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子监狱2017-2018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中共邪党治下的公检法司系统实际就是为邪党服务、“依法”惩治中国老百姓的机构,包括看守所、拘留所、监狱。中共的法律,更是邪党利用来堂而皇之为维护自己的政权肆意侵害中国老百姓生命的法律幌子,常年工作在司法系统的人眼里,法律就是一纸空文,是给不懂法的老百姓看的,也是在国际上给邪党涂脂抹粉的一个道具。

在中共的各大监狱中,频频传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以及各大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手段和伎俩,使听者毛骨悚然,难以相信那些令人发指的恶行会来自于“人”之手。在甘肃省女子监狱,这样的恶行依然存在。

甘肃女子监狱,位于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九州,北面五百米左右,就是位于九州的兰州市第一看守所。甘肃女子监狱设立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所谓的“反×教科”(下称“邪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科长孙立伟,刘小兰为副科长,其他成员是肖燕、魏莹、丁海燕(已于2017年下半年调走)、曹一微等。监狱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叫朱鸿,是原邪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科长,在二零一六年上半年被升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

监狱将邪科置于一栋楼的二楼,并占据整个二楼,对外是完全封闭的。也就是说,除了邪科这层楼上的人能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外,其他人对这个二楼发生的事情是一无所知,也是无从知道的,从而使这里的迫害更为残酷和卑劣,更丧心病狂和令人发指,迫害手段也变得毫无底线,从近年来女监频频传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中可见一斑。

楼上先是一个大厅,接下来一个教室,最里面五个号室,一个卫生间,洗衣洗碗在卫生间,因卫生间可以躲避监控,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也经常选择在卫生间。

一个号室专门用于服刑人员晚上值夜班所用。另外四个号室,每一个号室二十几人,其中每间号室有六、七个或八、九个法轮功学员,现被非法关押在邪科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十多人。其余是包夹和被判刑关押的全能神、门徒会等人员,总共有七、八十人。

由于明慧网对女监的邪恶迫害长期的曝光,现在对法轮功学员不采取熬鹰的酷刑折磨,晚上必须十点上床。可是被包夹殴打是家常便饭,不让上厕所是常用的手段。每个号室的门晚上都是上锁的,钥匙在值班警察手里。值班警察却在别的地方睡觉,根本不在值班室。当有人要上厕所时,即使值夜班的犯人愿意找值班警察要钥匙,也无法喊醒值班警察。特别是不让法轮功学员夜里四点左右上厕所,也不让在这个点使用自己的尿壶,说是这个点是法轮功学员打坐的点,就是不让解手。包夹为了避开监控,就在床下打人,在卫生间打人,晚上狱警自己去睡觉,被打的人的死活就在包夹人的手里,法轮功学员挨打是常事。

每次法轮功学员刚到女监,朱鸿就必定在大厅或监道跟其谈话,谈话时朱鸿是坐着的,被谈话人必须蹲着。法轮功学员刘菀秋被谈话时不蹲,被跟在后面的包夹一脚踢在腿弯处,人不由就蹲下了;还有的学员不蹲,被包夹犯人直接压倒蹲下。

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不是监狱直接实施,而是从监狱将责任下放到监区,再到邪科,再下到分队长,分队长下到各个具体的包夹犯人具体实施迫害行为,并有狱警用电棍电及扣分来支持和鼓励包夹更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包夹犯人包夹的人数不等,有包夹两个法轮功学员的,也有包夹三个法轮功学员的,还有包夹五个法轮功学员的。法轮功学员只能和包夹说话,法轮功学员之间是不允许说话的,也不允许相互馈赠衣物及食物的。如有法轮功学员出狱前愿意将自己的生活用品留给没有的法轮功学员,包夹不仅不同意,如果学员坚持就会招致打骂。

现在狱警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式是两种:一是直接采用暴力手段。肖艳,三十多岁,就经常手里提着电棍,对法轮功学员随便电,下狠手电。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是思想汇报点评。狱警魏莹,公安大学毕业,在邪科被称作最狠的分队长,她以提问题的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文化水平高的学员,对学员写的思想汇报在大厅提问点评,让学员到台前,要对学员的思想汇报问好多问题,就像文革时期的批斗会一样,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让你无法回答,最终目的是诽谤大法。法轮功学员吕东湘多次被魏莹点评、侮辱,被折磨得人都不想活了。

