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真善忍” 让青春在大法修炼中生辉(图)

2018法轮功反迫害华盛顿DC集会游行活动小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汇聚在美国首府华盛顿DC,举行反迫害集会游行;二十一日召开“2018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二十二日上午排出庄严的法轮图形,晚上举办烛光夜悼。在每一次的活动中,不乏见到一群群、一簇簇青年修炼者的身影,下面记述的是其中几位大学生的修炼故事与他们参加活动的感受。

'图1~2: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府华盛顿DC,举行反迫害游行。'
图1~2: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来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府华盛顿DC,举行反迫害游行。

渴望大法洗刷冤屈的一天

'图3:前来参加游行的法轮功学员中不乏年轻大法弟子,林雨杉(后排左二)、佳宁(后排右二)、栾军政(后排右一)和刘禹辰(前排左一)、冯嘉懿(前排中)、赵一炼(前排右一)。'
图3:前来参加游行的法轮功学员中不乏年轻大法弟子,林雨杉(后排左二)、佳宁(后排右二)、栾军政(后排右一)和刘禹辰(前排左一)、冯嘉懿(前排中)、赵一炼(前排右一)。

今年二十二岁的佳宁在以拥有美国顶级计算机专业教育闻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简称:CMU)学习IT专业,他于一九九七年当时只有二岁的时候就跟随着妈妈一起修炼。他说:“妈妈年轻时身体不好,后来偶然集会获悉大法,开始炼功后身体获得康复,从此走上修炼之路。”

佳宁谈到参加华盛顿DC法轮功反迫害活动的感受时,说:从小到大为了躲避中共对妈妈的抓捕,我小学每年就要转一次学校,因为恶人到学校通过找到我去跟踪妈妈。由于不停地转学,还有来自外面的压力,导致我小时候不是很开朗,性格很内向。那时候不是很懂,只觉得为什么我的家庭跟别人不一样,别的小朋友从来不需要躲躲闪闪地生活。但是妈妈跟我说,大法给了我们家新的生命,现在大法蒙冤,如果我们不出来证实大法,别说是修炼人了,就即使是在常人中也不算是好人。

他说:现在我明白了,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流离失所,被迫害致残、致死,他们都是为了自己吗?不是,他们都是为了让世人了解真相,为证实大法的美好。我明白了妈妈的用意,也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念头。

他并说:法轮大法告诉我如何做一个好人,秉承真、善、忍的原则,做任何事要真实,做人要善良,学会忍耐。这次看到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纷纷聚集到华盛顿来参加反迫害活动,感触良多,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哪一个的背后都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其中不少来自中国大陆,曾受到过残酷迫害的,有因为修炼失去工作、失去家人的,有因为修炼流离失所的……看到这群修炼者这么多年面对残酷迫害依然没有放弃修炼,坚定地向世人证实大法,我非常感动。

他最后说:感恩师尊一路对我的教诲与救度,修炼中我的期待就是希望大法能洗刷冤屈,让更多的世人知道真相,得到救度,同时我也要更加努力修炼。

一生中不会忘记的那一幕

'图4:六月二十二日晚,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前举办烛光夜悼活动'
图4:六月二十二日晚,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前举办烛光夜悼活动

目前就读于艺术项目在全世界享有盛名的纽约州立大学帕切斯学院的赵一炼,是一九九六年跟随妈妈一起开始修炼的。六月二十二日晚,她与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华盛顿纪念碑前,参加烛光夜悼,悼念为坚持真、善、忍原则而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图5:赵一炼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烛光夜悼现场。

来自中国大陆的一炼和母亲也曾经历过遭到中共的迫害,她回忆:我妈妈多次被中共抓捕抄家,那时候我五岁多,每一次妈妈被抓走,我都是天天哭着向姥姥要“妈妈回来”。我一生中不会忘记那一幕:我见到妈妈时,她被关押在通过一道道铁栅栏才能进入的屋子里,我扑入妈妈的怀里……妈妈浓密的头发被剪得乱七八糟,面容憔悴,眼神呆板,瘦弱得不行,握着我的手的手指是硬硬的、凉凉的,严寒的冬天她穿着薄薄的单衣服,脚上穿的是露脚的拖鞋。我当时没有哭,小小年龄的我被这一切吓住了,心里只想问妈妈: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是他们打你了吗?几分钟后,尽管我死死地拽着妈妈的衣服,妈妈还是被他们押走了。那一幕,小小的我似乎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说: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从来不参加学校每周一的升旗仪式,退出了少先队。那时我知道大法弟子他们做的是对的,我要和他们一样,在一次高中考试的作文中,我全篇写的都是“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天安门自焚是如何造假骗人”。

