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党害人 大法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

一、邪党害人,罄竹难书

一九六九年,也就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突然间我父亲在单位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被活活打死,却被诬陷成自杀。

一天早上,我们全家人都在等父亲下班,一天一宿没回家了,却等来了一辆大卡车。下来十多个戴铁帽子的人,来到院子里(我家住四合院),一个一个跳下车来冲進我家,把全家人都给赶出去,对我妈说:你是某某某的家人。某某某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被关押到密室里,里面只有一个天窗,昨晚跑了,要抄家。

我当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父亲出事了。前一天,父亲还领着我到大街上去看批斗车上的“坏人”呢!他们都在车上站着,身上挂个大牌子,被那些戴着红袖箍的人揪着,批斗车共二十多辆。我问父亲:“为什么有那么多坏人?他们也不象坏人呀?”父亲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坏人!”

噢,我明白了,他们把我的父亲当坏人了,他们才是坏人呢!我刚想哭,有个头对另一个人说:“别让她哭。”那个人把我按在屋外窗下小板凳上,告诉我:“不准哭,哭就给你也抓起来。”我吓的低着头,不敢大声哭,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流,鼻涕一尺多长。我心想:要是地中间突然间开一个大洞,让你们这些坏人都掉下去,再合上,让你们都上不来多好啊!这时一个抄家人从我的头顶跨过去,他的鞋子一下子踢到我头了,我就放声大哭,他们没抄到什么就都撤走了。

第二天,父亲单位来人告诉母亲:父亲被打成现行反革命,被关押到密室里,密室里只有一个天窗,昨晚跑了(父亲也不会功夫,门外还有人看守)。我们在单位后山山洞的石崖下面发现一具尸体,你去辨认一下。真象晴天霹雳一样,天都要塌了。

大哥正在部队被提干,二哥知青下乡,姐姐正在上学,我五岁。确认是父亲后,十五岁的二哥借来了小板车,把父亲拉到火葬场火化了,当时骨灰都没敢要,从此以后二哥就不太爱说话了,慢慢的得了忧郁症。我被吓得也经常发烧,得了急性黄疸型肝炎。我们家从此背上了反革命家属的名义,被下放到农村,大哥也从部队复员到了工厂。我也被戴上“小反革命”的帽子,走在街上小孩都叫我“小反革命”。

全家来到农村,没有地,又没有房子,好心的三姨收留了我们,我们住在她家的草屋。要是赶上下雨,我们就没地方睡觉了,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只能坐着。从城市带来的粮食吃完了,母亲只能借粮吃,借来的都是发霉的粮食和地瓜干,来年再把新苞米还给人家。母亲是个很要强的人,为了让孩子过年能吃上肉,也学着养一头猪。因为是反革命家属,谁也不敢太靠近,母亲不会养,别人就偷偷告诉弄一点玉米面和水搅拌一下给猪吃就行了。那时猪一天老是叫,母亲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到了过年,别人家的猪都二百多斤重,我们家的猪才五十多斤重。我当时跳着高不让杀,母亲为了能让孩子吃猪肉,还是找人给杀了。母亲为了多挣点工分,就带着我到田里干活,六岁的我,不知不觉的就跪在田地里,朝着东方的天空双手合十,流着泪小声说:“菩萨!菩萨!”就这样不停的喊着。

在农村我的健康状况逐渐下降,因为身体弱,经常发烧。有一次烧到四十多度,昏迷中我觉着自己在房顶上转圈飞。从那时起我就得了腿疼、头痛的毛病。腿疼时就像灌铅一样,走不动。坐在炕上,从不敢把腿耷拉下来,总是把腿搬上来坐着,否则就腿痛。扎干针就能好一点,不扎就不行。后来有人传个偏方,用蓖麻籽和鸭蛋做配方,用了也不好使。头痛时不能说话,眼睛也不敢动,特别是在来例假的时候,痛的就更厉害了。每次头痛时吃去痛片,开始吃半片,后来吃一片,再后来吃两片都不好使,每个月至少有二十天得吃去痛片。这些病折磨的我非常痛苦,就这样我变成了一个身心不健康的人,气恨、抱怨、愤愤不平、自谓不公,时常发脾气、发怒。

