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盲人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个失明的残疾人,男,七十六岁了,家住东北农村。我也想把我在大法中亲身体验到的神奇的一部份与大家交流。

我是在二零零五年得法,那一年夏天我得了尿毒症,十多天了也不排尿,在当地诊所吃药打针好多日子也不见效。妹妹就带我到县医院诊治,确诊为急性肾衰——尿毒症。医院建议我住院治疗,透析。每星期需要透析两次,每次医疗费得三到四百元。妹妹把实情告诉了我。我犯难了。一来我付不起那昂贵的医疗费;二来我虽为残疾却是五口之家的一家之主,上有八十五岁的老母亲,还有妻子儿女,重要的是这娘仨都是智力低下不怎么会生活的人。家里的一切都由我这个没眼睛的人承担着。我有点不知所措了。

就在我走投无路之时,我想到妹妹是修炼大法的,我就跟妹妹说,你不是说修炼可以祛病健身吗?那让你们师父给我治一治病呗!当时妹妹说:我师父不给人治病,是给修炼人调整身体。你想让我师父管你你得修炼。我心想,那我也修炼不了啊!不能看书,又不会炼功。我很是失望。妹妹说要不这样吧,你心里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反复的念,我师父就会帮你、管你。听到说师父能管我了,我高兴极了,赶紧说那我就念。那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反复的不停的念着……

为了节省一些医疗费用,我并没有住院,而是去了一家诊所打针。妹妹继续叮嘱我别忘了念那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反复的啊。我嘴里答应着、心里诚心诚意的重复的念着。不到十分钟,我就有了要排尿的感觉。十多天不排尿的我排尿了,好轻松啊!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我一遍接一遍的在心里喊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回到妹妹家,我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同时每天继续去诊所打针,当到第六天时,早上又准备去打针。路过我另一小妹家,妹夫跟我打招呼。我也没听清他说的啥,就感觉全身动不了,不知是什么东西围着我从下往上呼呼转,一直到头顶。呆了一会儿,我与妹妹打车去了诊所。下车后我觉的非常舒服,我就跟妹妹说,我好了,不去打针了。妹说都到这了,就再打一针吧,结了账咱就回去。

从那以后,我回了自己家,到家后我就一直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年过去了,身体一直都很好。左邻右舍都知道我是听师父的讲法听好的。邻居们都见到了大法的神奇。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本屯的老乡,他说你别再学法轮功了,现在又开始抓人了,当时我就有点害怕了。因为以前妹妹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拘留、劳教过,我就不敢再听师父的讲法了。第二年我就去三妹家(三妹未修炼法轮功)串门,病又犯了。三妹给我买了好几盒子药,吃了也没好使。然后我就去了市里修炼的妹妹家,告诉我妹我又犯病了,害怕妹妹埋怨我,也没敢把不听师父讲法的事说出来。妹妹却说是消业,要我学炼功,当时教我几遍,我也没学会,妹妹说回去认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按师父说的做,提高心性就好了。我就回家了,开始重新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白天家里老有串门的,我就晚上听,我的病就又好了。

过两年后,母亲去世了,女儿出嫁了,妻子也病逝了,家里就剩下我和弱智的儿子。二零零八年妹妹把我爷俩送到了乡里的敬老院,两个月左右,傻儿子就丢了。于是修炼的妹妹把我接到她家照顾。

来妹妹家后,就和妹妹一起学法、学功。这两件事对于我这个没眼睛的人来说都不容易。学法主要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其他讲法就只能靠妹妹读给我听,背法就只能是妹妹读一句我记一句。学功就更费劲了。由于看不见别人是怎样的动作,炼起来总是不标准,有时甚至想,太费劲了,要么听听师父的讲法就得了。这时师父的法打到脑中“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一下就来了精神,心想:不就炼炼功吗?动作不标准我就多炼,一套一套的学会。妹妹还给我请来男同修专门教我动作。直至我完全学会了五套功法。从此我每天三点五十起床,炼功、发正念,坚持至今。

自修炼以来在我身上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超常事,我就说几件与大家分享。

(一)打坐起空

有一天早晨我和往常一样开始晨炼,炼到第五套功法时,坐着坐着就飘起来了,身体离开座位,徐徐往上升,然后又慢慢的落下来。当我回到原位时,心情无比激动,我这个高兴啊!这大法怎么这么超常啊!一百四五十斤重的身体,说飘就飘起来了。一根鹅毛飘起来,也要有风吹一吹呀!太不可思议了。这要不是我自己的亲身体验,说死我也不会相信的。炼完功,我急不可待的把我的体验告诉我的妹妹们,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让我体验大法的超常,使我更加信师信法。我在心里暗下决心,我一定好好修炼,这千万年不遇的大法让我得到了。这可真是太幸运太幸运了。我一定坚修到底,直至跟师父回家。

(二 )意念打电话

我是一个不愿寂寞的人,有时就想打个电话,与人说说话,又怕打扰别人,所以有好多时候都是刚形成的想法就又放弃了,可我刚想出电话是多少号的时候,电话就已经打过去了。这时常会有人问我你打电话有啥事啊?我说没打的时候,对方总会说,怎么没打,电话号还在。

