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是不讲任何条件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我是一个出生在五十年代的退休教师,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修炼路上,这么多年磕绊跌撞,在邪党迫害下,有过迷茫,甚至一度停止了修炼。可是慈悲的师父始终没有放弃我,用各种方式点化我。当我清醒了从新走回大法后,才又真正感觉到生命存在的意义和力量,这一切的一切都感恩于师父的慈悲苦度。

有很多很多难忘的故事和神奇的变化一直伴随着我,写几件感悟较深的事,向慈悲的师父汇报,与大家共同交流。

一、师父拉我出泥潭,环境变好了

半年前,我在家里忙,累的不堪,不仅体力严重透支,心也被家务凡事搅得七上八下,不得安宁。别说讲真相救世人,连每天必须的炼功学法的时间也没保障。真是“早上眼一睁,忙到晚熄灯”。

由于儿子和儿媳高龄得子,对孩子加倍宠爱,但自己照看又力不从心,我建议请阿姨带,他们又不放心。因此,白天几乎全靠我照护不满周岁的小孙子,洗漱、喂饭、洗衣服、哄睡觉。抽空还要打扫卫生,隔三差五出门采购食品蔬菜。早晨要给儿媳和小孙儿做营养早餐,儿子上班远,晚上才回家吃饭,所以午饭、晚饭正餐还要求荤素搭配。我就几乎没有午休时间。我这个人很要强,事事都追求认真完美,争取做到最好,被人认可,可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啊。

儿媳看我忙,就把她妈妈带来帮忙,殊不知相处的日子里,越帮越忙。亲家母比我还小几岁,但患有糖尿病,腰自幼受伤,不能干重活,也不会做饭,更特别的是有“洁癖”,嫌我家这里脏,那里乱;躺在床上睡不着,洗过的被褥还嫌有味;上卫生间觉的恶心要呕;开门关窗都要洗手。我得不停的洗涮擦拭,饭菜硬了、凉了、剩了,都不能吃,我得从新做或者下次做饭还要照顾到她的需求。我那时整天汗流浃背,汗湿了衣服又被腾干,象片盐碱地,也顾不上换。那时真感觉自己就像人们形容的是“任劳任怨的高级带薪保姆”。

一天,亲家母抱着孩子指着我说:“看你奶奶忙的像个机器人。”我当时心就急了,脱口而出:“我不是机器人,我是一个修炼人!”积压了许久的不满、委屈和怨恨一下子爆发了。可冷静下来一想:我是修炼人吗?学法炼功这些最基本的事情你都没做,怎么说是修炼人呢?师父教我们弟子向内找,任何事情发生都不是偶然的,我自己这种状态和家里这种紧张劳累的环境,一定是自己的什么心促成的。

静思细想后,要强逞能,不就是我的显示心吗?显示心的背后,不就是证实自己特别能干的心吗?追求完美,让人认可,不就是求名,求称赞的心吗?这不也是证实自我的心吗?

揭去表面这一层不满委屈的心,深层还隐藏着求轻松的安逸心,更深层的还有抱怨心、怨恨心和妒嫉心。怨儿子和儿媳不体谅不知恩,我丈夫离世已近七年,我独自一人健康生活,不给他们找麻烦,反而给我带来这么多事儿;看不上亲家母的为人处事,却妒嫉她会享清福、会使唤人。而这些心又都是“情”派生出来的:重儿女情、重祖孙情、重亲友情、重讲情面等等,这些重情和这些证实自我的心纠缠在一起,象个大泥潭把我陷進去,而此时我的主意识又被这些情和心及外来干扰所迷惑,消极无奈,不能自拔。

一天,我想起师父早就讲过的法:“可是站在炼功人的角度上,大家都那么对你好,你怎么修啊?你的心怎么暴露出来呀?你怎么提高啊?你怎么消业啊?不是这个问题吗?所以你碰到的所有这些魔难,你不要抱着抵触的心,你一定要正确对待。”[1]师父的话敲醒了我,正念一强,把暴露的心和情一消下去,同时消业,提高心性。主意识也强了,我的家我做主,不能围着常人转,我想应该主动清除魔难干扰,净化修炼环境。

我和儿子、儿媳商量,请个阿姨帮忙,做家务、带孩子,他们也同意了。冥冥中,师父早就给我安排好了人选,一位熟悉的同修恰巧四处打工为生计奔波,联系时她刚好辞掉一份工作,同意马上到我家来帮忙。于是我们现在有了一个良好的互帮互促的修炼环境。弟子叩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修炼是不讲任何条件的

