大量的光碟制作,电脑的频繁死机和系统瘫痪严重的影响着工作效率。所以这些钱都没白花,已经、正在收到良好的回报。

那么作为乡镇资料点,是不是我们的资金来源太匮乏了,无力支撑正常消费?不是!我们从什么设备都没有只有资料的时候起,就没缺过钱。我们也曾有过丰厚的省外输入,我们输出给县城的资金小的数额不算,中后期超过千元的累计额不少于四万元。

那么是不是我们只为省钱,不顾资料质量,用破旧的设备应付救众生呢?不是!我们没花钱买新设备,不等于我们没有好的设备。因为市里换下来的所谓报废机,都远远没达到使用年限,没地方放,我们拿回来检修一下,或换一、二个小零件,就是好机器,非常好用。零部件到网上购买,很便宜,不是假货。商店的黑心老板能黑死你,不足一角钱的小件,他敢要五元钱。

刻录塔价格昂贵,没有还不行,为了节约资金,我们就只买新的刻录机和控制器,再花很少的钱就能买到旧的电源和台式电脑硬盘,自己组装(不用机箱)。效果也很好,却能省下一些资金做更多的事情。

彩喷机的废墨是不可利用的,只能适当控制清洗量。激光机的废粉是可以回收再用的。办法是自做一个废粉筛。例如:取闲置的盘香盒去底,取下盖的外檐做支撑筛底的内圈,用120—240目铜的或尼龙罗底做筛底,用内圈将筛底压入筒内,用塑胶枪封严即成。筛废粉时碳粉不会散失污染环境,因为粉筛是紧密镶嵌在另一个更高深的密封容器中。打开上盖,倒入废粉,盖好,摇晃几下,打开下盖,倒出来的是筛过的好粉。因为筛底在容器的中间位置,废渣被挡在容器的上半截。实际上它是一个能储存两种碳粉并有筛选功能的密封容器。

机关单位办公室换下来的原装鼓品质较好,商家用几元钱买下,再以十几元的价格卖给我们,那也合适,因为有些代用鼓品质非常不好,还不如二手原装鼓,也得花几十元,买新的原装鼓得花上百元,所以我们遇上这种机会都不错过。

这不是常人认为的小气或吝啬,因为大法的资源不是你个人的财富,都是农村生活并不宽裕的同修们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是众生能否得救的物质因素。我们没有权力、没有理由漫不经心的揮霍掉。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资料点遍地开花已成时尚。我们全力支持后起之秀。但是,这些年我们有个原则把握的非常到位,就是在能确保正用的前提下,我们不管电脑来源、不管上网资费。无论资金多么充足,都不闻不问,“一毛不拔”。我们虽然鼓励同修自费建点,打印设备方面还是多和城里沟通,尽量利用好尚且可用的资源。就是在不用花钱的情况下,调剂余缺。易主,延长使用价值。

我们觉的大法资源利用到什么成度,不只是节约或浪费的问题,而是修炼状态的问题,是这一地区整体证实法的路走的正不正的问题。所以不可掉以轻心。那么,为什么还有“两不管”的原则呢?因为独资建点是你个人证实法的路,是你自行树立威德的机会,我们只能维护,不能剥夺。再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没法保证你不会利用这种便利条件到常人网站去做常人的事情。我们一旦把资金投進去,就等于是使大法的资源、大法的血脉流注给了常人。所以,无论是为法负责,还是为个人修炼负责,都不可走到这一步。

五、不可因付出多而挪用公款

零八年至一零年这段时间,是我们地区法会最多的时期,而且多数集中在县城,去县城开会坐公交车往返一次需二十元钱,家人不给车费,强词刁难,说什么:咱家就这几亩地,一年才進多少钱,你整一屋子机器没黑没白的响,那不走电字儿啊!家里家外都叫我拿钱,这日子还过不过了……我只好挪用大法资金支付车费,虽然并不常去,三年之中也有五、六回之多,应该不会超过十回。当时也知道这样做太过份了,不是修炼人应有的行为。其实并没有从正法修炼的严肃性认识问题。由于法理认识上的不足,促成三年之久行为的纰漏。后来在二零一五年初春,我闯过了一次较大的病业关后,觉的这件事情应该有个了断了,就从我个人的“老年补贴款”中拿出五百五十元作为滥用公款的赔偿。那么这笔钱数是怎么算出来的呢?我的办法是最大估算额翻一倍,这样即使再有一些小的被遗忘的占用,也问题不大。

后来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法会最频繁的那三年恰恰是本地区演讲乱法最疯狂的那段岁月,外来的乱法徒们编出一些荒唐的神奇故事、骗人的邪说、似是而非的乱悟,引导听众偏离正信正悟、偏离正念正行、偏离师尊给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闭口不讲修心,只讲做事,明确指出做事就是找人交流,只有交流才能提高。和师尊始终强调的学法、修心,唱反调,误导学员学人不学法,只看表现形式。他们培植起来的“精英”,个个都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互相灌大道理,却不能解决任何实际修炼中的问题。灌来灌去全是些远远超越自身境界华而不实的东西。

那么现在回想一下当年家人拒绝支持参加那样的会就不只是怕费钱的问题,还有帮你抵制邪恶大范围的变相洗脑;大规模的拉入歧途的因素。只是被执著冲昏了理智,放不下的人心混淆了是非,都是自身心不正招来的麻烦。对于那段历史,那股逆流,一些人至今尚且不能清醒的认识,不愿认真的面对。

六,当务之急是修去人心、执著

如今我们的资料点在风雨中,在艰难险阻中,在大法的沐浴中,从没有任何设备,只管取送资料,到有了简易设备,再到今天的全功能运转,已经持续的、稳健的走入了第十八个春秋。能够安全运作到今天,全靠师尊的慈悲呵护,还有众多的同修们的热心维护。

从一零年女儿(在外地打工)辞职回家后,使资料点功能有了全方位的、大幅度的提升。我们现在主要是承接大宗资料和较复杂工艺的制作。设备维护方面已经接近专业化水平,已经可以较快的诊断故障,较多的修补或更换零部件,有的品牌机型也可改动。但是在心性的提高方面,却是有待提高。随着物质资源的日渐宽裕,当年那种勤俭持家的作风正在衰退,随着邪恶因素的日渐缩减,当年那种不怕累、不怕苦、不怕难、不惧邪恶、勇于承担的精神正在淡化,放纵执著的心已在萌动,寻求安逸的心已在滋生。

在证实法与救度众生的路上,我们已经走过了最艰难、最残酷、最黑暗的时期,可是正法修炼的路并没走完,全面清除宇宙中的邪恶已经不是问题,全面清除自身内部的负面因素,清醒的、果断的修去人心执着,依然任重道远、依然存在着修上去和掉下来的不确定因素。

师尊曾在法中告诫我们:“要珍惜自己,你们真的了不起。神都在珍惜你们。希望你们走好以后的路。”[1]

我悟到,在师尊眼里,弟子们的提高和圆满是第一位的。对于弟子们而言,在证实法中兑现使命,救度众生是第一位的。但是在这过程中必须得不断的提高心性、不断的归正自己、不断的清除人的因素。只有这样才能无愧走过的路,走好以后的路。

为了完整的、不留遗憾的兑现使命,为了不负众生的期盼,为了感恩师尊的无量付出,让我们在未来相对宽松的修炼路上,都来严肃的、严格的对待自身的修为,去迎接宇宙大法对弟子们的全面无漏的检验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