监狱对被关押人员按分减刑,一个月100分,600分表扬一次,致使每一个人都把分看的很重,法轮功学员思想汇报完成不了,一次扣5分,所有包夹犯人就制造机会,让法轮功学员扣分,包夹不断表现,故意制造事端,扣了法轮功学员的分,被扣的分还会留在邪科,作为奖励分给别人,包夹就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非常卖力,为了争取奖励分,致使包夹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变得更为惨烈和不择手段。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包夹犯人得20分以外,还能争取奖励分,即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写了“四书”,但是每日的迫害仍在继续。

邪科的包夹犯人都是由朱鸿、孙立伟从各监区挑来的,一般都是刑期在十年以上、文化程度较高的犯人。

犯人马雅琴是典型的牢头狱霸,60多岁,诈骗犯,15年徒刑,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遭此恶人的毒打,十年的时间,因其熟悉监狱的所有套路,被监狱邪恶人员利用,15年徒刑减成10年,还被评为省级劳改积极分子,于二零一七年年底提前释放。

犯人王蕾,二十多岁,兰大在读研究生,诈骗犯(因炒股入狱),被邪科安排一直带新来的人员,转化一个走一个,转化一个加20分,专门让她负责思想汇报的错别字,放碟片,看诽谤大法的邪恶东西,其人内心非常痛苦,自称:“我人格都分裂了”,很想下监区去干活,但邪科不放,且美其名曰说让她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事,可以多挣分,早点回家,是好心。

法轮功学员不转化就罚蹲,蹲着看诽谤大法的电视,蹲着上课、蹲着趴在地上写思想汇报,蹲着吃饭。思想汇报写的不合她们的意,就打,就撕掉让重写,焦丽丽被强迫蹲了近六个月;徐利英,70多岁,被强迫蹲了半年。法轮功学员除了和包夹说话,不容许和任何人说话。让每个人每月必须在电话卡上充值50元,如果不给家里打电话,就被批判,说你的人性被泯灭了等等恶毒的语言进行侮辱。电话是免提,给家中打电话,全程被监控。

为了争分减刑,邪科所有的包夹犯人被严重人性扭曲,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上没有最基本的人性道德底线。

一、二零一七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盛春梅
盛春梅

盛春梅,六十多岁,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十年,二零一三年被绑架至女监。开始的包夹是陈丽萍,后来的包夹郝娟娟。在长期的迫害中,导致盛春梅身患严重的糖尿病、白内障、胆结石、化脓性胆囊炎,两耳失聪,双目失明。包夹陈丽萍在盛春梅失明的情况下,不带她洗碗、上厕所,盛春梅摸索着自己干。

一次,陈丽萍将盛春梅从衣领提起,搧耳光,陈丽萍住上铺,盛春梅住下铺。盛春梅被经常辱骂。还被逼写东西,每天写思想汇报。因经常不按包夹规定一举一动打招呼,或说我错了等,包夹陈丽萍就拧、掐盛春梅的大腿内侧,揪胳膊上的肉,用尺子打头,痛得盛春梅直叫。因为盛春梅身体单薄经不起狠打,包夹就经常不让她洗漱,罚她端着盛满水的盆站好长时间,水溢出一点就揪、掐,用下流话骂已经成了常态。在这种折磨下,包夹还要她写思想汇报、搞卫生、罚站罚蹲。盛春梅因双目失明看不见,就给盛春梅一把尺子比着写思想汇报。

盛春梅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被“保外就医”,于十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二、刘菀秋和女儿刘磊遭受的迫害

刘菀秋,原兰州市西固区兰化生服公司客运二队职工,一九五五年出生。这次迫害是刘菀秋母女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二零一六年一月被非法关押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14队,女儿刘磊被非法关押在13队。刘菀秋和女儿刘磊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被劫持入女子监狱。

第一天十几人把刘菀秋压倒强行穿上犯人的囚服,下午两点多又被几个人扭入值班室,这个房间没有监控器,是专门用来殴打电击,给法轮功学员用酷刑的地方。刘菀秋在大小电棍长达几小时的电击下,嘴唇肿得合不上,面部的皮肤没有一处是好的,脖子能看见的地方血肉模糊。恶警孙立伟还恶毒地挖苦刘菀秋说,你的脸、脖子怎么成了蜂窝煤。

