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吴立芳遭报被调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吴立芳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审查和监察调查。近年来,中共“拍蝇打虎”落马的高官,表面上是因为贪污腐败等等,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卖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报应,吴立芳也不例外。

吴立芳,男,五十四岁,河北任丘人,曾经任职三河市委书记、廊坊副市长、张家口市委副书记、保定市委副书记、河北省政府副秘书长。二零零零年一月至二零零五年九月,吴立芳在三河市任职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期间,对在三河市辖区内发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

据明慧网报道及不完全统计,在吴立芳任职期间,三河市法轮功学员马金峰、付玉环、张美兰被迫害致死的至少三人,在迫害中离世的十二人,被迫害致残的至少四人,被非法劳教五十二人次,被送往各种洗脑班非法拘禁达二百多人次,十二人被单位非法开除,多个家庭被活生生拆散,几十人被逼流离失所、生活陷入困境,几百人次被非法拘留。其中很多人多次甚至十几次被非法拘留,更多人被高额罚款、被非法抄家、被打、被电棍电击、被绑架进廊坊等地的洗脑班迫害,还有被无故停职、扣发工资等,至于被单位和各级政府上门骚扰、非法扣押不许回家、无理没收身份证等等更是常事。

齐心庄镇渠头村法轮功学员贾学云,女,现年约五十五岁,依法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三河市当地接回,公安局副局长张尚林和姓沈的科长,对她进行毒打和电击。2000年7月,把她非法送往唐山开平劳教。贾学云被虐待折磨了一百天,直到眼看就不行了才把她送回家,妄想推卸责任。送到家的贾学云,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两个胳膊全是针眼,不知被注射了什么药物。回家后只说了半天话就发不了声音了,手脚、舌头,甚至眼睛都不会动了,只有微弱的一口气,医生让家人准备后事。被抓走时贾学云身康体健,体重一百三十斤,被折磨的只有六十来斤,亲朋好友无不落泪。丈夫安松林抱着一线希望把她送到了积水潭医院顺义分院,花了好几万元终于救活了命,可到如今生活仍不能自理。

法轮功学员冉子珍,女,七十多岁,李旗庄镇幺曹庄人。2003年3月,冉子珍被绑架到三河看守所及廊坊洗脑班迫害,从廊坊洗脑班回来后曾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后来炼功恢复正常。法轮功学员赵桂英,女,六十多岁,新集镇达屯村人。2005年被绑架到廊坊洗脑班,后来再次绑架到新集镇政府、廊坊洗脑班迫害,回来后不得不坐轮椅,到现在生活仍然不能自理。

三河市党校讲师宋建国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宋建国多次为法轮功进京上访鸣冤,多次非法拘禁在三河看守所,均受到了犯人拳击胸口、打骂、洗冷水澡、趟脚镣等折磨。二零零零年九月前后,因为拒绝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宋建国又被关押到三河看守所二十多天,随后被非法开除公职,而且和对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决定在三河电视台公布。

二零零一年四月,宋建国被便衣绑架,遭多个警察暴打,警察坐在椅子上、用椅子腿碾压他的脚趾头,电棍电击大腿、脖子,直到电棍没电。五个月之后,宋建国被绑架到本地洗脑班,遭受刘富强、刘树春等人恐吓、洗脑和辱骂。二零零三年二月元宵节之前,在930公共汽车上,宋建国和同座的人讲真相,被北京九龙山派出所五个警察绑架,铐了一宿之后,套上黑头套送往看守所。几天后,被送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被非法拘禁整整八个多月,受尽了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宋建国从北京法制中心被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二大队,非法劳教三年。强迫从事重体力奴工劳动——烧耐火砖,每天负责除料、搬砖等等。零四年五月,宋建国妹妹来信说父亲病危,他申请回家探视,副所长阮大国等假惺惺的批准,诱骗他放弃绝食。可是,根本没有送他回家,而是把他送去石家庄劳教所,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在石家庄劳教所,他被盗窃犯等从地上拖着去强制灌食,被大队长边志强、警察秦××打耳光等,直到身体被迫害的病危,才由妻子和妹妹接回了家。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迫害佛法,天理不容!迫害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功学员必遭天谴。所有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人,终将被追查到底,谁都逃脱不了,而且谁作恶谁承担,不要侥幸认为参与迫害法轮功没事,那都是在为你们自己将来遭恶报留下罪证。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做,天在看,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奉劝那些还在追随江泽民、周永康邪恶集团作恶的人,引以为戒,了解真相,停止迫害,将功赎罪,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未来。

'吴立芳'
吴立芳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