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赶我出门 师父救活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四岁了。以前中共搞农村合作社,使我家变的很贫穷。为了能生活下去,年轻的我不得不拼命干活,因劳累过度落下了一身病:头晕、胆囊炎、腿痛。老伴身体也不好,有胃肠炎、神经衰弱、神经性头疼等,接着就是什么大跃進、人民公社化造成的三年饥荒,没饿死就算好的了,更别想花钱治病,只能整天愁眉苦脸痛苦的熬着,真有不想活了的念头。

熬到了一九九八年,邻居告诉我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你快学去吧。”就这样我和老伴一起去炼了法轮功。

得法后心情非常激动,我俩早晚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在家里也是天天听师父讲法录音,那个高兴劲儿无法用语言表达。炼功也就两个多月,我和老伴的病全好了,走起路来一身轻。我不但能种地,还能带人去干建筑活,日子越过越好,在村里还算是个富裕户了!

现在我就说说我在修炼当中师父帮我度难关的几件神奇事。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开始疯狂打压、迫害法轮功,不断的诬蔑师父和大法。为了还师父和大法的清白,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我和老伴天天晚上骑自行车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

在二零零二年皇历十一月中旬的一天,警察突然把我绑架到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并折磨了我五天,勒索我五千元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我感觉压力很大,学法放松,同时感觉到身体不适,出现被病魔干扰的症状:肚子痛得很厉害。

不修炼的家人强行把我送到医院,一检查,医生说是肠癌,马上做手术。术后第六天觉的刀口不对劲,一看,刀口开了,医生就又为我做了第二次手术,把刀口又缝起来,结果第四天又开了。肠子里有很多气,都鼓出来了,叫来医生一看,医生说:“不行了,活不了几天了,没有希望了,赶紧回家吧。”我一看,肠子都要到体外来了,我怕肠子掉地上,就用手捂着,医生吓得走了,我老伴也吓的不敢看了,跑出去了,在外面和儿子、女儿商议回不回家。他们在外边长达三个小时,我在病房里用手捂着肠子三个小时,没有人来管我。

我不动心,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我是炼功人,我有师父,我不怕。

家人问医生:“能不能再给治治?”医生急着说:“走吧!走吧!第二次手术费我们也不要了,赶紧走吧!赶紧走吧!”医生怕我死在医院里,家人赖他们,就急着赶我们走。家人问我:“怎么办?走不走?”我说:“走,我早就想回家了。”没办法,家人只好用布把我肚子缠了缠,用担架把我抬上车,拉回家。

我躺在炕上,不能吃饭,嘴里不断的往外吐白中带红的脏东西,刀口也一直往外淌血水,连老伴给我喝点鸡汤都从刀口流出来。刀口两边的肚皮都烂了,成了一块一块的肉疙瘩,缝刀口的线露了出来,老伴一看,就把线用力拉出来扔了。

来看望我的亲戚朋友都不敢看下去,都偷偷地说,不行了,好不了了,赶紧准备后事吧。

我姐姐给我准备好了送老衣服。我知道后对老伴说:“赶紧把它处理掉,我不要这东西,我不要,我是炼功人,我有师父管,我一定会好的,其他人谁说了也不算。这是脏东西,把它扔到猪圈里烧了吧。”老伴马上就按我说的把它烧了。

从做手术到回家,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觉的疼,知道是师父在替弟子承受着。所以我不害怕,心里非常的平静。自始至终我就一直在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我一定会好的。我的头脑始终是清醒的。回家后,我每天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老伴在地上炼功,我起不来,就躺着比划动作。后来能坐起来了,我就坐着炼。能炼多少算多少。期间我一粒药没吃,也没采取什么医疗措施,只有老伴每天用清水、酒精、或盐水给我清洗一下刀口。

神奇的是,那么严重的情况下,刀口一点也没感染,我更没发烧过。老伴也坚信师父,从来没害怕过,还不断的鼓励我信师父信法。因为我不能吃东西,身体瘦的只剩骨头被皮包着,那骨头架子看得清清楚楚的。亲朋好友都不忍心看我。

