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类社会大庙中魔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我自一九九七年五月得大法修炼,至今二十一年了,在风风雨雨、跟头把式的不屈不挠的修炼中,虽说没保持修炼如初的状态,却在坚定正信中深切的认识到,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洪誓大愿的体现。在宇宙大穹濒临被宇宙历史淘汰的危难时刻,创世主力挽狂澜,乾坤再造,挽救佛性尚存的败坏了的人类及无量众生的伟大壮举。是师尊用无所不能的超强能力“开创无量大穹圆容不灭之法理,之无量智慧”[1],众生甚幸,人类甚幸。得此真善忍宇宙大法,我之甚幸。衷心感恩师尊佛恩浩荡。福益众生。写以下几点体会与广大同修交流,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一、法轮大法才是正法修炼

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丈夫的好友给他一本书拿回家中,丈夫对我说张某经过好长时间考证,确认这是一本好书。我拿过一看,封面写有《转法轮(卷二)》。我看起来就爱不释手,一口气看完整本书。我被师尊讲的人类社会道德下滑后出现的乱象及一些佛法法理所吸引,讲的深刻透彻,我初步相信书作者(书里没看见师尊名号)太了不起太伟大。于是叫丈夫给我找《转法轮》。他从好友那儿找回来《转法轮》。

我一看完,我感叹道:“这书讲修炼,给真修者调整身体(我说成治病),给真修者下修炼机制,这才是真正的修炼啊!这还用考证?我就修他了。”我三十多岁时,曾在父辈流传下来的“道门”中被记过名。只讲了戒什么吃的,传了不打人、不骂人的要求。打坐和我们大法修炼根本不同。因为我年轻时管孩子、上课,并没有真正修过那个道门。那道门里没有经书,也不重讲修心,谈不上修炼。我们法轮大法修心性,道德回升,使人心向善,加上几个月的集体炼功,老病新病除了腰腿痛以外(腰腿痛在三个假期中消除了) ,所有疾病在不知不觉中无影无踪了。悟到是师父为不影响我为学生上课的巧妙安排。从此后,我无病一身轻松,整天精神百倍,洋溢在快乐中。那时我还悟到:师尊安排我出生在道门家庭,早就为我信神,今朝得法打下了基础。

我小时候,常依偎在父亲身边听他讲神仙的故事,讲他那道门神奇的治病方法,尤其是父亲讲的亲身经历过的事。身陷绝境……深夜落入被大雪覆盖不见井口的大口水井中而安全脱险。又在铺天盖地的迷雾,茫茫雪海里找不到路径的深夜里,神指使人给他照明引路回家的神迹。所以我小时候就敬神信神。

二、放下名利之心抓紧投入大法修炼中

我是小学老师,我一个人包教一个教学班(三十多人)的数学、语文、自然及其它课程,虽然很累,但是得法前我争强好胜,名利心特别强。不怕吃苦,教学工作认真负责,而且还有创新的教学方法,因此我的教学成绩连年在全县或全乡镇统一考试排名总是名列前茅。得奖状很多。我心里美滋滋的。有一年本学校教师选本校一名先進工作者。我学校五个教师暗里串通好了,选了一个教学成绩一般的人,没选我,我心里愤愤不平,大中午的不午睡去找乡校长说这事,乡校长听了也很生气。

