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 严重车祸中生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初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七岁。大法给了我神奇的力量,给我延续了生命,师父从死亡边缘把我救回来,我对师父的感激之心无以言表。

一、有佛缘 坚定选择法轮功

我出生在一个有佛缘的家庭,刚一记事就知道奶奶、妈妈天天烧香、磕头,再大一点,我看到她们经常整夜整夜的跪香。在这种家庭环境的熏陶下,我自然也是从小就拜佛烧香,是一个非常虔诚的神佛信仰者。

爸爸从军,南下升官后,再也不回家了。我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一上学都是跳级升班,直线上升到大学,毕业后,也不回家了。于是奶奶和妈妈商量后,就决定让刚读小学二年级的我立即辍学回家,好保证我们家有一个能传烟火的种子。

我不负她们的期望,善待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公公、婆婆、两个哥哥和一个嫂子,让他们都有一个幸福的晚年,最后他们走时,都是我给送终的。

一九九六年初春,气功热在本地盛行时,我排除众多的五花八门的气功,坚定的选择了法轮功作为我修炼的功法。

二、得真经 美妙殊胜大法徒

得法后,刚一炼功,我就能双盘一个小时,双脚盘的很高,很快能定住,一直到现在,我一打坐就象雕像一样定在那里,每天夜间十二点发正念,我都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发一个小时,发完后,身体这个轻松就别提了。

刚炼功没有几天,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特别舒服,轻飘飘的,上楼上多高也不累,骑自行车真的象有人推我一样,吃什么都好吃,身体健康、心情舒畅、那种美妙殊胜的感觉无法形容,觉得学法轮功太幸运了。

现在我走路非常轻松,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重量,好象在云里走路一样。贴不干胶时,我那瘦长的“飞毛腿”就象飞一样,谁都赶不上。

刚一迫害时,我们讲真相到处安小喇叭,每次都是我登高爬树,安上后开始播放,马上就走。

虽然我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只有小学一年级的文化水平,可是学大法后,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我的修炼一点儿都不受影响,集体学法时,我用心听、用心记,多听师父的讲法录音,逐渐我能通读《转法轮》了,现在师父的各地讲法、《明慧周刊》我都能读。

三、反迫害 真相讲到看守所

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明白了很多法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家庭关系和谐幸福。就在我全身心的投入大法修炼之时,万万想不到这么好的功法被中共迫害,师父被诬蔑。七二零之后,警察到处抓大法弟子,炼功点不许炼功,学法点不许学法,昔日祥和的修炼环境完全被破坏了。我的心很苦闷,不知怎么做,与同修交流,逐步走上证实法的道路。

我几次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去讨个说法,但都无济于事。于是我开始了向世人讲真相,告诉世人大法是好的,我们的师父是被冤枉的,大法弟子是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为了救人,让众生明真相,我不顾自己的安危到处发资料,希望人们得救。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带了有一百多份资料在一个大住宅区发,被保安抓住,把我送到市第二看守所迫害。我不配合他们的指使,不穿马甲,不叫炼功,我坐在地上就炼。有的同修家人给送衣物,把经文智慧的送進去。我们就一起背“心怀真善忍 修己利与民 大法不离心 它年定超人”[1]、“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等,想起师父的哪段讲法就背那段。

警察不让我们与其他人说话,我非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那些犯人不可,我们把法轮功是什么?我们师父是多么的伟大,大法弟子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向犯人讲清楚,一个杀人犯说:“哎呀!法轮功这么好,我要是早知道,我就不会去杀人了,晚了,晚了。”我们说:“不晚。你只要修炼,师父就管你,就会改变你的命运,你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结果杀人犯和其他的犯人都开始了真正的修炼大法。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天,我受尽了邪恶的迫害,我一边讲真相一边绝食反迫害,绝食半个月后,我正念闯出了这个魔窟。但邪恶决不放松对我的迫害,单位上班监督我,警察到家里骚扰我,抄走我的大法书籍或者企图绑架我。每次都被慈悲伟大的师父点化我离开,让警车扑空,或正念加持我不配合,让邪恶不能得逞。但从此我便开始了半流离失所的生活。

四、师父保护 死而复生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的一天,天空阴蒙蒙的下着小雪。我骑着自行车去卖菜。突然我被一辆小汽车撞倒了。当时我就昏迷过去了,伤势严重、不省人事。肇事者把我送到医院。在场的人都说我不行了,准备后事吧!全家人哭成一团,送老衣都买好了。

医生看我伤的很重,不想收,对我孩子们说:“没有抢救的价值了,救活也是个植物人,活受罪。”孩子们求医生救救我,医生才勉强收下我,但是也告诉孩子们做好后事的准备。

我昏迷五天才清醒过来。医生看我清醒了,说我能保住命就不错了,想站起来走路太难了。大夫答应给我做开颅手术,我女儿回家给师父上香求师父救我,我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绝对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一定能走。就开始背法,想到哪就背到哪。我知道这是我欠下的业债,是来取命的,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是炼功人一定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想起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3]。

师父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3]

师父已经把大难给我消去了,替我还了命债,我一定要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能在物质利益上和肇事者索要赔偿。这次医药费花了十八万,都是我自己家的、亲戚、老人给凑的钱。虽然我的家庭经济条件差,我的老伴已经去世多年,儿女都是给别人打工的,我的退休金也很低。可我是炼功人,就要替别人着想,同时我也认为他是帮助我消去业力、转化成德的好事。所以无怨无恨、心情很平静过了这一难,由于我的心性符合法的标准,当然身体恢复的很快,没有几天我就能下地走了,医生开始还不相信,让我走走看看,我走了十二圈,大夫吓的不让我走了。右胳膊抬不起来,不长时间也恢复正常了。

医生说:“想不到你恢复这么快,会有这么好的结果。”我不但活过来了,而且没有落一点后遗症。出院时,大夫让我过一段再去做第二次手术,因为脑袋缺一大块骨头,可是我出院后,再也没有去医院。

这次车祸,师父替我还了命债,从死亡线上把我拉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又讲:“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3]没想到二零一七年车主又给我送来保险公司赔偿的三万元。我们全家感恩师父的慈悲、伟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明〉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