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迷梦一日醒 精進实修步不停

新学员得法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小时候的我总是重复做同一个梦,梦境中,我在星光茫茫的宇宙中飞翔着,但随后又看见自己蜷缩在一个深不见底、没有光亮的大坑里。这梦一直伴随着我,直到二零零九年我得法的那一天。此后,这个梦再也没有在我的睡梦中出现过。修炼后我才明白,真正的自己是来自于天上的,而尘世的轮回之苦就像是那不见底的深渊。

小时候听老人们说:我们家祖爷那辈是大户人家,所有财产都被中共抢走掏空,而我爷爷也不知道被他们弄到哪里去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所以到今天我们家都没有爷爷的坟墓。到了我们这一辈,从小的生活都非常贫苦。

长大后工作了,经济上稍微好了一些,但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尔虞我诈、你争我夺,让我内心又平添了许多委屈和不解。那时,唯一能让我内心平静的办法就是去寺庙拜佛。我每次拜佛时,都恳求佛能将我带到他们的天国世界去,我的心愿是要去天国世界,而不是在这个尘世追名逐利。不知不觉间,我走進了佛教,还有了一个法号,去寺庙拜佛是我成年之后所有的精神寄托!

有幸得大法成为一名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我和家人移民到了美国。那时候,我去一个在山上住的富裕人家工作,星期一到星期五,我都住在雇主家里 ,星期六和星期天我回家。周末每天早上八点到十二点去学校学英文。在学校,我遇到一位老年同修,每当下课后,她就开始在教室里打坐炼功,她和我讲了一些关于大法的事,我也喜欢听。但是那时候,我没有太往心里去,因为我在中国时没有听说过法轮功。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我下班回到家里,我妹夫跟我说他也遇到有人跟他聊法轮功,他建议我有时间炼炼,“挺好的,强身健体”,他还说有人会来找我,因为他跟人家说了我是信佛的,可能会对法轮功感兴趣。因为我只有星期六和星期天才回家,所以那位同修来我家两次,也没遇见我。

到了第三次,我回家的时候,他正好来我们家修计算机,他跟我谈了有关大法的事。我问他,“法轮功是修佛的吗?”他回答说:“是的,我们是修佛的。”这样我们约好了见面时间。我们一行四人跟那位同修看了师父的教功录像,看完后,他问我们是否有兴趣请一本《转法轮》回去看,当时只有我一个人请了《转法轮》和教功录像DVD,我想这就是我得法了吧!

当时我上下班是坐公交汽车。星期一早晨在公交车上,我翻开了《转法轮》,我觉的书中的每句话都说得那么对。当我读到:“你几百年得不到一个人体,上千年得到一个人体,得到一个人体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个石头万年不出,那个石头不粉碎了,不风化了,你是永远出不来,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人身难得,讲这个道理。”[1]我读到这段法时,眼泪“哗”一下就流下来了。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使我有幸得大法,使我有幸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谢谢师父!

在山上工作和居住的这段时间里,每逢下雨,雨水都会灌進后院我住的小房间里。我把雨水清扫干净后继续学法、炼功。每次老板娘都叫我别回小房子睡了,就在大房子里睡,可是我觉的在那个清静的小房间里学法炼功,内心是喜悦的。

有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穿着现代的衣服,带我去了一个很破旧的房子。到了门口,师父说:“到家了,進来吧。” 我跟着师父進了房子,师父领我到了一个箱子旁边,打开箱子,是满满的一箱子金银珠宝,金光闪闪!师父问我“要不?”我回答“不要。”师父又带我到了另外一个箱子旁边,打开箱子是一本《转法轮》,问我“要不?”我拿起书回答,“我要这个,我要这本!”师父非常开心的笑了。之后我梦醒了。现在回想起来,是师父将我从深不见底的大坑里捞出来了,带我回家呢!师父那一句“到家了”永远刻在我的心里!

在常人社会中,每个人都习惯认为自己是不错的,是好人,自己之前也是这么看自己。学了大法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心灵在多年的常人生活中已经不知不觉的随波逐流了。是师父用高德大法从新纯净了我的心。师父说:“今天的人类呀,其实不是因为正法,早就毁掉了,人类的思想标准已经在地狱以下了,是因为正法,我赎了三界内一切众生的罪。(鼓掌)那么大家想想,就我们学员而论,我当初等于是从地狱把你们捞起来的。”[2]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在得法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我的外观变化很大,好像又回到了我十八岁时的模样。老板娘和她的朋友们老是问我用了什么美容产品,我告诉她们,“我炼功了,我学法轮功了,是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我每天早晨起来,都会看见老板娘在一棵植物跟前比划什么,我想她可能是在练什么“功”呢,我想我应该和她谈谈。我找到机会后和她谈了有关大法的事。她是香港人,之前已听说了一些关于大法的事,她高兴的说“我也炼炼看”。我将我那张教功DVD送给了她。

几个月后,同修问我是否愿意去参加法会,当时我也不懂什么叫法会,就跟着同修们一起去了旧金山的法会。当我進入会场的时候,感觉到会场里面和外面俨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在会场内,感觉非常的祥和、平静,感到有强大的能量在流动。当发正念钟声响起来的时候,其实那时我还不懂得什么叫发正念,我感觉我的腿在发抖,睁开眼看看,腿也没在发抖啊,感觉到一股非常强的热流在我身上流动,从头顶向身下流动,感觉到身体无比的轻松!

