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读了《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有一点想法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指正。

书中有这样一句话:“人们从来没有想过,为共产邪教奋斗终生是对神的背叛,是为篡取神位的邪灵“抛头颅洒热血”。”

我想背叛那就是对神的背离、叛变。可我是大法弟子,是助师的法徒,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晚上发六点正念时眼前出现了一座破旧的帐篷,瞬间倒塌了,立即从里面爬出许多形状各异的虫子,它们落荒而逃。事后我明白了自己能认清它在思想中对自己的“骗”,书中的道理触动了自己从来没有意识到的东西,有了正念,慈悲的师父帮我清除了空间场中邪灵的老巢。谢谢师父的救度!

我又想起师父说过:“谁也不能带着全宇宙最邪恶所授的印记与认同它的心圆满。”[1]我找到了自己有认同它的心,“认同”我认为跟自己有共同之处,认同它的心,我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有这个心,我应该向内找。

我回忆并梳理着自己退休前与之相关的事。自己有入党的愿望是在“文革”结束后,自己看了一些电影、文学作品及看到给被冤枉的人平反,被所谓的拨乱反正“骗”和“煽”的迷惑,加上有求名的心,实际上入党的过程就是一个人主动接受邪灵给你洗脑的过程。再后来我去了党务部门,由于自己工作努力,也有一些特长,工作得心应手,让自己产生了较强的成就感,沾沾自喜。

现在我认识到,在这个染缸中,自己变得会听懂党话,会做党事,会说假话,形成了党文化的思维和观念。也使自己变得复杂、敏感、狡猾、多疑,保护自己的心很重,思想业力大。再加上认同它的心,从而让自己在后来的修炼中表现出自我意识强,为私为我。伤害了同修,造成了间隔。也因为狡猾、恐惧、自卑等心理,增加了修炼中的难度。例如:我不敢用手机,不敢上网,后来不看电视,看似我对自己要求很严,其实背后隐藏着各种怕心,怕被邪灵抓住把柄有麻烦 ,实质上这个怕心大于自己欲望的心,被吓得表面上欲望的心看不出来了。这不是在掩盖吗?假修!骗自己,类似的事还有。现在认识到多危险呀!心一不正那不是毁自己吗?修炼太严肃了。

当认同它的心与自己喜好文艺作品的欲望相伴,会主动被邪灵洗脑。爱看故事片,是接受了“伟光正”的邪念;爱看言情片,滋长了色欲心,强化了思想业;喜爱听邪党音乐,自乐中增加了魔性;现在我认识到,修炼要专一,踏踏实实的真修,把自己当作炼功人。

当认同它的心与自己求名的心相伴,工作中干的越好,越有成就感越加大了认同它的心,给它当工具,帮它“贯彻、执行”,自己做的坏事越多,越害人,这不是小事,自己更应该在这方面再去找。

在查找中,感到自己有了提高,对修炼的严肃性也有了新的认识。同时也感到慈悲的师父多次点化我,谢谢师父!您辛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