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心中喜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二十多年来,在大法的修炼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身体和心灵都得到了净化。真善忍的法理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看到了光明。心胸变的宽容、开朗,每天总是乐呵呵的。

得法前,我是一个被多种疾病折磨的人。一九六七年生下一对双胞胎后,我就不能吃东西,吃了就拉,怎么也止不住,一直拉了两个月。由于身体极度亏虚而造成贫血、低血压、头晕、严重失眠,吃安定片,吃少了不管用,吃多了天旋地转,还是睡不着,全身难受。到医院去看,结果查出了严重的肾炎、糖尿病、肝炎、胃炎、坐骨神经、关节炎,脸、腿、手、脚都淤肿,连舌头都胀的说不清话。全身都是病,觉的活的太苦,心里憋屈,每天都要哭闹一场。

有一天,一个老乡来看我,惊讶的说:“你咋成这样了!啥病?”我说啥病都有。她说:“走!我给你找个好医生看看。”那是一位有名望的老中医,他一号脉就说:哎呀!我看了几十年的病,都没见过你这么严重的病人,我给你报报你的病:从头上,你严重的失眠,向下气管炎、心脏病、你的五脏六腑全是病,再往下坐骨神经、关节炎、慢性肾盂肾炎、还有膀胱炎。你身体太亏了,需要大补,可补药都是热性,你的五脏六腑需要凉药,你治这个坏那个、治那个坏这个,看你现在路都走不稳,我先教你个卧功,等你身体恢复好一点,你去公园找个气功练,气功是全身调病。

后来我就去公园练了一种气功,开始还有点效果,但没练多长时间就成了自发功了,动作成了乱七八糟,光想磕头,老往大街跑。后来又练别的气功也不行,为了祛病,也曾求神拜佛念佛经,都不管用。就这样,我拖着一个被多种顽疾折磨的身体在人生的苦海中整整挣扎了三十年。

一九九六年三月,我去公园,有幸遇到法轮功学员在炼功。在辅导员的热心帮助下,我当时就跟着学起了动作,很快我请到了宝书《转法轮》。看着师父慈悲祥和、面带微笑的照片,心中充满喜悦,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我得法了!我有救了!

炼功的第一天没感觉,第二天炼完功,腿就感到轻松。到第四天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发烧、流黄鼻涕、吐黄痰、闷气,不能躺着睡,只能坐着睡。老伴有些担心,劝我去看医生。我说不是病,是师父给我往外推病,给我净化身体。不管怎么难受,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直到闯过病业关。

由于我业力深重,除了师父在另外空间给我清除的大部份病业外,每隔一段时间,师父还要给我推出一部份。

在一次消业中,我从两胯奇痒,发展到全身都痒,就脸上没有。痒的不能睡觉,抓的流黄水,都止不住痒,整整痒了两个月。停了几天又开始从两胯到全身奇痒,第二次痒了一个半月。第三次痒了一个月,第四次痒了半个月,第五次就两胯上像手掌大的一片痒,以后一身轻,再没犯过。

我以前看书要戴五百度的老花眼镜,现在学法不戴眼镜,很小的字都能看的清。

多年前,我就想把我修炼前后的变化和深切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因文化浅写不成。今天决心让同修帮我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感恩师父的洪恩浩荡!赞叹大法的威力超常!

虽然我已是八十多岁的人,却感到越活越年轻,曾经是个半死不活的人,我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虽然历经了长达十九年的残酷迫害,并且迫害仍在持续着,但我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按照师父说的,坚定的走好每一步。

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做好三件事,这就是最大的事。”[1]师父还讲:“我告诉大家,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它是至关重要的,你们必须得做。”[1]

师父咋说我咋做,决不辜负师父的期望,在学好法,修好自己的基础上,一定要抓紧时间多救人。不管是数九寒天,还是酷夏三伏,都挡不住我和同修搭伴出门救人的脚步,看着明白真相后三退的世人,即便是再苦再累,我们心中总是乐呵呵的。因为我们是在兑现史前大愿,只有兑现誓约,才能跟随师父回归殊圣壮丽的天国家园!

文中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