五月十二日女监举办所谓“文艺活动”,身心被残害的意识不清的刘菀秋从高低床上掉下摔破了嘴唇,狱警带到卫生所草草缝了几针,回到办公室又对刘菀秋加戴刑具,并安排两个犯人包夹看管,其中一人是吸毒犯刘静。刘静是被狱警教唆纵容出了名的恶犯,对她所包夹的对象吃、拿、卡、要,稍有不随心就殴打、辱骂、不让上厕所等等,恶警孙立伟安排刘静包夹刘菀秋,并多次表扬刘静负责,就是纵容唆使刘静对刘菀秋使用残忍手段殴打、辱骂。

为了迫使刘菀秋所谓的“认罪”,甘肃省女子监狱恶警孙立伟、肖艳、张梅、丁海燕等人非法对刘菀秋每天长时间电击,每隔五分钟就电击一次。刘菀秋不为所动,她们气急败坏更是变本加厉,把电警棍插入刘菀秋的嘴里电击,导致刘菀秋的口腔被严重烧伤溃烂。为了掩盖罪行,恶警每天叫犯人给刘菀秋灌大量不知名的药物,用黄药水每天搽嘴。

更惨无人道的是:为了逼迫刘菀秋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放弃信仰真、善、忍,不让她上厕所。每天必须吃饭喝水,吃饭时还要多吃,强行加饭,却不准上厕所,大小便都往裤子里拉,还要把裤角塞入袜子让屎尿一直泡在裤子里。晚上睡觉时双手被铐成一字型,不能动,甚至白天也不让起床。日复一日长时间的大小便浸泡,使刘菀秋的两腿内侧、下身和屁股红肿、溃烂。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为了胁迫刘菀秋,她们强迫同被非法关押的刘菀秋的女儿刘磊,把刘菀秋走过、站过的地方用刘磊的洗脸毛巾擦洗干净。一次在卫生间擦刘菀秋站过的地方时,犯人刘静一边指挥刘磊擦地一边殴打、辱骂刘菀秋,还一边辱骂威胁刘磊,不堪忍受的刘磊以头撞墙,被监视她的包夹拉住。为此狱警肖艳体罚刘磊蹲军姿长达几星期,强迫刘磊写检查承认自己违规、违纪并向包夹犯人道歉。由于长时间罚站军姿保持一个姿势,致使刘磊的腿关节疼痛的无法走路。

在迫害女儿刘磊期间,狱警强迫刘菀秋坐在屎尿盆里看污蔑大法的视频,并准备了浸泡过屎尿的毛巾,只要刘菀秋说话就用屎尿毛巾塞嘴。刘菀秋在陕西监狱就被迫害成残疾的手臂无法吃饭、拿东西。再加上甘肃女监的长期铐拉,雪上加霜,她的胳膊彻底残废,但这些恶人们并没有停止迫害。每天电棍电击,包夹犯人无休止的殴打、辱骂,禁止上厕所之外,还不让刘菀秋抬头看人,走路吃饭只能低着头,稍不注意就对母女二人双罚。刘磊质问为什么不让她母亲上厕所时,孙立伟说监狱不让刘菀秋上厕所,有想法去找监狱。恶警肖艳经常在监道破口大骂,恶语相加法轮功学员,说:“就是死了也是白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因不打报告、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示,就不让刘菀秋上厕所,刘菀秋的屎尿都在裤子里,熏得整个楼道臭秽难闻,激起大家的公愤,就给刘菀秋的屁股后面挂一个盆子。不让上厕所,还让多吃饭,强制给其加饭。刘菀秋弄脏了裤子后,就给其洗澡。洗的时候,让人全身脱光,蹲在便池上,包夹用盆子在水龙头上接水,接满后一盆一盆从头往下泼,脏衣服让刘磊洗。监狱洗衣服有时间,到外面晾衣服要申请,不能随时随地往外面晾的,就是挂在窗户外面也是违规。就挂在卫生间。第二天再给刘菀秋洗澡后,就直接将卫生间的衣服换上,不管衣服干湿,很多时候衣服还湿着就强行穿上了。后来两条大腿都烂了,屁股、大腿内侧都烂了,每天还是不让上厕所,在裤子里拉屎尿尿,还是用水龙头上的凉水拿盆子泼洗。夏天的时候,那个水还可以忍受,到了秋冬季,天气变凉,仍然用凉水泼洗时,人很难忍受。

