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相清除魔难 【明慧网】

正念讲真相清除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修炼的路上已经走过二十三年历程,我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同修对我的无私帮助。

绝处逢生

一九八零年,工厂的一次事故,使我人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身体大面积受伤,气管因受损,每遇气候乍暖还寒,或干活稍累,或感冒发烧,都会导致吐血,身体皮肤大面积受伤,寒暑易节,皮肤就疼痛瘙痒难忍。我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几近一个废人,家里什么活也不能干了,也不能上班了。

那时还年轻,为了治病,我到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治疗不见成效,寻访中医偏方也无济于事,去农村找巫医神汉也没起色,还学了七种气功,钱花掉了不少,也没解决问题,一家大医院给我的结论是:伤痛实在无法医治,内伤需动大手术,去掉二根肋骨,花费要十多万元,而且成功率只有一半……

面对我的伤痛和治疗的无望,加之妻子和孩子两个药罐子,家中常年中药味弥漫,连亲朋好友都不愿到我家去,尤其是我已成了这样,全家人总是提心吊胆过日子,家里已经没有了一点欢乐,常年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生活看不到一丝希望。

一九九六年,我遇到了法轮大法,我终于看见了人生的曙光。学功一个月,我身体神奇的恢复了健康!我把家里的药全不要了,我每天大清早提着录音机到公园去炼功,晚上学员到我家来学法。到公园炼功前,我们把地打扫的干干净净,公园工作人员也十分感动,我们还谢绝了公园为我们减免门票的好意。

我修炼法轮功后,主动把原来私自拿回家的电子产品和工具归还车间,一次到信用社取款,把营业员多付的一万八千元当场主动退还人家。身体好了,我主动去上班,也没多拿一分钱。节假日我们到农村去洪法,早晚在街上挂展板洪法,开展大型炼功活动。

从九六年到九九年,是我充满了欢乐和幸福的日子。这段日子,我见证了许多大法神奇,心中充满自豪与喜悦。

坚守正念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其形势犹如黑云压城。一天,单位打电话说:市主管单位领导,明天要找我,谈我炼法轮功的情况。我想,正好堂堂正正给他们讲一讲大法的事,让他们对大法有一个正确了解。

第二天下午,我走進厂长办公室,厂长向我介绍了中年男子(局长)和一个年轻男子(秘书),又向他们介绍我说:“这是我们单位的小H,是个很好的人,因工受伤,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炼功后,没吃一分钱的药。这几年为单位节省一大笔医疗费;还主动来上班,也没多要一分钱。我们厂医疗费年年超支好几百万,都象他就好了。”

厂长又叫我向领导谈一下炼法轮功的情况。局长对我说:“你还炼吗?”我说:“局长,我为什么不炼呢,法轮功好啊!我受伤后,个人遭罪,给单位增加医疗费,还不能上班,给单位找麻烦、还连累我一家人。炼功后,我身体好了,还为单位节省医疗费,不给单位添麻烦,主动来上班,为单位无偿作贡献,再加上我家人也不为我担惊受怕了,对我个人对单位对我家人都好,为什么不炼呢,换您是我,您也会炼。”他顿了一下,说:“法轮功是××组织啊。”我说:“七二零以前,您如果听到有人讲做人要做到真善忍,您若有良知,您也一定会说:‘真善忍好啊!’您听到我讲炼功后的身心变化,您也会认为大法神奇。一个事物,不是由某个人说好就好、说坏就坏的,人判断事物要凭自己的良知善念,而不是某个人的意志和权力。十年文革不是一个很好的教训吗?再说;法轮功怎么××啊,真善忍叫人做好人是非法,那我们做坏人就合法了?……”

局长望望我,又望望身边秘书,没吱声,我讲了我身边大法弟子的身心变化。有婆媳不和的,学功后和睦相处了;有多年疾病缠身的,学功后身体快速恢复健康的;有社会上的小混混,学功后改邪归正的;也有手握财权不谋私利、廉洁奉公的;还有学功前拈轻怕重,学功后任劳任怨;等等等等。

我又说:“在座的领导,难道你们不希望你们的职工个个诚实、廉洁、勤奋、健康吗?这些好人多了,单位不就红火了嘛,你们工作不好做了吗?这多好啊!”局长:“唉,听了你讲的这一切,我都感受到了法轮功的美好,我都想学了。”说完他们三人都大笑起来。他站起来和我握手说;“我明白了!谢谢你!”

