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蔽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一位同修一直处于病业假相已经几年了。我一直想帮助他走出魔难。我总认为,他的魔难是他在迫害初期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他一直隐瞒不说,被旧势力钻空子造成的。我还发现,他现在对自己当初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还不能真正在法上认识,还象当年他在“文革”中对付邪党各种运动的一种认识。

今天我们几个同修又在一起交流他的病业问题,我发现他都是用师父的话或者同修交流文章中的话来辩解,维护他出现病业问题的根本原因,就象在“文革”中应付运动一样在保护自己不被伤害。就在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他出现问题的原因。

他是一个有一定知识的老人,出身于一个资本家的家庭。就是这样,他在邪党的“文革”中竟然一次都没被批斗过,甚至还進了邪党的革委会。他经常总结自己当时的经验,说邪党都被他给耍弄了。因为他在心里非常恨邪党,他家的万贯家财就是被邪党抢去的。

通过学法和看《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后,我才明白,不是他把邪党耍弄了,而是邪党用这种非常隐蔽的方式把他给耍弄了。邪党不是用那种强制的方式对你進行“专政”迫害你,而是让你在这种躲避迫害中不知不觉的变成邪党所要的这种阴险、狡猾、奸诈的生命。这种非常隐蔽的对生命的摧残迫害是更邪恶的,邪恶的是让你在自我欣赏中主动接受这种迫害,主动变异成邪党所要的这种变异生命。因为你的肉体没有被折磨,甚至你还会对邪党有那么一丝丝好感。

正是在运动中形成邪党的这种喊口号、表现积极与狡猾、奸诈、阴险的这种党文化因素阻挡他对修炼的认识,对大法的认识。在迫害前,在学法与洪法上的表现是学法要查遍数,追求表面形式。洪法追求轰轰烈烈,不会向内找。迫害后,面对迫害,用那种狡猾、奸诈的做法过关,把正法修炼中遇到的迫害看成了政治运动,用自己当初“文革”中对付运动的做法来过修炼中的关难。这怎么能是修炼呢?

看到同修这些问题,我开始反过来看自己。以前我一直认为,我这个年龄没有经过邪党的“文革”,不会有这种狡猾的心理。当我真正查找自己过去的所谓过的关难时,我惊讶的发现,我以前的一些所谓的过关,都是用这种狡猾方式“过去的”,其实根本没有过去,一直在自欺欺人。

记得我在非法劳教期间,一次,我听说邪恶又要开始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那天家属接见我时,我好象在演戏一样。我表现出对自己生命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只是不放心孩子,我当时的唯一希望就是看一下孩子。而且当时真的表现出很难过,流下眼泪,如同生离死别一样。其实我自己心里非常清楚,“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要自杀。”接见完之后,家属把我表现出来的“情况”,汇报给劳教所领导。这时警察就专门派犯人看护我,来安慰我,怕我出现意外。那次恶警没有迫害我。我自己心里觉的躲过迫害,自己已经过关了。

我现在才明白这就是邪党的那种狡猾的思维支配了当时的自己,虽然没有被迫害,其实自己已经被迫害了,在这一关上自己已经用邪党这种变异狡猾的心理对待了,已经不够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了,已经掉下来了。其实邪恶直接迫害你的目地就是让你掉下来。它虽然没有直接迫害你,可是邪恶却用这种更隐蔽的更邪恶的手段,同样达到了它们的目地,同时还让你感觉不到,还让你自认为已经过关了。还有比这更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吗!

我一直认为自己这个年龄的,没有经过“文革”和各次邪党的运动。不应该有这种邪党文化中狡猾、奸诈的思维方式。其实不然。只要你在邪党社会中生存。你都在被邪党的这种党文化不知不觉中,没有感觉的变异着。因为邪党文化就在起着这种邪恶的作用,把一个正常人变异成一个崇尚暴力,狡猾、奸诈、阴险的变异生命。而这种变异的党文化思维一直在我们的修炼中起着坏作用,我们还可能一直意识不到。现在重新审视自己的修炼,审视自己所做三件事的基点,多数时候并不是发自内心,都是为了完成任务,或者维护自己的修炼。用这种极其自私狡猾的心理对待严肃的修炼与神圣的救度众生,这不是内心还在固守着这个邪恶的东西不放吗?这不是假修吗?想到这里,我感到震惊!

现在回想自己遇到问题,也知道向内找,也能找到一些执着心。但是就是感到不痛不痒,没有触及心灵那种剜心透骨的感受。多数时候,就认为自己的关过去了,我也没有与对方争执,也能做到不动气了,也找自己了。今天我才认识到,这是自欺欺人,用一种狡猾的心理对待向内找。就象你犯了一个错误,当别人指出你的错误的时候,你表面马上说:对不起,我错了。可是心里却不以为然。这不是掩盖吗?我的这种向内找与这种掩盖的做法有什么区别呢!还认为自己会修炼了。这不是叫你自己破坏你自己修炼的路吗?这是一种多么邪恶隐蔽的迫害手段。这就是旧势力邪恶的另外一种更邪恶的表现。

我们都知道,任何物质都是有生命的。我们的执着心也是一样,当你真正向内找到它时,要修去它时,它就害怕了,就要垂死挣扎,你就会感到剜心透骨的难受,那种难受是因为它的垂死挣扎与剥离它时给你带来的痛苦感受。如果你没有真正认识到它或没有要修去它,也就是没有触及到它,它就不会在乎你。就像师父讲的:“你这个常人之手触及不到它,你在那儿乱划拉,它也不管你,它背后还乐你呢,乱抓一通,很可笑的;你要真能触及到它,它立即就把你的手给伤了,那是真伤啊!”[1]

我知道修炼就是要成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一切执着的根本都来源于私我。只有去掉私我,才能达到标准。但这只是一种概念上的知道,并不是在法中修到此一境界的认识。因为我连掩盖这个私我的这种变异的党文化思维都没有认识到,没有修去它。怎么能够说要修去私我呢,那只是一种口号,或是笑谈。因为你根本就触及不到私我。

只有在大法中实修自己,一颗心一颗心的修,修去掩盖私我的所有人心,那个私我的真面目才能显现出来,你才能真正认识到它,才能分清它,才能修去它。没有平时实修的基础,就想修去私我,走捷径,那根本就不可能,就是自欺欺人。

修炼就得一层一层的去执着,毫无保留的从内心改变自己,才是真正提高,千万不要好高骛远。

个人的一点认识,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