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高德大法 向内找 化解家庭恩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

一、得法

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当着我妈妈的面骂我说:“能考上那个大学吗?祖上没有那个德。”当时,我和妈妈都没有说话,当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妈妈说:“砸锅卖铁也供你念书,看看咱到底有没有这个德。”当时我不懂德是什么。

当我第一次读《转法轮》这本书的时候,师父在书中写道:“德这种物质是我们吃了苦,承受了打击,做了好事得到的;”“在宗教中讲:有了这个德,今生不得来世得。他得什么?他德大,可能会做大官,发大财,要什么有什么,就是用这个德交换来的。”[1]

是师父的法让我相信德的存在,读了法以后,我相信大法是让人做好人的,我也要做一个好人。我已经放不下大法了。于是,当天晚上,我就去了学法点学法,第二天早晨,就去了炼功点学习功法。

二、進京证实大法

我是一名教师,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以后,我们学校修炼大法的几位教师受到很大的干扰,镇政府领导、学校领导和派出所警察经常到家或学校,逼迫我们签“不炼功和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不签以送拘留所相威胁,我们感到压力很大。当时很多同修都去北京上访,我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去北京。

师父看我不明白,就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安排我校新任校长找我谈话说:“关于学校的工作问题,是应该注重结果,还是注重过程管理?”我说:“应该注重结果。”校长说:“如果没有好的过程管理,不可能有好的结果,如果有好的过程管理,一定有好的结果。”

听了校长的话,我当时就想到了明慧编辑部的一篇文章“走出来的目地是为了证实法”,我一下就明白了去北京的目地不在于要求一个什么结果,而在于要参与到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我知道我应该去北京了。想到这,我爽快的对校长说:“校长,我明白了。”

从校长室出来,走在回家的路上,无法控制要去北京的激动的心情,也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心里喊着一句话:既然生命是大法给开创的,就应该为大法而存在。于是当晚我就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第二天早上日出的时候,当我站在天安门广场打开“法轮大法好”横幅的时候,仿佛师父就在天安门,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来了。”

后来,警察把我非法关押在怀柔县看守所,在那里,我不报姓名和住址,警察每天换人不断的提审,我每天不断的向警察解释不说姓名的原因:因我们当地实行株连政策,如发现有人進京上访,当地的镇政府领导和我单位领导都要下岗,我是修“真、善、忍”的。

有一天,我刚被领到提审室,一个新面孔的警察就严肃的对我说:“现在有新精神了,不说姓名的要枪毙一批。”又有一次,一个警察说:“再不说姓名,就把你们送到河北去,让你永远回不来。”

警察见我不为所动,就生气的对我说,要用二大镐把打死我。之前,我已经在绝食抗议看守所对我的非法关押,要求无条件释放我回家,看守所不放人,还强行对我鼻饲灌食,我就背师父的法:“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同时我在心里对给我灌食的人说:“收拾我,就是收拾你。”结果,他们刚要用注射器推食物,鼻饲的管子就暴了。这次的灌食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看守所的警察看到以上方法都不能达到他们的目地,就对我采取伪善和欺骗的手段对我说要放我出去,我信以为真,要了警察的警号,准备将来报答他,也告诉了他我的姓名和住址,没想到在送我回监号时,这个警察把我领到一个房间,要别的警察对我搜身,把警号搜走了。

这时我知道被骗了,就揭露警察的行为说:“我太相信你了。”我想是警察的行为被曝光,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他马上善意的对我说:“你在这先等一会儿,外面驻京办的人来认人了。”第二天我被非法关押11天之后,无条件回到家中。现在我明白了自己被骗的原因是把从看守所出来的可能因素寄托在警察身上了,忘了我有师父管了,

