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求得世人帮助 其实在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一年了,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被非法关押九年多。二零零零年就停发工资,那时每次到六一零、政法委等相关部门要工资时,都说要写“三书”,不写“三书”就不给工资,当时讲真相也达不到解体邪恶的效果。

二零零七年,我写了一封要工资的真相信,从中央到地方一共发了七十多封,单位马上通知恢复工资,并把以前停发的工资写了十多万的欠条,答应慢慢还给我。

零八年奥运前夕,恶人又到处找我,后绑架了我,并对我判四年冤狱。二零一二年回家,又面临要工资的问题。这次要工资没有象零七年那样一个人去要,这次在常人中形成了一个支持我的“团队”,包括昔日的朋友、同事、同学、亲戚、领导等,他们帮我出主意、提建议,帮我要工资。

记得刚从冤狱回来时,我一无所有,也没安身之地,临时住在旅馆。熟人、朋友见到我匆匆说几句话就走了,不愿与我多呆一会,怕我影响他们。这些人说着同样的话:你那个东西(指大法)不用跟我说,我不信,你要工资是应该的,找领导要工资、要饭吃,我支持。这样,我给他们讲真相就从这里入手。

那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去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教育局等相关部门去讲真相要工资。回来后就把那里相关人员说的话、我说的话,一一告诉我团队的人,并征求意见,说想听听他们的看法。当然,我只是这样跟他们说,让他们也思考一下我要工资的问题,好象是求得他们的帮助,其实工资怎么要我心里很清楚,师父会给我智慧,我靠的是师父、是正念。每次相关人员回答的好与不好和我当时的心态有直接关系,在法上效果就好,掺杂人心就不行。

开始,朋友们总是嘱咐我,你就说你自己是冤枉的,不要总是把你与法轮功连在一起,为法轮功伸冤,你要他们为法轮功平反做不到,你那样说就要不到工资。我知道他们被谎言毒害很深,对法轮功有误解,同时也有怕心,怕要工资又招来迫害。

我说:我怎么能与法轮功分开呢?我就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才遭中共冤判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都是象我这样的好人,电视上、报纸上说的都是谎言。后来,他们看到我这样说,相关部门也没有敢把我怎么样,相反相关部门的人还很害怕,说要给我解决生活问题。慢慢的,这群人的心也轻松了。

接着我又把我在省洗脑班写的“万言书”给他们看,之前,他们一概不看,并说:我不信你那个东西,别给我洗脑。那“万言书”是二零一二年我从冤狱出来后又被劫持到省洗脑班,在洗脑班三个打手对我暴打,强迫我放弃信仰,我坚决不配合,在师尊的保护下没有伤到我的生命。后来省司法厅与洗脑班的头头找我谈话,说:现在我们不打你,也不转化你,但要研究你,你要把你的想法写出来,为什么这么坚持?他们给了我一天半时间,我写了这“万言书”,里面写了法轮功的真相;写了我遭受的迫害;也写了这场迫害错在哪里;也劝他们改恶从善,不要再干这害人害己的事。这“万言书”感动了很多人,省司法厅和省洗脑班的头头对我说:我们读了两遍。并说:你炼到死,我们再不管你,回去后好好适应生活。打我的那个打手队长说他也读了,我说:你敢说我写的是假的?他说:我没说这是假的。因他对我的暴打我也写入其中。后来他总是躲着我,不敢见我,他非常害怕,总是要求领导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师尊在那看着呢,不可能如他所愿。当地市六一零的主任也看了“万言书”,他说:感慨万千,心里很难过。回来后我将“万言书”寄了七十多封给各级领导。朋友们看了由原来的怕、不理解、埋怨到同情、理解、支持。我同学看了说想掉眼泪,还有很多人也看了,他们逐渐对法轮功有了正确的认识,现在这些人基本都做了“三退”。

回来四个月生活还是没着落,我告诉我这个团队的人,我要写信,不能老这么要下去。他们也很支持我。信写好后送给团队每个人看,说是征求意见,实则传递真相。他们提出的修改意见我不会采纳,按常人的意见写信救不了人。信从中央到地方发了八十多封。信寄出去后,反响很大,据说省六一零主任几次打电话要他们解决我工资问题(市六一零主任说的),可区里相关人员要上面出文件,说我是判了刑的,解决工资没依据,省里又不下文件,因为对法轮功问题一贯是不出文件的。这样僵持着,这时,我又与团队的人商量,我要写第二封信,他们也信心满满的,说应该写,趁热打铁。

第二封信又寄出去了,省六一零接到信更着急了,市六一零主任告诉我说:这回省里下了文件,一定要解决你的工资问题,文件已下到区六一零,你去找他们。我到区六一零问此事,他们说:哪有什么文件啊,就是你的那封要工资的信。我说:信就是文件,你按我信里提出的要求去做不就对了?这回他们也不敢顶着不办,他知道我会一直告下去。他们怕承担责任,搞了个八家联系会(财政、政法委、公安、纪委、人大等),大家来讨论,首先通报了我要工资的情况,也讲了上面的意见,也说他们的难处,说钱给不给,给多少,大家定,后来统一意见给九百多元的生活费。

这次工资没恢复,只给点生活费,从修炼的角度讲我明白是自己的心性没达到大法的要求,有争斗心、利益心、求名的心、怕心等,同时真相也没讲到位。这九百多元的生活费却给了团队里的人极大鼓舞,因开始他们根本不相信会给我钱,现在他们觉的我要回工资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人心,加紧学法、背法,加紧向内找、修自己。我又跟团队的人商量,我说要恢复工资必须否定那可笑的“判决”,朋友们认为在理,还说叫我把否定判决的初稿拿出来,他们斟酌一下,有的还建议我让前夫修改一下,说他在司法局工作过,懂得法律方面的一些事情。朋友愿意帮我把材料转给前夫,我满口答应,反正是救人,谁看谁受益。我就把“判决书”、辩护词、“万言书”及相关材料都转给他。前夫又去找律师征求意见,据说前夫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辩护。他写了好几页修改意见。我几乎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因为我是用正念写出来的,他是用人念修改的。虽然没有采纳,但过程中他明白了真相,改变了对法轮功的一些误解,过程中他在救自己。

我的辩护词写成后,团队里的人看了都说好,我寄出六、七十封,隔一段时间再寄一次,省纪委巡视组来了我也去反映情况、送资料。

二零一七年元月份,我终于恢复了工资,原来几十万元的欠款也还给了我,现在每月能拿到五千多元的退休金。

在人大工作的朋友过去经常去政法委帮我要工资,一去那里的工作人员说:老领导来有什么事?“我还不是为了某某某的工资,学法轮功怎么呢?她杀了人?放了火?你们这样做要不得。”后来看到我拿到了工资由衷高兴,还说:法轮功的春天来了。她到处为法轮功说话,她乳腺癌手术多年,二零一四年复发,但却不治而愈,两次中风,都是很短时间就恢复了。

朋友们都在大法中受益。正如师尊讲的:“看上去是在求得帮助,实质是在救他们。”[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美国首都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