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病业关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

闯病业关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首先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向慈悲伟大的师父致以崇高的敬意。在近两年我修炼最艰难阶段,师尊让众多的同修与我交流、一起发正念、学法,使我感受到海外同修形成的整体正念场的强大。师父给我和同修安排了一条按法理向内找,去执着、观念,共同发正念,整体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展现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美好、神奇和殊胜。

我是从二零一一年八月份开始出现阴部大出血,到二零一六年八月的五年当中,有一半时间以上,身体处于极度虚弱、浑身浮肿、体外各部位没一点血色、头晕,走路象拖着千斤重的石头,走一段路,就得停下来歇一会儿,才能再走。遇到楼梯,就像遇到一座山一样。去附近炼功点炼功,同修五分钟就到,我得半小时以上才到。

由于承受不住肉身的痛苦,去了三次医院,最低血色素1.7克,落到常人身上,早就没命了。医生最终诊断我得的是子宫癌。同修说,旧势力要取我的命,让我一定冷静,多找自己,不承认这个安排。无论旧势力安排的假相多么迷惑,我始终如一把握住一点,也是我看第一遍《转法轮》时向师父发出的誓约:“修炼中无论遇到多大的魔难都不退缩,一修到底。”

我没有想到死,没琢磨一点常人的子宫癌,只是我愧对师父一次一次的保护点化,面对多的像乱麻一样的执着,我开始找自己,实修自己。

一、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

师父讲:“因为我讲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在常人社会中的修炼,你得和人接触,那就有利益的存在,你还那么自私,有什么事情你都首先想到自己,不想别人,我说那就不行,因为你毕竟还要接触社会人群嘛。”[1]

我现在对师父讲的这段法的理解是: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修炼,言谈举止不能让常人不理解,做事不能偏激走极端,而我们的思想境界不在常人中,让常人感到我们修大法后的善良、慈悲。而五年前,我却邪悟师父的法理,偏激理解了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而没有真正理解修炼的深刻含义,认为自己在大陆被迫害十多年了,身心疲惫,想过一个安稳的生活。由于有色欲心,在大陆就和自己认为不错的男人交往近一年,那时泡在情中,没有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在放大我色欲的执着,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约会男朋友,让旧势力抓住了放纵色欲的把柄。那时我能看到自己空间场聚集了很多蛇蝎类的动物,晚上睡觉有时敏感处被猫一样的动物在撕裂着,很可怕。是同修叫我赶快悬崖勒马,断了这份情,同时也给对方造成较大的伤害。

师父说:“一个人哪,在修炼中要不能解决你这些根本的问题,那就谈不上修炼。什么叫修炼呢?修炼的最终目地是什么呢?是从常人中走出来。”[2]我那时的状态就是常人,固守着常人的安逸生活,色欲心没去,就谈不上修炼,因为色欲心隐藏着很多其它的执着心,如虚荣、妒嫉、争斗、攀比、安逸,所以它是修炼人的大敌,它像温水煮青蛙似的慢慢的消磨修炼人的意志。让你脱离同修,脱离整体,最终达到毁掉大法弟子的目地。

明慧网同修文章写到:“色欲心重的同修,旧势力还会直接操控常人勾引修炼人犯戒,目地是想加重学员的执著,从而毁了学员,所以有这方面干扰的学员,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多么有魅力,多么吸引人,那个人多么的喜欢自己,全是假相,都是邪恶的险恶用心,要彻底识破。”

我以前就像同修写的那样,觉的自己外表不错,有素养,有亲和力,有人缘,总感觉自己良好,沾沾自喜。过了病业关以后,把以上那些念头全看淡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一切表象都是在人中,为常人生活而表现的,色欲心是三界内的物质,不去掉,你就在三界。

明白这些,我改变观念,再也不想结婚的事,让大脑尽量只想证实法的事、项目工作的事。发报纸遇到对自己有好感想交朋友的异性,也智慧的避开。眼前经常出现男女拥抱亲吻的事,也当看不见。每天大量的时间都用在证实法上,身体虽然虚弱,只要身体能动,就参加佛学会组织的各项证实法的活动。每天利用全球RTC讲真相平台学法、每小时发一次正念,在平台上对大陆民众一个一个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我还记录下每一个三退民众的电话、退党证书号码、化名、时间,想在将来没有邪恶控制的那天,将三退证书号发给他们,他们一定会感到师父的佛恩浩荡。