后来文化大革命结束了,父亲的问题也平反了,我们家就返城了。工作后,别人给我介绍个对象,就是现在的丈夫,我就结婚了。

丈夫爱玩,家里什么事也不管,还挑三拣四的。有了孩子他也不管,我就抱着孩子上下班,走到车站得二十五分钟左右,回到家里还得提水做饭。那时我们住在丈夫厂子给的简易楼二楼,街面有个水房,提一桶干净水上楼,还得往下提一桶脏水倒掉。丈夫却在外面打扑克、打麻将。我要叫他,他就跟我火,就会骂我,打我,嫌我干扰他玩了,经常被他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丈夫对我不好,婆婆也偏向,她给大伯哥和小姑子的孩子,一人一套银手镯、银脚镯。当时我很生气,就拉着孩子说:“跟爷爷、奶奶要。为什么给姐姐和妹妹,却没有我的,我不是孙子吗?”家里人都没说话。回家的路上我又被丈夫打了一顿,内心痛苦、委屈、怨恨、愤愤不平,真是觉的活着没意思。

就这样我身体也越来越差,腰被腿疼带的蹲下就起不来,大夏天也得穿毛裤、毛袜,就这样还冷。头痛的整天迷迷糊糊的老是想着睡觉,三十几岁的人,整个看上去就像六十几岁。不能上班了,却还得准备20元钱扎干针,没办法就得硬着头皮跟丈夫要钱,除了买菜做饭,还得供孩子上学,天天象要小钱似的,我内心痛苦极了。那时谁要问我过得怎么样?丈夫对你好吗?儿子好吗?我一句话也说不上来,眼泪哗哗的流。人与人的因缘关系真是说不清楚啊!

二、喜得大法,身心受益

一九九八年七月底,一天我的腿太痛了,我对丈夫说:“你帮我揉揉腿吧!就象被黄泥包裹似的。”丈夫说:“你去问问对门,她炼法轮功把病炼好了,你也炼吧!”就这样,我有幸得了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

拿着《转法轮》这本书,我看着看着,就觉的这是一本天书。我明白了,以前吃的苦,遭的罪,都是业力造成的。

从此以后,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学法炼功,一个多月的时间,我身体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真的是无病一身轻,再也不用上医院扎干针了,再也不用吃药了。对人善良和气,不和家人发生矛盾冲突,在人与人的交往当中都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考虑别人能不能接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

很快家人也看到了我的变化。同事、朋友、亲戚看到我都说:你年轻了,更漂亮了,气色也好。我赶忙告诉说:“我修炼法轮功了。”

有一次在跟小叔媳妇交谈中,她对我说:“二嫂,你现在真的变了,和过去不一样了。过去和你说什么,你不爱听,甩头拨了角的。现在温柔了,会说,会笑了,眼神和过去也不一样了。”我说:“是呀,学大法人心向善了,知道了法理,人与人之间的事看淡了,也不争不斗了。心性提高了,人也就变的精神了。”

我的一个同事帮我找到一份工作,在商店卖衣服。有一天不小心收了一张假币,当时我就想哪里出问题了?向内找是我还有利益心,这也是对我的考验。在和老板娘交接时,我对她说:“我今天收了张一百元假钱,请你在我的工资里扣除吧!”老板娘看到我的诚意,就说:“没事,我给花出去。”我告诉她:“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让这张假钱再去害别人了,到此为止。”我就给撕掉了。

我每天工作时间从不离岗,干好本职工作,老板娘一一看在眼里。有一天,她对我说:“从你来了,咱们货卖的比以前好多了。”以后她经常给我带水果和午饭,我经常给她讲大法神奇的故事。

有一次老板娘看到我包里有那么多的真相传单,问我:“你拿那么多传单干什么?”我告诉她下班后到楼里发,让人们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她说:“下班后我跟你去,帮你看着点。”我说:“好啊!”我在楼上发她在楼下等,听到有人来了,她就咳嗽一声,发完后对我说:“以后再拿多了,告诉我,我和你一起来,好帮你看着点。”

世人要都能像老板娘这样明真相,得救度,该有多好!从此以后老板娘生意兴隆,这就是她善待大法弟子、帮助大法弟子传真相得到的福报!

