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对丈夫的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这十多年来,我一直放不下对丈夫、对婆婆的怨恨,放不下父母情,在“情”中苦苦挣扎,近期有了些新的体悟,写下来与同修交流,希望能给还迷失在情欲漩涡中的同修以借鉴。

婆婆有两次婚姻,第一次因丈夫出轨被婆婆发现离婚了,当时他们有个七、八岁的儿子留给了前夫。第二次婚姻也就是和我现在的公公,他们性格不合,也离了婚。失败的婚姻让婆婆性格变得更加强势不让人,加之后来得了乳腺癌,她性格更加暴躁,对利益看得极重,说话很伤人,脾气上来什么解气说什么,从不顾及对方的感受。

我结婚前去婆婆家,她总会问我吃什么,做的都是我爱吃的,可结婚后至今十多年来只要是她做饭,从来都是以儿子为主,家里的剩饭剩菜她都留给我俩吃,而给儿子做新的饭菜。甚至准备出来的菜,都切好了,她儿子临时有事不回来吃,她也就不做了,一切从简。她把所有的爱与娇惯都给了她后生的这个儿子,也就是我丈夫。

在我这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中,我深刻体会到婆婆把她的仇恨和性格中的暴躁深深移植给了我丈夫,尤其是对我公公的仇恨。因为后期有了孩子,我们和我公公接触了几次,因为我认为老人的恩怨是上辈子的事,谁也没有割裂他们爷孙关系的权利,可这恰恰是我婆婆那时所不能容忍的,因为这事我也被骂过。丈夫对我很苛刻,做菜时,芹菜、蒜薹切的长短都是有要求的,有一次鸡蛋炒饭我少放了些酱油也会挨骂。有次要做红烧肉,我知道他要求高,就想让他给我切个块儿,我照着样子切,他说不用,让我自己看着来就行,可等我切完,他极不满意,一边骂一边把肉都扔了。家务活都是我干,即便这样我也总是被他数落,这不好那不好。怀孕后家里活依然是我干,怀孕九个多月时我还在做饭、擦排烟罩。更严重的是丈夫发起火来很爱动手,我怀孕二个多月时,在雪地里他因为一点小事揪住我的头发打我。

有了孩子后,有次因为我想让他抱会孩子让我妈歇会,这激怒了在玩游戏的他,他竟当着我妈的面掐我的脖子,还吼我妈。我妈是个很善良的人,当时一句话都没有说,可回到家里就病倒了,我长这么大妈妈从来没碰过我一个手指头,又怎能面对得了如此场面呢!

本来丈夫就不是个宽厚体谅别人的人,可婆婆仍在我和丈夫之间、丈夫和我家人之间制造矛盾,诋毁侮辱我的家人。有一年过年因为父母去了外地,没成家的姐姐自己一人在单位寝室,过年前两天我给姐姐送的水果瓜子香肠之类,三十下午我想做出的热乎菜给她带点,姐姐单位离我家开车二十分钟的车程,可当我说出我的想法,婆婆竟不满地说:“你妈爸也每年给你姐送菜啊!”我没说话,可问题是我妈爸若在也不用送啊,我姐就会回家过年了。丈夫听他妈这一说气就来了,他把我从家里四楼楼梯踢到了三楼,一巴掌下去我的耳膜就穿孔了。这么多年他有时把我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有一次,他和我爸爸电话里起了冲突,就把气撒在了我身上,一米八身高的他用鞋拼命连踢我的头,我用手护住头,心里叫着“师父救我”,后来他就停下了转为辱骂。而婆婆竟说“他若真打你,早把你打死了。”难道打死才叫做打吗?!即便这样,我好象对他们并无恨意,或者说恨不起来,那时我并未真正走入大法修炼,只知道大法好,有事会想起师父,有时也会用法理指导对照自己。其实师父一直都在管着我,呵护着我,梦中经常点悟我要走回修炼中来。

每当受到丈夫、婆婆的欺辱时,我都在想或许业力所致吧,我欠他们的,该还就得还。师父看到了我的不容易,在梦中展示了我与丈夫、婆婆的一些轮回关系:有一世,我是一名朝中的道士,丈夫是一个小和尚,他有恩于我,帮过我。而有一世婆婆是我道家的师父。师父对我的点悟让我淡化了对丈夫和婆婆的怨恨,但还是没有完全放下。