正念过病业关

法会结束后一个星期,我身上一个多年的肌肉瘤突然鼓起来,变成又红又肿的一个大包,疼痛难忍。我意识到是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几天后,我发现好了,家人也信服了。我告诉他们我以前每月来例假的时候也疼痛难忍,学大法以后症状消失了。他们都支持我学法炼功和参加洪法讲真相的集体活动。

放下有求之心

二零一二年,我自己成立了一个“月子看护之家”。随着生意的发展,我每天都忙于工作上的事情,累到倒头便睡,很少学法和炼功了,在忙忙碌碌的路上,一日复一日的无奈的重复着。每当洗头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头发在大把大把的掉,我悟到我是脱离大法的修炼路了,掉发(法)了!而不是只是掉头发那么简单的事了!

有一天,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从很高很高的楼上掉下来了,掉到地上却什么事都没有,我明白是自己有求名利之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正在往下拉我呢!也正因为我着眼于眼前的利益,旧势力也顺着我的意,为我安排了更多有利可图的工作来迷惑我,让我迷在这条路上,让忙碌来忘掉自我,忘掉我来世的真愿和誓约。

这期间有两位老年同修经常来看我,他们不断的指正和帮助我走回修炼的路,并提醒我,大法弟子要每天做好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要走出来助师正法,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但是在现实中,我有些摆不正做事和学法之间的关系,理智和行为出现脱节,这对于我来说一方面是干扰,另一方面也是对我的考验,看我是否能从这利益中走出来。

二零一四年,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清晰看见,我走到一块大石头的旁边,瞬间这块石头变成了一个睡佛,从他眼里流下了一滴泪水,顺着泪水下面,又出现了无数个睡佛,而这无数个佛也同时流下一滴泪水,这些泪水汇在一起,变成了一条血河!我猛然惊醒!

我悟到,为了名利,我又迷在常人中了!是师父的心在流血吗?是我天国的众生在流泪吗?师父讲:“人往往认为自己追求的东西都是好的,其实在高层次上看,都是为了满足在常人中那点既得利益。宗教中讲: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1]。我是大法弟子呀!怎么能被常人中的名利迷惑呢!如果我变成一个石头,我世界的众生怎么办?我伤心落泪!

机场讲真相

惊醒后,我决定关闭了“月子之家”,再度走回精進修炼的路。随着修炼的提高,认识到光学法和炼功还不够,还要走出来助师正法。

二零一四年,我开始承担起接送同修去机场讲真相的任务,我开车和几位同修去机场讲真相。开始的时候,面对形形色色人的眼神,怕心和爱面子的心老是不去,自己总是找点借口走开,或只是发发报纸。在同修的慈悲指正下,我也慢慢将这些心磨掉了,大大方方的举真相牌子和发真相报了。现在举真相牌子,感觉好像举的是奖杯呢。我为自己感到自豪!

在机场讲真相中,众生有着各种不同的表现,有骂我们的,有鼓励我们的,有明白真相而感动的,有的对我们竖起大拇指,有的冲我们欢呼“法轮功万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众生的各种表现,冲袭着我的内心,我对助师正法的心更坚定了。为了让众生们明白真相,我要兑现我的誓约,不可松懈。就像师父所讲:“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确实是这样,直到现在,我从未间断的去机场讲真相。

一段时间,有两位同修因为去贴神韵海报就不参与去机场了,使得我这个小组就只有我和另外一位老年同修了。那些天我心里在想着,有谁愿意参与到这个小组来呢?有一天,我也去贴神韵海报,和一位老年同修配合。在和她贴海报的短短的一天时间里,我觉的这位老年同修修得真好,做事认真、言行全在法上,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审视自己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贴完海报送她回家,一路上心里总在想:这位同修修得真好,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如果她能和我一起去机场多好啊。

星期六去大组交流,我遇见这位同修。她竟然主动告诉我,以后要和我一同去机场讲真相,同时有另外一位同修也加入到我这个小组来了,正好填补了前两位同修的空缺。谢谢师父!师父在说:“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

我悟到修炼人有好的愿望,基点在法上,那么实现愿望的过程就是修炼提高的过程。是师父安排的修炼过程,也是在师父的慈悲度化下而达到的、完成的。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在同修的协调下,我们在机场举真相牌子、发报纸、讲真相,配合得很好。即使不愿意听真相的世人,也会看真相牌子,表情也随之改善,变的平和了。是中共的邪恶令世人害怕,而不是世人不愿意听真相。