三、讲清真相 善念救人

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特别是从《九评共产党》发表后,为了让更多的世人明真相得福报,我就不断的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希望世人都能退出邪党,远离灾难,象我一样在大法中受益。

近来有一位很长时间没联系的同事A突然约我去郊区洗温泉,路程要两个小时,往返两天。我告诉她没有时间,她说:“你去吧,去两辆轿车,共八个人。”我心想:也许那几个人都是有缘人,也许是师父安排我去讲真相救人的,就答应了。去了一看那六个人都不认识,他们都是A的朋友。

到了温泉旅馆,進了房间,有五张床,其中有一张大床是靠一边墙的,我走过去说:“我在这边吧,晚上要炼功,别打搅你们。”同事A也帮我说:“她晚上要炼功的。”

在洗温泉当中,我始终记的把讲真相放在第一位。我先单独找一位大姐个别谈,我问:“大姐,您贵姓?”她说:“姓张。”我问:“您在哪儿工作?”她说:“以前在大商工作,现在退休了,在外边私企干库管。”我又问:“您有多大?”她说:“五十七岁了。”我说:“咱俩同岁,都是属虎的。”她说:“你不像,你挺年轻的。“我又问她:“在单位是党员吗?”她说:“不是,入过共青团和少先队。”

我接着关心的问:“您做过三退了吗?”她问:“什么三退?”我就跟她说:“现在有三亿人都做过三退了,明白真相的高官都上国外去退,我们可别落下。”我继续说:“因为我们在加入它的组织时曾经举着拳头发过毒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可是根本没有共产主义,它是用谎言来毒害人,最终是毁灭人类的,看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就明白了。共产党执政以来,搞各种运动迫害死了八千万人,一直到现在还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和李东生拍的电影,你不要相信。”她马上说:“江泽民很坏。”我说:“是的,这个党就是这个体制,它越坏它越能当官。但它做了这么多坏事,老天能不灭它吗?老天要淘汰坏人,会有大瘟疫和灾难。法轮功是佛法,法轮功是救人的,您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保平安。我给您起个化名叫张福缘,退了它,神只看人心。”她说:“说的对!”她点头同意退了。

大家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有一个人称李经理的人跟我说:“你给我讲讲法轮功吧!我能不能把烟给戒了?”我说:“你真炼法轮功就能戒了。”然后我给他讲了师父的几段法,我又告诉他:我们炼的功是吸取宇宙的能量,把废气物质打出去,净化身体。

另一女士说:“我也学学打坐,打坐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她说:“我看到你的脸色从里往外透红,还白,还年轻。你教教我吧!”大家在温泉池里都在搬腿,有的搬不上,我就耐心的告诉他们:男的左腿在上,女的右腿在上。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跟他们讲真相。我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那个王进东他不是法轮功学员,他连基本的盘腿姿势都不会,既不是单盘,也不是双盘。他是军人的盘腿姿势,他盘的是散盘。一边说着,我一边把腿双盘上,他们看了都说:“这才是五心朝天。”学了一阵子,最后我给他们都做了三退。

开这个温泉的老板是当地人,曾经做了十四年会计,后来是村委会委员,是党员。还有老板娘,还有在这里工作的老板的妹妹,我都给他们一一做了三退。

在往回返的路上,车里坐四个人,都在讲话,我坐在那闭着眼睛没有说话,我旁边的女士说了一声:“大姐,你怎么不讲话?”我说不知道讲什么,司机说:“你就讲讲法轮功吧!”

我想这都是师父帮助我,给了我这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世人明白的一面都在盼得救。我从包里拿出翻墙软件小光盘分给他们。我告诉他们:这是翻墙软件,你们上网看一看真实的消息,里面还有《九评共产党》,看完了,就知道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

世人明白真相的那一面是善良的,我为世人能得救而高兴。真心盼望更多善良人明真相,退出邪党,相信法轮大法好,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