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他真的在帮助我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二零一六年结婚的青年大法弟子,丈夫未修炼大法。师尊曾在梦中点化,我与他的过去世曾是一对夫妻,那世我对他和他的家族有大恩。我想他或许是来报恩的。同时他一定是知道我这一世能够得法,期盼着我对他仍然能够像那世一样,无论他迷得多深,都会用法唤醒他、把法带给他。

从相识以来,丈夫就对我很好,在人世间的理当中,表现出对我感情很深厚,我们能吃到一块、说到一块、认识到一块。但是结婚以后,我们之间大变样,开始争吵不断,在人中表现就是两个生活习惯不同的人组建了新家庭有个磨合期、需要相互适应。那段时间我总是在与丈夫的心性摩擦中磕磕绊绊,吃饭、上厕所都可能吵架,有时候一句话说不对就会争吵,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丈夫比我大了好几岁,我总觉的男人结了婚后,该有个变化,尤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应该更有责任感,更有担当啊。可是他一点儿没变,还是照常上班工作、下班打球、喝酒、玩手机,合伙的买卖由于投资人有私心藏私钱,他也是一筹莫展。

男人撑起一个家庭,不管日子过得松紧,婚后最起码应该比以前更知道心疼父母,时常回家帮父母干干活尽尽孝,可他从不。我公婆也照样宠着他,啥活也不让他干,恨不得天天给他们儿子做大鱼大肉让他回去吃。我出差,他回父母家住。公婆早上照样舍不得叫儿子起床上班,他依旧吃不上早饭,着急忙慌赶到单位。我真是样样看不惯,一想就来气。他一在家犯懒、摆出一副不思進取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憋不住想训斥他。

他家庭条件一般,可他父母总想和我优越的家庭去比,处处表现出一副家底儿很厚的样子,其实是怕我们瞧不起而又死要面子。我婆婆明明去年花六千元买个貂皮大衣,我和丈夫回去吃饭时,还特意拿出来给我显示有多合适多好看,让我认可,或许由于我心里真没拿她那东西当好玩意儿,因而态度或者表情眼神不经意有所流露了,她从来没在我面前穿过那件衣服,回头私底下跟我母亲说,她花一万二买的。我听了以后,真的开始打心眼儿里瞧不起她,觉的婆婆太虚伪,显示心、妒嫉心、对名对钱看重的心太污秽。而且我修炼这么多年,从牙还没换完,就做了师父的小弟子,对如此与“真”相悖的事,从内心里十分厌恶。

几个月以来的心性摩擦中,我发现自己的邪党文化很重,总是要求对方要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事,完全一副邪党“管天、管地、管人、还要管人的思想”的变异思想和变异行为。而且公婆表现出的种种我看不惯的东西,也恰恰反映出了我还有争斗心、显示心、高高在上、瞧不起人、也重名等等许多方面的心没有去。我知道是我自己的表现才导致了公婆处处强要面子,他们越这样,我就越看不顺眼,恶性循环,不在法上修自己,已经偏离了法的要求太远太远,知道自己是修炼人得向内找,可一颗心仍然是愤愤不平,层次提高的很慢。

结婚后,我与先生虽然分开休息,但是心性关过的并不顺利,早上晨炼也起不来,我决定回母亲(同修)家住几天,希望在大法弟子集体的环境中促使自己精進起来,多学法、多交流、多向内找,真正在法上提高。师尊看我有想精進的心,再一次慈悲点化给我一个梦。

梦境中我爬山,已马上到了山顶,(刚修炼的时候我梦见过和母亲还有另一位同修,我们三人一起爬山,谁先上去,就回过手拉一把下面的人,一起往上爬),可是这最后的山路已经不比从前,山上结了一层晶莹的薄冰,根本没有站手立脚的地方,而且山体都是九十度垂直的,直上直下,用人的眼睛看根本不可能有人爬得上去。山体的两侧还有象格尺一样的刻度,我知道那是衡量我们修炼人心性的尺度。我仰头看着这山体无计可施。这时我发现我的先生也在这,他弯着腰弓着身子伏在下面,让我踩着他的身体往上攀,我踩着他的后背,再踩上他的肩膀,他趔趔趄趄万分艰难的站起身子,双手使出浑身力气,咬紧牙关,将我向上托,让我能够往山上爬,可这时候,我的主观思想却没有反应,手脚不往上抓,也不蹬,自己根本没有往上爬的意愿,而他也在一次次的托举中,快要耗尽所有的力气。意念中,我能读到他的思想,那是无比坚定的一念:就算用尽我最后的一丝力气也要将她(指我)送到山顶,就算以付出我生命为代价、牺牲掉我的一切,也要帮她爬上去,帮她达成所愿!我被这无私的、为他的一念震撼了,猛然清醒了,踩着他,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山顶!这时晨炼的闹钟响了。

无法用人的语言来形容我当时的感受,梦中的那一幕仍在脑海里盘旋,至今依然清晰。梦里先生为了帮我修炼上去,甘愿牺牲掉自己,而我却因为人中的夫妻矛盾埋怨他、气恨他、想通过对他不好来报复他,甚至想过等我修好飞走了以后,永远不再理他,什么恩不恩的,我统统不记了,只要他再也气不着我,够不着我。这些真的太不符合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了。我还拿师父曾经的点化当作他即是来报恩的,就一定会对我好,会在婚姻生活中呵护我、保护我,这些完全都是人的想法,而当他开始帮我暴露出自己各种各样隐藏很深的执着心之后,我就开始以人的情来衡量这一切,将一个修炼人的正念抛在了脑后。非要到师尊看到我不悟,再一次慈悲点化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时,才能悟道。

在人中对我好,那并不是真正的好;他帮助我修炼,让我能够在法上提高、修去最后这人中的情与执着,才是真正的对我好,这才是真正的报恩呐!师父啊,弟子愚钝,弟子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