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多少封没有被打开的《求救信》?

中共监狱奴工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一部揭露中国劳教所酷刑内幕的纪录片《求救信》,震惊了国际社会。温哥华,多伦多,华盛顿,纽约,凡看过《求救信》的人,无不为暗无天日的中共监狱、劳教所震憾。

2012年10月,一封藏在万圣节装饰品中的求救信辗转到了美国,俄勒冈州女士朱莉·凯斯(JulieKeith)发现了这封信,并公之与众。

从谷歌上查询,多年以来,来自中国监狱的,藏匿于服装或手工制品之内的《求救信》已有多次漂流到海外,大多是只言片语,虽被世人发现,但均未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而直至一名法轮功学员孙毅冒着生命危险,在中国劳教所发出了20封求救信,其中的一封被凯斯接到,才掀开了这个巨大的黑幕。不知每年出口至全世界成千上万的监狱产品中,还有多少封没有被打开的《求救信》……

中国监狱、看守所、劳教所到底有多黑暗?

中共的极权体制,才是役使奴工大量从事工业品生产的真正内因。中共号称“春风化雨”、“人性化管理”,但这些冠冕堂皇的背后,却是中共对于监狱关押人员的“无底线”奴役,与毫无人性的榨取。

一、中共知法犯法,明知故犯

中共有明确的法规,禁止监狱的人员从事出口产品的加工。然而,实际上奴工产品种类数不胜数,仅最近两年明慧网上曝光出来的就有上百种之多,遍及人们的吃、穿、住、行,休闲娱乐、化妆美容、婚宴、节庆等。产品远销五大洲,包括美国、澳洲、印度、英国、日本、韩国、俄罗斯、德国、非洲、土耳其、意大利、阿拉伯、马来西亚、加拿大、港澳、台湾等地。

二、几乎全国范围内监狱都存在“奴工”劳役

据不完全统计显示,至目前为止,明慧网上曝光出至少有2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近100个监狱、看守所、戒毒所、劳教所(已解体)存在不同程度的奴役。这22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分别是:安徽、北京、甘肃、广东、河北、河南、黑龙江、内蒙古、湖北、湖南、吉林、江苏、江西、辽宁、青海、山东、山西、上海、四川、天津、云南、重庆。

三、黑箱作业,无人监督,无最基本卫生条件保障

正常的食品(入口),以及服装(贴身),都应有身体无传染病等保障,然而在中共监狱内,这些都是空谈,奴工食品没有任何卫生措施和检验、检疫。而服装生产,上岗合格证就是一个摆样子的牌子。

云南女子劳教所,一法轮功学员不愿生产“饼干”,狱警问她为什么。她回答:“这样的饼干你会买吗?”警察被问住了,没吱声。她继续说:“一袋袋面粉堆放在泥土地上,做饼干的机器上糊满了灰尘,搅拌那个夹心的东西的机器也是糊满了灰尘,这样生产出来的饼干能符合卫生标准吗?……你去看看那个厕所是什么样子?屎尿遍地,臭气熏天,插足的地方都没有,便后在自来水管上冲一下手,连块擦手的毛巾都没有,只能在自己系的围裙上抹两下子就去包饼干了,这样的饼干你会吃吗?我是炼法轮功修真善忍的,为的是做好人,我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所以这活我不能干,我于心不忍。”

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各监区都有老弱病残队,这些人因肝病、肺结核、年老等原因,不能到生产车间。有些犯人摘毛衣上的毛球时,为了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有的用鞋刷子刷,有的往毛衣上吐唾沫,再用脏手上下左右抹平舒展,然后叠好后上交。经过这些病人的手生产的各类产品大多出口到日本、欧洲等国家。

在明慧网历年的报道中,各地监狱、看守所内恶劣生产条件有着更为详尽的报道。

四、强迫做毒活

由于监狱属于无人监督,无法监督,也无人敢监督的特殊地带,是进行地下交易的最保险的地方,而监狱为了利益很乐意承接社会企业无法完成的脏活毒活,然后强加分派在押人员劳作。

如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为获暴利,强制在押人员用有毒胶原料制作手机套、亚麻汽车坐垫,坑害消费者。车间里弥漫着有毒胶的呛人气味,监工的狱警实在受不了,就找技术监督局来测试,结果是:原料的致癌有毒物严重超标。从此,狱警即使在十二月的寒冬宁可待在户外也不愿进车间,却让被押人员每天加班加点地完成超高定额。好多人鼻出血、心悸、呼吸困难、眼睛红肿,身体严重受损。

抵制奴役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狱警打得耳朵鼓膜穿孔,有的被打得四肢成紫色,有的被用鞋底抽打得眼睛失明……

五、非人的“奴工作息时间”

