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不是喊口号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师父讲给弟子们遇到问题向内找的法,可是,长久以来,我把这当成了口号,嘴上喊向内找,遇到问题还是找别人的不是,修别人,帮别人修,却没有真正的面对自己的问题,最近一段时间才有了转机 ,也体会到了向内找的奥妙。

一、被同修误会了向内找

有两张三退名单上面的多个名字是重复的,又是一个笔体,有可能其中的小点的纸上的名字是底稿,但又不敢断定(通常如果重抄了底稿就不给了),将正规的那张单上的名字发出后我一直留着这两张单,注明了情况,想找到提供名单的同修问问是咋回事。问过多个同修都说不知道。

一次同修A上我这来,我把这两张单给她,让她带给她们学法小组的B同修看看是不是她的,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是因为B曾经给过我一张单,字写的非常好看,这两张需要核实的单,字写的也不错。下次A上我这来说单给B同修看了,B生气了,说不是她的,情绪很激动,B说:“她(指我)找我干啥?我也没给过她啥东西,我跟她也没联系,找不着人了找我来!”然后又说起以前有人发资料被扔掉后,也有同修找她问等等。听到这些我还是动心了,当着A埋怨同修B怎么这样不可理喻!啥都是个事,只是找她问问,并没说就是她的。

同修A离开后,我还心里堵得慌。突然间我转过弯来了,意识到自己错了,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是修炼人,师父早就告诉了弟子遇事向内找的法,我怎么就忘了找自己?这事让我遇上了肯定是有我要修的。

(一)表面上是同修B误会我了,可是我第一念却不是正念对待,而是怨,是不爱听,还是用人的理衡量,认为自己没错,听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忘记了修炼的理,我的这种表现恰恰说明自己修的不扎实,境界还在人这,真是汗颜!

(二)同修B用负面思维理解这件事,认为找她问就是怪她。为什么让我看到同修的这种反映?我想到,她的负面思维不正好对着我的负面思维吗?我一直以来都是啥都爱往坏处想,这次是同修误会我了,可我也有过误会同修啊,也误会过常人,我曾经有过用不好的心去想同修,想他人,人家没有那个意思,却想人家那样,啥事爱想多了,爱想复杂了,而出发点是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没有给众生加正念。缺少大法弟子应有的善念,此时当别人用负面思维想我时,我才真正的意识到,我一定要修去负面思维,它不是真我,大法弟子是带能量的,用负面思维想人、想事情,害人害己,负面思维是修炼路上的绊脚石,当它再妄图控制我时,我要认清它、抓住它、解体它、清除它,让自己心里充满光明和正念。

(三)同修B“激动”的背后,可能她感受到过来自同修内部的伤害。发资料扔,不珍惜大法资源,哪个大法弟子也不愿背负这样的名声,如果她没那样,或者只是在特殊情况下那样做过,别人来问她,她难以接受,就象这次一样,跟同修B本没有关系,再次“被怀疑”,让同修B“激动”,毕竟同修还是修炼中的人,还有没修去的人心,不能用神的标准要求同修必须达到多高多高,师父告诫弟子的是严格要求自己。

同修B“被伤害”,让我遇上了,我的问题在哪?

我想到,我也曾私下里在背后议论过同修,也拐着弯说过同修B的“坏话”,背后议论同修,容易造成同修间的间隔,指责议论更如利剑伤人,从没想过自己是背后嚼舌头的人,我真的要从新审视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怎样才是达到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的标准。

抛开这件事,我想到同修间相处,要多为对方考虑,一定要善,给别人的是温暖,而不是中伤,大法弟子身担重任,在此助师正法的重要时刻,不要在同修内部造成内耗,更不要叫旧势力间隔同修的阴谋得逞。