三、向内找 化解家庭恩怨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前夫有了外遇,与我离了婚,离婚时前夫对我说:“领你的孩子去炼法轮功。”前夫的家族的人对大法也有不好的看法。我当时对前夫和他的家人也有很大的怨恨,后来师父讲法中说:“中国受毒害的人对大法的罪是这场邪恶势力的迫害造成的,把人,特别是中国人,把他们变的罪很大,直接反对的宇宙造就生命的法,所以这样的人他们面临的就将是淘汰,是最危险的,所以现在只要清除他头脑中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就行。”[3]

学了师父的法,我开始反思自己,离婚不是一个人的责任,如果我当初什么都做的非常好,也许他就不会去选择别的女人,我对丈夫的过分的依赖,不知道他的内心需要什么,当知道他有外遇时,不是想想自己有什么缺点和不足并克服掉,从而挽救这个家庭,而是抓住他有外遇上不放,来释放我内心的不平和委屈,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因我不放弃大法,当地政府和派出所和我的单位一次次不断的上门骚扰,我不签字就送拘留所或下岗,我如果去北京上访,他也要下岗,并要他在家监视我,这一切的压力都是他所承受不了的,而我只注重了我的感受,虽然我所受到的压力也达到了极限,但我心中有大法呀,可是他没有啊。

他们一家需要得救哇。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可能你的一句话,一个表现,就能使他得不了度,就能给大法造成不好的印象。”[4]从此,师父的法化解了我心中的怨恨,也让我下决心以后做好,用我的行为证实大法的美好,让他们一家人能得救。

离婚以后,我不希望孩子和她爸爸的家族来往,也对孩子灌输她爸爸不好的思想,对照师父的法,我向内找到自己的私心和对孩子不负责任的心,我认识到在孩子的心里灌输仇恨的东西对孩子是不公平的,孩子是无辜的,她也需要和他叔叔和姑姑家的孩子正常的交往,那也是她的亲人。奶奶和孩子也都互相的想念,这是人间的亲情。孩子有幸出生在修大法的家庭,她应该身心健康的发展。

我也和孩子的奶奶正常的交往,过年了,领着孩子买好东西,给孩子打好车,让她给奶奶送去。一次,过年的时候,朋友送给我和孩子每人一套高档的保暖内衣,那时我的生活还很拮据,我和孩子舍不得穿,想到过年花钱给孩子奶奶买东西,奶奶很心疼我们花钱。我和女儿商量,把衣服给孩子奶奶和孩子的叔叔家的孩子送去,奶奶会很开心,结果,孩子把衣服送过去,奶奶高兴的当时就把衣服穿上。孩子的婶婶也很喜欢。

《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掀起了三退大潮,我利用每次和女儿她爸爸家族的人接触的机会,给孩子的叔叔一家、两个姑姑全家都做了三退。女儿虽小,我就告诉女儿与她爸爸怎么说,让她爸爸退党,她爸爸高兴的退了党,后来又用了同样的办法,让女儿劝说她爸爸写了世人郑重声明,声明以前对不起大法的言行作废。从此,我和孩子爸爸以及他们家族的恩怨彻底化解了。孩子的爸爸打电话对孩子说:“爸和你妈离婚不怨你妈,都是爸的错,你要听你妈的话。”孩子的叔叔也对我说:“嫂子,老弟以前不懂事,对不起嫂子的地方,你不要和老弟一样的。”

后来,我女儿的爸爸来找我,说是为了孩子要与我复婚,我说:“你已成家,有了孩子,我若答应你复婚,我不成了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了吗?虽然你的妻子破坏了我的家庭,可我是修炼人,师父告诉我遇事为别人着想,我不能那么做。”他说:“我不提出离婚,我回去对她不好,让她提出离婚。”我告诉他:“你已错过一次,不要再错第二次,珍惜你现在的缘份和现在的家庭,回去好好过日子吧。”他又问我说:“是缘份吗?”我说:“是缘份。”他平静的离开了。自那以后,再没来找过我。但经常听别人告诉我:他经常对别人说我是一个好人。我现在虽然离婚了,但孩子奶奶一家人对我和孩子像亲人一样,是大法的慈悲化解了我的家庭恩怨。

