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是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五日】历史上,无论宗教界还是常人,做什么事情都在谈顺天意。意思是,只有所做的事情,是天意,才能做成。

师尊讲到旧势力的由来时说:“由于那一念来的层次极高,宇宙众生都以为这是天意,一定会圆满功成,解救这洪穹天体的覆灭。由于层层天体中的神周密的安排,就使这种安排看上去完美的令众神兴奋,从而信心大增,认为有救了。当时有层层生命的百分之二十的神参与此事,这就是旧势力的由来。”[1]旧势力对天意的错误理解,也成为了其自身在这次正法中的巨难,它们搞不懂这次正法中师尊所要的才是真正的天意。

师尊说:“在大法弟子面对这场迫害时,有很多掉下去的、没跟上来的,都是因为不理解师父做的事,用人心衡量师父。”[2]

作为大法学员,怎样才是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我们是否在不同的时候对正法的進程和对师尊的讲法都存在理解上的偏差,或者在自身不同境界中由于不能真正理解师尊的所要,从而用人的观念与不同境界的障碍曲解了法?

回想自己二十年的得法修炼过程,在很多时候,都没有及时跟上正法進程,走了不少弯路。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在反复学法中,找到了答案,认识到,是没有理解好法,没有理解师尊所要的、所做的事,而是用自己的执著来对待正法,从而在助师正法、做三件事上打折扣。

师尊在讲到神韵时有这么一段讲法:“有一点你们要明白,我要做的这件事情可不是你们讨论行不行的;我说这么做了,你们只管去做,因为我一旦决定了什么,不是简单一句话,绝不是简单的做法,我是要变动许多东西,神都在随着这么做。正法中很多东西变化,你的心里过不去,你老想把它改了,一改就糟糕,动一点就糟糕。”[3]“真的是按照师父要的那样去做的时候不对路也不行,你说师父要你去做主流社会,你还是去那些个不是主流社会的地方去做,当然做不成,你当然也不是真正配合了。师父让做主流社会,那你们就用正念在主流社会做,就一定会成。”[3]

这段讲法对我启发很大,我觉的自己的不足,表现在过去存在很多代表旧生命状态的特征因素,表现在对反迫害和突破旧势力的安排的信心不足、正念不够。在对法理的理解方面,也是用自己人的经验与逻辑去推理,对能理解的想得通的就照做,对不能理解的置之不理或被动接受,对于表现在人这边的邪恶迫害经常有无可奈何消极承受的想法,在做不好时更加消沉,内心执着于时间快点结束。这是一种旧生命由于不理解师尊和正法所呈现出来的没有在大法中归正的态度。但很多同修都没有意识到,我也在不同的时候没有认识到,或者认识不够。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真是有一种懊悔不已的难受,我怎么就错过了那么多的时间呢?!

在学法态度上,为了保证每天学法,有时工作忙了,就心安理得的随便学一段,而不是无条件的增加学法时间和静心学法。在很多同修的交流中,可以看到他们其实真正将三件事做好了,并没有影响工作,反而将工作做得更好了,这样的案例很多。但我都没有去想过尝试一下。这种学法态度的背后,也就是包含了没有真正按师父的要求去做的态度。后来,每周固定参加集体学法,与同修交流,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无论工作多忙,都以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为重,将每天的学法摆在首位,不但要把常人的工作做好,也要挤时间保证多学法,用心学好法。原先我基本保证每天学一讲《转法轮》,觉的这也差不多了,但随着对法的认识,就又每天增加了其他讲法的学习、背法,事实证明,这不仅没有影响工作,反而将工作做得更好了,邪恶的干扰也减少了。

二零一五年诉江以来,我们这边参与实名诉江的同修受到不同程度的干扰,表面上形势一度变的严峻。有的同修被抓進洗脑班,有的被拘留,有的被迫离家出走。但也有同修正念对待,甚至起诉邪恶的负责人,令邪恶钻不了空子,保证了当地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不被干扰波动。当地依然有一部份同修没有走出来参与到整体中来,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法理交流谈体会中,或者是对待三件事的态度上,我们都能感觉到,这一类同修的基点是站在了个人修炼的角度的,与对正法進程的形势要求,存在很大的差距。但这部份同修,却是有能力的,就是在这种对法认识不足所造成的状态中,被旧势力的因素抑制着。

我们本地也有彻底走向反面的犹大,充当了邪恶的打手,在洗脑班、监狱、看守所甚至上门参与转化学员,在这里我们不谈论这一批人。

我想说的是,有一批悟偏的学员,很具有迷惑性,他们不参与和直接充当犹大这一类的工作,但却排斥明慧网,总拿同修负面的消息来说事;他们表现出来也参与讲真相,却不是揭露邪恶来营救同修,向常人只派发《转法轮》。

当地有一个女同修,转化后一直没有写严正声明,有一段时间她也很愿意向别人讲大法的好,表面上好象很积极参与讲真相的项目。但后来我们发现,她从不关心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网,只向常人派发《转法轮》,对迫害中的邪恶避而不谈,在朋友圈也转发了很多常人禅修一类的文章与音乐。这一类学员,直接影响了不少在法理上不清晰的学员。这些邪恶赖以存在的因素,为什么在正法接近尾声时仍然有潜在的市场?那些看似仍在修炼的学员,在三件事中一直不溶入整体,以各种借口处于独自修炼或游离于整体之外,是不是在法理上、认识法上都存在严重的不足,才人为的滋生了邪恶?不做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或做不好三件事,本身就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

本地有一个学员在同修和常人中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但他仍然抽烟,极少参与整体,对明慧网有负面的看法,主张对邪恶的迫害不揭露不宣扬,不传任何负面消息,说一切都要以正面的、美好的形式来讲真相劝三退,甚至认为修炼就是美好的不用吃苦的等等。有同修、新学员受其影响,也附和着他的观点。我们以不同的方式和他交流,希望能帮助这个同修在法理上归正,从而发挥他的专长,和同修们一道共同做好三件事。但效果并不好,说多了,他开始拒绝交流,说就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就行了。问题是,他也认为他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的。我们问他为什么还要抽烟?他不正面回答,却在另一些场合说要善用执著、利用执著。最后我们发现,这个同修的状态,在不同程度上代表了一批不精進的同修,表面上也在参与三件事,也说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却做出很多明显违背法理甚至连常人都不如的事情来。

真正按师父的要求做,并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不打折扣的去执行,去调动和善用自身的各种特长,去圆容和实现师尊所要的。要做到这一点,学好法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在法理上清晰的知道怎样做,才是真正的按师父的要求做。否则,带着自己的执着、人的观念去理解法,也自认为其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但所行所做却是与大法相悖的事情。如果我们不能在法理上认清这个问题,就会让邪恶找到巨大的漏洞,干扰我们的三件事,造成损失。

我们永远无法去想象大法无边的内涵。我们遇到问题就多学法,学好法,大法自然会开示我们如何做。师尊在多次讲法中强调要多学法,但又在多次讲法中要求我们学好法。学好法,也是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之一。师尊说:“如果你不学好法,你就做不好大法的事情。”[4]

师尊说:“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说白了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就是未来宇宙的需要。(鼓掌)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1]

虽然我们无论哪一层的生命,都无法理解和想象师尊在正法中最终所要成就的是什么,但我个人理解,师尊对正法中的众生包括大法弟子是有明确要求的,我们在法理上明白这种要求,并且去圆容好,才能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做好三件事,真正的助师正法。

我个人的理解,我们要用自己每个人的智慧与能力去圆容师尊所要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走出一条最正的路来。也只有这样,在具体三件事上,才能更好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什么叫助师正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