特别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把电话打到一位不相识的女士那里,对方回我的话,问我打电话什么事?我忽然想到没有偶然的事,电话怎会打给她?是不是有缘人?我就把我的情况告诉了她,并告诉她三退(退党、退团、退少先队)的事。我并把妹妹的电话留给她,告诉她等妹妹回来给她三退,妹妹回来就真的给她三退了。

(三 )不接电线的插座也能充电

有一次我把手机充电器插到卫生间的插座上充电,妹妹回来看见了,就告诉我说,插座坏二年了,没接电线,充不了电。我说,好使啊,我用好多次了。妹妹告诉我,本来是找人修过,因为需要重新买插座,一直没买,可是,墙上有个窟窿太难看,就把废插座盖在上面了,根本没接电线。可我并不知道它是坏的,也从来没想插座是坏的。它就一直好用,我就一直用它充电。妹妹一试,真的好使了。到现在还一直用着它。跟不修炼的人说这些,人家可能会觉的有点玄乎,如果不是我的亲身经历,我也许会与您同感。

(四)另外空间的真实

有一次,我一人在家,就听见很多人在屋里走来走去的。我心想,门都关的好好的,怎么進来这么多人呢?是妹妹回来了?也没听到门响啊!我心里有点害怕。我就问了一句,你们是谁呀?它们就跟我说:“我是小凳子,我是小桌子,我是鞋柜”。我听到后心想,它们怎么还会跟我说话呀?我害怕了,就打电话叫来不修炼的老妹来陪我。等我修炼的妹妹回来了,就跟我说,你忘了师父在《转法轮》里不是说过:“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2]这我才想起来,师父可不是这样讲过嘛?!

我经常体验到,在我的腿上有汽车、火车、摩托车等跑着,感觉非常真切,还听到它们的声音。有时自己说错话了、做错事了、吃了不该吃的(如大葱、姜)的时候,功就会全都离开我了,什么时候我心性调整好了,就又回来了。

还有一次我炼第三套功法时,手一伸就碰到了棚顶,我还纳闷,这是碰到了哪里?直到有一天,妹妹叫我登梯子换灯泡,我才知道,原来我炼功碰到的是棚顶。

(五)师父对我格外呵护,给我消业,还给我钱花

修炼后,我会经常出现一些病业状态,不是这块痛了,就是那块难受了,这时候自己越不在法上就越难过关,悟到了立即就好。有时甚至用人心想,我是岁数大了,多病缠身了。有时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过不去了?可我还没活够哪!这时妹妹总会与我在法上切磋。与我学法,师父说:“我们这里不练气,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2]师父还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2]对呀,我是修炼人哪,我也没有病啊!这时,症状立即消失。

特别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我又觉的身体里不知是哪儿,疼的受不了。我就跟妹妹说我是不是长……,没等我说出下话,妹妹急了,立即大声问我,“你长什么了?”我赶紧说:“长功”。话音刚落,真的是长功了一样,立即就不疼了。

二零一三年秋天,我又出现一次比较大的消业过程,又不排尿了,一直到三十六、七天也没有想排尿的意思,开始我想总不排尿,我就多吃稀饭,多喝水。无效。我又觉的这不行,本来不排尿,我越喝稀的会负担越重。那我吃干饭,少喝水,还是不行。我不修炼的妹妹来看我,说我的腿肿了,脚也肿了,得快上医院了。我也心不稳了,常人有句话叫“三肿三消 预备管锹”,就是说人该埋了。我与修炼的妹妹商量,妹妹说你以为是病,就去医院,钱我负责,护理我不管。我有好几个姐妹,护理自然不成问题。我就又给另一个妹夫打电话,说了我的情况。妹夫说,你要去医院,我能出钱,也能护理。你要修炼,就得和妹妹好好炼功,得你自己拿主意。这时我终于想到师父说过的炼功人没有病,于是我回答:“那我还走神的路!”放下电话不到五分钟,我就去厕所了。我又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我的情况。大家都非常高兴。

师父还经常给我钱花。二零一四年以来,我的钱包里、剃须刀盒里、衣服兜里莫名其妙的出钱。从一元到千元不等。有一天妹妹说她床下放的二百元钱没了,我就开了句玩笑,那我给你搬回来。结果晚上做梦有人说,你的钱回来了,我跟妹妹讲了我的梦。妹妹真的到放钱的地方找,没有啊。有个声音告诉我,在屋里再找一找。我也跟妹妹说了同样的话。结果真在电脑桌上面的本子里找到了她的钱。类似的事情还经常出现,有时我还把钱花到资料点上。

特别有意思的是,妹妹有时急着去学法,没有零钱时,到剃须刀的盒子里总能拿到一元钱。当她不缺零钱时再去看就没有。有一次,我一个不修炼的妹妹(很认同大法)来我家照顾我几天,她就想验证一下我们说的多钱的事是否属实。她就把我钱包里仅有的十多元钱全拿去买菜了。第二天她好奇的、疑惑的去看,结果真的有一百元钱,之后又接连出了好几百。让我这个妹妹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

这类的超常之事,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叙述了,我觉的这在修大法的人中,这些事也可能算不得奇事了。

这些过程激励着我,更加信师信法。精進修炼。我每天坚持听师父的讲法一到三讲,师父发表的四本《洪吟》我还有三十几首没背熟。《转法轮》我也每天背一点。我要继续精進,直至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