到二零一七年十月,刘菀秋被迫答应打报告,才允许上厕所。刘菀秋右手残疾,无法写字,女监就让其他人写好,让刘菀秋左手抄。

三、二零一七年、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关押在女监的法轮功学员

1、李巧莲,六十几岁,白银市法轮功学员,邪科为给她洗脑,强迫李巧莲每天写两到三篇思想汇报,动不动就打骂、呵斥、打嘴巴,包夹叫王蕾、张瑜(11年)。有一次王蕾用中性笔将李巧莲的嘴唇划破,罚站,罚蹲是经常事。

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李巧莲再一次被绑架至女监,非法判刑五年。因为李巧莲是第二次被投进甘肃女子监狱,所以折磨更残酷疯狂。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武山县网上团体诈骗犯王奶在甘肃女子监狱厕所殴打法轮功学员李巧莲时,将厕所监控视频跳转角度,朝李巧莲头部、脸部雨点般拳打,致使李巧莲脸部出现浮肿,中午让蹲着写“思想汇报”,在大厅看污蔑法轮大法及大法师父录像洗脑迫害。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2、焦丽丽,庆阳法轮功学员,一九六九年七月三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这是焦丽丽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焦丽丽刚被劫持到女监时,不配合包夹的无理要求,包夹郭文杰,就让焦丽丽蹲着,两天两夜不让睡觉,对其打骂,在写思想汇报时没按包夹的要求写,被罚蹲两天,后被狱警叫到办公室电击。

为了达到让焦丽丽放弃信仰的目的,主管狱警肖艳指使犯人包夹用各种手段折磨焦丽丽,并强迫她保持一个姿势蹲军姿,稍微动一下就招来包夹犯人的辱骂和毒打。长时间的蹲军姿,使焦丽丽的双腿严重浮肿,她告诉警察孙立伟自己蹲不住了,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十几个包夹犯人按照狱警的事先预谋,推搡进值班室让孙立伟用高压电棍电击,致使焦丽丽的腰部严重灼伤。包夹犯人在警察肖艳的指挥下为了让焦丽丽转化,每天逼迫她写出诬陷污蔑法轮大法的所谓思想汇报。

二零一七年上半年的一天,由于长期的精神和肉体的迫害,起床后的焦丽丽从高低床上摔下,昏迷不醒。值班狱警送焦丽丽到卫生所草草检查后,没做任何处理带回号室。她的眼睛摔得看不见东西,半个脸成青紫色,上厕所都需要人引导,卫生所检查完说是没有什么问题,狱警对焦丽丽的迫害没有丝毫改变。包夹犯人在一边还咒骂不停,逼迫写所谓的思想汇报。经常被扣分。

3、涂玉春,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三年三月二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八年。刚被劫持到女监时,她不写恶毒攻击法轮大法和辱骂法轮功师父的保证,被罚蹲,一个姿势,不让换腿,持续蹲了两天两夜。后被狱警带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击。包夹每天都是又打又骂,在长期折磨中,涂玉春意志消沉,在狱中体检时发现身患严重糖尿病。包夹叫李飞(经济犯),队长叫罗琳。

长期固定蹲铐
长期固定蹲铐

4、王立谦,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一九七一年出生。被冤判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不写诋毁法轮功师父的保证,狱警将其带到办公室,被狱警关在办公室电棍电击,叫声极其惨烈。狱警肖燕刚开始用小电棍电,后来又换成大电棍电,电流太大,把嘴也烧破了,脸也烧破了。家人去看时,不准家人会见。狱警强迫王立谦写污蔑大法的思想汇报,魏莹点评提问题,点评折磨人,胡说八道。稍有不从,包夹犯人就威胁把她送入办公室让狱警电击。包夹犯人把王立谦在号室里辱骂、殴打,不准王立谦抬头,故意找茬说王立谦不好好写思想汇报,心里有事,打骂她是为她好。

