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弟子:用了4900小时来实践修炼中的誓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西方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六月在纽约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最近我学会了流利地阅读中文《转法轮》,现在我可以参加全中文小组学法了。学法对我而言从英文的平淡无奇、肤浅,到现在用中文的完全专注、充满能量和悟道。我的故事不是奇迹,而是一个漫长而渐進的修炼过程。其中需要坚毅、探寻和去掉执着,走自己的路。

我刚开始修炼大法的时候,许多其他西方学员很快就学了中文,而我根本没兴趣。但这在二零零一年我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时发生了改变。西方人说中文对在大陆的中国人讲真相有很大的帮助。

由于我很忙,没有时间上正式的中文课,我决定阅读中文的《转法轮》。我觉的这应该不难,因为我已经很熟悉英文版的《转法轮》。但我一学《论语》后就觉的太困难了,很快放弃了。

一年后我拿到《转法轮》的拼音版,决定再次尝试。在学习了基本声调后,我发现我可以学。又过了一年,大约在二零零四年,我已经可以在小组学法时读拼音,还得到了一些中国学员的赞美,说我的声调正确。

与此同时,我的英语学法状况越来越糟。我经常感到困倦,在读法时我的头脑里可以同时思考三件事情!我觉的学法是一件我不得不做的苦差事。很显然,这是个需纠正的错误。另一方面,当我读中文拼音时,虽然我不太了解,但我可以完全专注。因此,我立誓要停止用英文读法以便我尽快学会中文读法。

我觉的一旦我完全专注于学中文,流利的阅读汉字不会花我超过一年的时间。作为一名软件开发人员,我很擅长自学各种问题。读中文能有多难?《转法轮》只有332页,每天学不到一页应该没问题。

我完全错了。

在二零零七年我购买了中文字典/阅读器应用程式。这让我可以学习汉字,快速查到正确发音以及英文翻译。这对我日常的学法帮了大忙,可是同时它也是一个障碍,因它很容易查到我不认识的字,而不是记住它们。

从二零零七年到二零一三年,我的進步非常缓慢。我每天至少在手持设备上阅读一小时。我从来没有错过一天的学习,但是当我拿起中文书时,不知道为什么我仍然无法读超过一段!我尝试了各种学习技巧,比如,将我不认识的字写在随身携带的小卡片上方便阅读,但都没有效果。

二零一四年左右,我不再从我的手持设备上阅读。然而,每天读书一个小时挑战更大。这时,我认识书上大约百分之七十五的字。但我对于读了不到两句话就必须查一个字感到很沮丧。有时我觉的大脑快爆炸了而很难继续。此外,我的阅读速度非常缓慢,读完九讲需要六个月的时间。我怀疑我在浪费时间,会因为无法经常看完九讲课而妨碍我的修炼。我感到很绝望,因为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只進步一点点。

这时师父帮了我一把。短时间内我周围出现了三个方便的每周中文学法小组。

在集体学法中放弃执着進步神速

在中文小组学法,我们每个人阅读一段的过程让我经历了不少魔难。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做,事后看来,是我内心深处对名的执着在妨碍我進步。在和年轻同修用中文学法时,我还能做到这一点,但与其他同修学法时则不行。

很幸运,我的办公室有三名学员在午餐时间可以一起学法,一个中国人和两个西方人。当只有我和中国学员学法时,我会用我的手持设备读中文。他非常有耐心的帮助我慢慢学会每一句话。这个过程非常困难,我会开始出汗,头脑一片空白,很多字记不住。如果其他西方学员加入学法,我会改用英文。有一天,我意识到我必须克服这一点。我问其他两个西方学员我是否可用中文读,他们同意。这两位西方学员和我认识非常久,对我来说,求名的心、争斗心和嫉妒心在阻碍着我。轮到我读时,我的心开始狂跳,呼吸急促。我的执着心正在全力发挥它们的力量来干扰我。当我读到较长的段落时,我觉的很难过,担心其他同修会认为我缓慢和笨拙的读中文在妨碍他们学法。每次轮到我时,我都后悔为什么我要这样折磨自己,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由于我想炫耀,我想证实自己,我读得很快,同时也犯了很多错误。其中一位西方学员中文相当不错,他知道许多字的正确读音。有一天,当我读书时,他开始纠正我的发音。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那时我认为我的中文很不错,无需担心。学完法后,他说我的许多发音不正确,导致我读出来的内容不正确。因为这是法,所以是个很严重的问题。我借口说我正在学,最终我会改正自己的语调。在我内心深处,我却向外看,认为他只是嫉妒我是学法小组中唯一以中文读法的西方人。这些想法来自我对显示、争斗和求名的执着。