这一段时期,在改变后的家庭环境里仍然存在着暴露执著心、不断提高心性的各种考验。我和阿姨同修坚持凌晨炼功,临睡前学法,白天全力以赴做好家务带孩子。尽管如此,有时儿媳还不满意,总能挑出许多毛病来,或者找出新的家务活,让阿姨做,有时一件活儿接一件活儿下指令,我的心里就特别不痛快。

我陪孩子午睡时,让同修也休息一下,毕竟这个肉身也需要休息调整呀。同修就打会儿坐或看书读法。儿媳明明知道我俩都是修炼的人,我想她应该能理解并支持,谁成想,她又派些无关紧要的活儿,缝这儿补那儿的,不让阿姨闲着。

我忿忿不平,就和同修讲:“她真不懂事。现在你敬修炼人一分,将来会有十分福报,而她这样对待我们,会造业的……”心里还想,密勒日巴佛修炼时,是他的上师出难题考验——搬石头盖房子,盖了拆,拆了盖,你算什么人物?尽刁难我们啊。这种心一起,家里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谁都不高兴,说话也都带着刺儿,听着心里堵堵的。

晚上学法后,我和同修切磋,我的这种想法符合法吗?符合真、善、忍特性吗?我还是抱着抵触心,不能正确对待常人的指责呢?我还是用同修情来对抗婆媳情呢?阿姨同修很理智的说:“我是来工作的,她安排的活儿就是该干的工作,我没有别的想法,让她满意才是。”

我一下意识到是自己错了,没有在法上认识法,还站在人的角度把修炼人和常人对立起来,把修心过关的机会当成常人间的勾心斗角而愤慨抱怨,深挖根源,还是没有脱离人的情和证实自我的心啊!

师父说:“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2]我悟到了当我们遇到麻烦或刁难时,一笑置之,不放在心上,就是在提高层次过关啊!

转变了人的观念后,再发正念,事情就起了变化。我和同修达成了共识,把儿媳这种做法当成是帮助修炼人提高心性的阶梯,还真得谢谢她呢!我这颗拧着劲儿的心扭转过来,不再抱怨儿媳,大家彼此和谐相处,又能谈笑如常了。

还有一件小事暴露了我一个大的怨恨心。儿媳给孩子网购了一辆玩具小汽车,打开包装一看,是辆公安警车。同修说了句,“我们最讨厌警车了……”儿媳马上解释说选择这种规格型号的原因,还说不喜欢就拿到孩子姥姥家去。儿子也接过来说:“我妈她们最恨这些。”

我听了这些话,觉的常人对我们还有很大的误解,连身边的亲人都认为我们恨这个恨那个,缺少慈悲心,那对以后救人会造成障碍的。我赶紧回应:“那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用公安警车尽抓好人关监牢,给我们印象太深了,我们恨的是那些抓好人的坏人。”

随后我和阿姨同修立即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场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空闲下来我们切磋,凡事不能走极端,应该特别注意得修口。大法弟子没有对世人的仇恨,把邪党文化的常用语“讨厌呀、仇恨啊”摒弃掉。大法弟子只有学会时时、处处、事事都要向内找、修善,才能修出慈悲心,才能让常人无论在何时、何处都能感触到大法弟子有大海般的胸怀,才能真正达到师父所讲的正法修炼者应有的境界:“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3]。

生活中的考验一件接一件。上个月的一天,儿子下班回来,忧心忡忡的跟我说:“最近公司资金紧张,已经正式下了公文要裁减百分之二十的员工,有可能也会裁到我。”儿子的单位是个大公司,工作职务比较稳定,收入也不错。我听到这个突然的消息后,没有动心。当时就想,一切都在师父安排之中。儿子早已明白真相,做了“三退”,没有后顾之忧了。我告诉儿子,不管职场命运如何,就顺其自然吧。

那些天儿子压力的确很大,有时还唉声叹气。儿媳也发愁说:“都是四十岁的人了,再找份稳定的工作,不那么容易。”

有一天,儿子还跟我悄悄说:“妈,说不定下个月,我就回家和你一块儿看孩子了。”我劝他:我们师父说过:“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 还是随其自然吧,他很认同师父讲的法理。这一次,我仍然没有动心起念。

就在前两天,儿子回来告诉我:“公司取消了裁员计划,连××部门已办好离职手续的员工都留下,不让走了,我们部门更不会裁员啦。”我明白是师父又一次护佑了弟子的亲人和家庭,心中默默感恩师父的洪大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