村医生来看我说:“你不能吃饭,就打营养针吧。”我说:“我没有事,不用打针,我会好的,我是炼功人,我有师父。”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眼看着张开的刀口和溃烂了的肚皮一天比一天干了,老伴看见刀口从上边开始一天一天、一点一点在愈合,刀口约有二十厘米长。到了肠子的末端,烂窝比较大(直径大约五厘米),很难愈合,一天我老伴发现竟然从肚子里边长出一块肉把这个大窝堵上了!我感动地对老伴说:“师父真是无所不能,师父就在咱身边,时时看着我们哪。”

不到半个月刀口全长好了,我能下床了。没用一月的时间,我就和老伴出去赶集讲真相证实大法去了。

我身上发生的奇迹轰动了我们的南村北庄和亲朋好友。大家都传说着我的事:一个要死的人了,都被医院赶出来了,就因为学法轮功就好了!真是奇事啊……,原来法轮大法这么好,这么神奇!大法弟子说的都是真的!

我现在出去讲真相特别容易,认识我的人自然都爱听;不认识的人我一说我的名字,人们就惊喜的围过来问这问那,高兴的听我讲我的故事和大法的真相;原来不认同大法的也主动的听真相,做三退。

我还到派出所、政府部门、和我以前工作过的单位去讲真相,很多有缘人得救了。每当给别人讲真相,说到师父把我从死神手里夺回来,我就忍不住流下了感激的眼泪,感谢师父!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千言万语也表达不了师父的慈悲伟大!借明慧平台再一次叩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法庭讲真相 善待医生

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这消息传到了医院,医院不但不认为是自己的医疗事故,相反倒起诉我,说我欠了他们的钱。法院的人叫我去法庭。我和老伴就去了。

那天开庭,来旁听的人很多。我对法官说:“是医院的医生怕我死在医院里,赶我们回家的,是他们自己说不要手术费了。我回家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支针,我是学法轮大法好的,是俺师父救了我,要是不学法轮功,我的命早没有了。”很多人一听我的陈述都说这根本就是医疗事故,你不但不用给他钱,你还应该告他们,要求医院赔偿!

我说:“我是炼功人,师父教我做好人,为他人着想,我不但不告他们,我还要把钱还给他们,不欠他们的。”在场的人听了先是惊讶,而后是佩服,有的说:他们真是好人哪!

我回家借了钱,到医院找到了医生和院长,把两千元钱还给了他们。我还告诉他们:“你们都束手无策了,把我赶回了家。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一点都不怨你们。我回家不到半月就好了,没花一分钱就好了,你们说这是不是奇迹?”他们点头称是,我说:“大法这么超常,你们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会有福报的。”看的出他们都很感动,一再说:“谢谢,谢谢,你们真是好人。”

师父帮我灭了熊熊烈火

去年秋天我和老伴帮邻居摘花生,邻居很感激,就把花生蔓送给我当柴烧。五、六亩地的花生蔓全垛在厢房外面,靠着墙,紧挨着厢房,厢房是草坯房。今年六月的一天,一个醉汉故意把草垛给我点着了,邻居看见起火了,就砸我家的门,喊我:着火啦,快出来救火!

我赶快提着一桶水就出去了。一看,我傻眼了,只见火光冲天,火苗随着西南风,“呼呼”的直向厢房扑来,厢房的房顶已经被引着了,厢房里有煤气罐、有粮食、家具等易燃物品,厢房连着正房,根本来不及灭火了!

就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刻,我马上想到了师父,就大声地喊:“师父救救弟子吧!师父救救弟子吧!师父救救弟子吧!”我连喊了三声,风立刻转向,西南风瞬间变成了西北风,风把火苗吹到大街的空地处,我随即把手里的一桶水往火苗上一泼,火瞬间灭了!

我知道又是师父救了我的家,帮我灭了这场大火,替弟子化解了这一大难。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的家瞬间就会变成一片灰烬。

我家再次出现神奇!这事在我村一下传播开来,很多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眼见为实,真的相信大法是超常的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2/医院赶我出门-师父救活了我-3687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