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筋骨骨折八天神奇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二零一六年秋天,我和老伴(没有修炼)去帮小舅子扒苞米。因地里泥泞,進不去车,只好把扒下来的玉米棒子装袋子扛到大道上,再装车运回家。十月二十二日上午,车快装满了,地里只剩两袋玉米,准备装完车就回家,我把其中一袋搭到小舅子肩上,他走后我将剩下一袋撅到肩上,因用力过猛,脚一滑,往后一闪摔倒了。

刚割完的玉米茬又尖又硬,我摔在玉米茬上,造成左侧两根筋骨骨折。当时不知道,但我坚信大法,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一切都是假相。但他们看到我脸色煞白,我也感到左侧不能用力,疼。下午回家的时候,我上汽车上不去,老伴扶我上车。

到了市里她让我去医院检查,我不去。可是吃饭、喝水、咽东西喘气都疼,上下床翻身上厕所都困难,老伴看我遭罪,劝我说:咱拍个片看看究竟哪坏了,不住院也不吃药,但咱心里得有个数啊!伤到什么程度,心里得有个底呀!我想,上医院确定一下,伤到什么程度,将来好了,对证实法有说服力。

小姨子是医院X光大夫,照相后看片子,对我老伴说:“姐,两根筋骨骨折,都错位了,得住院”,老伴说:“住院!他才不住呢,二十一年没吃药、没打过针,有好几次折腾的死去活来他都不去住院,谁能犟过他?!”

小姨子说:“最少也得住二十一天,”我手指着小姨子坚定的说:“你记住,从今天起,不超过十天,我就来拍片儿,就能长上。” 小姨子当时看着我,那眼神和表情告诉我“你也是吹吧!”

回家后,老伴让我吃黄瓜籽儿,说黄瓜籽儿不是药,又让我吃什么“汗山奇”,说“汗山奇是花儿”,我都谢绝了。我想,如果这样以后好了,我是吃黄瓜籽儿、汗山奇好的,还是修大法好的?我怎么向别人说清楚?怎么证实大法?我才不上她们的当呢。

从那天起,炼功学法我一天也没耽误。就是每天炼功比平时要困难些,闹钟响了开始起床,忍着疼痛慢慢一点一点的把身体侧过来,把胳膊慢慢缩回身下,腿踡起来,用手和胳膊支着上身,脚和小腿慢慢耷拉到床边,然后下床穿好衣服准备炼功。这几年不管是动功还是静功从不在床上炼,都在地板上炼功,效果很好、不困。所以现在遇到点麻烦干扰,我必须炼功,动作上尽量达到标准,可是炼动功时,第一、第三和第四套功法,左胳膊刚到头顶就疼的达不到标准,我就尽量炼,能举多高就举多高。

就这样和平时一样,白天忙证实法的事,晚上炼功,第八天就行动自如,左手拿东西敢用劲了。

第十二天路过小姨子所在医院,我就检查了一下,她非常惊讶,问:“怎么这么快就长上了,你有什么绝招吧!告诉告诉我,我有糖尿病。”我说:“有绝招,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她说:“好使吗?”我说:“百分之百好使,就看你用心成度,你用百分之八十,就好百分之八十,你用百分之二十,病就好百分之二十,一点不用心,一点也不会好的。”

她说:我记不住,你给我写上。我就用医院处方纸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大字。接着我就给她讲真相,问她入过团吗?她说入过。入过队吗?她说入过,我说:把它退出,对你有好处,她说:这与身体有关系吗?我说:共产党宣言都称自己是幽灵,中国叫鬼魂,你天天和鬼魂搅在一起,能得好吗?你没听有人说:“冲”着“鬼”的吃药打针干治治不好吗?她很同意退出邪党团队组织。

老伴的同学有在上海看外孙子的,有在海南买房子过冬的,有时打电话或用微信聊天,当问到我骨折好没好时,老伴说:“人家说七、八天就好了,二十年没吃药,没打过针,身体啥病也没有。”对方在电话里说“看来人家炼那个功(指法轮功)是对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