得失不执着

一个星期天,我又和同修去机场讲真相,出门时取了项链和戒指,想等到了机场再佩戴上,就顺手放進裤兜里了,到了机场,我将这事给忘了。

第二天,约好了和同修们去贴海报,出门时想起了昨天放在裤兜里的项链和戒指,一摸不见了。在家里翻了好几遍,也没找着。心想一定是从我的裤兜里掉在车子里面了。我就将车里车外翻了几遍,也没看到,突然有一种失落感,打电话告知先生,我又丢了什么什么东西,先生在电话那头埋怨说,“你总是丢这丢那的。”我回他说:“这些可能不是属于我的东西,所以就跑了呗,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这些物质的东西,只是装饰品,显示显示,丢了就当破财挡灾好了!”我先生说:“你真大方,丢了几千元的东西,这么看得开,我都心痛。”我说“算了,”但说完又不自觉的将裤袋翻出来看了一遍,这回彻底死心了。一笑后,就去贴海报了。

贴完海报回到家,坐在马桶上想,一定是我昨天在机场上洗手间的时候丢的,又顺手一摸。项链和戒指竟然在裤兜的袋口边挂着!我惊喜万分,怎么可能呢? 我悟到是师父在考验我,也许是师父将它隔开了,让我摸不着它;也许是真的丢了,现在师父又将它从另外空间送回来了,考验我是否真的能放得下对这些物质执着的心。师父说:“我讲了,我们这一法门是直指人心,不是从物质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什么。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这种物质利益当中去魔炼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你这颗心能够放的下,你就什么都能放的下,在物质利益上叫你放,你当然就能放的下。你的心放不下,你什么都放不下,所以真正修炼的目地是修那颗心。”[1]谢谢师父!

念九字吉言 父亲得福报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是我父亲的生日,我给父亲打电话问候,可是打了好多次,父亲都没有接我的电话。我拨通了弟弟的电话,弟弟告知我,父亲進了医院抢救了,情况非常不好。几天下来都没有好转。他十年前就有肺气肿,百分之五十血管闭塞,心肌梗塞,各种病都不容乐观,叔伯们告诉弟弟,觉的父亲可能过不去这一关了,他们认为我应该立刻回去。当天我就上网订机票,当时在忙贴海报,因为我手上还有一条线路没做完,就将行程日期推迟了一天。订完机票后,我打电话告诉弟弟航班日期,并让弟弟问一下父亲还记得我教过他念什么吗。

当时我父亲的意识是不清醒的,几天都没有撘理过我弟妹他们的问话。我弟弟告诉我说:父亲几天不吃不喝,也不睡觉,脚也肿起来了,叔伯们认为父亲可能随时都会走。弟弟问父亲:姐姐是不是教过你念过什么字啊?当时父亲立刻说:“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 我弟弟当时也呆了一下,没想到他这么清醒和清楚记得。弟弟他们伴着父亲一起念,念着念着,父亲就睡着了,之前父亲几天都没合过眼了。第二天早上,父亲起来就要去晒太阳,脚也消肿了,好像没事发生一样。我的弟弟和叔伯们都觉的神奇。师父讲过:“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3]我现在深有体会。

父亲的寿命延长了一年多,在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过世。妹妹告诉我,其实父亲在走之前就已经通知他们他要走了,打电话叫他们回来吃个饭,还吩咐我的叔叔去买菜,可是我的弟妹们没有相信。叔叔买菜回来找父亲,看到他在睡觉,摸摸他额头是暖暖的,就走了。到了快做晚饭的时间了,看他还没起床,又去喊他,还是没回应,又摸摸额头,还是暖的,又走了,但是心里有些不安,就去找了另外一位伯伯和他一起去看,发现我父亲已经走了。弟妹们赶到家看见父亲不像走了,像是在睡觉一样安详,脸色都没变,身体还是暖暖的。多次处理过这种事的老人们觉的不可思议。随后他用过的东西,老人们都抢着搬回家去,相信会有福气。这是当地前所未有的事。我明白,父亲已经退出中共邪党了,也念了多年的九字吉言,一定去一个美好的地方了。

在修炼的道路上,我体会到亲情关最难过,修炼中我也深深体会到每一颗人心的执着,都是提高的障碍和束缚我们,走出人的绳索。在大法这条修炼路上,如果我们能够及时抓住不正的念头,一步步清除这些障碍,就能够逐步提高心性,走向神。

作为一名大法修炼弟子,还有很多没有做好的地方,离大法的高标准要求还差得太远。我会尽力走好以后的每一步,精進实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最后我以师父《洪吟》中的一首诗《志坚》结束我的分享。

志坚

生在苦难中
挣扎以求生
一朝得大法
回归步别停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如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