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修自己 神迹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我在得法前,在常人中是一个自信心很强、争强好胜的人。后来走入大法修炼,这个强烈的自我与咄咄逼人的个性,在修炼中充分的表现出来,特别是和同修们的配合中,有时根本就不给人说话的机会,做事情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而自己并不觉察,这成为我修炼中一个极大的障碍。近期修炼中遇到几次过关,与同修一同在法上切磋,用正念认识问题,并实修自己,在这方面有了较大的突破。

一、写文章时 去自我

一次,同修帮助我写一篇法会投稿文章,是去公检法司要人的经历,同修整理完,让我再看看。刚看了题目,我心想这个题目不合适,草草看几段,一眼看到文章快结尾处写了一个让我敏感的日期,马上心里就不高兴了,说这个题目太大了,口气也大,这个日期不能写,语气完全不容置疑,不考虑同修的接受能力,同修说这是证实法的伟大,坚持说没问题的。看同修没有改写的意思,我无奈的说,事情都是事实,你看着写吧。

文章发表后,我愤愤不平的和其他同修说“这个同修写文章一个字都不让改,太自我了……”没把这个事反过来查找自己。后来仔细想想,文章之所以能发表,说明同修写文章的水平是能达到标准的;文章中表现的口气与心态,不正是我长期以来强烈的显示与高高在上的真实写照吗?

再往深找,为什么要显示和高高在上,不就是觉的自己行吗?把自己摆高了,认为事情是自己做的,多强的自我和可怕的贪天之功啊,忘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矛盾出现了,不能处处把事情看成是提高心性和去执著心的好机会,当时根本想不到向内找,更谈不到无条件向内找了,执著于表面的对错,总是过一段时间才想起来找自己。师父说:“可是为私为我的这种特性,这种东西,是随着宇宙漫长的岁月中你们逐渐的被污染的。”[2]

我记得以前同修们交流的时候,两位闹矛盾的同修,其中一位在找自己时声泪俱下的说:“为什么同修瞪我的一个眼神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时间地点都记得清清楚楚?总是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天天学师父的法,为什么就记不住呢?师父让咱们这样了吗?咱们这样师父高兴吗?旧势力看到最高兴了。”对此我印象很深,触动也很大。

二、面对同修责难 去自我

一次在同修家,同修开始还是比较平和的说:“你们做的那事(指同修们交流怎样向公检法司讲真相)都是乱法,让寄的真相信也不符合法……”越说越激动,气得嘴唇哆嗦,脸也变形了,“到你们家去从来看不到你学法……你永远不要到我家来了。”这次我还真是稳稳的守住心性,由始至终笑呵呵的说话:“是吗?那以后我多学法,你什么时候觉的我合格了,我再过来好吗?”“那你也不要过来了,短时期内都不要过来了。”其实我在家里经常一天学几讲《转法轮》,这个同修很少到我家去,几个月也去不了一趟的。我等她慢慢平静了,我才走,临走时,我们目光相视而笑,没有任何芥蒂了。

然而过一段时间,和其他同修提起此事,我却愤愤不平的诉说起来。同修走后,我向内找为什么当时能忍住,现在又忍不住了呢?我分析自己的心理,当时并不心甘情愿,我是表现给其他同修看的:你看这关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能行、能忍住。如果不是从法上真正放下自我的面子心坦然过关,就会被假我欺骗,一不小心还会“原形毕露”。

三、炼功时 去自我

丈夫是同修,多次提醒我,炼功动作快,我总是以师父讲法为自己开脱,说:“不要总盯着人家小事,怎么能一点不差呢?!”

一次,丈夫又说:“你炼功怎么总是比师父口令提前,等师父说完再动,就不行吗?”这次我想,是啊,为什么我总听不進去呢?什么东西阻挡我不正视自己的错误呢?师父要求缓、慢、圆,这些年为什么听不進去呢?还是执著自我啊。找到人心后,下决心改正。

随后的一天炼动功,在炼站桩两侧抱轮的时候,一下感到自己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被定住了,上半身空明敞亮,非常美妙殊胜,整整抱了一个小时才放下,如果继续,还能坚持下去。过几天,这个炼功动作,我又在这种状态中站了一个小时。现在我觉的只要时间允许,哪一个站桩动作,站一个小时都没问题。从那以后,每次炼功能量场都很强大,手掌间带着嘶嘶的电流。

四、去自我 展开眉头

我们周围的同修,大家经常说,谁看到问题,一定要互相提醒啊。一次同修对我说:“你的心总是张着,应该沉下来。”同时还做了个张开的手势。

我想说的有道理,我要关上。自己静静坐着,用手势关了几下,然后仔细向内找,确实发现我有一颗张罗事的心,好象什么事情没有我不行似的;大家也经常找我,也助长了什么事情都好打听打听,过问过问,一段时间一段时间的,搞的自己非常忙,忙于“做事情”、“跑事情”。有时眉头紧锁的,身边同修就善意提醒我“别皱眉,注意说话语气。”我很快就调整一下,但只是当时管用,一会儿就又象弹簧一样皱到一起去了。

原来还是自我作祟,我象剥洋葱一样,层层剥离,不断纯净自己。一天上午,在学法的时候,师父又一次让我体会到,长时间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我,上半身完全是空的,特别是头顶,非常美妙,无法用语言描述,我一动不动,确切的说应该是定住了,感到师父强大的能量加持。下午及晚上,同样这样美妙,连续几天都是类似这个状态。

同时我前额紧锁的眉头一下子开了,以前总觉的有一个盖子盖着似的,现在好象是个平板,想皱着眉头也皱不起来了,原来展开眉头,是修出来的,不是炼出来的。我注意到周围也有几个这样的同修,总是皱着眉头,我想我也应该把自己的体会分享给她们。

五、去自我 突破一个层面

师父在讲法中说:“如果每一层你能够看到这一层的面,而不是一个点,看到分子一层的面、原子一层的面、质子一层的面,原子核一层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间中存在的形式。任何物体包括人身体都是和宇宙空间的空间层次同时存在、相通的。我们现代物理学研究物质的微粒,只研究一个微粒,把它剖析、分裂,原子核分裂之后再研究它裂变之后的成份。如果有这样的仪器能够展开,看它这一个层次中,所有的原子成份或者是分子成份在这一层中整个的体现,要能够看到这个景象,你就突破了这个空间,看到另外空间存在的真相了。”[1]

由于近期经常的向内找,实修自己,从各个角度把隐藏的自我及私心挖出来,并决心去掉它,就感觉突破了一个层面,人也变的神起来。前几天同修被邪恶迫害,非法开庭,我去法庭周围发正念,过程中整个人象被定住了一样,被强大的能量场包围着,我想这是近期精進实修,师父鼓励我。

结语

师父讲法中说:“其实你们还不知道,这个私贯穿很高层次。过去的修炼人说:“我在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想得到什么”,“我在修炼”,“我要成佛”,“我想要达到什么”,其实都没有离开那个私。而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才能达到永远不灭。所以我告诉你们,做任何事情你们首先要考虑别人。”[3]

在近期剜心透骨的去自我的过程中,每去掉一点,慈悲的师父就让弟子体验一下超越常人的神圣状态。法中得知私贯穿很高层次,层层都有不同形式的自我及私心以各种方式表现出来,唯有抓住它,不断精進实修,纯净自己,才能逐步达到师父和法对我的要求。

回顾多年来随师正法走过的路,遇到的神迹数不胜数,人间的任何语言也难以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感恩与敬仰、颂扬与祝愿!说不完的师恩伟大!道不尽的大法殊胜!

叩拜师尊!谢谢同修!

以上是我修炼的一点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