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舍命的 清官谅辅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自古以来,天降大灾后,在如何禳灾去难,转危为安这件大事上,最好的解决办法之一是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下“罪己诏”,检讨自己执政的过失,祈求上天消去惩罚,解救万民。然而,在东汉时代,有一个科长级的九品芝麻官,做了皇帝应该做的事。

东汉有个谅辅,字汉儒,是广汉郡新都县人(《后汉书·谅辅传》)。他年轻时供职佐吏,为官清廉,浆水不受。后来任从事,大小事情都治办妥当,郡县的人都钦佩敬重他。

那年夏天干旱,再不下雨,秧苗即将绝产。一郡之首的太守,站在庭院中让太阳曝晒自己来祈雨。晒了好几天了,依然是晴空万里,骄阳似火,没有下雨的迹象。

谅辅以五官掾(太守麾下管主要事务的官员)的身份出去祷告老天爷。他发誓说:“我谅辅身为郡守的主要属官,不能劝谏上司接纳忠言,推荐贤才,屏退奸佞,调和阴阳,致使天地隔绝不通,万物干枯。百姓翘首盼雨,没有控诉的地方,罪过全在我谅辅。如今郡太守在真诚反省,责备自己,已在庭院中接受天惩曝晒,为黎民百姓祈雨。为让甘霖早绛,我谅辅来认罪,为百姓求福,诚心诚意恳切真挚。若尚未感动神明,我现在发誓,如果到了中午不下雨,请让我用自己的身体来抵罪。”

于是他命人堆积了一个大柴垛,自己坐在柴垛上,如天不下雨,准备在午时三刻点火自焚。

接近午时,山上的云气变黑,响起雷声,下起大雨来,一郡的地方都得到润泽。当世的人因此称赞谅辅是最真诚爱民的人。

老天爷为什么要给人类降灾,因为“人是有罪的”。

在中外的关于人修炼的经典中,都有类似的论述。这个观点也都被中外的真修者所认同。而天为什么要降临给人类灾难呢?譬如,干旱、地震、洪水、毒霾、龙卷风等等,也正是因为人是有罪的。天降灾难于人,是对人类的恶行发出的警示,也是上天对人类慈悲的一种特殊表现方式,用这种方式通告人们:你们有罪了,该反省和修正了!

天是万能的,但天说话的方式却是含蓄的。他让人们自己向内找,找自己都做错了什么?以至引起上苍的震怒。

第一位向上天检讨承认错误“罪已”而为民祈福禳灾的应该就是夏禹大帝了。面对久旱之灾,他在桑林旁秉着虔诚,祈求甘霖,心到神知,喜雨倾盆。

第二位下“罪己诏”的帝王就是与禹王祈雨时隔四百年后的商汤。商朝之初,曾大旱七年。商汤见臣子们祈雨七年而未解旱情,于是商汤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来:他命人把祭祀的柴架起来,成汤把自己的头发和指甲剪掉,沐浴洁身,向上天祷告:“我一人有罪,不能惩罚万民,万民有罪,都在我一人,不要因我一人的没有才能,使上天及鬼神伤害我百姓万民。”最后商汤说:“我祭祀占卜求雨,本是为民,不能再用他人焚烧祭天,现在就烧我来祭天吧!”

祷告完毕,从容地坐到柴堆上去,命人点火,令人欣喜的是,柴还没点燃,天就降下了大雨。汤的这种为民献身的精神,得到了人民的敬佩和颂扬。

后人对大禹和商汤的作为,作了符合历史真实的总结:“禹汤罪已,其兴也勃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左传·庄公十一年》)禹汤能罪已,国家就兴旺发展,把罪过都推给他人的夏桀、商纣,国家则很快就衰亡了。

东汉名臣谅辅,在历史上也是确有其人,真有其事,决非杜撰。谅辅虽非帝王,应该说他真心爱民。一名无名小吏,衣食无忧,他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但他那颗慈悲和善良的仁义之心,把百姓历尽干旱煎熬的绝望之情,感同身受。看得出来,他对自己长官的祈雨形式不以为然,他从思想到行为都有了越俎代庖的实际作为。这当然是他那甘愿为民献身的真挚而赤诚的心在起着主导作用。老天爷当然知道谅辅是至诚对天,精诚为民,所以时辰一到,老天爷就看在这个大好人的面子上,雷声大作,暴雨倾盆,一郡润泽,皆大欢喜。

时至今日,我们不得不钦佩,我们的先人所生存的时代与环境氛围。因为那是神传文化滋润神州大地的历史时期,是人人都笃信神佛,践行仁义礼智信的年代。

再冷眼看今朝,我们中华大地在中共恶党的独裁专制下,天灾肆虐,人祸横行,亿万民众生存于水深火热之中。中共恶党害死了八千万中国的老百姓,还依然标榜自己“伟光正”。它夺权七十年来,从来没说过一句自己全错了的话。实在被逼急了,则以黑社会流氓老大的口气说什么“三七开,四六开”,明明错的一塌糊涂,暴虐且邪恶的无以复加,还恬不知耻地粉饰太平。错误都是别人的,政绩功劳全是自己的,让全中国人都活在谎言和欺骗中。愈演愈烈的人祸,各种各样的天灾,邪党从上至下各级蛀虫们都置若罔闻,更有甚者,为了自己的“政绩”,不惜加大这些残民以惩的灾难。这一切都是邪党的魔鬼本质使然。

我们坚信,中华大地上连年不断的天灾、人祸,只能是天灭中共后,自然就否极泰来了。这一天真的不远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