从那以后嫉妒我的人我都不爱理他们。修炼大法后,师尊的法常记在心。“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2]。记忆中觉的师尊讲过放下名利就是放下生死这个法理。师尊说:“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3]。修炼前争名夺利的私心,争斗心我想一定得去,做一个够标准的修炼者。在得法后的一九九八年,我正在上课时,有人告诉我去某教师家接电话,一听电话是乡总校长打来的。意思是说因为我连年教学成绩突出,工作表现好,经全乡二十多所学校校长讨论研究决定,全乡唯一晋升小学特级老师的一个名额给我了。要我去乡总校填表,放下教学工作,赶紧整理总结上报材料。我略加思索:填表很快,总结工作材料(老王卖瓜,自卖自夸)跑总校,跑县教育局,几天下来都上不了课不说,修炼也受影响,大脑被总结上报材料占据,虽然晋升高级职称有名有利,长工资几百元,可师父要我们抓紧时间实修。思考片刻,权衡利弊后,我坦然的对总校校长说:“那个‘特级教师’名额我不要,给别人吧。”听到电话那头总校校长问:“真的?”“真的。”我说。立刻听到哈哈大笑声,电话挂断。我想:常人这等好事争也争不来的,这下总校校长忙活去吧。这事我至今没给丈夫及孩子们说,落个抱怨没意思。

学历同等的同事和我比工资(多少),我和他们比身体(健康),修大法二十多年,不吃药、不打针,身心都健康,医保卡里的钱(现在叫社会保障金)都在医药超市买生活用品了。我失去的都在大法修炼中补回来了,还不止这一点呢。

名利抛脑后,工作修炼不放松,那时修炼时间不长,盘腿不过关,学生上自习时,我给学生安排好, 我坐在讲台上,趴讲桌上抄法。课间时我练压腿单盘。没多久,单盘上了。在一次集体学法我单盘着腿,忽然感觉双腿没了。又炼双盘,不多久,双盘也能盘半小时以上。有一次在我家小院石榴树下打坐,身体前后摆动,幅度还很大。丈夫没修,说我走火入魔了。我说:“这不是,书上师尊讲过这是通周天了,是好事儿。”师尊讲:“这是最方便的一法门了,而且是按照宇宙特性直接在炼,修的最快最捷径了,直指人心。”[4]我切实感受到了师尊讲的法理的具体体现,修大法提高快,身体变化太大了。

大家知道,请教师给孩子辅导作业和功课,每节课一到二小时,花费七十元到九十元不等。前些年,我退休后,修炼时间宽裕了。可有人要回聘我去教书,(因小有名气)我小区有人找我去辅导学生学习及写作业,说付一些报酬。我开始没答应。学生家长好说歹说,甚至带着哭的腔调说:学习太差,赶不上去,考不上中学前途无望,可咋办哪,帮助我们吧。我想:师父要求我们,作为修炼人做什么事先考虑别人,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不能怕影响自己修炼,不顾孩子前程,那自私的心也是执着,修去私心,不要它,我想就在人类社会这个大修炼场中去魔炼自己吧。辅导学生也有修炼的因素在里边。我答应免费辅导三个月。

晚上辅导作业,结合课本补教一些重点内容。学生在后来的几次考试中成绩显著提高。顺利考入县中学,现在读大学。家长高兴极了,为我和丈夫买了几件夏季平常的衣裤给我们,说不要也不能退了,表达谢意。

三、修去争斗心,慈悲救众生

我们不脱离世俗的修炼,整个人类大舞台都给我们了,我们是助师正法、证实法的主角。法大、功大、场地大,我们大法弟子的心胸也要宽大。每天走上街头,串亲戚,办事情,所有能碰上的人都是我们讲真相,劝退党、团、队的对象。有人听明白了,同意退了,道声“谢谢”高兴的走了,有的赶你走,还有的说要打“110”电话举报,还有人骂人。

那一天,我在超市旁边存车的地方给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讲真相,还没讲几句,那妇女斜视我一眼道:“这么大岁数了,干什么不行?干这个!吃饱了撑的!”我心里不平衡,真是不识好人心,不听也别骂人呀,我教训她一下。争斗心起来了。没把握住心性,说道:“我吃饭了撑的,你饿死了?”气的她骂道:讨厌!推起车子走了。

我以为教训她是不叫她再骂大法弟子,我还自以为是。给同修一说这事,同修说我错了,是争斗心,我想也是的,师尊嘱咐我们:“你要记住,你的正念是可以改变常人的,不是常人带动你的。常人说了什么,或者是干扰你了,你不要往心里去,你就做你要做的事情。”[5]

