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濒死的我重获健康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我今年六十四岁,退休女主任药剂师,修炼法轮大法刚一年多。

一九九七年,我四十四岁。我在本地知名医院工作,当时任主任药剂师,是最高职称了,我每年都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从当知青下乡时起,我就被人称为女强人,做什么事都是出类拔萃的。

一、病魔袭来,打碎我现实中的一切美梦,苦难笼罩每一分钟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去北京购买器材,天特别热,我出了满身的汗,当时突然下起了大雨,我被雨浇的浑身发冷。当天就不行了,喘不上来气,当晚整夜睡不了觉,躺不下,在宾馆里坐了一夜。

回来后,在医院一查,得了哮喘病。不停的喘,一个月在床边坐着睡觉,不能躺着,就觉的喉咙口只有头发丝那么细的能通气的地方,怎么也上不来气。从此这病魔象缠上了我一样,不能治愈。每次发作都是要命一样,喘不上来气,都得抢救。在医院里,都走不了路,就想在床边解手,去一次七、八步远的厕所,中间都得歇几歇,就感觉象十万八千里一样遥远,行动太艰难了。每次抢救都是三十几天,输液不停,输液的针都找不到可扎的地方了。

就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又得了菌群失调症、播撒性疱疹肿瘤晚期(蛇盘疮)、血尿三个加号、鼻窦炎。

用激素类药,身上疼的不能碰,汗流不止,一个月一个月的坐着,感觉死了比活着强。秋衣都得把所有缝的地方剪开,就剩个片片搭在肩上。疼的手把床单都拧成碎末,恨不得拧出水。疼痛得眼泪流了多少桶。疼的不行时,为转移注意力,就忍着看小说,减少疼痛。因得了鼻窦炎,鼻子里象有蛆虫一样难受。

整天的吃药,用激素类药,没好受的时候。冷的时候,就觉的象在冰里,冻的不行,都五月份了,还得穿羽绒服。下半身就象在冰里。谁走路,不能在我身边走,得绕着走,还得慢慢过去,带起一点点风,我就感冒了,然后就是哮喘发作,喘气憋的不行。自己头发在脸上,得用手指捏着,慢慢的送到后边去,快一点带起风,就感冒了。

外出时,得倒着往外走,下到楼下,就赶紧進到汽车里。坐汽车到收费站时,开车窗交钱,我得事先手举毯子,把自己的头与身子都蒙住包上,关了车窗后,再慢慢的拿下来。回家时,得先到洗澡间,开开浴霸,再喝上一杯开开的水,再从里边出来。

每个月都得输液,手都扎不下去了。犯病时,分分秒秒都疼的不行,用药后,还难受得不行,用上激素类药,人就象躺在“铁板烧”上一样。冷时就冻的要死,病发时,就别提有多难活了。

老伴买一次药就买十盒,我就想:怎么不买二十盒,几天就吃没了。

这样持续折磨了我十九年啊,其中有五年不能出屋。天下的医院、天下的药,没有能解决我的痛苦的了。

二、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让我知道了世间苦乐皆有根源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我喜得法轮大法宝书《转法轮》,这是我生命最值得庆贺的一天。拿到大法书,我一气儿就读了三遍。我就在屋里,除了吃饭出屋,所有时间就是看书,就觉的咋那么好啊。九个月的时间,手不离书,自己就像海绵一样,吸收着大法法理。看书看到晚上天黑了,右侧眼边就出现一个小灯,照着书,一点也不黑,还能继续读。

师父讲:“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最后就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

大法告诉了我人的苦与乐都是自己造成的,生命要想没有痛苦,就得符合宇宙的特性:真、善、忍。

三、坚信师父坚信法,恒心修炼真善忍,大法给我展现神奇景象

我知道了我的一切苦难都因为自己生生世世做的坏事造的业而来的,要想没有痛苦就得按真、善、忍宇宙特性来要求自己,做好人,才能改变命运。

我开始炼功,第一次炼功,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时,累的大汗淋漓,觉的心脏在一根线上拴着,怦怦的跳。汗流到眼里,一摇头,汗滴就甩掉了,再苦也没病魔造的苦大。

学法后,我发高烧,三十八、九度,烧了两个多月,我炼功,信师信法,不怕它了,师父给我消业呢。我去体育场走,去玩,有什么活动就去参加,就什么病都没有了!