5、岳玉华,四十多岁,天祝县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年半。包夹卢海燕,为了让岳玉华违背自己的良心,说无中生有的话,颠倒黑白。预谋强扣罪名,打骂、罚蹲、恐吓、威逼。因岳玉华写的所谓的揭批书达不到包夹的要求,卢海燕将岳玉华的脚踢瘸,脸打青,但岳玉华走路时,还不让她瘸,要让她正常走,让岳玉华一次次蹲下站起,目的是证明她的脚好着,走路就不瘸,以被子打不好为由,将岳玉华的被子、褥子、饭盒等扔在地上,还要踏上几脚,天天辱骂。

6、马福梅,四十多岁,天祝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半。被劫持到女监时,不愿意配合包夹辱骂法轮功师父和诋毁法轮大法,被包夹打骂、威逼。包夹刘淑萍。

7、鲁英花、天祝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8、包新兰,一九六三年出生,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因不配合对她的迫害,包夹张小轩(10年以上),整天辱骂她,包新兰不污蔑大法、不污蔑师父就不让上厕所。有一次一整天不让上厕所,憋得包新兰双手捂着肚子。整天罚蹲,偶尔让坐一下。经常被拳打脚踢。

9、郭彩萍,六十多岁,庆阳镇原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宁县看守所。十二月份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诉江被非法枉判三年。身体出现病态(帕金森综合症),一直不停的摇头,也不识字,监狱不让会见,儿子从外地赶来看母亲,闹了两次,才让会见的。

10、李德香,五十多岁,金昌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被金昌市金川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李德香是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到女监。刚被劫持到女监时,不配合邪恶,包夹刘淑萍、周蓓,经常打骂、威逼,遭长期高压折磨。

11、李矿凤,六十多岁,酒泉嘉峪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酒泉市中级法院冤判李矿凤六年。是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到女监。李矿凤刚被非法关入女监时,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和指使。不报数,不答道,让所有人陪站一夜,逼迫李矿凤妥协。开揭批会时李矿凤喊口号,脖子被狱警用电棍电击烧糊、歪着,经常被打骂。包夹叫郭文杰。

12、毛秀兰,五十多岁,甘谷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八月,甘谷县法院对毛秀兰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九月七日将她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因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残酷折磨,入狱五个月后,出现心律过快、血压高、心绞痛等病症,造成她两次突发心脏病,二零一零年十月中旬,她曾被送医院抢救两、三天。狱方称她有生命危险,让家属做好思想准备。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七日,毛秀兰被保外就医回家。二零一四年夏天又被女监劫持回来,经常在劳改医院住院。

13、韦雪玲,六十七岁,庆阳市庆城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庆阳市庆城县法院以诉江为由,对韦雪玲进行二次庭审,非法对她判刑三年。在邪科经常被包夹打嘴巴。韦雪玲的胃不好,吃了就吐,不让上厕所,被逼拉在裤子里,便遭殴打。吃完后,又吐又拉,已住了几次医院。期间丈夫跑来离婚。韦雪玲的身体状况相当差。

14、王玉霞,五十多岁,庆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一月被庆城法院诬判五年,警察魏莹,利用思想汇报提问题,点评对法轮功学员精神摧残。包夹张小轩,经常不让王玉霞上厕所,王玉霞被逼尿裤子,被罚搞厕所。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不让洗脚。被马雅琴骂臭的很。

15、段小燕,四十八岁,庆阳驿马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一月段小燕被庆城县法院诬判十年。二零一七年七月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包夹马雅琴经常打段小燕,段小燕被迫害得思维不清,说话抖抖索索。近一年不让家人会见。

16、丁英兰,酒泉市敦煌市七里镇青海石油管理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日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一年半。被马雅琴打得很厉害,眼睛都被打得充血,挨打是常事。

17、李玉,七十多岁,庆阳市退休教师,二零一七年三月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邪科一直被强迫写思想汇报,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包夹张树梅(诈骗犯)。

18、窦小宁,六十多岁,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有心脏病,心脏病动不动就犯。包夹是经济犯。

19、窦秋新,六十岁,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窦小宁和窦秋新是亲姐妹。

20、吕东湘,六十多岁,大专文化,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或五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对魏莹提的无理的问题没办法回答,罚搞厕所、洗两个水池子大概半年,