四、女儿是小同修

一九九七年我得法时,女儿就与我一同学法,有一次,她突然对我说:她看到我与她一起从天上掉到一棵大树下。后来师父来了,把她领到天上,看到一个梳着象菩萨头发的神仙很开心的把她抱起来,慈爱的抚摸着她,当时的环境中有很多的好吃的,但没有给她吃,我和女儿都相信,那可能就是她天上的妈妈。那时我想也许是她的妈妈看到她得法了,有希望回到天上了,才那么高兴吧,我想女儿也是师父的小弟子,我有责任把她带好。

女儿刚得法的时候,师父就把她的天目打开了,经常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她有时能看到空中的师父,也能和家里的物品沟通。一次,家里的小镜子掉在地上,塑料外壳摔碎了,玻璃镜片完好无损,我觉的很奇怪,女儿说:是因为玻璃片知道“法轮大法好”,而塑料外壳不知道。女儿还说:每当一个东西或者是植物第一次知道大法好的时候,都要激动的哭,然后才开心的笑。一次,女儿把手伸到半空中,不停的来回摆动,我问她在干什么,她说看到仙鹤,她让仙鹤落在她的手上,但是想抓到仙鹤却抓不到。

邪恶的迫害发生后,我在一个月之间被迫离婚和失去工作,经济上遇到很大的困难,师父安排一个同修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鼓励,一次,九岁的女儿来到一个同修家里,同修热情的招呼女儿吃饭说:“同修的家就是你的家,有同修吃的就有你吃的。”每当我在修炼的路上没有勇气的时候,女儿都会说:“妈,没事,有同修吃的就有咱们吃的,师父不会让咱们吃不上饭的。”每次听了女儿的话,想到师父,又会坚定的走下去。

我是一个不精進的弟子,但师父不愿把我落下,经常安排女儿的提醒对我慈悲保护,有时我做的不好时,女儿就会着急地说:“妈妈,炼功人。”

有一段时间,我不经常盘腿打坐,师父就让女儿把天目看到的景象告诉我:很多大法弟子都在广场上飞升,其他人都是直上直下的飞,而我飞歪了,女儿帮我正了一下,才直上直下的飞,但女儿说,别人都盘腿飞,只有我和另一个同修直腿飞,我和那个同修说起这件事,那个同修也非常激动,感慨自己也没有好好盘腿炼功,并马上坚持盘腿炼功了。

还有一段时间,我在修炼的路上受到了干扰,有一个月的时间不学法也不炼功了,师父又让女儿把看到的景象告诉我:我和女儿一起来到一片河岸,水里有船,女儿让我上船,我不上,女儿硬把我拽上船,我开始划船,但划的很慢,后来女儿抢过去很快就划到对岸,女儿边说边用手在胸前交叉做着划船的动作,到了对岸是一片绿草地,可是我俩躺在草地上睡着了,这时师父来了,把我俩叫醒,我俩跟随师父来到火车站。师父在前边走,孩子跟随师父上了火车,可我就是不上火车。看到这,女儿看到的景象就结束了。我激动的泪流满面,我以为我不学了,师父不会管我了,现在师父还管我呢,我打开录音机又开始学法了。

第二天,孩子有点生气的对我说:“都怨你,让你上火车你不上火车。”我赶紧问:“后来怎么样了?”女儿说:“没办法,我又下来了,上了下一趟火车。”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

女儿十岁那年,她爸爸说为了孩子要与我复婚,我问女儿是怎么想的,女儿不加思考,说:“还是别让我爸回来了,如果我爸回来,又有一个小孩像我一样了。”听了女儿的话,我再次哽咽了,我为女儿无私的境界而高兴,是师父的大法把一个孩子变成一个这样纯净为他的境界。也从心底里感恩师父的慈悲和伟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