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给同修要回工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三十日】多年来,在修炼中,尤其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们能不能做好,取决于在法中正信、证悟法理。做的好时,每位参与的同修既修了自己,又在法中得到了提高,过程中使众生也明白了真相。其成功的背后,包含了同修默默无私的付出、在法中的圆容,无条件的配合,过程中展现出整体大法弟子在法中的升华和伟大。

下面我们谈谈为同修找低保,找生活费,最终补给她工资的过程中,整体升华的一点修炼体会。

起初,Y同修的社区给的低保钱被停发、取消,借口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他们把Y同修户口给弄错了(本来是单身,给弄成已婚),为此就牵扯到去原单位开证明,再去派出所更正过来。就这样,我们凡是涉及到的部门就一步一步的找,历时一个多月时间,最后一直找到县长。

十多天后,官方主动找Y同修办理生活费手续,并说一年给三万多元生活费。听到这个消息,大家没有欢喜,都很平静,因为同修都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做的,我们只为众生能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而高兴。最后又请能写信的同修帮助写一封真相信,進一步告诉他们大法的真相和美好,真心的为众生好。

在这过程中,同修们都没有太强的自我,相互配合的都很默契,在做的过程中,我们也真正的体会到:每一步师父都有点悟,走过的每一步都是师父铺垫好了,真是事半功倍啊!

一、俩同修从磨合到配合

户口更正后,Y同修与X同修配合着,去到社区办低保,其他人在家发正念。

到了社区后,我们向社区主任说明了情况,把事先准备好的材料交给了他们,他们看后说,这不是上诉状吗?我们只要你说明需要低保的简单申请,就可以了。

由于刚开始走这条路,Y同修怕被迫害的思维较强,说话说不到位,由于生活太艰难了,怕话说的不对人家不给办理。X同修没有维护自己的心,正念面对社区的主任,他问,你叫什么名,X同修当时如实回答了自己的姓名。当同修心性都到位的时候,师父借社区主任的嘴说:“你们应该找生活费,低保才几个钱,能够生活吗?”就这样,俩同修回来了。

回来后,同修的人心又都返出来了,Y认为X有争斗心,说话不圆容,想找别人配合。X也向内找,心里有些怨,认为去干啥去了,你不说话,还帮人家说,还把我全突出出来了,她感到有压力,通过这一次,知道还有下一步,找生活费,找工作,但并没急于找。

X和Y俩同修根据前一段时间的配合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和人心,决定修整一段时间,同修都找到了自己的人心。

Y同修也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有怕被迫害、不慈悲等人心。X在过程中放下自我,并发自内心的求师父帮助,改变自己党文化的说话方式,大家都在心中请师父安排下一步讲真相,救众生,把住这条主线,继续往前走。

二、走到哪里都向内找 修自己 讲真相

我们在整体配合方面,本着他们让我们到哪找,我们就去哪里找,到人事局找档案,办理退休;到劳动局交社保;到监察局(是他们开除的公职)、信访局,要求恢复公职;民政局、卫生局……

过程中,又有两名男同修参与配合。当我们第一天去人事局时,没找到档案,让第二天去听结果,单位出面帮助查找,但是由于基点不纯,认为他们工作失职,把档案弄没了,并把档案放到死人档案里去了,同修要档案,官方也不准。表面看他们错了,有同修表现出不平衡心、指责和恶语,都出来了。

第三天,我们又去的时候,把人员调整了一下,只去了Y和X两名女同修。而去的相关部门的人员都拿着本子,有四、五个单位都很严肃的问了我们的一些情况。回来后,同修感到压力很大,有同修说:大家发正念吧,触动了人的恶的一面了,他们要对咱们怎么样,怎么样了,想了各种推理,负面思维也出现了。

这时我们及时交流,根据同修这两天的状态,反映出来的人心,在法中归正,转变观念后,我们悟到:我们是来救众生的,今天这个现象就定在众生是来得救的,是来听真相得救的。

交流后,大家心里都有底了,觉得自己的思维不对,思考方式不正确,信师信法不够,大家又都发自内心的坚信师父,坚信法,正法中一切都由师父做主,就利用这个机会向众生讲真相,让上哪个局,就上哪个局,把材料一交,简单说明。

其中有一个局长收下真相优盘,答应三退;也有同情的、帮助的,希望我们得到妥善解决的;也有怕麻烦推诿的。也有的部门说你们去上边告吧,不给解决。面对这样的单位,同修说不想告任何人,只想让你们站在善良的一边,了解真相,帮助我们。我们再不被争斗心、怨恨心带动,守住心性,不被各种表象带动,心里坚信,坚定的打出一念,我们师父说了算。

我们去往县长那交材料时,各方面压力又都上来了,配合的人也越来越少了,X同修实在感到有压力,走不动了,她在似睡非睡中,听到师父慈悲的说了几句话: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难,材料交了,他们会改变观念(大意),然后就醒了,觉得师父还是让我们往前走。

随后几天,Y同修脑中也被杂念干扰,压不住,脑中反映出“要关你几天,还不如在外自由自在救人哪”,一直被负面思维干扰,并说:“到各部门他们都说,‘都开除了还办什么退休呀?’”在没有任何希望和具体说法时,同修说:“应该正念否定。”经交流大家觉得路没走到头,还是应该走下去。

怎么走呢?有同修说:找外地同修认识好的,有这方面经验的,去帮助见县长吧。同修又在法上交流:“找哪同修都没错,大家是个整体,但是这体现出我们向外求的心,保护自己的私心。”我们剖析:为什么有压力,有担心?为什么把众生摆在了迫害大法弟子的位置上?这个念头是谁?是私,是很恶的,他不是真我,不是师父要的。这条路我们应该共同面对,正念起来了,这时没有了要回工资,有所得的念头;也没有了怕失去什么的想法,心里想的就是救众生。

交流后,同修很感慨的说,口口声声说救众生,还没等去救呢,就把众生推到了毁灭的位置上了,我们真得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中修出纯善。Y同修说走吧,我们一起去,就信师父了。大家都坚信讲清真相。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

到了县委大院才知道,县长是见不到的,并且县委办公室门口还有三个警察把门。同修说明了要见县长的理由后,一个警察指着另一个警察说:你找他(610的),就是他们办的。那个人一听什么也没说,转身就進屋里去了。警察说:可以邮特快专递,就能收到了。

就这样,我们顺利的邮走了真相信。邮走后,一大部份同修,用了三天时间,集中起来高密度发正念。现在,Y同修的工资以困难的形式补给了她,一年三万元,和工资几乎相等。

在修炼的路上,向内找,归正自己,也会给众生更多得救的希望,给整体会带来更稳定的修炼环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