由于全部精力放在三件事上,不好的物质大团大团的从体内排出,最后一次去医院输了很多常人的血,出院前,医生提醒我,手术前一旦出现大出血,马上看急诊,住院提前做手术。在做手术问题上,我采取了狡猾的态度,心想顺其自然就行了,这种态度就是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没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师父就又给我一次机会,记得在去医院做手术的路上,医生打电话给我说:当天人多不能做手术了,将我的手术推延一个星期,我只好返回去。

回到住处,在平台上学法,正好让我读到:“一个神仙怎么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么能看了神的病呢?(鼓掌)(笑)这是法理。”[3]我去医院做手术不正是在用常人的观念对待所谓的“病业”吗?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不就是对旧势力对自己迫害的承认吗?还有同修提醒我:“你做手术取出的东西,那可是无数的生命啊。”我想我不能只顾自己表面安逸,而不顾众生的死活。第二天,我到医院找到手术医生,要求取消手术,医生说:“越早做越好,晚了有生命危险。”我说:“谢谢医生,我挺好的,不会出现危险。”

经过同修大量的发正念,和我通过学法转变了大量的人的观念,出院二个月后,又出现了两次大出血,但那时我身体有劲,只是将常人的污血从体内排出罢了,我知道是师父的加持,让我脱胎换骨,给了我新的生命。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我姐和我妹分别从大陆和香港过来看我,是同修看我过病业关太难了,想让家人帮助我。她们看到我身体恢复的挺好,才松了一口气,我姐说:“我认识的一个朋友,身体像你一样,也是大出血,两个星期就没命了,你还活的挺好。”我妹说:“听说你快没命了,大姐让我赶快过来见你一面,怕以后见不着你了。”我说:“我就是一个‘法轮大法好’的见证,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的命。”

二、党文化是造成病业的主要因素之一

“中共邪党的邪恶党文化,潜移默化几十年的灌输,已经使大陆的中国人,包括一些大法弟子,性格扭曲,想问题都是极端的,甚至和国际社会、和古老传统中国人的想法完全是不同的了。”[4]

共产党把自己看成是高级动物,没有理性,它一路走过来,就是淫荡和杀戮。中华大地老百姓都被泡在党文化的无神论中,我就是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骨子里带有党文化的争强好胜、妒嫉、攀比、虚荣、看不起人这些不好的物质,即使在做证实法的事情的时候,都带有强烈的自我,强调自己的事比别人都重要,总想让别人配合自己。修炼前,大多听的是赞美,养成了一听到逆耳的话,气和炸就上来了的习惯,用各种方式辩解,好长时间脑子中都想的是别人如何不对,自己如何对。对同修的问题,不能包容的善意的指出,而是带着怨气用刺激性、教育式的口吻说服对方,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自身带着这样的空间场,不正是邪恶喜欢呆的地方吗?在修炼中,师父给了我一次次修去自我、放下自我的机会,比如工作中,听到刺耳的话,首先是解释,对方马上反驳说:“不听解释,解释是党文化。”我心里几天都会不找自己,认为是对方太不理解人。

通过学法,我想师父讲向内找是个法宝,遇事不首先向内找,就不是修炼人,这一定是师父在通过他的嘴把我那颗自我的心去掉,我才能提高上来。于是,通过这种方式,去掉了很多自我的物质,再遇到这种情况,我就耐心的倾听,解释的少了,有时甚至被冤枉,我也渐渐的不在意了。心越来越平静,遇到不顺自己意的事,抑制着急、怨气。就像师父讲的:“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5]如果我们平时都保持实修的状态,遇到任何事都做到向内找,就不会积累很多的业力从而形成很大的病业关。

还有不敬师不敬法也是自我的一种体现,是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之一。二零零六年,我被非法抄家之前,由于怕心,将塑封了的师父的法像象对常人的东西一样放在自己的褥子底下,结果邪恶抄家,搜出了法像。当看到明慧网登的敬师敬法文章后,我才意识到自己不敬师不敬法,造成的严重后果。

党文化、自我还体现在:做事独断专行、独往独来、我行我素,封闭自己,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陶醉,缺少配合。师父给大法弟子开创的是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在整体项目中,需要大家的共同配合,从而放下的是自我,看到的是整体中每个同修的闪光点,开阔的是每个人的智慧。在整体配合的正法修炼中,不知不觉的,色欲、自我、妒嫉等这些为我为私的执着去的就快。

闯过病业关,我内心问自己:我为什么五年才闯过这个病业关?为什么我身边有不少同修被旧势力夺走了生命,现在还有一些同修正处在病业关中,难道在这方面还不警醒自己吗?

