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的幸运者 【明慧网】

绝处逢生的幸运者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漫长的人生道路,不总是蓝天和阳光,有时也会有恶浪和险滩。在无名的迷尘中,也许前一秒和后一秒,生命的轨迹就会截然相反的交替。在厄运降临之时,有没有脱离苦难的生机?也许下面这些绝处逢生的幸运者,他们的神奇经历,能够给我们一些启示吧。

癌末患者绝处逢生的故事

杨丽女士,原安徽省安庆市黄梅戏剧院艺术处戏曲服装设计者,现居美国旧金山市。

杨丽从小就体弱多病。她曾患有甲肝、乙肝、胃肠功能紊乱、高血压、心脏病、动脉硬化、甲状腺亢进、胸膜炎、支气管炎、咽喉炎、过敏性鼻炎、肩周炎、颈椎病等等,身体状况极差。

一九九零年下半年,她在为安徽电视台一电视剧组绘制服装设计图时,口吐鲜血晕倒过去,紧急送医院抢救,被诊断为“中晚期胃腺癌”,癌包块为6.5cm×8cm×2.5cm,必须马上手术。医生给她做了“胃次全切”,并告诉她家人:最乐观的估计,她的生命只有两年了。

艰难中熬到一九九三年下半年,她因右肘关节疼痛剧烈,去医院打了一针封闭后,肘骨节竟长出个结块来,拍X光片检查,发现骨腔改变成蜂窝状,医生怀疑骨癌变……

一九九五年五、六月份,她又出现不适去医院检查,医生怀疑转移成鼻咽癌,并告诉她家人,若鼻咽癌确诊成立,她的生命也就只有三、五个月了,让家人做好思想准备……多年来,虚弱的身体带给她的是不尽的痛苦和万般的无奈!

万幸的是,九五年十一月初,她的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好朋友,送给她一本《法轮功》和几张“法轮佛法在合肥”的小报。看完后她觉得这功法太好了,一定要炼!可是当时她身体太虚弱了,离家只有几分钟路程的炼功点她都去不了!义务辅导员告诉她在家好好看书,按照书上的动作图解自学功法,等冬天过去天暖和时再来炼功点。

就这样,她在家一边看书,一边自学炼功动作,过程中她感受到身体在渐渐的康复。一九九六年四月她终于能去炼功点炼功了。

通过学法、炼功,她明白了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李洪志师父是以气功的形式在传能真正让人修炼提升的佛家上乘大法,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高德大法!

既然是真正的修炼,那就不是一般常人的理了,修炼者要用超常的理要求自己、改变自己,才能达到真正的祛病健身。杨丽以大法真、善、忍为根本指导,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遇事替别人着想,淡泊名利,说真话、办真事、真诚待人,善待周围的一切人与事。每遇到问题时先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改正自己。在一点点做到、一点点修炼的过程中,她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巨变,所有的疾病竟都不治自愈了!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当年的癌末患者,再没进过医院,也没吃过药,反而精力充沛、身心健康。

在单位,她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评职称和分配住房时不与人争抢。她获得了单位和同事们的认可和尊重,年年被单位评为先进工作者。

在家里和邻里相处之间,她同样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好奶奶、好邻居,家庭和睦,两边的姑嫂、妯娌之间非常融洽,兄弟姐妹有什么事情都愿意找她商量解决。大哥夸她说,兄弟姐妹六人中,她是最具凝聚力、最值得信赖的人。

血液病患者的重生

现年四十四岁的黄凌燕(小名黄兴娇)女士,原籍福建省霞浦县,后居广东佛山市。

一九七四年,黄凌燕出生在福建省霞浦县柏洋乡横江村三泽里自然村。这是个只有十多户人家的小山凹,早年她的父辈因遭遇历次运动才被迫搬家到这里。小村闭塞,上学很不方便,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才能到最近的学校。黄凌燕就在这个小山凹度过了她缺衣少食的童年。

也许是从小生活的困苦所致,九十年代初,不到二十岁的黄凌燕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状。她经常胃痛,脸色苍白,严重时痛的满床打滚;有时来例假会流血难止,经血都要用盆接;有时在路上走着走着,一阵难受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时都不知道啥时躺在地上的。后来,她偷偷去县城医院问医生。医生说是一种血液病,类似白血病吧,要她通知家里住院检查。然而看着因贫穷而啼哭的父母,孝顺的黄凌燕心痛不已,她暗下决心,死也不连累父母。

此后,她只身一人到广东佛山打工。每每在身体极度痛苦时,她就幻想着哪种死法既不难看又不连累别人。二十岁,对同龄的女孩子来说,正是对人生充满美好向往的花季年龄,而黄凌燕却恰恰相反,面对疾病的无边折磨,她的人生充满了灰暗、苦涩、艰辛和绝望。

终于,命运之神垂恩于她。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是她终生难忘的日子。早晨,她去垂虹公园呼吸新鲜空气,无意中看到很多人在打坐,有老年的、中年的、年轻的,也有小孩子,那种安静和祥和带给她极大的震撼。她一问说是佛家法轮功,还免费教功。经人介绍,她在佛山图书馆买到《法轮功》和《转法轮》两本大法书籍,从此走上法轮佛法的修炼之路。她按真、善、忍做人、做事,一个月左右,她就体会到脱胎换骨的变化,无病一身轻。那种喜悦、那种幸福是她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的,她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