(四)同修把三退单传递给我时,我没有当面检查好,看有没有啥情况,也没有记住是谁给的,是自己的失误导致了给同修们添了麻烦,说明自己还有不负责任的心,敷衍的心等等。

当我找到这些,我心中的不快一扫而光,再也不感觉堵得慌了,都是我的错,难怪同修B发火呢,是帮我提高的,我的心里没有了一丁点的怨,觉的同修B很可爱,她是那样虔诚的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她努力的想做好,我怎么可以胆大妄为,敢对师父的弟子去挑毛病呢?想明白了,一切都豁然开朗,我感受到了向内找的玄妙,感恩师父赐予弟子向内找的机缘。当时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让我生命的每一天都是修炼的一天,让我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为他的。”

警醒自己,永永远远善待同修和他人,用最最真诚的心去对待他人。

二、和同修D发生争吵之后向内找

同修C面临非法庭审,D和家属协商帮忙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由于律师请的晚,从知道消息要开庭到开庭只有很短的时间,当地是第一次请律师,我们知道庭上可以有同修的自辩及家属的辩护,由于是D在操持此事,我就和D商量我来写辩护词,D说她写就行了,你可以去干好多事来配合,比如贴不干胶,写真相信,发资料、发正念等,我又去找她看用不用我写,她正写着呢,那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写一份给D参看又感觉压力太大就没写,D写好后念给同修及C的家属听,大家都不满意,太长,没有说服力,C的家属当即表示他不带稿念,随机说就行了。

后来,律师来也没太支持家属去说,律师的意思不太看好家属,说由他辩护就行了。我跟D同修说我替C写个无罪辩护,D说带不進去,结果律师在开庭前去了看守所,见了同修,带了一个D同修替C写的无罪辩护,然后在庭上C在自己无罪辩护环节,一个字都没说,放弃了。当地第一次的正义律师的到庭及辩护,震慑了邪恶,但是C没有替自己做无罪辩护,也是一个遗憾。

在学法小组,我和同修D说起辩护词的事,激动了,她也激动了,吵了起来,我怨她不让我写辩护词,因为我比她文笔好,然后她说她的理由。

回家后,站在师父的法像前,我已经知道自己错了。修炼人争吵肯定是不对的。我感到师父告诉了我答案:整个过程中,我太执着自我了。就象同修D说我的,眼睛就盯着辩护词,因为我感觉自己能比她写的好,我还要证实我写的好。我非得要写的出发点不是为了营救同修,不是为了救度公检法人员及所有旁听的人,我是想证明我自己写的多么好,我想证实自我,我想被肯定,我没有修去的显示心,总想冒出来,不让我写的怨,我却把执着当成自己。强烈的人心使我在家也写不下去,其实我可以写一个拿给同修,同修如果看到我写的更合适就用我的了,我没有那样做,我没有能突破旧势力的阻挡,再加上其它的一些因素,结果不太尽人意。

其实,当自己非得想干什么时就已经不对劲了,就应该警醒了,自己当时陷在执着中出不来,老想同修D的不是,老是往前顶,内心已经不平和了,不是修炼人的状态了。 我忘记了我的一切能力来自于师父,来自于大法,我不可以贪天之功,我如果用师父赐予我的能力来证实自己多么了不起,那我只能处处碰壁。

找到了人心,我在师父的法像前向师父认错:“弟子错了,太自以为是了,太证实自我了,我不能显示,我一定要处理好和同修的关系,默默的去圆容,放下自我。”“我要听师父的话,站在师父一边,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愿每个同修都能成就自己,不妒嫉。”

第二天,在学法点,我找D同修道歉,发自内心的告诉她,是我错了,我太坚持自我了,间隔消除了。

三、被同修“质疑”后向内找

一个多年来常在一起的同修M修炼中遇到了大的关,在闯关中她感觉很艰难,向我及另外两个同修求助,希望帮她发正念。我答应了,但答应的不是很干脆,后来有好几次M同修问到我,你没帮我发正念吧,还说谁谁帮她发了,她感觉很起作用。为什么我会被质疑呢?我们俩的关系应该是最好的,什么原因导致她会质疑我呢?我意识到她是从我的修炼状态上感觉到的。