二零一三年来美之后,赵一炼每年都参加法轮功反迫害的大型集会游行活动,她说:“当然啦,能见到师父、听师父讲法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母亲面临非法庭审 儿子海外反迫害

来自中国新疆库尔勒市的林雨杉,目前就读于以贴近实际应用的课程著称的密尔沃基工程学院(Milwaukee School of Engineering),主修电气工程专业。

林雨杉于二零零七年开始跟随母亲周丕文一起学法炼功。“通过炼功,我由体弱多病变得身强力壮。”他说:“得法前,我经常会在周末腹泻不止,上课时也会因腹痛而无法集中注意力;每逢冬季,挂吊瓶更成了家常便饭;但炼功大约一年后,这些症状全都消失了,我也从那时起成功甩掉了药罐子。”

林雨杉表示:“大法不仅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还使我的品行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上小学时,我的脾气非常倔强而且暴躁。长辈们在对我的错误进行教育时,我心中总是充满怨恨,有时甚至和他们发生口角,在与朋友玩耍时也会偶尔出重手误伤他们,班里的大部份同学都因为我冷漠的性格而对我敬而远之。通过不断地学法之后,我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人,要时时刻刻以善念对待身边的所有人。因此在上初中后,我的性格逐渐变得温和可亲,也慢慢获得了更多同学与老师的认可。不过,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生活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初中毕业后,大大小小的同学聚会在之后的各种假期里便成了家常便饭。我参加的每一场聚会里,都会有同学向我劝酒或教我吸烟。我心中时刻牢记着大法教导我们修炼人不能抽烟喝酒,并且以非常坚决的态度拒绝同学的要求,渐渐地,同学们也就不再劝了。”


图6:6月20日,华盛顿DC国会前几千人的集体大炼功。

今年六月二十日,是林雨杉第一次在华盛顿DC参加法轮功学员大型反迫害活动以及修炼心得交流会。他说:“当我一早来到大炼功的场地时,我被眼前壮观的场面所震撼,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数千名大法弟子聚在一起炼功,我的心中充满了激动与幸福感。在打坐时,我能够感受到周围许多股能量都在激励着我。我在举着大横幅游行时,面对路边驻足观望的行人,我感受到一种神圣的使命感——一份将大法的美好传递给世人、救度众生的责任。

“在第二天的心得交流会上,我第一次在现场聆听了师父的讲法和答疑。当师父步入会场时,我的内心激动无比,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听完师父的讲法和答疑后,我要勇猛精進的决心变得更加坚定。希望今后能够修好自己,并且尽最大的努力助师正法,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好’。”


图7:林雨杉在活动结束后拍照留念。

与此同时,林雨杉也想到了在中国大陆仍被关押在牢狱中的母亲和其他大陆法轮功学员,他说:“二零零零年六月,母亲因为去天安门为法轮功上访,被关进了库尔勒市看守所。在与母亲分离近五个月之后的一天,外婆带着我去了公安局。在一间大办公室里,几个五大三粗的警察逼迫着母亲在一张纸上签了字。就在母亲签完字的一瞬间,她放声大哭,我也被吓得嚎啕大哭。随后母亲将那张放弃法轮功修炼的‘决裂书’撕个粉碎,母亲痛哭不止,我也痛哭不止。之后的多年,国保警察开始不定期地到妈妈的工作单位对她进行骚扰。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国保警察以诉江的名义再次将母亲关押到库尔勒市看守所至今,并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对母亲进行非法庭审。”

大法提升了我的品行和在做人中对自我的要求

'图8:六月二十二日上午,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的广场排出庄严的法轮图形。'
图8:六月二十二日上午,部份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的广场排出庄严的法轮图形。

就读于美国最著名的服装设计学院——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的冯嘉懿,所学专业是服装设计。

'图9: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冯嘉懿在雨天参加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炼功排字。'
图9:六月二十二日上午,冯嘉懿在雨天参加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炼功排字。

冯嘉懿表示:“大法给了我做人的准则,懂得了什么该做和什么不该做。她举例:比方说我的学校几乎每个人都在追求时尚名牌和钱,身边的同学都抽烟,甚至有些抽大麻、吸毒。我看到这些行为以后,一点也不想和他们一样,因为我清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有一个朋友跟我说,我大概是我们学校惟一一个不抽烟,不跟他们一起去夜店的学生了。”