找自己,师父的话我怎么没记住?学法得法,照法去做好才是修啊!找到了没学好法平时不注意修心性,学法与修心不能有机结合起来,争斗心没修去的根子,反映出修的不扎实,明白了即便做救人的神圣的事,也得严格要求自己,也必须符合法,不能是常人的一俊遮百丑,我决心在修炼实践中魔炼自己,去执着心,不能混同常人,因为我们是超常人。有了这次教训,在后来的救人中,我能做到“忍”,不动气。心里常念诵着“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6]的法约束自己。

人与人之间就是有一些矛盾,兄弟、姐妹之间也会有矛盾产生。我小弟和弟媳因伺候得脑血栓病的母亲与我吵架,弟媳不善待婆母,拉、尿不管,衣被不洗不换。要我把母亲接走,她躲干净,甩手不管。母亲曾为治病住我家一段时间。婆婆也是脑血栓病住我家,我不接母亲,弟媳就跟我吵架,我那时刚得法不久,我和她吵哭了,我也知道不与常人一样对待,可当时就是生她的气,气的够呛,非要论个长短。矛盾产生后,关系生疏了,我家办喜事,弟媳不登我门边,叫孩子来。几年很少往来。自从做讲真相劝三退之事后。我想:救人不挑人广泛救人。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4]

我认识到:小弟是受弟媳影响和我疏远,弟媳与我之间是因母亲引起,母亲已去世几年了,没有根本利益上的冲突。只是谁也拉不下脸面和好关系。我是大法弟子,就去这爱面子心,我不与她斗气,争面子,我们大法弟子救人的事比那点人与人之间的小隔阂相比,那算个啥,以法为大。我是姐要高姿态。主动与她和好。她家嫁女儿没通知我,我知道后送去礼钱,她家生小孩,我买小衣服送去,农忙时(我已退休)我主动去帮忙收玉米,收花生。过程中关系溶洽了,我说话她们爱听了,我帮她家母女三人退了团,队。

可是小弟常年在外打工,或给女儿看孩子、真相听的少,过年回家来碰上后,给小弟讲了多年,讲了数次,就不退,邪党的谎言毒害太深,再加上以往的矛盾影响,一讲退党保平安,比谁都嚷的声音高。我想:今年过新年,小弟在家,我一定说服他退党。早几年不退的原因是在我这儿,为什么呢?以前几次都没给小弟讲明白,因为还没讲几句,小弟就喊不退,我就产生畏难情绪,就打退堂鼓不讲了。找自己的原因是慈悲心不够,善念不足,没想想救不下小弟,天灭邪党时,下场可悲至极呀,泪水夺眶而出。我决心不管怎样也要救他(他是中国海军退役军人)。大年初二小弟家招待女儿一家人,不是当姐姐去的日子(传统习俗),我不管这个,反正他在家就是机会,我去了小弟家。这次还是没达到目地,小弟态度很硬不退邪党。我不想与他争执再讲下去。就想我还会来的。刚过元宵节,我带水果又去了小弟家,一路上默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6],并求师父加持。一進他家大门,他很高兴的样子,我没進房门,站在门外又讲上了:小弟,我还是要劝你退邪党。讲了为什么退,怎么退,现在三退(邪党,团,队)近三亿人,去世的党员家人都帮着退,这多重要?思想不要它,天知你知,保命保平安才是真福。他噢了一声,说:“退,我退党!”坏东西随之清除。十几年压在我心头的石头落地了!小弟与我和好了,把家里积攒的柴鸡蛋全送给我带回家。

结语

在修炼实践中,亲身见证了师尊“修在自己、功在师父”[7]的法理体现:感受到大法法光普照,恩泽众生;感悟师恩浩荡,救度迷中众生的巨大付出及辛劳。大法带给宇宙众生,包括人类的是全善、全美的幸福,美好。借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之机,敬谢伟大慈悲的师尊,叩谢再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大法之福〉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7]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