此事过去不久,市广播电视台一行七、八人,扛着录像机找到我单位,要给我录像,制作批判法轮功的节目。我说:“我炼法轮功受益了,为什么要批判?”他们拿出一张稿子对我说:“我们已经事先写好了,你直接念就行了。”

我说:“原来,你们就是这么揭批法轮功的,这不是在造假吗?广播电台每天出的节目都是你们这么弄虚作假搞出来的吗?”他们看我不配合,就说:“你实在不说,我们只给你录个像。”我说:“那也不行!”我把头朝下搁两臂上,伏在桌子上,他们便打电话给部门领导,领导打电话施压,也没用,折腾了两、三个小时,也没结果,他们只好扛着录像机没趣的走了。

進劳教所的第一天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三次進京护法,后被绑架回当地,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零年元月强行把我送到劳教所,车刚到所部门口,我这时忽然吐血了,警察也慌了,急忙把我弄到所部医院,疲惫的我躺在床头,微闭双眼,半睡半醒。不一会,突然有人大声吆喝:“××,你在干什么?”一看七、八个警察站在我床边,一个警察模样的人很气恼的说:“××,你胆子还不小,敢在这里炼功?”

我说:“我还没开始炼呢!”“你没炼功,你闭着眼睛在干什么?”我说:“我炼功有什么不好吗?你不也炼功吗?”警察都很吃惊望着他。“我炼功?” “你每天回家往床头一靠,双目一闭,不就是在炼功了,你怎么没炼功呢?”一句话把警察说的都哄笑起来,那个警察脸一红,掉头就走。一个高个子警察又回过头来,狠狠的说:“××,你等着瞧,到了入教队,看我怎么收拾你。”

几天后,入教队把我从医院“押回”,晚上我被带到教导员办公室,前几天要收拾我的那个警察坐在那,声色俱厉的说:“你还认得我吗?”我笑了笑说:“记得,你还要收拾人呢!”“你知道那天对你说话的那个人是谁吗?他是厂部领导,是厂政委!”“其实我只不过说了几句玩笑而已,可是他对法轮功功法根本不了解,法轮功五套动作可优美了,是高德大法,从前修炼多少年的人想得都得不到他!”他比较和气的说:“有那么神奇?”

“更神奇的是大法本身的法理,真善忍改变了无数人心,大法神奇的故事就有许多许多,入教队还关了这么多大法弟子,你难道不想知道他们的神奇故事吗?”教导员“嗯”了一声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你来谈一谈你的故事吧。”

在以后的一个星期里,我讲大法发生在大法弟子身上的故事,最后一个值班的晚上,他说:“我遇到一件棘手的事,你能谈一谈你的看法吗?”我就用大法衡量,我说:“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我会这么做。”他听后,感叹的说:“我在劳教所也有几年了,你是我最钦佩的人之一。”我说:“我以前也是一个很自私的人,是大法改变了我,是真善忍伟大!”

月光下的一幕

几个月后的一个傍晚,劳教人员被叫到院子放风,我们大法弟子聚在一起,交流切磋,背诵经文,突然听见一声大吼:“你们法轮功又在干什么,你们不要执迷不悟,法轮功是搞迷信,要崇尚科学。”

这时院子一下子变的鸦雀无声。我一看,是B警察,此人平时极恶。面对几百劳教人员,我站起来对他说:“某警察,你总是口口声声说法轮功搞迷信,你能讲出迷信与科学的定义吗?你能说出真、善、忍有哪些不好吗?大家知道,原子弹氢弹都是高精尖科学技术,冷战时期苏美两国的军备竞赛,其库存核弹头足以销毁地球多少次了,恰恰是科学给人类带来了太多的恐惧。一把刀具,善用它,可用于生活起居;恶用它,则可用它杀人,成为凶器。科学是把双刃剑,科学可成为善的载体,也可成为恶的工具。相反,人类只有崇尚真善忍,才能使一切不正的归正,才能使社会和谐,人心有善,才能创造出真正能为人类谋福祉的科学技术,所以人类应该崇尚的是真善忍,这才是人间正道。”

我说完,顿时院子一片嘘唏声,口哨声,喧嚣声。B警察二话没说,掉头钻到办公室里去了。

人高马大的大队长

一天,我从入教队被送到Y大队,一个大个子C警察坐在门口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你给我蹲下!”我很平静的说:“我又没有犯罪,我为什么要蹲下?”这时,他大声对我叫道:“你蹲不蹲?!”