依据明慧网的相关文献,对36个样本,即36家奴工场所(包含监狱、看守所、戒毒所和已经解体的劳教所)奴工每天的“工作”时间统计显示,奴工们每天要被迫10~20小时不等的恶劣奴役,当“生产任务繁重”时,奴工们几天几夜不得合眼。其中,奴工每天被迫“工作”12~14小时的监狱最多,占统计比率的36.11%;其次是16~18小时,占25%;位列第三的是14~16小时,占19.44%,三个时间段累计占总样本数的80.56%。

六、奴工的“工资”

目前在中国大陆,年轻人买包最普通的香烟不会低于10元,剪个发不低于15元。而奴工们挑战生理极限的超长时间“工作”,拼死拼活的为监狱和“人民公仆”们创造不菲的价值,他们的薪酬和福利应该不菲吧?

事实总是让人惊心!看守所、戒毒所的奴工,没有一分钱的劳动报酬。监狱、劳教所很多同样没有“工资”,部份监狱和劳教所有颇具讽刺性的几元“工资”,出手相对最“大方”的有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因为承包出口业务,根据劳动强度有5元~100元/月不等的工资,这在奴工中已经是鲜有难得的高工资了。若谁能拿到60~100元/月,就会引起其他奴工们的唏嘘叹羡。

七、监狱服装生产 胃口越来越大 瞄上名牌服装

在尝试过食品、机械等工业制品后,中共监狱目前大量开始转向服装生产,且大多以出口产品为主。2016年5月,世界银行发布了的《缝纫致富》报告指出,中国服装出口占世界服装出口的比例为41%,仍是世界最大的服装生产供应地。而一位不据名的服装业内人士称,来自中国监狱系统的服装生产量,约占到全国服装生产量的10%,也就是说,中国监狱服装生产量约占到全世界的4%左右。

据“追查国际对中共监狱、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生产奴工产品的调查报告”显示,浙江省第一、四、五、七监狱与衢州浩龙服饰有限公司长期合作,衢州浩龙服饰有限公司在其寻找客户合作的广告上明确写道,该公司订单主要放在自己工厂、监狱生产,监狱加工人员20,000多人。而其中就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我工厂目前主要是70%法国市场,20%美国市场,10%国内市场,美国市场目前只是在通过COSCO框架下做几个品牌。”

面向客户的广告,写出了在监狱生产,但卖给消费者时,没有任何一家监狱会写出该服装来自监狱。而在现实环境中,只要具备劳动能力,奴工就得上岗,有没有传染病只是在监内医院,象征性地走一个过场,就人人发一个上岗合格证。

中共治下的监狱对于服装生意地攫取,已经到了毫无遮拦的地步。

八、奴工实质是漫长的酷刑

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的灭绝运动后,因为担心来自国内外的谴责民愤,不敢公开杀戮善良民众,就极其秘密地施以酷刑虐杀,给社会民众造成了一个粉饰太平的假相,无法认知中共的杀人罪恶,加上中共因为忌讳自己酷刑原罪太多,很少提及和宣传酷刑罪等国际犯罪,使民众非常缺乏对酷刑的认识关注,甚至觉得于己无关,以至于当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虐杀的冤案曝光后,人们还去相信中共编造的什么“自杀”、“病死”等等借口谎言。

什么是酷刑?“联合国反对酷刑折磨公约”认为,酷刑折磨有三个要素:由政府机构执行、教唆、煽动或认可的;为了一个特定的目的,例如逼供、威胁、迫害等;导致严重的精神或肉体上的痛苦、伤害。

中共江氏集团向法轮功发难后,纵容各级610、公检法司等不法人员,以百余种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在这百余种酷刑中,象毒打、电击、灌食、下药、冷冻、医疗实验、水牢、死人床、手背吊铐、五花大绑等等,以及超越酷刑的极刑活摘器官,在短期内或几个小时,就可能摧残致人死命。而象奴工这种摧残手段,表面看起来是干活劳动,没有刑具加害,但这种奴工加害是超负荷的、致命性的、长年累月折磨的,是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下进行的,所以它实际是一种漫长的酷刑。

中共监狱和2013年12月废除前的劳教系统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和强制奴工生产等,严重违反了《国际劳工组织关于工作中基本原则和权利宣言》,及中国签署的《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联合国反酷刑公约》(即《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等。

早在明慧网2013年发布的《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显示,调查的3,653个被关押迫害致死案例中,就有3%即110个案例是被超负荷劳役直接致死的。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九年来,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投狱,遭到中共当局的奴工酷刑加害,期间,有多少善良人被奴工折磨的精疲力竭、面容憔悴?中共奴工背后渗透了多少善良人的血泪伤痕?制造了多少人间悲剧灾难?

一个毋须争论的结论就是,只有解体中共,才能让监狱奴工的酷刑黑箱,真正退出历史舞台,才能让司法环境有真正的清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