21、祁惠荣,女,七十多岁,庆阳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被西峰区当地警察从其租住的房子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是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到女子监狱。在大厅遭朱鸿辱骂,朱鸿恶毒地对祁惠荣说:你又来了,你还没死,我以为你出去后死了呢。

22、杨旭芹,甘肃省陇南市徽县一中教师,杨旭芹被非法判刑两年,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被送甘肃女子监狱迫害

23、卢某某,永登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年。

24、马福兰,五十多岁,天祝县华藏寺半截沟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马福兰被冤判为四年六个月。在女子监狱邪科经常被包夹(盗窃犯)殴打。

25、岳普玲,五十多岁,兰州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岳普玲被冤判为五年,在女子监狱队长是魏莹,经常被问问题挨整,包夹犯人是刘淑萍。

26、牛变变,五十二岁,甘肃省定西市通渭县法轮功学员、甘肃省通渭法院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诬判牛变变一年半,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牛变变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

27、牛变子,四十多岁,甘肃省定西市通渭县法轮功学员,甘肃省通渭法院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八日诬判牛变子一年,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牛变子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

28、郑恕,六十多岁,兰州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郑恕被城关区法院冤判三年,二零一八年六月中旬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

29、方剑平,六十岁,兰州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方剑平被城关区法院冤判四年零六个月,二零一八年六月中旬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

30、沈金玉,六十四岁,新疆焉耆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沈金玉被嘉峪关市城区法院冤判四年。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号被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不知道在监狱她遭受了什么样的摧残,短短四个月时间,她以前得过的子宫肌瘤复发了,又得了胆囊炎,眼睛视力明显下降,有两次洗澡时晕过去。

31、张萍,五十多岁,庆阳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年,包夹刘媛媛,因张萍不配合,长期被罚蹲罚站,有一次头被刘打破,经常遭辱骂殴打。

四、已出狱的法轮功学员

1、 徐利英,七十岁左右,玉门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年。因不配合恶人,队长提了很多问题,让她回答,包夹杨黎,天天骂徐利英,有时不让洗漱,罚站、罚蹲。有一次包夹杨说话徐利英没听清,杨就爬在徐利英的耳朵上大声叫喊六七遍。为达到洗脑目的,让徐利英整天写思想汇报,回答问题,一直被强迫蹲着,吃饭、上课都蹲着。在长期高压下,徐利英身体骨瘦如柴,脸色蜡黄,犯人马雅琴、杨黎对徐利英打得很厉害,思想汇报写的不满意、说话不爱听就打她,因徐利英太瘦,她们不打身体,就打徐利英的嘴。在杨黎临出狱前一天,和马雅琴一起疯狂地打徐利英嘴巴。徐利英二零一八年一月出狱。

2、杜淑珍,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五三年十月二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包夹王蕾,经常对杜淑珍辱骂。包夹马雅琴打杜淑珍的嘴巴,被杜淑珍的姑娘接见时发现,找警察曹一微,没有处理马雅琴,包夹李吴熙却被警察扣了五分后,就经常打杜淑珍,拔头发,杜淑珍的头发都被她拔的秃顶了。杜淑珍没有牙齿,吃饭等都很困难。马雅琴恶毒地经常骂杜淑珍,罚搞厕所卫生。 杜淑珍二零一八年一月出狱。

3、王毓蓉,兰州法轮功学员,一九六三年三月十日出生。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判刑四年。近1.7米的个头被迫害得从150斤减到100斤,瘦得前心贴后心,队长是丁海燕。换了三个包夹,都非常坏。第一个刘媛媛(贪污犯,不能减刑),第二个卢海燕(11年、纵火犯),第三个张琪(抢劫犯,十年),王毓蓉因文化程度有限,文不能成章,经常被打。包夹刘媛媛对王毓蓉故意找茬,吃饭、听课一直蹲着,不让坐凳子,不让洗漱,不让按时上厕所,整天辱骂、恐吓、威胁,动不动就打,搧耳光,脚踢,造成王精神紧张、举止失措,说她思想汇报写不到位,达不到包夹的要求,罚她一遍一遍的擦地,几乎每天如此,在打骂中度日。