透过铁栅大门,可以看见院子墙上写着:××劳教所育新人。我说:“你叫我给你下蹲,清朝时,奴才向主子蹲,你是我的主子?我是你的奴才?这种封建的东西,还能育新人?”我说完,没有下蹲,也没有害怕,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才是最伟大的生命!

他两眼盯着我,挥了挥手说:你進去吧!我还会找你!这时,一个劳教人员出来,帮我搬东西,半路上他说,C警察是大队长,谁都怕他,你今天敢不下蹲,他没有打你,真是少有啊!

过了几天,我被叫到警察餐厅,C警察说:你坐下吧,我们好好聊聊。他语气显然缓和多了。我说:“我来这里有一个多月了,这里关的都是偷盗抢劫,打架斗殴,坑蒙拐骗,吸毒贩毒的人,如果他们按照大法真善忍理念去做人,他们就不会成为危害社会,破坏家庭,危害自己的人,他们就不会做坏事。法轮功学员是修炼真善忍,时时处处都高标准要求自己,道德高尚,遵纪守法,都是社会上公认的好人,好人本应受到全社会的人尊重,社会才会向善,做恶的人才会少,可如今把好人关進劳教所,这应该吗?”

我说:“大队长,现在人为了钱,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不择手段,已经不去想去做一个好人了,这不可怕吗?更可怕的是,一个国家公然打压真善忍,败坏人类道德,社会堕落,那不坏人越来越多吗?唯有真善忍才能归正人心。”

我又向他讲述了我身边许多大法弟子学法修心,身体健康心灵升华的例子,讲述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他坐在我对面,静静听着,直到午饭时间到了,他才站起来说:“今天就到这儿,唉,在这里也不要有什么包袱,有什么困难,直接找我。”过了不久,孩子来信,要我们父母帮他填高考志愿表,我想找孩子他妈商量一下(孩子妈也被非法关押在相邻的大队),C知道后,立即去所部反映,几经周折,所部终于同意他的请求,他非常高兴的告诉我。我也很高兴,我知道,他明白了真相。

明真相的院长

在Y大队期间,我利用一切时间向大队警察,向劳教人员讲真相,给大队警察写真相信。第二年,我又被送到医院,我不吃药不打针,有时间就背法,炼功,还教会一个住院人员学会了五套功法。

一天,院长把我叫过去训话:“你不转化,今天给我站到十二点!”我说:“院长,你是医生吗?”“我怎么不是医生?”“您是医生,救死扶伤才是您的天职,我的信仰与您职业有关吗?”“这是上级对我们要求。”“你转化我们什么咧。您对法轮功一无所知,《转法轮》讲了些什么?修炼的内涵是什么?我学功前后是什么样,您全不知道,如果有时间,我给您讲一讲,让您有个正确了解。”“等医院全搬到新址后我会找你的。”

那天我到院长办公室,他对我说:“你讲一下法轮功吧。”我说:“我们学大法真善忍,做好人,你们把好人转化成什么人啊,以前只听说要把坏人变好,可从来没听说要把好人转化成坏人。我们师父要我们遇事向内找,做事先想到别人,做个比好人还好的人,不求名不求利,一心向善,还有什么比这还好的?”

我讲了大法使无数病人身体健康的奇迹,讲了我学大法后身心的变化,讲述中我都被大法的洪大慈悲感动流下泪水。他静静听着,没说一句话。不知不觉中夜已深了。他说话有点激动了:“你今天讲的这些,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但是你还是要注意安全。”

后来,我在一次严重的迫害中,生命垂危,劳教所害怕我死在那里,保外就医手续都来不及办,匆匆把我送回家。临行前,因病在家疗养的院长知道我的情况后,急忙从家中赶来,慌忙的握了一下我的手。我看到,他眼睛湿润了!

