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信师信法 闯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有个姐姐,到现在已修炼近二十年了。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候,由于她坚修大法、不愿放弃修炼,而被绑架、关押進了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姐姐受尽了折磨,被迫害得疯疯癫癫的。家里亲人都不理解,不支持她修炼。而我却支持她,鼓励她,我跑到劳教所看望她,给她交生活费并鼓励她说:“只要你觉的好,你就坚持修炼下去。”

姐姐从劳教所出来之后,她对我说:“是因为你当时给我说了那几句话,使我一下子头脑清醒了,可能是师父借你的嘴在点化我;我没有做违背良知、破坏大法的事。”直到现在,姐姐一直稳步的跟随师尊走在证实法救度世人的大道上。

在一九九九年,我得了一场大病,在医院做了单侧乳腺广泛切除手术。出院时,主任医生手里拿着我的活体组织病理切片检验报告单,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这一幕被我看到了,我对主任说:“没关系,什么情况你说吧,我心态很好,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这一课题。”主任见我心态好,就说:“你这种情况最多活不了三年”。

真正听到这一消息,心一下从头凉到了脚,很伤心。到了二零一二年四月份,我对修炼的姐姐说:“我要学法轮功”。我当时自己也莫名其妙的,不知是怎么说出了这个话。姐姐当然高兴啦,她对我说:“学法轮功很苦的。”我说:“我还不苦吗?一生吃了无数的苦,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啦。”她笑了笑说;“不是你说的那种苦。”她转身拿出了宝书《转法轮》、炼功音乐带、师父讲法磁带等给我。我双手接过来捧在胸前、激动不已,我终于接上了圣缘。

刚走進大法修炼七个月中,亲眼见到了几位同修离世。我悟到:让我看到不是偶然的,是在考验我,对大法是否坚定、是真修还是假修?在我心里没有半点怀疑,我依然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接上了圣缘,这是亿万年的等待、是万年不遇的福份,怎能轻易从我身边错过。从此,我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师父一次一次的帮我净化身体,消除业力;在不断的学法,实修中,我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我心里有说不出的轻松、愉悦;我参加了当地小组学法,心性、境界提高很快,跟同修们一起在助师正法,救人抢人的洪流中前行。

在二零一七年九月份的一天,我觉的好累、好累,就上床休息。过了没多久,身体突然不由自主的上下摆动。女儿问;“妈妈,你怎么这样?”那时意识不是很清楚,我说:“我是修炼人,是功能在动。”过了不久左手手臂肿得很大,很吓人,全身也动不了。第三、四天连续两天便血尿。女儿害怕说;“你把姨妈和你的同修都叫来吧。”我不让她叫,我说:“我现在不能出去讲真相救人,不能耽误你姨和同修们救人。”

我每天在床上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到整点就发正念。到第五天了,还没见好转,女儿还是瞒着我把姐姐叫来了。姐姐帮我发正念,她因家里也有事,没有更多的时间呆在我这里,第二天她就要回去了。我说:“姐姐,我跟你一起去你家,你们那里也有不少同修在一起学法、炼功。”姐姐对我丈夫说:“去我那里可以,但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担责任。”我丈夫说:“她想去,就去,不要你承担任何责任,你放心,我还得谢谢你帮我照顾她”。

到了姐姐家,她叫来同修在她家一起学法、发正念;我这边的同修也远距离帮我发正念。过了几天,肿胀的手臂消下去了,体重降了二十二斤,身体还是感觉很难受。静下心来我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着心:名利心、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等。我发正念否定,灭,灭!并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两边的亲人见我这情况,轮番的做工作,要送去医院,不然会出大事。我坚持不去医院,我告诉他们:“我没有病,是消业,消除生生世世轮回中的业力,是修炼人要过的关。”

又过了十天,情况越来越不好,我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不知还有什么做错了,不符合法的地方没找到,但无论做错什么,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无论过去跟旧势力签过什么约,有过什么承诺,统统作废,只走师父安排的路,请师父给弟子作主”。

有一个多月了,我承受着身体和心灵的魔难,那种复杂的思想、那就是正邪之战。这时,我才体会到姐姐同修当初对我说的那种苦。我时时提醒自己,我是大法弟子,任何生命都不能干扰我修炼。师父说:“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我一定得闯过去!我望着师父的法像说:“这也许是我修炼的路。将近快两个月了,不能炼功,躺在床上起不来,很难受,饭也吃不下,水也不想喝,我心里知道是演化的假相”。姐姐看着我承受这样大的魔难过程,她哭了,哭得好伤心。我安慰她说:“没事,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修炼没有偶然的事,因我要来你家时,你对我丈夫说,有什么事,你不担责任;我悟到,在另外空间让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我的魔难,想让我产生怨恨心,我不会怪你;师父让我们修大法就是要修出慈悲与善念,同时又修你,也给你找出来要修去的人心,你情太深;我得谢谢你的帮助”。师父讲的:“常人难知修炼苦 争争斗斗当作福 修得执著无一漏 苦去甘来是真福”[2]。姐姐的儿子把我的情况告诉了丈夫,他一定要送我去医院,我还是坚持不去。继续向内找,哪里有漏,我找啊找啊,终于找到了。二零一六年,儿媳妇怀孕了,怀孕七个月时,出现了急性羊水过多,妊娠高血压,血压急剧上升至200毫米汞柱。在湘雅附二院做了一系列检查,主治医生说因急性羊水过多,胎儿脐带绕颈,导致胎儿宫内严重缺氧,孕妇又出现了妊娠中毒症,必需终止妊娠,不然大人、小孩都有危险。即使小孩生下来,也多数出现脑瘫。只有把胎儿引产下来,才能保住大人的命。院方要求双方家属签字。