有一天,王毓蓉口渴,包夹不准喝水,王毓蓉抗议,以头撞铁架床柱,包夹拉住不让撞,又罚站四十分钟,不让睡觉,包夹说她“思想汇报”写不到位,就百般刁难,把笔扔进垃圾袋,把“思想汇报”底稿撕掉,让她蹲着写,在张琪包夹时,强迫王毓蓉蹲了半年多。

王毓蓉二零一八年五月回到家中。

4、俞凤英,六十多岁,古浪法轮功学员,文盲,诉江被冤判两年,在看守所呆了一年。包夹卢海燕,俞凤英监规不会背,整天被包夹罚站、打骂,不会写思想汇报,经常被包夹辱骂、打,有时不准按时上厕所。被卢海燕在水池里淹过,被整得人瘦的不行。已出狱。

5、沈莉冬,六十多岁,兰州法轮功学员,冤判三年。包夹叫马雅琴,沈莉冬被打得很厉害:脸没洗干净、头没洗、脚臭、丈夫会见时递眼色等等各种理由被打嘴巴,以沈莉冬思想汇报写不到位为名,天天拳打脚踢,造成沈莉冬反应迟钝、恐惧、丢三落四。已出狱。

6、李兆英,七十四岁,甘肃嘉峪关市法轮功学员。被嘉峪关市城区法院冤判三年六个月,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关押迫害。包夹周蓓(盗窃犯),经常打她嘴巴。二零一七年已出狱。

7、缪慧霞,三十多岁,庆阳市法轮功学员,公务员,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缪慧霞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甘肃省女子监狱。包夹卢海燕,在邪科被迫害得昏过去两次。已出狱。

8、郭莲清,七十四岁。9、高喜荣,七十三岁。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二月八日,大水头派出所警察路建荣、张东利等,去高喜荣家,把高喜荣绑架。二月十三日上午,大水头派出所警察路建荣、张东利,拿着假逮捕证,绑架了郭莲清,当天送进白银区看守所。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被平川公安分局警察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两位老太太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结束四年冤狱回家。

10、邰梅花,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人,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被绑架。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法院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对邰梅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在二零一五年七月底放回家,十月份送甘肃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七年十月出狱。

11、王改霞,五十多岁,甘肃庆阳市庆城县白马乡三里店村人,二零一七年一月,被诬判,已出狱。

12、吕银霞,四十岁左右,庆阳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四年。二零一七年一月份离开黑窝。吕银霞被庆阳市中院非法判刑四年,吕银霞在宁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一个多月,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被劫持到兰州九州甘肃女子监狱。吕银霞是大学毕业,是老师,为了让她“转化”,恶警朱鸿每天要吕银霞回答二十至三十个提问, 吕银霞不按邪恶的要求回答,包夹就破口大骂,长时间熬到深夜才让睡觉。一次包夹用厕所刷子打吕银霞的嘴,打得嘴流血肿烂,刷子也打坏了。因未完成“转化” 任务,狱警朱红让新调来的队长刘晓兰用电警棍电吕银霞,电得脖子全是伤痕。

13、李翠芳,七十多岁,家住天水市秦州区岷玉路罗玉小区。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二零一五年年初被绑架到甘肃女子监狱。李翠芳刚到黑窝时每天被迫背监规(三十八条)记不住,遭包夹牛爱玲拳打脚踢、罚站,象疯了一样围住李翠芳破口大骂。已出狱。

14、唐琼,生于一九七二年七月六日,原天水永红器材厂工人。二零一五年年初被绑架到甘肃女子监狱。二零零二年唐琼曾被天水市秦州区法院诬判十二年,此次再被非法判刑四年。已出狱。

15、杨文秀,六十多岁,白银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年,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只知道吃、睡,有时大小便失禁,大便不知道就拉到裤子上。第一个包夹叫袁巧惠,为了逼迫杨说无中生有的话,颠倒黑白,预谋强扣罪名,常对她恐吓、威逼、打骂。有一次在教室里袁巧惠将杨文秀推倒,杨文秀的眼睛撞在桌角上,造成眼睛红肿。还有一次,在号室里,袁巧惠将杨文秀推倒,杨文秀的头撞到铁柜子门上,疼得她惨叫。杨文秀不写思想汇报,后来的包夹叫刘淑萍,给她床上倒水,身上泼水,让她蹲军姿,给板凳上写上大法师父的名字,强迫杨坐在上面,经常为写思想汇报挨打受骂,几乎天天挨打骂。已出狱。

