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我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我从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借这次项目组开会的机会,与同修们交流几个修炼的小体会。

学法

我修炼中一个大的挑战就是没有时间。我有一个全职的常人工作,特别是上下班开车,路上单程就要花一个小时,把有限的时间挤的更少了。不想浪费了这宝贵的两个小时,所以我在开车时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曾经有三个月的时间,还能听的很专注。可是越到后来,越难集中精神,每天把录音开着,听進去的却很少,听法成了走形式。我知道是自己的心不静,想突破,可是修的太差,这方面怎么想努力集中精神,也集中不起来。

一天听同修交流背法的心得,很受启发。很惭愧,修炼这么多年,《转法轮》我还没背下来过一遍。但是由于大量的通读,其实对《转法轮》中的文字已经很熟悉了。不知怎么的当时就产生了一个念头:我可以在开车时背法!和妻子提起,她也不置可否,毕竟开车还是需要专心,安全很重要。

不管怎么样,我就先试一试,说不定能行呢?立刻就动手实施:先买一个简单的架子放手机,架子放在方向盘边上,这样不需要转头,眼睛一瞥就能看到屏幕;然后在手机上打开法轮大法网站上的《转法轮》,显示设置为“读书方式”。这样就准备就绪了。

第一天,从《论语》开始,第一讲以前背过,很熟悉了,一天就背下来了第一节。不但没有影响开车,而且因为头脑杂念少,开车反而更加清醒了。第一天的经历使我很受鼓舞,就这样坚持的背了下来。有时刚开始背的时候,有阻碍,脑子不清醒、麻木,思想懒洋洋的不想动,十几分钟连一句话也没有背下来。我体会到,这时绝不能偷懒放弃,要不急不躁,哪怕背下来一段也是成功。事实是,只要能开始背出几句,原本混沌的脑子就开始清醒,就能够一段接一段的背下去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只要自己坚持,师父就在加持我们。

我还理解到,学法中碰到的阻力,往往是自己的宇宙中有需要同化的部份,从而造成阻力,突破了就能使这部份宇宙同化大法,从而救度自己世界的众生。

当然这样的学法不能代替通读大法,所以每天我还坚持通读。增加学法后,再面对干扰时,心里的正念也在加强。

工作

明慧网能在危机四伏的互联网中安全顺畅的运作,我真切的感受到,我们时时刻刻都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之中。

在明慧网的早期,我们就意识到互联网中的挑战。虽然我们身在海外,但互联网不分国界,中共的威胁就在我们的身边。小到发送带病毒的邮件,大到用巨大流量企图搞倒我们的网站,面对中共这个掌握着国家资源的大黑客的各种攻击,如果不是师尊的慈悲保护,我们根本就无法运作下去,完全是寸步难行。

每次网站被攻击,相关技术人员都承受着直接的巨大的压力,在事态紧急的情况下,要快速的反应、长时间的坚持,还要保持心态上有条不紊,需要有坚韧不拔的决心和对大法无比的信念。其他同修则无论早晚,都坚持不停的发正念,保护大法弟子的这个平台。一次技术人员彻夜工作,顾不上学法、发正念,压力极大。负责同修看到这样下去不行,当机立断,叫停技术同修的工作,立即召集全小组同修一起学法一小时,在学法中补充能量,也给予技术同修正念上和信心上的支持,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每次事件过后,技术同修要坐下来進行反思,查找自己修炼的漏洞,因为我们知道,只有在我们自己的空间场出现漏洞的时候,邪恶的干扰才有可能得逞一时。修炼是我们一切工作的根本,只有在修炼扎实的基础上,我们才能有效完成承担的责任。

理解与宽容

我注意到,虽然我们修的同一部大法,同是大法弟子,但是在很多具体问题的理解上,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一件事情该这样做、还是该那样做,或者对一个道理的认识,不同背景、不同知识、不同角度,甚至不同的执着心,都可能导致看法上的差异。那么怎么样才能协调配合呢?我个人体悟,理解和宽容非常关键。

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有学员问到自己提的问题被筛选下去了,不理解。师父说:“当然他们筛选的学员也是修炼的人,很可能把属于修炼中的重要问题也筛选出去了,是可能的。”[2]

我理解,做筛选的同修是本着对法会负责的认真态度在做着筛选工作,但是由于我们还是修炼中的人,在三界中我们的智慧还很有限,甚至可以说是低能的,达不到神的那种大智慧,不能完全体会其他生命的思想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的筛选决定不能达到十全十美,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这个工作交给另外一个人去做,谁又能保证能做的十全十美呢?如果真有人觉的自己能做到完美的程度,我想可能是没有理解这件事情的复杂性。

其实在对待其它的事情上也有相似的道理。每一个同修的认识都是他在自己这一方面的认识,可能与我的认识相同,也可能和我的认识完全不同。如果我在这件事情上是一个决策者,我希望自己能静下心来听听别人的观点,如果听到自己不认同的地方,也不要急于反驳。因为作为提建议的学员来讲,他主观上一定会觉的自己的认识是正确的,所以才会讲出来。而当我一听别人的想法马上就否定时,有没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没能真正理解他观点背后的内涵呢?

如果在这件事情上我是一个提供建议的学员,我希望自己能站在决策同修的角度上,尽量把我的想法表达清楚,至于会不会被理解、采纳,决策学员肯定会在为法负责的基点上做出他认为的最好的决定。

但是修炼有时会很复杂,在正法时期修炼,既要守住自己的心性,又要对救人的项目负责任,在具体的权衡中,该進一步还是该退一步,往往不那么容易做决定。但是如果本着对大法负责,并且能放下自我、多想想别人,我想做出的决定应该不会出现大的偏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2018年明慧法会交流稿选登,有删节)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