当时我正在医院照顾儿媳妇,而这个字还非得要我签,我不签,我是大法弟子,这个字我不能签。就这样僵持了两天,儿媳妇又出现了抽搐,一天抽搐几次,情况危急。医生说:“不签字,孕妇要出了问题院方一概不负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签了。

我找到了,我如梦方醒!我身为大法弟子,没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当时完全是用人念。这个字一签,犯下了杀生之罪,给自己修炼路上造下了巨大的罪业、巨大的关难。我想到师父讲的法:“我们发现,当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这个宇宙空间当中的一定范围之内有许许多多的他同时降生,和他长的一样,叫一个名字,做的事情又大同小异,所以又可称其为是他整体的一部份。这里边牵扯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有一个生命体(其它大动物的生命体也是一样的),突然死掉了,而其它各个空间的他都没有走完原来所特定的生命進程,还有很多年要活下去。那么死掉的这个人就落到了一种没有归宿的境地中,在宇宙空间中飘荡着。过去讲孤魂野鬼,无吃无喝,很苦的,也许是这样吧。但是我们确确实实看到他处在一个很可怕的境地,他就会一直等下去,等到各个空间的他都走完了生命的進程,才能够一块找他的归宿。时间越长,他吃的苦越大。他吃的苦越大,造成他痛苦的业力就不断的给杀生者身上加,你想你会增加多大的业力?我们这是通过功能看到的”[3]。

我很懊悔,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被我伤害的小生命。

我对师父说:弟子错了,求师父不要丢下我,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就是不会放弃大法修炼,一定要做师父您的弟子。从新修炼,只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实修。想到娘家一个同修,修了十几年,最后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瘫痪在床,给大法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我决不能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我只承认师父的安排。要为大法负责,为我天体世界的众生负责。更不能让家人走到大法的对立面去,让他们放心。我就答应丈夫跟他去医院,以自身证实大法的超常,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邪恶动不了我。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4]。“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3]。

我本着到医院来证实法的正念,结果出奇的好。丈夫把我送到了省级权威医院:湖南湘雅附属二医院。在这里做了一系列检查:X光照片、抽血化验、CT检查等等,检查结果全部正常,癌细胞为零。有医生说我腰脊椎骨有一节坏死,必须手术治疗。手术费用在九到十二万。我对医生说:“不是钱的问题,我是法轮大法修炼弟子,我没有病。我有师父、有大法、没事的。”当时的假相很严重,我坚持下床行走。有一天,听到一个声音说:“这么难受我都不想活了”。我立即否定,这不是我,是假我,我不要,我是大法弟子,我只跟我师父走,跟师父回家。这时,师父的法在我脑海中回荡;“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5]我强迫自己坐起来发出力可劈山的正念:灭!过后几天,医生又催我交手术费,我不交,我坚决不做手术。医生看我意志已定说:你不做手术就出院,这里床位很紧张,你来签份责任书,后果自负。我立马就签字出院了。从湘雅出院后,丈夫还是不放心,又把我送到地区级医院,不准我回家。地区医院医生会诊结果跟湘雅一致,必须手术治疗。到了这里,同修们都来看我,在法上切磋。有个同修直言不讳的说:你打進去的药水,都是师父替你在喝毒药。我的心感到剧痛,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弟子悟性差,给师父带来这么大的伤害,让师父替弟子承受。我很伤心,马上拔掉针,下午就回家了。我瞒着丈夫出院的,第二天医院找到他说:你妻子还没好,叫她回医院继续治疗。我对丈夫说:我没病,办不办出院手续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他拗不过我,过了五天只好办出院。丈夫还是不放心,叫医生开了一个月的口服药,被我全部丢掉了。

回到家在同修们的帮助下,静下心来好好学法,炼功,从自己的心性上向内找,找到不符合法的一言一行在法中归正。当学到师父说:“有人长期治病的心不去。本来得了绝症的人其实就是到寿了,得了绝症了嘛,那就是生命要完结了,可是他学大法了。尽管他是为治病目地而来的,让他不断的学法、认识法,也给他看到许多实例,可是还是不能从法上认识法。他不看书,也就不能在法上理解,只是跟着炼功。他还在想:哎呀,我都成了法轮功学员了,我还在炼功,我的病怎么还不好啊?那修炼可是严肃的,那对人心的考验可是不含糊的。你越执著就让你感觉越难受,你上医院检查就让你看到是加重了。还不悟,那还不悟就越来越严重,最后就真的不行了。因为你真的不是学员,不学法,也不去执著病的心,你就是为了治病的常人。我传大法目地是从生命的根本上救度人,而不是为了叫常人祛病为目地的。如果你真的能够修炼,你真的放下那个生死之心的时候,而不是做给人看心里却时时放不下,你什么病都会好。修炼哪,人和神之间就那一念之差。可是那一念之差呀,说起来简单,那是经过深厚的修炼基础才能够做的到的。自己真能够下功夫学法,你就能做到。”[6]

读到这里我泪水止不住的流。双手合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再一次给予我修炼的机会。回家不久,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现在完全好了,又投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去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