后来,丈夫对我父母的极度不尊重,让我感到无法抑制我的人心,仇恨在渐渐滋长。父母有病卧床,我要给父母做口饭他不让。我和父母家前后楼住着,有一次帮助父母家打扫卫生,他不让还辱骂我父亲。母亲脑瘤手术,他没照顾过,父亲在省城医院做腰椎间盘手术,半个月的白天黑夜都是我一人伺候父亲,他没有一个电话问候。我父母家房子装修,他没出过一次车帮着买东西。

这还都不算。我父亲七十一岁了,身体不好,帮着我接送孩子,丈夫不但不知感恩,遇事时还顶撞挖苦讽刺父亲。就是我家所有的一切事情他都不管不顾。当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在我面前老泪纵横,倾诉我丈夫对他的不孝时,我这颗心极度的不平衡。对他及他父母做了这么多,竟换不来半点最起码的尊重,这婚姻对我而言,有何意义!尤其是我修炼大法,丈夫竟说他没感觉到大法的美好,我就觉得他们真是不可理喻,不配救度。我为婆婆着想,想着她一辈子不容易,一直住着四十多平的老房子,就把我们结婚时的房子(九十多平)过户给了她,除了冰箱洗衣机,所有东西都给了她。这个房子后期的贷款和里面的所有物品都是我和丈夫登记后攒钱买的;婆婆眼睛视网膜脱落,一只眼睛看东西模糊,我陪着做检查,又主动掏钱让丈夫带婆婆去北京看病;婆婆患病我给做饭,拿水端药照顾周到,给婆婆家打扫卫生,便池都是我用手一点一点擦洗;公公患肺癌,手术入院半个月,我请假白天黑夜照顾……如果我没修大法,我怎么可能不计前嫌做到这些!所以每当丈夫说在我身上没感觉到大法美好时,我就觉得他无可救要。

长久的怨恨吞噬着我,使我到了见到他就觉得反感的地步,心里想着:我要是不学大法才不会和你生活一分钟。拿法当借口,实际上自己什么都没放下。长久的怨恨不去,最终引来二零一八年新年前两天他向我提出离婚,而且态度坚决,对我极其反感。甚至不愿多看一眼,不愿和我多说一个字。自己十多年的付出最终换来如此结局,我的委屈、嫉妒、不平、怨恨……都涌上来了,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我一次次哭,心里就是放不下这事,同修一次次在法中和我切磋,可我好象当时明白了,回到家那感觉上来,自己还是无法抑制的陷入感情漩涡。过年那几天就我自己在家,我大量学法,求师父帮助我。我开始剜心透骨的向内找,在大法的洗涤下,我好象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才发现自己这么多年根本就没修!仅是停留在嘴上向内找,其实心里还是抱有着原来观念不放。并没有真正改变实修自己!我看不上婆婆、丈夫的那些所谓的不足,其实我身上全有。向内找,我发现了对丈夫深深的情,及对世间美好家庭生活,夫唱妇随的向往,我对丈夫有着深深的依赖。感觉没有他自己就空了!自己所有的不满实际上是想得到他的认可,想让他说出我的好,我其实以前所有的包容忍让都是有所求的,我所有的所谓付出实际上是想被承认,当这种自我存在感不被证实时,自己就会愤愤不平。

再向内挖,不是自己放不下他,其实是自己放不下自己!在这强大的“自我”前提下我为这个家做出什么,他根本就体会不到感受不到我的好,又怎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呢?!他对我父母的态度,与我父母的矛盾实际上不也是自己的心招来的吗?或许本来矛盾并没有那么大,可是自己的心放不下,脑子里想的都是他如何如何对我父母不好,修炼人是有能量的,在这个场中他怎能变好?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啊!当我意识到这些时,我明确感到了师尊的加持,就感到师尊在牵着我的手一步步一点点的引领我走出这片情的泥沼。我意识到了我的那些肮脏败物,师尊就在帮我往下拿,帮我承受……渐渐我感到“离婚”这个词对我来说不可怕了,我在心里对师尊说:师父,离或不离结果对我都不重要了,我就想,在这个家一分钟,我就尽量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

当我真正放下怨恨,不再纠结以前的过往,我感觉那些曾经的所谓伤害离我都好远好远,好象都淡忘了,想不起来了。即便努力想起,也没有丝毫感觉了,不再象从前提起来就是满腹牢骚,好象他是罪不可赦一样。当我从内心深处改变自己时,一切都变了,他不再逼我离婚了,家里气氛不再充斥着火药味,也不再有一触即发的战争。

再一次深切体会到师尊为何一再嘱咐我们向内找、向内找,因为真的我们的环境,我们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人心促成的啊。

谢谢师尊!叩拜师尊!
谢谢在魔难中帮助我的同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