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兴安岭八旬曲淑云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曲淑云,女,今年八十七岁,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人。这位老人仅仅因为坚守“真善忍”的信仰,在过去的十九年里,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几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七年,八十六岁高龄的她还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

下面所述是这位老人遭迫害的经历。

修炼大法 疾病全消

曲淑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她六十八岁左右,一身的疾病,关节炎、美尼尔氏综合综合症等等,久治不愈。然而就在她修炼法轮功不久,一身的疾病无影无踪,全部消失了。

曲淑云对大法的感恩别提有多深了,她要求自己时时刻刻都要按照大法师父教导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人。

为了让更多的人在大法中获益,从那时起,曲淑云一有时间就和家人带上录音机、录放机到偏远的农村洪法,使很多有病的人身体得到康复,道德得到升华。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曲淑云从学法小组学完法,在回家的路上,心里生出一个愿望: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见到师父呢?没想到就这么一想,她就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打着坐,穿着似红似黄的袈裟。曲淑云悟道是师父在鼓励她精进修炼。

于是她开始抄写《转法轮》,每天坚持盘着腿抄写,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共抄了九遍《转法轮》。期间曲淑云多次看到师父穿着袈裟、金光闪闪的法身。曲淑云愈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一九九九年两次绑架 遭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曲淑云并没有被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所蒙蔽,她直接到北京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功法,一切宣传都是栽赃陷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曲淑云到吉林市江南广场炼功,被江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天。

为了向世人澄清法轮功真相,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曲淑云再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又被警察绑架,这次她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一次因曲淑云坚持炼功,在二大队大队长室,大队长任枫、张丽兰两人用一尺多长的竹页子板在曲淑云的脸上、手上打了一百多下。曲淑云当时在心里一直背大法师父的《洪吟》。狱警见曲淑云的脸、嘴、手不但不红、不肿,也没见她有疼痛的表情,还那么平静,狱警才无趣地罢手。

酷刑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一次,一位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在见家属时,说了与大法相关的话,三个狱警用酷刑折磨她,将电棍插到她嘴里电击,把这位学员电的面目皆非。为抵制狱警的残忍行为,曲淑云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狱方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野蛮灌食,灌的是玉米面掺杂大量食盐,狱警逼迫法轮功学员写认罪书,曲淑云始终没有配合。

由于长期的奴工劳动及恶劣环境,曲淑云的身体日渐衰弱,还出现了休克状态。劳教所只好提前四个月让曲淑云保外就医回家。

在被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迫害的八个月里,曲淑云在狱警的眼皮底下把《转法轮》抄了一遍。

二零零零年三遭绑架 两次劳教

二零零零年五月,曲淑云回家后,继续到松花江边炼功,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的美好,并且亲自给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专门负责迫害的头头都兴泽送去真相资料,当都兴泽威胁要拘留曲淑云时,曲淑云平静的告诉他:我是为你好,不希望你再迫害我们而再造业。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再亟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被喜岭劳教所迫害致死,遗体后背全是青紫色,器官全部被摘走,赵姓警察说“留做标本”。

当局怕法轮功学员参加葬礼,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曲淑云也被绑架到东大滩派出所,当警察得知曲淑云是“保外就医”之后,当晚就将曲淑云送往劳教所。结果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六日,曲淑云又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堂堂正正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连踢带打的抢走了横幅,之后又被绑架到保定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曲淑云和其它各省市的八位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第九天,曲淑云和其他八名同修走出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曲淑云再一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又一次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警察一顿毒打,抢去横幅,绑架到驻京办事处。接着曲淑云被吉林市警察押回当地。在北极看守所,曲淑云一直坚持打坐炼功,刑事犯有两次看到曲淑云坐那金光闪闪,犯人感叹法轮功的神奇。就因为打坐,曲淑云被罚蹲两天,曲淑云绝食抗议,手脚被警察扣上强行灌食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曲淑云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再次被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

劳教所里证实法

在被迫做奴工时,曲淑云利用打包装的时候将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纸条放入出口的黄豆包装里,曲淑云有时一宿不睡觉的写真相纸条。曲淑云在劳教所里用这种形式向世人讲真相

曲淑云一次被罚坐板,狱警说:法轮功被取缔了。曲淑云站起来说:有我一个人学就取缔不了,何况还有那么多人学。当时就把狱警气跑了。

还有一次劳教所检查卫生,发现五楼墙外贴的小横幅“无条件释放关押的大法弟子”,大队长问是谁贴的?曲淑云毫不犹豫的说:是我贴的。大队长说:你贴了会扣大队分的,曲淑云又大声的回道:不应该关我们,我们是没有罪的!

拒绝“转化”遭酷刑

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二十九个在压力下违心“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切磋又重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初八,狱警上班后,就开始对她们进行迫害,威胁、恐吓、打耳光、拳打脚踢、电棍电击,以及用针扎,每到夜晚都能听到警察的怒骂声和电棍的电击声,警察怕声音外传,用胶带把学员嘴封上,曲淑云的嘴被封了三天。

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和新走回来的学员开始新一轮的绝食反迫害。法轮功学员提出:如果不停止迫害,我们不光绝食还要罢工。因为很多产品都是出口的。在这种情况下迫害才暂停。

二零零一年,北京电视台到劳教所院内采访,被采访的人都是劳教所事先安排好的决裂的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房间里干活。为了证实大法,曲淑云拉开窗户冲着采访人员大声喊道:“无条件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事后大队长训斥两个包夹说没看住曲淑云,并打了曲淑云一个大耳光。

由于曲淑云不配合“转化”,不承认自己是罪犯,始终坚持修炼法轮功没有错,并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功是正法!即使到期了劳教所还不放人。为抵制被继续迫害,曲淑云又一次绝食反迫害,被四、五个刑事犯人按着手的,捏鼻子强行灌食迫害,导致曲淑云的全身冰凉恶人也不住手。大队长刘莲英还放言说:劳教所有死亡名额,死了就是自杀。

曲淑云被几次非法劳教加起来达三年之久。在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曲淑云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坚持炼功、学法背法,挂横幅、贴横幅等,又被加期一百七十二天。

八旬高龄遭诬判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曲淑云和法轮功学员于芹在步行街给一男子讲真相,该男子称自己是公安局的,曲淑云老人出于善心就送给他一本真相期刊,希望他回家好好看看,男子也接过了那本期刊。

三天后,曲淑云和于芹外出时被临近卫东派出所警察绑架、搜身。警察抢走曲淑云的钥匙,后到老人家非法抄家。警察让家人接回曲淑云老人,将于芹绑架到看守所。

之后加格达奇区公安局警察三番五次上门骚扰曲淑云老人,总给她的孩子打电话,几次要曲淑云到加格达奇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逼老人写保证书放弃信仰。老人曾在压力下当场倒地抽搐,被送医抢救。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曲淑云老人和于芹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执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