她说:“今天数千名身着黄色,蓝色和白色服装的人们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色彩鲜明的图案。参加这场活动中,我感受到这里有一个很正的场。虽然天下着雨,但是所有人没有人退却的,心里都万分珍惜这个能对师尊对大法表达感恩的机会。”

大法让我在社会道德的下滑中没有迷失

就读于著名商学院——巴鲁克学院的刘禹辰也是一位年轻的老学员,几天的活动令她深有感触:

我能够得到大法真的非常幸运,每次看到同龄人为了利益、社会地位而苦苦拼搏的时候。我就会感觉到,因为大法让我一身轻松。因为我读的是商学院,所见同学中的勾心斗角,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伤害别人,就更加庆幸大法归正了我。

因为从小得法,所以一直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要求自己,遇到矛盾的时候都先思考自己是哪里做的不好,不会先去怨恨别人。感谢师父教导我,没有在滚滚洪流的道德下滑中迷失。

新学员:真、善、忍是生命渴望的梦想之地

'图10:刚刚得法的孙东醒庆幸自己是法轮功游行队伍中的一员。'
图10:刚刚得法的孙东醒庆幸自己是法轮功游行队伍中的一员。

在加州大学学习语言学和人类学专业的孙东醒,今年才刚刚得法的她第一次来到华盛顿DC参加法会和反迫害活动。她表示,数千人的大游行的场面着实壮观,这里没有任何金钱利益,大家来自天南海北聚集在国会山庄前,为了洪扬大法的真、善、忍,顶着烈日,游行于漫漫长途中。

她说:游行中我感受到了我灵魂深处的那些曾经失去的美好的东西在慢慢回来并渐渐饱满,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渴望重生,渴望梦想之地——这片真、善、忍的土地。

她告诉笔者,舅舅被中共迫害的事实伴随着她自小的成长,这让她对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一事和中共恶毒的行径有所了解。她说:中共屠杀的历史人人尽知,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六四”血洗天安门……可是共产党竟残忍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对比修炼人信守的真、善、忍,我一次次感受到了内心的震撼。

新学员:修炼中怨恨心和妒嫉心被减弱到消失

'图11:六月二十日,栾军政在集会游行活动现场一角领取游行展板。'
图11:六月二十日,栾军政在集会游行活动现场一角领取游行展板。

就读于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的栾军政,所学专业是机械工程。他谈到:我是二零一五年一月得法的新学员。当时正值寒假放假在家,无所事事之际,注意到了母亲放在书桌上的《转法轮》,于是拿起书读了起来,当天下午就把书的前八讲(一共九讲)读完了。书中的文字深入浅出,让我明白了按照真、善、忍为人处世的原则和积德行善的重要性,也对于人生的目的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在读完书之后,我就觉得,我应该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他并谈到自己在读《转法轮》后的神奇变化:而且我发现当我真的按照书中所阐述的真、善、忍的原则在方方面面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我在得法之前精力涣散,无法集中精力学习,往往是看一会儿书就开始玩手机或者打游戏,而且对于考试感到极大的压力,心态不稳定。在我得法之后,随着我不断看书,听师父讲法,我不仅很自然的戒掉了玩了将近十年的电脑游戏,而且我逐渐发现自己的杂念越来越少,思想变的清净,所以更能够集中精力来做手头的事情,并且效率很高。

他说:在看书的时候,感到自己的身心在被净化,那种纯净和祥和的感觉无以言表。随着修炼的深入,自己的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得法之前的自己有很强的怨恨心和妒嫉心,对周围的人和事物总是持有一种怀疑和敌意的态度,这其实是二十多年来生活在国内充满“斗争”性的党文化中造成的。但是在不断学法、不断修炼中,自己的这些不好的东西在一点点被减弱到消失,慢慢的能够用善心去对待周围的人和事。

他并说:《转法轮》书中高深的法理也为我开智开慧,从此我在学习上感觉非常的轻松。在我得法之后的那一个学期期末考试中,我的成绩名列年级第一。而且获得了全校最高荣誉奖学金。

栾军政表示:今天参加集体炼功和集会,感到了一种很强大的祥和慈悲的氛围,和自己在平常学习工作中所交往的氛围截然不同。这种氛围也在促使我更加精進,去把大法的福音传递给更多的人,同时也让更多的人认识到这场史无前例的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