法轮功学员被邪党迫害长达十九年,无声的承受和理性的反迫害,在讲清真相的过程中唤醒中华大地在公检法司及监狱、看守所人员的良知;也使更多善良的中国民众看清邪党的卑劣和恶毒,使更多的民众能够看到漠视迫害和纵容邪恶是在自毁我们生存的环境。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个人信息
甘肃监狱管理局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100号 电话:0931—8535248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8881081
邮政编码:730030 传 真:8825056
甘肃监狱管理局局长:钟智录 0931-8960577 13893230806
甘肃监狱管理局局长 :万治贵 0931-8736526 13919858899
政 委:王禄维
梁仪坚:0931--8735366 13609368660
刘琰 副局长 0931--8735688 13993166922
甘肃女子监狱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九洲大道416号 电话:0931-8333610
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68号信箱,邮编730046
监狱长:元磊(2014年9月担任)
副监狱长:王文辉 朱鸿13919121959、0931-8331600
教育科长:吕慧娟
技术检验科长:马瑛
一监区长:张万里
二监区民警:刘春丽
四监区长:刘莹
监狱心理辅导中心:周远萍 肖艳

邪科:
科长13919121962
值班点0931-8331639
科长:孙立伟, 家庭住址:兰州市大沙坪宁苑小区三号楼426号、电话:13919121968
副科长:刘小兰
狱警:丁海燕(已于2017年下半年调走)、魏莹、曹一微、肖艳、张梅等
2014年之前甘肃女监人员信息:
监狱长:
干玉梅13919199196、0931-8333502
赵春燕13919198389、0931-8333530
戴文琴13919196198、0931-8330899
安琼13919121558、0931-8333511
吴红玉13919121901、0931-8333519
石明玉13659420239、0931-8336793
庞永祥13919121898
张鹏13919121909、0931-8331616
政治处:
文雅琴13919121998、0931-8333886
狱政科:
王磊13919121669、0931-8333526
副科长13919121952
内勤0931-8325086
生活卫生科:
罗志虹13919121839、0931-8331810
副科长惠红13919121869
葛彩云13919121995
卫生所0931-8307163
“610”科:
科长朱红13919121959、0931-8331600
副科长13919121962
值班点0931-8331639
警戒科:
科长13919121920、0931-8332396
副科长13919121922
大监门15379024100
质量技术检验科:
科长13919121528、0931-8334599
公司接待站0931-8331887
设备动力科:
科长13919121926、0931-8333517
基建科:
科长13919121989、0931-8333516
副科长18693198851
教育改造科:
科长13919121830、0931-8333527
副科长13919121958
副科长13919121612
内勤、0931-8333610
狱内侦查科:
科长13919121880、0931-8333525
综合管理科:
科长13919121868、0931-8333529
生产综合科:
科长13919121902、0931-8331686
财务管理科:
科长13919121619、0931-8333553
一监区:
监区长13919121862、0931-8333532
副监区长杨艳梅13919121515
陈晓彤13919121510
二监区:
监区长13919121656、0931-8333550
教导员15193135223
副监区长杨丽13919121601
副监区长陆春梅13919121552
某副监区长13919121631
三监区:
监区长13919121618、0931-8333531
教导员13919121650
苏海花13919121568
狱警刘某13919121903
狱警张某13919121663
值班点0931-8333523
四监区:
监区长13919121508、0931-8333569
教导员13919121960
狱警陈某13919121613
狱警刘某13919121603
狱警侯某13919121623
值班点0931-8333522
车间 0931-8333569
教育科 0931-8373083
五监区:
监区长13919121828
教导员13919125561
副监区长13919912685
副监区长13919121665
监道值班点0931-8373081
六监区:
监区长13919121518、0931-8330196
教导员13919121856、0931-8330496
曹晓丽13919121503
罗海燕13919121661
景13919121535
监道值班点:0931-8331826
八监区:
监区长王雁13919121818、0931-8334559
教导员丁军环13919121816
赖艺丹13919121956
王某13919121500、0931-8307702
监道值班点0931-8334559
驻监检察室0931-8333503
总值班室0931-8333513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