三个月后她回了趟老家。她的父母原本因信仰基督教而排斥其它信仰,但看到女儿气色变好了也就不反对了。她教两个弟弟黄振宇、黄振宙炼功,均受益很大。特别是小弟黄振宙,身有残疾,从小听力、语言不正常,没读过书。学大法后,能在几千人的会场做心得体会报告,这种超常是无法想象的。

一九九七年底,她和同样修炼法轮功的乔军华在佛山登记结婚,九八年,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人生活温馨、和睦。他们和邻里相处也很好,房东把两个小孩都交给他们辅导学业,说是让孩子们跟黄凌燕夫妇学真、善、忍,做好学生、好孩子。

修炼法轮功,使他们变得更善良、更宽容、更真诚。与人为善、与世无争的境界,使他们身心都获得了很大的益处。

晚期肝硬化不见了

甘运涛先生,原麻城实验一小的教师。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九岁的甘运涛被查出肝硬化晚期,肚子大的象七八个月的孕妇,走路都困难。医生诊断后说:看他年轻,只能给公费治疗试试,尽点道义。言外之意,他的病太重了,治不好了,要是年岁大的,就叫在家里等死了。

听到医生的话,甘运涛知道自己的病有多严重了。他回家跟妻子商量:他的病不好治,公费只报一部份,其余的还是要自己筹钱。本来家庭经济就困难,小学教师工资很低,妻子又没有工作,两个儿子,大的七岁,小的刚满周岁,别说没钱,即使有钱,肝硬化也治不好。再说现在借了钱,将来留下孤儿寡母的三个人怎么还债?他打定主意不治病,就在家里等死。

正当一家人沉浸在悲痛之中时,一位朋友向他们介绍说,修炼法轮功可治好甘运涛的病;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疑难杂症、医院治不好的病,炼法轮功都炼好了;而且法轮功免费教功,不用花钱。

求生的本能使甘运涛决定炼法轮功。他从晚上七点一直看到第二天凌晨三点,把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第二天上午,他身体就有了非常强烈的反应,便出血块和脓肿(真正决心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大法师父会帮助给他们净化身体,所以身体会有各种反应,这在《转法轮》中有明确的开示)。

当天晚上家人把他扶到法轮功炼功点看别人炼功,晚上回家时发现肚子平伏了很多,人也感觉舒服多了。第二天他就不用家人扶了,而是自己扶着自行车独立去了炼功点,义务辅导员很热心地教他炼功,回家后发现肚子又平伏了很多。第三天,他自己蹬着自行车去了炼功点,从此身体全部恢复正常,肝腹水消失。他的亲人、朋友、同事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看到展现在丈夫身上的奇迹,一九九八年,妻子刘继清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以前,她患有严重胃病、咳嗽、腰痛、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疾病。常年折磨的她经常吃药、住院,夏天也不能用凉水。学炼法轮功不久,她的各种疾病也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从此一家人其乐融融。

结语

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是最起码的为人之道。这些身处绝境的人们,在生命走到尽头时,有幸得遇法轮大法,从此绝症消失,身体、生活从新回到最佳状态。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灵带着毁灭中华民族、中国人的邪恶意志,在全国范围内掀起对法轮大法及其修炼者最无耻的迫害,一时间栽赃、陷害李洪志师父及法轮大法的谣言铺天盖地。而这些亲身受益的善良民众,面对这场邪恶的迫害,他们站了出来,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好的,政府打压错了”,等待他们的却是邪恶中共的残酷黑手……

杨丽被非法抄家三次,被绑架进洗脑班四次,被非法处罚二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二十五天,被非法管制一年,被公安局非法关押三次,被多个派出所传唤多次,上门骚扰无数次,身体、精神都受到严重摧残。其家人的精神、身体也受到严重的伤害。

黄凌燕及丈夫乔军华、两个弟弟黄振宇、黄振宙频频被绑架、关押、洗脑,乔军华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大弟黄振宇被迫害致家破人亡,奶奶、妈妈在中共恐怖高压中含冤而亡。

甘运涛在经受两次非法关押、巨额罚款以及单位领导的高压下,被迫放弃修炼,于二零零三年病故。二零零二年,当甘运涛所在学校校长何秋旺把他非法关在学校办公室两个月,不许他上课,不发工资,不许他炼功时,他对何秋旺说:“我是得了绝症,炼法轮功好了的,如果不炼,就会死掉了。”何秋旺说:“死也是为革命而死……共产党叫你活你就活,叫你死你就得死。”迫害者的人性泯灭、草菅生命的丑恶嘴脸,由此可见一斑。

十九年来,邪恶中共一边残酷迫害法轮功,一边诬蔑说法轮功叫人不顾家庭、害死多少多少人,但从这一个个鲜活的事实,我们看到:是法轮功给了很多身处绝境的人新的生路,使他们通过修炼真正的获得了身体的健康、家庭邻里的和睦。而害人的恰恰是中共邪党,它使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的权利,更甚者,由于迫害的恐怖,使一些原本通过修炼法轮功恢复健康的人放弃修炼,以致旧病复发,断了生路。中共才是害死人的祸根。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