向内找自己,在许多事上我的用心程度达不到,这就是我目前的修炼状态,就象我对待修炼,我想好好修,可给人的感觉是不用心,别人争分夺秒抢人救人修自己,我表现的很随意,干什么都没有一个好的状态。

比如,和同修一起往自封袋里装真相册子,我比同修慢很多,同修说我怎么不象干活的,象比划着玩的;和同修一起去农村,我走路的速度也比同修慢,同修一会要停下来等等我;家里没有多少人,我却家务活堆着;学法多长时间也学不了一遍;对什么都冷漠、麻木,反应迟钝,打不起精神,没有精气神,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很茫然,我也很无奈,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可是我不知道我的障碍在哪,我该如何改变。

我首先想到的是这里有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而我没有注意去否定,因为“懒惰”,不爱发正念,滋养了邪魔。

由于在前些年虽没有被迫害到邪恶的监狱,但处于许多“牢笼”,冲不出来,一直是不好的状态,自己麻木了。

没有学好法,最近刚刚发现自己一直带着强烈的执着学法,想从法中领悟到高层法理的有求之心太强,阻碍了自己真正的得到大法。

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当地同修少,能走出来的同修更少,自己能做一些证实法的事,滋养了干事心、显示心,人心更是使旧势力找到迫害的借口,我现在明确的认识到,我的修炼跟旧势力没有关系,我只归我师父管,我的不足会在我的实修过程中按照法去归正,其它生命不配安排和参与。

我也看到了我的行为背后的一颗私心,我只关心我自己,缺少慈悲。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后,我那天想去跟M同修一起学学法、发发正念,我干完我的活正要去找她的当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因为想着要去那个私,因为同修需要有人跟她一起学法,我没有考虑自己的感受,冲進雨中,浑身湿透,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大雨仿佛跟我没关系,我体会到了无私的美妙。

当我装小册子慢时,同修提醒我是不是我的思想太庞杂,我发现还真是,我表面在装册子,可思想里啥都想,不闲着,当我抑制那些庞杂的思想,专注于装册子,又虚心的看了同修干活的步骤,我真的快了很多,同修不说我慢了,我发现我真的也可以不慢啊。

在村里发资料时,配合的同修嘱咐我,要快点,别让别人等咱,我心里想着要快,然后我真的很快很快,一直是同修在前边等我变成了我等同修,她吃惊的说,你还是能这么快呀!我知道这个“快”是师父给的。我现在知道了,只需我做正了,师父什么都可以给弟子。

四、同修梦到我们小组同修太偏激之后向内找

有熟识的同修梦到我们小组的同修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哭自己太偏激了。惊醒于同修的提醒,意识到自己修炼的路走偏了,就是有点脱离常人社会,哪里走偏了都不行,修炼没有捷径,我却总想走小路,只有按照师父安排的通天的大路去走,才能跟师父回家。我们几个人各有各的偏激之处,表现上修炼和生活脱节,不怎么和常人社会接触了,让人不理解,好像是“精進”,但是不被常人社会理解,恰恰是修的不好的表现,让人不理解大法,给大法抹黑,给讲真相造成障碍,同学朋友都没有往来了,社会上的什么事都不知道了,也不修边幅了,师父没有让我们这样修,我却总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脱离常人社会又怎么能去当主角,师父让我们当主角,我却“与世隔绝”。

让自己回归到社会中去,同修告诉我不是脱离常人社会,而是超脱出来,今后我真的在这方面要多去弥补。

以前的修炼中习惯于向外看,耽误了大好的时间,刚刚知道了向内找不是喊口号,可是发现自己积存的问题还很多,得法初期就该面对的、解决的,自己一直藏着,滋养着执着。

不能仅仅停留在找到执着这一步,重要的是一定要修去执着,有同修说我:太慢了!慈悲的师父太着急弟子的状态,借同修的口在催促弟子:修炼路上要勇猛精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