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狱中同修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师父说:“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2]

二零一七年同修找到我,说她的丈夫A同修在狱中被迫害的很严重,身体状况很危急。我们立即组织同修驱车前往,路上听着悦耳的大法歌曲,一种使命感、责任感油然而生。我想∶一定要救度那里的众生,兑现史前大愿。

××监狱是邪党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树立的样板,多年来他们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了达到转化率,手段极其残忍。恶警还叫嚣:“这是我们的家法,就象厂规一样。”当车开到监狱,警察告诉我们负责人在办公大楼。当我们来到办公室敲门时,没人应答。B同修就大声说道:“你们上班时间无人办公,我再等半个小时,如果没人我就投诉。”不一会各个房门打开了,我们就到相关部门投诉,要求严惩打人警察虐待被监管人员的犯罪行为,同时要求保外就医。

当我们来到狱政科,说明来意,狱政科长振振有词的说:“A不吃药就不能办保外就医。”C同修问:你这么做有什么依据?科长拿出相关的文件给我们看。C同修说:“文件上写的是不配合治疗不能办保外就医,没有说不吃药不能保外。治病的方法有很多种,A患多年的糖尿病,医治无效,最后修炼法轮功炼好了。吃药对他来讲是一种无效的治疗方式,而他在狱中要求炼功是积极的配合治疗。”

听了这番话,狱政科长一时愣在那里无以应对,有点反应不过来。C同修就反复解说:“治病方法多种多样,什么中医治病、草药治病、气功治病,难道只有打针、吃药就算配合了吗?”A同修的妻子就讲了,A同修没炼法轮功的时候,是糖尿病、两个脚趾都是烂的,不能走路,到多家医院医治都无效。自从炼法轮功炼好了,人也变的和气善良了。以前喝完酒就耍,家里的玻璃打得没有一块是好的;现在烟酒都戒了,成了邻里、同事公认的好人。

与此同时,B同修质问狱警,国家明文规定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为什么非法关押?一位在场的年长狱警解释了好长一大段,C同修就问了一句:你说了半天,为什么××××定为邪教,而法轮功没有?还是因为法轮功不是邪教。你们执行命令,不执行法律就是在犯法。一位年轻狱警说:我们也没办法。B同修说:你们有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利。不要说没办法,在你权利的范围内,绝对有你可选择的余地。法轮功的事情一定平反,你们今天怎么做,就决定着你们的未来。

狱政科长就在那默默的听着,最后还是建议我们劝一劝A同修配合治疗。我就以亲属的名义,见到A同修,他说:“朝闻道,夕可死。我已经放下生死了。”说完转身就走了。我的心被震撼着,多么好的同修啊!

A同修二零一六年六月被抓,他就绝食抗议。公检法沆瀣一气,违法办案,诬判A同修四年半,九月份投监。在狱中A同修不背监规、不穿号服、不配合邪恶指使,恶警经常把他弄到仓库、浴池毒打、电棍电他,一次队长竟然当着一百多个犯人毒打他,一拳打到太阳穴,当时就昏过去了。醒来后,他还说“我没罪”。现在A同修血压一百九十,血糖由原来的二十多,现在已暴表了,最后多少都不知道了。

我们第二次来到监狱时,楼梯、电梯都安上了电子锁,只能划卡才能上楼。我们就给各个部门打电话,下来接人,要求保外就医。因为各种药对A同修都无效,只有炼功才能好病,各个部门就互相推诿、研究。我们就到当地司法局、检察院、纪委投诉控告。

一位曾经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也积极配合,向当地的司法局、检察院、纪委控告,揭露当年在其监狱遭遇的非法迫害经过。同时把控告信发到网上曝光监狱非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

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1]回来后,我们大家分别给相关部门领导写信、邮真相材料,我在给监狱长写信时,善意的告诉他:“你不要步前监狱长的后尘,迫害法轮功。‘文明监狱’那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证据,是要清算的。同时指出你们警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动用私刑,并叫嚣‘这是我们的家法’,难道你们的家法还要凌驾于宪法之上吗?这不是明摆着对抗现政府以宪治国、以法治国的大政吗?”同时邮去了《深思明鉴》真相大册子。

随后,区监狱长带着警察买了一百多元钱的东西,去A同修的母亲家里看望他病中的老母亲。不管他们是真善,还是利用亲情来动摇A同修坚修大法的坚定信念。A同修坚如磐石的信念,证实了大法,真、善、忍理念教化了身边有缘的人。妻子每次探视回来,都会带回很多三退名单,A同修说的好,不管身在何处,我都要兑现史前大愿,救人!救人!

这次营救同修,我深刻的感受到师父慈悲保护,精心巧妙的安排,其中有三个同修都是刚入门不久的新学员,我们都不认识,在整个营救过程中,扮演的角色那么完美,恰到好处。我们里外配合,不正的环境,正过来了。后来A同修可以公开炼功、讲真相,所到之处人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几年来,在营救同修过程中,在和上层人士接触中,我真切的感受到他们很多都是有良知之人,只是被江泽民谎言欺骗与高压胁迫而抵触法轮功。有一次我给一个老干部讲真相,他说我不相信法轮功,我说,你不相信这是正常,因为你们受江泽民谎言的欺骗,分不清正邪、好坏,但是你不能反对法轮功,等天灭中共时你别给它当陪葬。中共政府历来是今天镇压,明天平反,等法轮功真相大显时,你如何面对你的亲人、子孙,所以对法轮功不褒不贬,这才是明智的选择,他若有所思的点一下头,并退出了党组织。

一次,我去公安厅信访办,控告派出所警察暴力取证,刑讯逼供的犯罪事实。接待我的是一名老公安,他一边听我讲,一边点头表现出同情,我想怎么救他啊!屋里有录音、摄像头,突然我看到装材料的信封,我就问他,你贵姓啊?我姓陈。我就在信封后面写道:“我给你起个化名,叫陈道明,天灭中共时,你就平安,法轮功是修佛的,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他看后笑着点头,他征求我的意见,把我写的材料转到市公安局,再转到派出所,我说:行,只要严惩警察违法犯罪行为就行。

我去中级法院递申诉状时,窗口一个女的把材料看完后说:“算了,我当了三十多年的法官,你能告成吗?还惹气,再呆一年你弟弟就出来了。”我说我知道你是好心,为我好,可是法轮功太冤了,控告江泽民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有案必立、有诉必理这是现政府以宪治国、以法治国的新举措。我就和她讲起真相,并给她做了三退。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