我原来吃药吃的身上都是药味,包饺子时,腰疼的直哭。血尿三个加号,得法后,血尿变成了浑浊的紫红色,二十多天就一直没用药,然后这些症状就没了,都变的正常了。

年轻时我神经衰弱,缺一个小时的觉都不行,可现在只要我睡一个小时就行了,干什么都正常。

二零一七年新年,我能够干活了。但浑身发抖,过年的活做菜做饭,就我一个人忙。我能干活了,就谁都不帮我了,包饺子也我一个人包。我心里不平衡了,就对丈夫说没人帮我干活,说着说着我的嘴就肿起来了,我一下悟到了,师父不让我抱怨,要守心性,要做到真善忍。我赶紧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了,我不说了。”

婆婆一直与我关系不是很好,现在我用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她,对她可好了,她也说我是最好的媳妇,也认同大法了。

一天炼功,一弯腰,看见自己身上全是亮的。又过了几个月,我竟然来例假了,当时都六十三岁的人了,真是返老还童啊。师父在讲法时说:“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2]。一次炼功,我真的出现了这个状态,就感觉手没了,胳膊没了,觉的自己没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了,真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

我有时候自己都不敢相信,刚炼功就全好了?!真是脱胎换骨了。我炼功曾看见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看见气管里就象烟筒里的油渍一样的瘤子,看见师父把我的烂肺拿起,就扔了,看见师父拿两块骨头,一下就接上了。

有时我突然有些难受,感觉全身衰竭,把师父讲法录音赶紧放耳边听,一会就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消业、净化身体呢。

一次炼功,天目看见一条路,往上走就是金色的台阶,铮亮,看到上边一个佛坐在那里,还有一个空位,说那个就是我的。还有一次我炼功,看见师父穿着一身白色的炼功服,拽着我的手往天上跑,还看见过师父教我炼冲灌(第三套功法)。一次炼功时,天目看见天上下来一个梯子,棕色的软梯,两边是绳,中间是一块一块的板,我一下就上去了,我踩在梯子上,一只手抓着,一只手抱着另一侧的绳,“悠——”一下,就把我带上去了。

一次,我在汽车上炼功,天目看见自己腾云而起,两只脚踩在五岳山上站立着,身体巨大。一次看见大穹从新组合,天体的位置从新调换。一次看见华盛顿、罗马古城,层层高楼,人都穿着古时的装束。华盛顿我听说过,我从不知有一个地名叫罗马古城,就问丈夫,他在网上查到了,对我说国外古代有这么个城市。现在我炼功还经常看到莲花,那花好看的无法形容。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呢。

如果到了炼功的时间了,我懒得起床,师父就让我醒来,让我不炼功就咳嗽。我就知道了,不许不炼功。

四、了解我的病情的人,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美好

一次我去儿子家,天很凉,我穿短袖衣服去他家,儿媳赶紧问我穿什么来的,我说就穿的这件短袖。以前我夏天都穿毛衫。我身体好了后,儿媳说:“现在我妈是最强大的,全家人都感冒了,就妈没事。”还说:“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你说死我,都不信法轮功有这么好。”

我对孩子们说:“你们都得感谢大法,没有大法,我能帮你们干活吗?!”

一次孙子发烧,嘴都出白沫了,我就念“法轮大法好”,一会孩子就退烧了。小孙子一来我家,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好!我永远爱师父!”“师父我最爱你!”他睡不着觉,还对我说:“睡不着就默念法轮大法好。”我就念,他又说:“不用出声,在心里默念就行。”

我儿子说:“我妈这些年大小医院都去过了,我每天到班上,先给我妈打电话,如果没人接,或说话不对劲,我放下电话就赶紧往家跑。现在我知道我妈的这个师父认对了。”

五、讲真相

为报答师父救我不容易,我也去讲真相,破除中共对大法的诬蔑,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的美好,都在大法中受益。

不仅我家人都感激大法,看见我的变化,亲戚、朋友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现在已有四个朋友开始炼功了。我还外出讲真相,让人明白邪恶的中共江泽民集团的罪恶狠毒,迫害、诬蔑法轮大法已有十九年了,数十万人被抓進监狱迫害,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简直是魔鬼行为。我也劝三退(退出邪恶的党团队),救人。

说起师父,我的眼泪哗哗的,我每天发完正念都流眼泪。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是您造就了我的生命,我一定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三、动作机理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