持续那么长时间的病业,还存在一个党文化问题,就是:证实自己。从小受党文化的毒害,养成了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做的最好的观念,过病业关时,一直是带着一大堆的执着挺着、扛着、撑着,在做三件事,证实法的基点是有求于师父:“我这么难受还在做救人的事,求师父帮助帮助弟子吧,”而不是尽快的找出执着和观念,改变自己。

师父讲:“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你们在对待我与大法的思考、认识、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维表现。然而我正是教你们跳出常人啊!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6]

我佩服过“病业关”坚持不去医院的同修,但是如果这些同修能尽快的找出自己的根本执着改变自己,病业关就不会拖很长时间,旧势力就不会钻同修没修去的根本执着的空子,夺去师父给同修延长来的宝贵的生命。真正的信师信法是按照大法的标准:同化大法,改变自己。

当我闯过了病业关,深深感到了法的珍贵,遇到修炼中的困难和障碍,就有一种要突破提高的劲头,不绕着走,加大学法力度,缩短与正法无关紧要的时间。白天工作之前,尽量要完成一小时平台背法和一个半小时的炼功,最终达到完成一小时平台背法和两个小时的炼功标准。

在修炼中,我体会到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魔难都为修炼的提高做铺垫的,用人的想法对待魔难就寸步难行,用正念、神念对待魔难,突破后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工作中,我还体悟到:修炼不会停留在一个层次之中,媒体的同修大多是身兼数职,每天从早忙到晚,如果我们每天不放松修炼,工作压力越大,师父给的智慧就越多,工作效率就越高,救的人就越多。每天处理很多的事,师父会一个一个点给你,让你想到、看到还没处理的事。如:我要花较多的时间要提高一个技能时,师父就会安排一个这方面技能高的同修在我眼前,我就会请同修帮助,节省了时间。当我们修炼不在法上时,旧势力就会钻我们执着的空子,旧势力就会演化出:让你忙的没有头绪,于是你会出现丢三落四,要不手机坏了,要不钥匙找不着了,其实这都不是偶然的,此时一定要静下来,好好的向内找自己了。随着我们修炼层次的提高,我们修成的那面越来越多,我们的正念——神念越来越强,不在法上的状态会越来越少。

三、突破自我走师父安排的路

当我身体处于调整阶段时,要急需解决的是经济问题。当时面临工作的选择,是做护理,还是去大纪元发行部发报纸,当时做护理前的体检总是过不去,只好去发报纸。主管分配我去发报纸的地区,来回要做地铁三个小时,在发报纸期间,我遇到许多身体上、心性上的魔难,但是都闯过去了。师父加持我们发报纸的同修,每天出去发报纸时,身体很轻快,效率也越来越高,可是发完报纸,回家躺在床上时,浑身酸痛,我知道通过发报纸,师父给我们消去了很多的业力。我身体随着发报纸,从虚弱变成了结实,从面目惨白变成了皮肤黑黝黝的健康色,从以前的走几步歇会儿,到现在的健步如飞,这种状态是我和同修在两年以前想不到的。

师父说:“只要你们接触人就是在救人,包括拉广告。人站哪一边、行和不行,都在大法弟子接触常人的事情中摆,别把事情看重。”[7]

我目前在大纪元媒体做分类广告,也是在救人。我感到靠一个人、几个人做广告,势单力薄,而发行部同修都在整体配合做分类广告,加大加强了做广告的正念之场。

现在还有被邪恶利用的报纸在毒害着华人,正法到了最后,也正是毒害华人的报纸该销声匿迹的时候了,它们之所以还在苟延残喘,就是因为我们销售人员还有没修去的党文化的观念,还抱着自我,没形成强大的整体,我想我一定利用好这个环境,修去我身上最不好的物质:妒嫉和自我,不让师父再过多的为我们操心了,以修炼人最好的状态救度我们众多的商家,在海外发挥大法弟子更大的作用。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