我开始参加离我办公室不远的一个中文学法小组。星期一通常人很多,他们会一起阅读,我小声的跟着念,没人会听到我的错误。但在其它日子,这是一个小团体,每个人轮着念。一开始我很不想加入小组读法,因为我读的太慢。我决定试一天,并使用我的手持设备,这样我可以快速找到字的发音。这再一次是一个令人心痛的经历,想必是安排来让我磨平我对名的执着的。当轮到我读时,我的心跳加速,汗如雨下,我几乎无法从嘴里发出声音。

这段时间还发生了另一件事。为了增加我的文法和说话的能力,使我可以更好地与中国游客沟通,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手机课程软体,可以在走路时听。但是它是简体中文。我在阅读简体字时遇到了很多麻烦,因此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学繁体字。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决定换读简体《转法轮》。我认为这也将帮助我阅读我给游客的传单,以及当地学员用简体中文打的电子邮件。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因为我知道简化字是由中共发明。当我第一次打开《转法轮》的简体版时,我感到很难过,因为很多字都残废了。但师父明确表示可以阅读任一版本,所以我知道这样可以。我也知道因为我的动机是帮助救大陆游客,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弟子:西方学员学中文应该学简体字还是繁体字?
师:简体字、繁体字都不是大问题,学简体字也行,学繁体字也行,都不是问题,因为学简体字的人能够看懂繁体,繁体字的人也能看懂简体字。人的事是将来,我们现在就是救度众生的事。但是很多中文简体字是中共邪党搞出来的,内涵不好,可是那么多人,十几亿人都在用简体字,这事将来再说。”[1]

在过去一年里,我第一次在学法时感受到很多能量。无论我的头脑是多么模糊,无论我心情如何,一旦我拿起《转法轮》开始阅读,我立刻感到清醒和振奋。我不再困倦,不想停下来。我想在学法时双盘,我随时想学《转法轮》。

当我发正念时或炼功,尤其是在炼第二套功法时,我可以感受到能量。在前十七年的修炼中我总是感觉非常痛苦,从来没有感受到能量,现在完全不同了。我仍感觉到一些痛苦,但痛苦随后变成巨大的能量,足以使我失去意识,然后随着能量的释放,我瞬间融化成柔和的金色光芒。我的身体往往想飞,但我的脚上有锁固定着。我可以感到学法与发正念的关系:当我学得很好时,我全身充满着被用来消除邪恶的法力,就像《转法轮》里的字直接飞出了我的身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师父那么重视叫学员学法。

回顾整个修炼过程

这些年来我了解到,生活中发生的一切与我的修炼有直接相关。就我而言,每天学法的过程成为我过关的重要方式,过程中曝光我的执着并帮助我理解各层法理。

一些同修称赞我用中文读法,实际上,我的進步非常缓慢且笨拙。我花了大约十四年,每天至少一小时,共约4984小时来实现我的誓言。我经常想为什么我会進步这么慢,为什么我记不住那些常见的字,为什么现在我终于能突破?我的直觉是这正是师父为我安排的,为了延长这个过程,使我在得法初期能规矩的学法,然后在正法快结束时可以对学法很有兴趣。

这些年来最珍贵的正是这整个过程。每天,每一小步,每前進一点,缓慢的,总是有挣扎但同时能始终保持专注。如果我能够在尝试的第一年就能流利地阅读中文,那它还算修炼吗?我会在这个最重要的时刻对学法有神奇的感受吗?可能不会。

当人们问我学习中文的技巧时,我不确定该说些什么。我目前的理解是,这仅仅是一种修炼的安排,而不是我使用了特殊的学习技巧。我从来没想到这件事会这样发生。我建议别人走自己的路,不要过分担心结果,并相信师父已经为他的弟子都安排了最好的。

修炼中我们都有自己的路。在这条路上,往往自己有些事情对别人来说是没有意义或作用的。你有时必须冒险和有强大的信心才能進步。有些事看起来好像在浪费时间,或造成的伤害远远大于好处。我曾在一些大法相关的项目中必须学习一些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能学会的新技能。在学习过程中,我有时会犯错,给项目造成麻烦。我坚持每次跌倒后爬起来,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最终变的精通那项技能進而做好我的工作。回想起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和法在指引我每一步。形式上通常是突然有其他同修奇迹式的出现帮忙,或者是在学法后突然有好主意在我脑中出现。

多年来,我确实体会到只要我有心修炼,师父会安排好所有一切。就像师父所讲的那样:“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