与K大队的群警、所部书记对话

二零零一年我被转到K大队。K大队警察深受恶党欺骗,他们时常把我堵在门外,谩骂大法,每次他们都是五、六个或者七、八个警察围住我,我不怕,我想我是大法修炼者,有师父。我讲大法好,讲大法在世界洪传,讲中共电视广播对百姓的谎言欺骗。我大声讲,让院子的人员都能明真相。大法的美好总使警察无言可答,这时他们才把我放進去。院子的一些人员说,你讲的太好了!我说这是大法的真相,是大法的美好!

深秋时节,田里农活干完了,劳教队便把劳教人员赶到田里,用小镢头把地挖一尺深,将草根一根根捡出来,秋风吹来,满脸黄尘嘴含沙。坐在田垄上的警察,便把我叫过去,说:这儿多苦呀,不是你们呆的地方,说个不炼了,回家去吧!我说:“大法这么好,为什么不炼了,亚里士多德曾说,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我们活了一辈子,也没搞清楚。多可怜啊,就象这田间野草,生命活的多没意义。孔子曰:朝闻道,夕可死矣!一个人得了大法,才是最幸福的。”

一天晚上,所部邪党书记来K大队,说要去教训教训我。大队长说,你不要去,讲道理你讲不过人家法轮功的(这是后来大队长讲给我听的)。书记不理会,闯進我住的监室,说:“某某,你今年多大了?”我说:“四十多,快五十岁了。”“孔子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你也四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糊涂,陷在法轮功里不能自拔?”我说:“你说孔子的话,只说了前半部份,更重要的是下一句:五十而知天命啊!什么是天命?我现在能得大法,也是我的天命,知天命,就是知善良,知神佛存在,知善恶有报。人不知天命,怎么可能在纷乱人世间行而不惑啊?知天命则是明了宇宙真理,并顺而行之不去违背。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可现在却在批判法轮功,诽谤真善忍,这是逆天意乱天法,天之大罪啊!人啊,千万别糊涂啊!”

书记听完这话,后退而出,陪他同来的大队长,哈哈大笑道:叫你别来你偏要来!

橘子的故事

二零零二年秋天。N大队正关着许多大法弟子,大队院子旁有一片橘林,每次经过这里,几个已经邪悟的,总是都摘好几个橘子,他们见我从不伸手,说我还在坚持真善忍,不转化,告状到警察那里。警察不知原由,于是来开会,问我为什么不转化,我把他们见我不和他们一样偷摘橘子的事讲出来,这就是他们告我的原因,我说:“学真善忍,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恶者变善,道德高尚,而今所谓的转化,用强制和欺骗使这些好人变成坏人,让人堕落,毁灭人的良知,这就是转化要达到的目地,偷东西的人是原告,不偷盗的人是被告,这不是正邪颠倒了吗?这是多么丑陋的事啊!”警察听了我的话,无所适从,他不知是该表扬还是批评这几个邪悟者,他无奈的望望他们,又望了我一眼,一言不发的夹着笔记本,走了。

写真相信控告迫害

劳教所转化不了法轮功修炼者,便使出更流氓手段,将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起,形成封闭的暴力转化基地,集中强悍的特警和所部打人恶棍,实施血腥迫害,制造恐怖势态,高压电击,烈日下长时间曝晒站军姿,各种各样高强度体罚动作,起床、吃饭、洗衣、洗澡、如厕,均以分秒计,晚上集中看电视,坐小凳子,身必笔直,稍有变形或动一下,便遭拳脚相加,只要是他们认为是不服狱警,就会招来棍棒来袭!等等等等。

我被他们迫害的大吐血,血顺着水沟远远流出院外,他们把我拖到医院打了一针,马上又拖回来军训,结果血吐得更厉害,无奈,只得又拖到医院抢救。在医院近一个月时间里,血依然在吐,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写真相信,唤醒这些警察的良知,停止对大法弟子残酷疯狂的迫害,我把真相信列出近三十个小标题,我先写好开头和结尾,然后写好一个题目就往里面放,无论写多少都是完整的一封信,我写好就给住院的人员看,也让他们明白真相,他们说这应该在报纸上发表,所列标题还没写完,这封信就被警察抄监搜去了,他们拿去看了。

今后的路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在这一次伟大的正法中,我们能与师父同在,与正法同在,是多么幸运,沐浴师尊的洪恩浩荡中,我们风雨同舟,相携而行,我在修炼中看到了自己与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太远,与同修的差距太大太大,我决心奋起直追,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嘱托,不辜负众生对我的期盼,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精進再精進,圆满报师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